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王叔交代,原本是王梓的电话机

【一】
  
  周五上午,清荷在班上,忽然手机响。是邻居王叔打来的,让清荷赶紧去找人解救被110带走的父亲。
  在半个月前,在家闲着没事的父亲被在一家建筑公司做工程师的王叔介绍到那里看门。据王叔交代,父亲只是在工地捡了两块小铁片被另一个看门的老头看见了报了110。
  放下电话,她急得团团转。着急中拨电话给大哥清云,清云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吆喝着大嗓门喊:“偷东西,净丢人现眼,怎么去找人帮忙,没法张口啊。”
  “哥,你认识人多,赶紧帮忙找人,那也是你爹呀。”
  “不是不帮,没法张口啊。”
  ……
  清荷咬了咬牙,跺了跺脚,一把把电话挂了。
  她急三火四请假出来,跨上自行车飞奔在大街上。脑子里乱成了一堆麻,去哪里找爹呢,110会把爹带到那个派出所?
  因为着急蹬车,她的自行车撞上了前面的汽车后腚。车停了,下来一个戴墨镜的胖子,张口就来了一句:“操你妈,你眼瞎啦。”她赶紧赔不是,那胖子骂骂咧咧扬长而去。
  匆忙中,清荷赶到了离爹单位最近的派出所。进去一打听,爹果然在里面,民警正在录口供呢。爹站在哪里手脚发抖,一脸的惊恐,见清荷来了,喃喃说着:“荷儿,你,来了。”她赶紧走过去,拉着爹的手,关切地问:“爹,您没事吧?”当爹吞吞吐吐说出:“没事,没事。”荷心里好难过,老实巴交的爹一定是以为工地的小铁片人家不要了,才去捡的,谁能想到会被带到派出所里呢。
  民警问他:“偷啥东西了?”
  他回答:“在工地上捡了两块小铁片。”
  民警又问:“能值多少钱?”
  他回答:“一斤铁片按照一块钱算,能有三斤多点吧。”
  “啊,这么点东西还报案,我看是吃饱撑着了。”
  
  正在这时,门开了,进来位扁瘦的中年男人。瘦子自我介绍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对清荷爹偷铁块事件很恼火,说按照公司规定不管偷多少一律按一万元罚款执行。
  “啊,罚这么多?你们也太狠了。”清荷惊讶地喊,瘦子狞笑着说:“不罚钱也可以,进去蹲几天也够这把老骨头受得。”
  “这,你在降低一下罚款,这个数目太多了。”
  “想私了还是公了,你看着办。”
  “私了吧,我爹年龄大了,不能进去,你说,最低多少钱?”
  “好吧,你是个孝顺的女儿,不舍得自己的爹去受罪,那就给你最低价,不许还价,六千,少一分也不行。”
  “不行,我进去蹲,那样就不用交罚款了吧?”
  “爹,你放心,女儿不会让你进去遭罪的。我这就回家拿钱。”
  一旁的民警点头:“好,这材料我就不写了,你快去快回。”
  【二】
  
  她飞快跑了出去,来到大姐清风的店里。清风赶紧给朋友打电话搬救兵。朋友那边回复:“这派出所是不是疯了?几块钱的东西还罚款六千,抢劫啊,可惜我在外出差帮不了啊。”
  没办法,清荷眼圈都红了,喃喃说道:“那姐,我走了,我回家准备钱。”
  清风喊住清荷:“啥妮子,你说啥,爹也是我的爹。钱,我出,你赶紧把咱爹接回来。”
  怀揣着沉甸甸的六千元钱,清荷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爹啊爹,为了几块钱的铁片搭进去几千块钱,这又是何苦呢。再想到爹辛苦了半辈子省吃俭用的,要是知道干巴巴掏出了六千块钱,那还不得活活心疼死啊。想到这里,清荷停下车子,把钱分成了两份备用。
  她赶回派出所时,已近中午的光景。那瘦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问了好几遍:“钱拿来了没有?”
  她可怜巴巴地说:“俺家里就有两千块钱,你就行行好,把俺爹给放了吧!”
  瘦子火冒三丈:“去个鸡子!没钱就让你爹进去蹲。”
  瘦子一甩头离开了。旁边的民警直摇头:“没办法,让你爹进去蹲吧,人家不撤诉,谁也没办法。”
  清荷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己的爹,爹又看看她,欲言又止。民警让老人坐到走廊的长条椅子上,用手铐把老人的双手铐在了暖气片上。民警喊:“都中午了要吃饭了,你老实点,不许跑。
  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少了,最后偌大个走廊就剩下清荷与爹了。清荷强忍住眼泪去超市给爹买了一提他最喜欢吃得肉馅包子,一盒稀饭。她一勺勺挖给爹吃,一个个包子送到爹的嘴里。
  “爹,别埋怨俺,俺没本事,救你出来。”
  “荷,爹让你丢人了,是爹对不起你。”
  ……
  【三】
  
  上班时间到了,派出所的走廊里热闹起来。她看着爹那张皱纹横生的脸,难过地哭了起来。
  “爹,姐把钱都给俺了,俺没给。”
  “荷,爹没事,不就是进去蹲吗,没事。”
  忽然,有人拍她的肩膀,一抬头是位满脸堆着笑的民警。
  “怎么还没办理好?”
  “让交六千,俺没舍得给,把人给气跑了。”
  “就是欺负人,依我看,你爹这么大年纪不出国也不入党就进去蹲几天吧,这样罚款也免了。”
  “进去,不会挨揍吧?我爹岁数大了,俺担心。”
  “没事,我和弟兄们打个招呼,帮着照顾你爹。”
  “更何况,你爹还帮我搓过澡呢。”
  ……
  下午三点多,这位姓肖的民警开着警车把清荷的爹送去了拘留所。清荷去交了几百元的伙食与押金。肖民警对拘留所的人说:“麻烦帮我照顾一下我的朋友。”
  “早干啥来,进来了就没法照顾了。”
  ……
  回来后,清荷一身疲惫地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这时手机响。是肖警官打来的电话,声音很温和:“妹妹,回家了吗?”
  “嗯,回来啦。今天多亏你了,谢谢你。”
  “客气嘛,哥还不是看你人好又漂亮才帮忙的。”
  “对了,明天我战友来这里,晚上我在酒店请客,你也来吧。”
  “这个……”
  “你就别犹豫了,就这么说定了,今晚六点半飞翔酒店不见不散。
  
  “好吧,晚上见。”
  挂了电话,清荷心里很纠结。这个肖警官的电话是爹让要的,说回来要买条烟谢谢人家。肖警官主动打电话邀请晚上去赴宴,还不如趁他不注意去款台把饭钱结了,省得回来还要单独请人家,孤男寡女的也多有不便。想到这里,她松了一口气。晚间上夜班回来的老公劲松回来了,满脸喷着酒气过来搂她,她厌恶推至一边。看他打起惊天呼噜,她心里说不出的失落。
  第二天照旧去上班,清荷忙活了一上午。到傍晚时分给劲松打电话让他自己做饭吃,然后她回家换了一套合体的碎花连衣裙来到了飞翔酒店。此时正是华灯初上,城市里灯红酒绿,到处一派热闹景象。露天的烧烤,卡拉OK,还有成群结队的闲逛的人。
  肖警官和他战友早已等候多时了,相互做了介绍,开始上菜。这期间,她有些腼腆,肖警官老给她夹菜,叮嘱多吃点。那个战友胡乱扒了几口饭就谎称自己有事离开了,此时酒店的雅间就剩他和她了。他喝了大半瓶白酒,说话舌头都有些迟钝了。她谎称要出去结账被他一把拖了回来,他说:“老子,不用女人结账。”他摇晃着去结账,回来时拿了一张房卡。他嘿笑着说:“妹,今晚别回去了。陪哥一夜,哥也值了。”
  她脸色铁青说:“肖警官,俺不是三陪。”
  “哥,第一眼就看上你啦,你跑不了的。”
  “你滚,离我远点。”
  “偏不,哥几个月没碰荤腥了,从了哥,不会亏待你。”
  “你,你想干啥?”清荷惊恐地往后退,眼里充满了恐惧。
  “哈哈,干啥,那你说呢?男人对漂亮的女人能干啥。”
  “别过来!你,你是警察。”
  “哈哈,警察怎么了?哈哈,警察就是带枪的流氓!”他喷着酒气的嘴凑近清荷,两只有力的胳膊把她逼至墙角;她狠狠咬了下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他松开了双手,捂着嘴巴狠狠说道:“臭娘们,不识好歹。”趁他骂骂咧咧的空当,她疯了一般跑出了酒店。
  走在大街上,她才发觉奔跑里跑掉了一只高跟鞋,回忆那可怕的遭遇,她欲哭无泪。
  ……
  【四】
  
  几天后,清荷忽然接到肖警官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以不容商量的口气喊:“拿两千块钱给我试试,我要请律师吃饭。”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
  “以为我愿意帮你爹?还不是看上了你,你不配合。”
  “你,怎么这么龌龊?”
  “废话少说,到底借不借?”
  “好吧,这两千算是感谢你帮我爹的忙了。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嗯,好,一言为定。”
  第二天,清荷给肖警官的卡上打了两千元,打完之后,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噩梦该结束了。
  那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清荷把爹从拘留所接了回来。她看着爹那消瘦的脸庞,轻轻地说了一句:“爹,以后别出去上班了,我赚钱养活您。”老人点了点头,清荷笑了,在笑得一刹那,泪涌出了眼眶。

王梓低着头不说话,印象中认识他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怂样。今天不知何事,认栽了。

“我是他朋友,找他拉拉家长。”

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该回家了……

“明哲啊,你这发小脾气可真不小啊?公交车司机都敢打!幸亏人家及时踩住了刹车,万一要是车子失控撞向公交站台可怎么办?旁边可就是火车站啊!”王所长气不打一处来,手中正在记录的笔都停了下来。

拉开窗帘,外面的风呼呼地刮着,树枝张牙舞爪,一副北风扫落叶的萧瑟。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在风中左右摇摆,不禁悲从中来。

“你是?”小年轻看了我一眼,

看到此情此景,我差点笑喷出来,王梓这是怎么了?连这种大妈都敢调戏。什么时候口味变这么重了,不知道他在一旁的新婚小媳妇会作何感想。

“儿子,做得好,妈妈永远支持你!”听见一阵耳语传过,原来王梓的母亲正在给王梓鼓劲。

“春天花会来,鸟儿自由自在,我还是在等待……”手机响起,任贤齐撒欢地唱着,我努力摸索到手机,用手撑开一只眼,原来是王梓的电话。

看看表,已经快两点了。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中年妇女收回了屁股,接着向民警诉苦,“警察同志,下午他那一脚可把我害苦了,您看看,里面都乌掉了。”

“不写入档案可以吗?他是重点大学毕业,又是刚结婚,证,处在事业上升期,要是因为这件事被记录在档案里的话,以后他就没法进一步发展了……”我还在滔滔不绝,

刚进派出所,就感觉到了里面浓浓的暖意,气氛相当热烈。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指着王梓的鼻子破口大骂,“下午你不是很牛逼的吗?现在怎么成孙子了?有种你再踢我一脚,踢啊!踢啊!”

“这个点还不睡难道我去偷人啊?有屁快放!”王梓这人,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一旦主动打电话来,必然有事,估计还是大事。

听完之后,我竟然无言以对。

“明哲,睡了没?”电话那头,王梓的态度相当谦卑,完全不像以往地飞扬跋扈与目中无人。

出来之后,看见王梓依旧低着头不说话,那女司机还在冷嘲热讽,只想送他四个字一自作自受。

“王叔,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休息,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啊!”我赶紧起身给王叔茶杯里加满了热水。“现在不是没产生什么后果嘛……”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我理了理还沾满水滴的头发,一头扎进了被窝。

小年轻努努嘴,指向了里面办公室。

“你们王所长呢?”我问他,

“不是不是……你来了就知道了……”王梓说完,不等我继续,就把电话挂了。

“现在人家老公不依不饶,下午叫了一堆人堵在派出所门口,说要是不给一个满意的结果就上电视台。”王叔指了指墙上的那些锦旗,“这些都是老百姓送的,要是上了电视台,这可怎么解释呢?”

王梓的眼神之中,竟然又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神色,重新昂首挺胸起来。

看了一眼墙贴的挂钟,时针分针都直直挺立,重合在一起。

说完,中年妇女转身,把羽绒服往上一拉,撅起屁股,一只手还在肥硕的屁股蛋上拍打,“来啊,来啊,踢我啊!”

“怎么?嫖娼被抓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如此,随机脱口而出。可是一想又不对,这小子刚结婚没几天,抱得美人归,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吧?

“没后果?当时是满车乘客把他送到的派出所。车上还有两个婴儿,三个老人,这要是因为急刹车出现问题,蹲监狱不说,这辈子他就打工还钱吧!”王叔手一拍桌子,刚倒的茶水撒了满桌。

“你先出去吧,我会秉公处理的!”王叔一拜手,作了送客的手势。

她似乎对自己的屁股很满意,说着话就准备脱裤子露伤口给民警看。

“你……现在有空来下派出所吗?”王梓吞吞吐吐。

图片 1

男民警看面相是个刚来不久的小年轻,赶紧制止,顿时满脸通红。

下午,王梓带着媳妇哥他妈一起逛街。坐公交车回家的路上,他妈非要从不是公交车站的地方下车。女司机没有停,于是两个人发生了口角。王梓觉得母亲受到了侮辱,一脚踹向了正在开车的女司机。最后逼停了公交车,引得人神共愤,最终被一车乘客押到了派出所。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据王叔交代,原本是王梓的电话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