战袍加身,  而作者和本身的伴儿将陪她共同

西游已经结束。
  大唐694年,
  玄奘决定重走半个西游路,
  去看那山、那水、那妖。
  而我和我的伙伴将陪他一起。
  1.
  十几天后,我们驻足在一片焦土边缘。四周大海翻滚,惊涛骇浪扑卷而来。
  “这就是花果山?”我问。
  三藏俯身抓起一把土,放在鼻前闻了闻:“阿弥陀……啊丘……佛,没错是这里,猴子的膻气味还在呢。”
  “词赋为证,赋曰: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水火方隅高积土,东海之处耸崇巅。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这里绝非词赋描写的一样。”
  “难道发生什么,改变了这一切?”柳下埙皱了皱眉。
  “贫僧不晓天下事,连这花果山变得这般模样,也无从所知。”三藏忽然将袈裟一解,抛上天空,“金钟罩!”
  “什么?”
  正当我问时,一条长长火线从天边刮来,所到之处新生青芽皆化为灰尘。
  风卷残云,日月变换。火潮夹杂闪电吞噬过来,我们刚要撒腿就跑。三藏却喝了一声。
  “慢着!快叫你们大王出来!”
  火潮振了振,当真停在了三藏身前百米外。
  “你是大王的师父?”一个满身是火的小猴子探出头来问。
  “废话!看不出来么?”
  我顿觉三藏好魄气。
  三藏爬起身,重新披上袈裟:“猴子,不不,你们的大王在哪儿?还不让他出来迎贫僧。”
  火猴子眼睛咕噜转个不停,突然窜进火潮里,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报告大王。”
  2.
  三藏站在宏伟的山巅之上,望着翠林鸟啼的花果山,赞叹:“看那金琼楼阁,地上金线勾勒,分明是层层楼台,烟雾飘渺,恍若幻梦一现,却当真一幅天地巨画!似墨绘一笔,竟又显出一重,隐隐约约,连绵不断,不知该有多深远……此乃人间仙境,仙境啊。”
  “你疯了?”我骂道,“哪里来的仙境?这里明明就只有焦土、焦林、焦山。还有干枯的瀑布。到处寸草不生,满地骷髅,小孩子来玩,都会被吓哭的!”
  正说时,四周的景色振荡了。从天空降下一着佛袍的猴头,举着金棒,脖挂一串头骨。他猛一挥棒,天地色变,雷霆隐在滚滚云层不时探出,却不敢触及花果山一方土地。
  “小哥,说的是。那和尚的确有看不清虚实的眼睛。”
  我一怔,见那猴子满身血腥之气,连佛袍都浸染了血迹:“难道您就是斗战胜佛——孙悟空?”
  猴子搔挠着胳肢窝,笑笑:“正是本小爷!”
  “阿弥陀佛,猴头……”三藏发现猴子忽然转过脸来阴狠地瞪他,“咳咳,没事。”
  “和尚,你来作甚?那西方灵山把你赶出来了?”
  “贫僧只是想念你了。”
  “呸呸呸!肉麻死老孙了!”
  “徒儿,今来过得可好啊?为师日夜都挂念你们的前途啊。”
  “前途?俺老孙住在这焦土一片的花果山,想着猴子猴孙一代一代地老去,再死去。俺当年的梦想早不知哪去了,最近上天还要派人来检查环境,若是不过,就要扣去半辈子的功德分!和尚,你说俺容易么?俺老孙想好了,玉帝老儿要是敢说我不过,我就再反一次天庭,搅碎天庭,定要杀得众神死的死,逃的逃!”
  我静静地望着激扬慷慨的猴子,热泪盈眶。虽然他刚才说的都是亡命徒的话,那其中之精神却令我十分汗颜。是啊,人就要活得潇潇洒洒。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让我们……
  “咦?俺老孙怎么听到有谁在唱还珠格格的主题曲呀。”猴子支着金箍棒,抠抠耳朵。
  我和三藏同时摇摇头。
  忽然,柳下埙从我身后冒了出来。
  “大当家,刚才有一三眼之人自称天神,带着他的吉娃娃说要踏平花果山!”
  “二郎神?”猴子一愣。
  “三眼怪?”三藏惊异道。
  猴子举起棒来,捋了捋额前的猴毛,叹道:“唉,花果山都这样了,竟然还有神扬言要踏平花果山。我只好……”
  猴子纵身一跃。
  “撕碎他了!”
  我们跟了过去,天际又涌上无边火线。
  我和柳下埙站在高处,和三藏正望着地上猴子与二郎神对持。
  猴子一提眉:“玩狗的,你活得不耐烦了?”
  二郎神沉声道:“奉&¥#之名,我来铲除花果山!”
  “奉谁之名?”
  “&¥#之名……”
  “谁?”猴子抠抠耳朵。
  “咳咳……奉&¥#之名。”
  “&¥#?”
  “哈哈,老子奉老子之名还不行,老子就是要灭了你!”
  “早说嘛。还模糊不清的编名字,真让人笑掉大牙才怪。”
  “死猴头!看戬!”二郎神冲上去,劲风肆掠。
  “玩狗的,吃俺老孙一棒!”
  他们碰撞一起,整个花果山之境颤个不停。
  我扶着柳下埙,柳下埙扶着三藏,三藏扶着白马,白马……趴在地上。
  一个时辰后,战斗还在继续。山石崩裂,云层破开。一圈圈神力涟漪横扫四野。一佛一神打得热血沸腾,猴毛和头发掉了一地。
  “阿弥陀佛,好无聊,不如我们来赌谁赢吧。”三藏打了个哈欠说,“压猴头,一赔二,压三眼怪,一赔六。”
  “我压猴子!”我说。
  “我也压猴子!”柳下埙说。
  “嘶嘶……”白马掏出一两银子。翻译人语,我当然压猴子。
  “喂!用不用这么看不起我啊?”二郎神怒道。
  然后,他就被猴子一棒砸中,撞在山壁上,顺着血泊的轨迹缓缓滑了下来。
  猴子一脚踩上去,仰天道:“这就是俺老孙毋容置疑的实力!”
  “阿弥陀佛,热血加励志啊!”三藏拍手叫好,“另外,因为没有人压三眼怪,所以这次赌注不成立。”
  被打得七窍流血的二郎神灰头灰脸地带着他的吉娃娃败退逃走了。
  猴子晃晃脖子,将金箍棒搭在肩上,挠挠头:“真是无趣啊,筋骨还没完全活动开来,他就败了。”
  我眼睛一转,喊:“孙悟空,我倒是知道一个强大的人,足以做你的对手,就是不知你敢不敢与他一战?”
  “岂有不敢之理,快快说来。”
  “大唐如今出现一绝世强者,名为蝙蝠侠!他身着黑色铠甲,面遮半边面具,背后黑色披风扬天遮影。传说没有人敢近他的身,常常神出鬼没,时隐时现。他还宣称连斗战胜佛都打不过他呢!”
  “凡间当真有此等妄言之辈?”
  “却是。”
  “好,告诉我他才哪儿。我去会一会他!”
  我嘴角挂一丝坏笑:“大唐,圣县地域内。”
  “俺老孙去也!”猴子驾云掠去。
  他消失得太快,以至于我想做一个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的姿势都不行。
  “功德佛,你的大徒弟见完了,下面我们去哪儿?”
  三藏竖起手掌,放在鼻前道:“阿弥陀佛,与大徒弟相见虽说与之前想的有天差地别,但我想二徒弟悟能一定能热情接待为师吧。”
  “所以我们去……”
  “他在凡间的净坛使者寺里,据说离高老庄不远。”
  我一弹响指:“柳下埙,高老庄有多远?”
  “三万四千里。”
  “毛?”
  “功德佛,你这就不对了,这么远,你自己去不就得了。”
  “阿弥陀佛,远么?当年贫僧西天取经,共十万八千里都走了,身边只带着一只杂耍猴子和一只宠物猪,最后加油还中奖得了一个水妖。一路长途跋涉,才修得如今。所以,施主你们走完这三万四千里,定也会有收获的。”
  我的脚在地上碾了碾,好久道:“我们上路吧。”
  一只猴子,都能把天捅个大窟窿。我,更要创出一番天地才对。
  于是,我们奔向远方。三万四千里,一路上,我们将会碰到太多太多……
  3.
  几天后,我们碰见了三藏的第一个故人。
  那是一个全身漆黑的黑熊,皮毛比夜还要深。
  “你好啊。”我热情地伸出手。
  黑熊与我和蔼的握握手。他转头瞧见了三藏:“功德佛,你不是在灵山么?”
  三藏抬眼道:“阿弥陀佛,你不是在观音菩萨的莲花池么?”
  “我逃出来了。”
  “我掉下来了。”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三藏一比手。
  “失敬失敬。”黑熊行礼说。
  周围乃是一块山野,野草横生,地势险峻,独有一个弯曲的山道。黑熊憨厚地笑了笑:“来到凡间,我不敢吃人,怕被观音察觉。为了生计,所以我就在山道口收点儿过道费,勉强度日。”
  “这辆劳斯莱斯银魅谁的?”柳下埙一指旁边说。
  “是我的。”黑熊微笑着说,露出一嘴金牙。
  “阿弥陀佛,你穷得就只剩下钱了吧。”
  黑熊还是笑笑。
  “不介意,我们要走山道。”我对黑熊说,“这过道费看在功德佛的面上,你说……”
  “好说好说,哪能收你们的过道费啊,是不是?”黑熊推开了山道口的封锁线,“回见吧,您嘞。”
  我们走上山道,说实话,就算不恐高的人,一走上去,心也要一颤。轻轻地迈一下步子,就有碎石落进深渊里。山道宽约一米半左右,我们背贴着山壁,白马紧跟我们身后。这时一只大鹰振翅飞来,盘旋在我们上方。鹰啼山谷,荒野上的树叶扬飞开来。我艰难地抵御风叶的来袭,还好我的前面是三藏,他替我扛了不少。
  似乎没有尽头,再回头,黑熊的影子早已瞧不见了。
  很久之后,我们还在山道上。
  恐惧早没了,连深渊都看腻了。
  “功德佛,你说我们赶三万四千多里路,就为了见你的二徒弟一面,值么?”我抱怨道。
  “阿弥陀佛,值与不值,又如何说的明白?当年十万八千里走来,取得真经,却造化不了所有的人。你说值还是不值?我入了佛门,修大乘,为此我金……”三藏突然不说话了,他眉头一皱,一拍额头,“咦?我刚才再说什么?想不起来了呀……”
  我与柳下埙面面相视,却都沉默了。
  4.
  不知有多久,我们走出了山道,面前是一方看得见边缘绿洲的沙漠。
  忽然,天际狂风呼啸,漫天黄沙扑卷而来。
  “不好了,沙尘暴要来了!”三藏喊。
  不容多说,我与柳下埙赶忙将脸迈进衣服里。但这时滚滚而来的沙尘突然不动了,就停在三藏的鼻前。从中走出一个长发飘逸的男子,整个人都是由沙粒凝聚而成的,可随意变幻。有时是人,有时却是扬天的黄沙。
  “三藏,好久不见。”那人说。
  三藏笑了笑:“阿弥陀佛,是啊。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就是黄风岭黄风洞的黄风者。”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黄风怪!”
  “我不喜欢黄风怪这个称呼。”那人说。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妖怪。”
  “阿弥陀佛,是么?”
  “不是。”
  “哦。”
  “不对,是。”
  “哦。”
  “是……不是……喂,你能别这么问吗?”
  “总之,黄风者,你整天就飘在这片沙漠里么?”我问。
  “是的,不过这并不表示我没有能力去别的地方,只是我想不到什么地方是我想去的。”
  “所以你就整日孤身漂泊于此?”
  “刚开始的确挺孤单的,不过自从沙漠那边建了一个旅游景点之后,这里经过的人也就多了。我也就不孤单了,有时候用沙子活埋游客啊,或者来个沙尘暴撕碎他们啊,也挺有意思。”
  我不说话了。
  柳下埙看了看脚底下渐渐显露出来的白骨,吞咽一口口水。
  “阿弥陀佛,你不会是想活埋我们吧?呵呵。”三藏打趣着说。
  “确有此意,不过既然是你三藏来了,我也就放过你们吧。毕竟见到你,就让我想到了孩提时代的回忆。童年啊,一去不复返那……”黄风者黯然道。
  “有童年梦的男儿,都是脆弱的,这点女人不懂。”我说。
  “阿弥陀佛,童年,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却也是短暂的。”
  黄风者转头,一本正经微笑着说:“每个孩子的童年,都不应该被家长的名利所玷污。给孩子一片自由的天空,让他们在幻想的童年中快乐成长吧。因为童年太珍贵了。记住,孩子不是来补好家长的遗憾,请不要认为孩子是家长的,当然孩子是家长的,我的意思是……你明白的。如果你既知还犯,那请来这里,我发誓一定会撕碎你!”
  “咳咳,说的好,最后一段掐了别播哈。”我们鼓掌赞道。
  “天色不早了,你们快些走吧。”黄风者声音荡漾在风里。
  我们点点头,随着三藏迈向远方。
  5.
  几天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山岗。
  “我们坐在高高的骨堆旁边,听麻麻讲那过去的事情……”一个小姑娘坐在山丘上唱着歌,怀里还抱着一个心爱的洋娃娃。
  不用我说,柳下埙第一个冲了上去。
  “小姑娘,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妈妈呢?不如让哥哥先带你回家吧。”柳下埙微笑着把脸凑了过去。
  “我的父母就坐在你面前啊。哎呀,你踩着我妈的脚了!”
  “小姑娘,真会开玩笑。”
  “没有,是真的。”
  “别逗哥哥了好不好。”
  “阿弥陀佛,她说的是真的。”三藏上前一步,“白骨精,近来可好啊。”
  小女孩起身,做了一个鬼脸:“三藏,真不好玩,难道你也有猴子的火眼金睛了?”
  “阿弥陀佛,修得佛身后,便有了分辨善恶,虚实的双眼。三界之内,无一逃得过,也称法眼。”
  “若有这双眼,谎言便不再是谎言。”
  小女孩嘻嘻笑:“不过,你们来这里作甚?三藏,不怕我吃了你吗?”
  “阿弥陀佛,你不会吃我的,因为西游已经结束。”
  “是啊,结束了……”小女孩难过道。
  柳下埙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下,不忍去看。

图片 1

01

唐三藏睁眼醒来时,混沌已过。察看周身,自己竟奇迹般毫发无损,只是眼前所见之处遍地荒芜。不远处,一只瘦瘦小小的猴子倒在砂石堆上,双眼紧闭,毛发干瘪瘪的贴着身体,了无生气。

“三藏。”他正准备过去看一眼小猴子的伤势,空灵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唐三藏抬头,看见屹立在云层的佛祖,他身畔一圈金色佛光熠熠生辉,耀得人睁不开眼。

唐三藏不自觉想起,当年,有一个人似乎也是如此,屹立在云层中,战袍加身,威风凛凛,可是却怎么也记不起那个人的脸。

“三藏,如今,八十一道劫难已过,真经已取,你可随我返回天庭,修成正果。”

唐三藏回忆起这八十一次险境,想起每一次的化险为夷,总觉得心里空了一块。

“阿弥陀佛,这只受伤的小猴该如何?”三藏回头看那只可怜巴巴的小猴子。可佛祖已经两手一挥,将他带上云层,往正西面去。

“他命数已尽。”短短几个字,唐三藏心里咯噔一下,莫须有的心烦意乱起来。

回到天庭,众佛正襟危坐,底下各小仙纷纷来贺。三藏被赐旃檀功德佛,头顶的戒疤从暗褐色变得金光熠熠,身上质朴的暗红色袈裟化作金色的袈裟,更显意气风发。

“旃檀功德佛,取得真经,功德无量。”

至此,世上再无唐三藏,唯有前尘尽忘的旃檀功德佛。

02

五百多年前。

“金禅子,此番妖猴被压五指山,唯有五百年期限,大限一到,封印也无法再镇压他,到时恐怕天庭又将大乱。

唯有你去凡间,将他从五指山救出,收他为徒,引他去往西面,用大雷音寺的真经将他彻底封印于此,便可永绝后患。”

“如果他迷途知返,被善意感化,又当如何处置?”

“永绝,后患。”

“金蝉子知晓。”

03

五指山下。

“你是谁?”

“阿弥陀佛,贫僧是来自东土大唐的唐三藏,此番要去西天取得真经,现在,你便是我的大徒弟,悟空。”

“师父,我们为何要取那破西经,做那拘谨的佛,在我那花果山自由自在的岂不更悠哉。”

“阿弥陀佛,唯有取得真经,才能修成正果,拯救天下苍生,功德无量。”

04

大雷音寺下。

“悟空,你休要碰那经书,让为师亲自来。”

“悟空,真经已取,你可以回你的花果山了,至此,我们师徒情义已断,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任何瓜葛。”

“师父,你收我为徒,仅仅是为了利用我,破解那九九八十一难,助你取得西经修炼为佛?”

“是。”

05

“师兄,大事不好!你走之后,师父便准备烧了那些真经,二郎神赶来,此刻正要用五味真火将师父化为灰烬。”

“什么!”

“二郎神,休得伤害我师父!”

“那你便代你师父受了这五味真火吧。”

“好,小小的五味真火,还伤不了我。”

“你站去你师父的圈中。”

孙悟空还未来得及将唐三藏移出圈外,大火便扑面而来,他紧紧护住师父的身体,化作一个屏障。可是这次的大火,却不同往常。

他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煎熬疼痛,只要走出圈外,便不用再承受,可是师父被禁锢,无法出圈,他便只能作为屏障撑着。

抬头,经书混杂着身上的衣裳被烧成灰烬撒满天空,那是师父曾一针一线为自己缝制的第一件出家人衣裳。

经书上的字,闪亮耀眼,犹如漫天星辰,一字一句从书中飘出,再化作陨落的星子,拼命砸向自己。每一下,都是锥心刺骨的痛。直到后来,身体麻木,渐渐失去知觉。

不知道,师父是否有受伤。可是我终于懂了,师父你为何不让我碰那经书,赶我回去花果山,做自由自在的猴王。

又为何,宁愿忤了佛祖的逆,也要私自烧了那经书。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最后一页经书烧尽,火星明灭中,出现了一只小猴,唐三藏从混沌中醒来,脑子一片空白。

06

至此,西边大雷音寺下多了一块巨石,据说,那石头坚硬无比,万物皆不可将他破开。

近看,石头晶莹剔透,里面尘封着一只紧紧闭上双眼羸弱的小猴。

凡间妖界,再无人知晓,那些年曾斩妖除魔,陪伴唐三藏取得西经的孙悟空去了何处。只在天宫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当年大闹天宫的妖猴,妄图私自占有西经,离经叛道,伤害恩师,终被惩戒,魂魄归于三界之外,身体永生永世被封印。

金蝉子立下大功,特赐旃檀功德佛称号,修成正果,功德无量。

07

“悟空,你可知道,你的法力已经超出三界万物,你为何愿意和为师一块西天取经。如若是因为你头上的金箍,大可不必,只要你答应为师,不伤害无辜,我便放你离开,继续当你花果山优哉游哉的美猴王。”

“师父,如若是因为这金箍,第一天我便已经离开了。走吧,时辰不早了,我们继续赶路。”

师父,外面妖孽猖狂,九九八十一难太长太多,悟空终归是是放不下您呀。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战袍加身,  而作者和本身的伴儿将陪她共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