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只想待在黑暗里,特旧文新刊

一抹夕阳在九里山头暂作停留之后,黑夜就匆匆赶来,仿佛孤独的情怀,哪里都在。
  垓下,这个默默无名的地方,也因一个男人的到来,而感染了历史血染的气息。
  一只秃鹫落在哗啦啦飞扬的楚旗旗杆上,巡逻的士兵没有人注意到,其实高空上还有几只在悠悠地盘旋。那只秃鹫注视着夜幕下的大地,仿佛看着丰盛的晚餐。最后在怒号的北风里展翅飞向自由的苍穹。
  项羽坐在黑漆漆的大帐里,他此时的感觉和火烧阿房宫后的感觉一样,那是一种末世的苍凉,他在熊熊的火焰里走进历史的中央,却同时拥有了英雄无法名状的凄凉。
  中军官进来要点燃红红的蜡烛时,项羽闭着眼,现在他只想待在黑暗里,待在某一处黑暗的尽头里。他挥一下手,中军官出去了。一只手托着疲倦的脸,另一只手轻抚着佩剑,他渐渐进入梦乡,乌金甲略显沉重,大红的披风上沾满沧桑和征尘。
  十万大军不幸陷入七十万重围之后,凛冽的寒风日日吹着,本就处在饥饿之中的楚军更是饥寒交加,内外忧困。大营外遍野的尸体引来秃鹫无数。
  八百人——从八千人揭杆起义,两路分兵攻取咸阳,扫灭秦国,为统一全国,与刘邦决战五年,如今,只剩下这八百人。一只凶猛的秃鹫突然凌空俯冲向项羽,眼看着就要被啄到面门,激灵灵一个寒战,霸王从梦里醒来,擦拭了一把冷汗,继续伏案休息。
  虞姬从后帐进来,悄悄地走到岸几前,放下手里的蜡烛,她眼里的焦虑和忧伤化作两行热泪,无声地流淌。她深爱这个男人,他是全天下的霸王,西楚霸王,可他在虞姬心里,只是个男人,是个胸怀天下,勇猛无边却又善良的像个孩子的男人。
  虞姬想起他用三万人马打败刘邦三十万大军,也想起了他活埋二十万秦军的情景。
  就是从那一次起,她猜不透这个男人了。
  她遇见刘邦的时候,酒宴正浓,霸王叫人请她三次,要她来给贵客斟酒,她不想来。她知道刘邦,知道霸王每次攻占一座城池就屠杀一座城池的时候,而刘邦却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得尽天下民心。
  虞姬劝慰霸王:大王,你要得天下还是得民心?
  霸王以江东千年柔情的娴熟指法,一件一件褪去虞姬罗裙,仿佛一次次接近咸阳的攻城略地,只是此时的霸王是用爱在屠杀冷漠,激情渐渐如火如荼。
  虞姬问霸王:大王,等你霸业成功后,你会和我回到故乡吗?
  霸王以廖旷原野的铁骑踏遍虞姬的每一寸土地和山川。他心里有无比狂傲的念头,一切江山社稷、皇帝宝座都算得了什么,只要可以让虞姬永远守在身边。但是他现在不想告诉虞姬,他要登上某个顶峰,在美人眼里,塑造永恒。他没有考虑,爱情和生命一样,只是一瞬间的,当你身在其中的时候,你看着前程,当你到达前程的时候,爱情却没了影踪。
  霸王有些嗔怒虞姬的问话。他不回答她,他只想虞姬可以感受他的勇猛和无人可以替代的强悍。他是神,但他只愿做虞姬的男人。
  刘邦的眼神是诡异的,是阴险的,是奸诈的。虞姬给他斟酒的时候,没有看他,但是虞姬分明感觉到,自己在刘邦的眼里,已无遮掩。他的眼神可以肆意到她呵气如兰的鼻翼,可以蹂躏到她江南女子寂静的胸怀,还可以温柔到她风情万种只为一人的寂寥。虞姬厌恶之中却又极力地希望被刘邦这样如锥如针地注视。
  虞姬想起了西施,可惜霸王不是夫差,刘邦不是勾践。但是有时虞姬也会想,也许刘邦是勾践,霸王是夫差吧。她愿意霸王是夫差,只是勾践要一直卧薪尝胆,而不去做那三千越甲终吞吴的蠢事。
  霸王兴致很高,一直喝得酩酊大醉,是刘邦和虞姬搀他回帐休息。
  出来时,刘邦说:先入咸阳者为关中王,我不做,只为天下黎民,夫人三思。
  虞姬发现此时的刘邦很像善良的霸王。
  虞姬点亮大帐里的蜡烛,蜡泪红艳艳地奔流着,多像吴中虞府闺房里少女时的情景。虞姬好久没有思念过家乡,想起水乡里泛舟,采菱时快乐的场景,她就想起项羽随叔父项梁避难吴中时,到她家里做客,第一次,父亲就赏识起这个孩子。第二次父亲就对她说,你太美了,只有他才能保护你。
  你不懂爱情,但是你懂他的柔肠。你小心翼翼行走在史册华丽的乐章,你不知道你在扮演着虞姬,一个英雄的红颜。你觉得,他是英雄,就必须是英雄。
  乌金甲已经几天没有离开霸王的身,你无比柔情的凝视着你的男人,此时的你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搅你。你又一次无声的流下泪水,恩爱的场景如同霸王辉煌的战绩一样,你们各自珍惜着自我的珍惜。突然霸王疲倦的脸成了刘邦,成了在高高城头上不顾父亲妻儿的安危而兴高采烈的刘邦,成了鸿门宴上项庄舞剑时卑小慎微的刘邦,成了鸿沟合约之后又毁约一路狂进的刘邦,成了悄悄对她说那句话从而改变她的想法的刘邦……
  项羽睁开朦胧的眼睛,眼前美人的脸庞使他精神振奋,但是内心的忧郁立刻犹如阴云笼罩在他的世界。他想自己一世豪杰,没有遇到虞姬之前,他想此生一定要活得轰轰烈烈,遇见虞姬之后,他想有一天天下太平了,可以和虞姬一起平静地生活,享受田园、恩爱、天伦之乐。但是如今,这个多么容易实现的梦想却也无从谈起。他脸上充满愧疚。
  虞姬轻轻掸去项籍大红披风上一抹尘土,此刻本来静寂的帐外,突然响起一丝熟悉的声音,先是一丝一缕的,然后渐渐越来越多,犹如夜空亮起一盏星灯,两盏……十盏……最后满天星斗,这些星灯竟然都烙着楚国的曲风,熟悉的楚歌,家乡的音调,四面八方如同潮水一样涌来。
  在这熟悉的楚国曲风里,先是百十人合唱,然后是千百人,接着万千人,接着是几十万人齐唱……如果开始百十人的合唱使大家心里都立刻映现家园的妻儿老小,那如今几十万人的齐唱、四面的楚歌仿佛是汪洋大海一样淹没了这最后八百人坚守的灵魂和不屈。
  项羽问:难道楚国已亡?为什么有这么多楚人歌唱?北方人是唱不出楚歌的韵味啊。
  他手捧着虞姬泪落香腮的脸庞,然后一把把她拥入怀里,大把的泪水滂沱了历史的英雄谱。西楚霸王也随着这庞大的曲调唱到: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一遍遍的吟唱,一遍遍的泪流,虞姬想起项羽说的美好的生活,她渴望啊。她渴望善良的项羽哥哥永远陪着她,她渴望善良的项羽哥哥再不问战争,不拿刀枪。和她一起,在柔软的江南水乡,撑一只小船,游弋图画里。她喜欢江南水,她曾和项羽哥哥说过,他们的家,就是江南的水,就是日夜流淌、歌唱不息的水,那是家园,是灵魂,是通往快乐和幸福的途径。她害怕土地,她从没有跟项籍提过,那二十万秦军,日夜在她梦里厮杀、哀号。
  她挣出霸王怀抱,顺手抽出项羽佩剑,高声说,哥哥,自你破釜沉舟之后,妾身就没有再叫你一声哥哥,今晚,我要再为哥哥舞剑,像当年我们……
  虞姬应和着几十万人的楚国曲风,一面唱着: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一面挥剑舞动,虞姬起手之势行云流水,行云行在吴中天,流水流在苏州河;随后转身华丽挥剑,一剑惊醒平湖月,两剑波澜月影天,三剑狂涛楚天阔,四剑横向刎香颈,五剑诡异阴阳隔……
  
  姬刎处,生草能舞,人呼为虞美人草;乌江河畔,籍(项羽)尸首六分而使六人封侯;乌江水日夜呜咽,黎明前,黑暗更浓……

{虞姬又看了一眼项羽}

【虞姬】(放下酒杯,对项羽)大王,只是饮酒,何以尽兴。不如让臣妾来给大王跳支舞助兴吧!

背景:虞姬静静地站在前线的木栅栏旁,身后巡逻的士兵擎着长矛来回的踱着,山下汉军的军营闪烁着点点灯光。一盏红色的灯笼陪伴着虞姬在这清冷的月光下。

{虞姬起舞,项羽伴歌}

时间:残阳西下之时

【虞姬】(一怔)不……不……不能再想了!(擎着灯笼,想那个有着帅字旗的营帐走去)

图片 1

音乐:霸王别姬

【项羽】(喟然长叹一声)唉!(转身对卫士说)给我拿酒来!

【虞姬】(从帐外入)大王,臣妾回来了!(望了一眼项羽的佩剑)

【项羽】嗯!回去……回去……回去了!(转身,向帐内走去)

地点:帐内

【虞姬】(站在冷冷的月光下,望着远方)(心理活动)那个男人,那个叛军的领袖。看惯了刀光剑影,看惯了沙场点兵,他是否也看惯了她身旁的这个女人呢?

人物:项羽、虞姬

他懂得用他的佩刀,用他的长矛和他的江东八千子弟去夺得他的领土和封地,可他是否懂得这十多年追随在他身后的这个女人,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家。

时间:清冷的月夜

【刘邦】项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赢你的不是我刘邦一人,而是天下万民。

第一幕

第二幕

背景:垓下之战

然后,她老了,他厌倦了她。最后只有她一个人静静地死去。然后,他会封他一个“端淑贵妃”或“贤穆贵妃”的称号,和几个殉葬的宫女……

【项羽】(起身,行至帐外)好熟悉的歌谣啊!(沉默)

第三幕

青铜剑冷冷的从空中划过,像流星划过夜空,不留一点儿痕迹。剑落舞止,那冷冰冰的宝剑终于插进了她的胸膛。

【项羽】(大惊,一把掀开面前酒桌,冲上前去抱住虞姬)虞姬啊!虞姬!(失声痛苦)你这是为什么啊!

【虞姬】是,大王!

【项羽】刘邦小儿,你以为你可以赢我嘛!哈哈哈哈……以我万夫不当之勇,举鼎拔山之气。你区区三千兵甲何足挂齿,呵呵(轻蔑的笑)……我西楚霸王定让他们成为我刀下之鬼。

第四幕

背景:项羽被汉军层层包围,与刘邦对峙于千军万马之中。

地点:楚军军营,项王帐中

【虞姬】臣妾想为大王跳一支剑舞。在这两军对垒之际跳那些妩媚妖娆之舞又怎么适合呢?所以臣妾想为大王跳一支剑舞,不知能否可以?

2011.11.8.扬大、斯人

【刘邦】“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项王,你可曾想起了由于你不识人才,而叛你而去的韩信;可曾想起了被你气急而在鸿门宴上拂袖而去的范增;可曾想起了因你分封不利而反你的田荣、彭越和陈余!项王啊项王,这天下其实是你送给我刘邦的啊!哈哈哈哈……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这一瞬的美丽幻化成永恒。

{两杯酒过后}

【虞姬】只是臣妾想再看一眼大王战胜时宝剑收鞘的样子。(含着微笑,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地点:军营之中

【卫士甲】大王,夜深了,外面天寒,你还是回帐中歇息吧!

【项羽】好啊!这有何不可呢!(说话间,解下佩剑,递与虞姬)给你!

【虞姬】(轻抚项羽的脸,念到)“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大王,这吴越薄钢锻剑,果然是好剑。

【卫士甲】是……大王!(下场拿酒,少许,酒来)

图片来自网络

【项羽】来,虞姬,来陪我喝酒!

【虞姬】那可否借大王的佩剑一用?

人物:项羽、刘邦、三千汉军

【项羽】(一边喝酒一边高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

【项羽】只是什么?

【卫士乙】禀大王,那是汉军在唱歌。

【项羽】善哉!

【虞姬】大王,你不必伤心,我相信大王你一定可以突出重围的。(微弱的声音)只是……只是……

时间:月出东山之时

【项羽】(呆呆的抱着虞姬的身体,一动不动,悲痛的、撕心裂肺的呐喊)不……

【项羽】悠悠天地,谁解我愁心哪?(举杯饮酒,隐约之中听到帐外传来幽咽的歌声,止杯,问卫士)帐外是谁人在歌唱?

【卫士甲】(忙上前低头问道)大王,您怎么了?(一脸迷惑而胆怯)

【项羽】(坐于帐中,一手托腮,正在熟睡)苍天啊!难道是我错了嘛?(突然惊醒,大叫道)

【项羽】(大怒)逆贼,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翻看旧文,发现大学时候写的《霸王别姬》剧本,不禁惊愕,鄙人还有如此文采,实在恍惚,如入梦境。特旧文新刊,以纪念当年的文艺少年!

【旁白】这个女人——虞姬,她跳起了舞。伴着摇曳的灯光,配着霸王的剑,她跳起了舞。她是那样倔强,或许她比这灯光更加摇曳,也可能她根本擎不起那霸王的宝剑。可是她却那样做了,做的那样的决绝与毅然。只因为那个人是她深爱的人,是西楚霸王,她是他的虞姬。她的舞只跳给他一个人看,他的歌只唱给她一个人听。

【项羽】你……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在坚持两天,我们就可以杀出重围了吗!

【卫士乙】大王,这正是我们楚地的歌谣《罗敷姐》啊!(不仅潸然)

【刘邦】(微笑)项王,这不是笑话!试问,在你坑杀降军之时可曾想起了天下万民;在你火焚咸阳时可曾想起了万民;在你分封诸侯,搞得天下大乱时可曾想起了万民。呵呵,万民!你的万民就是你的八千江东子弟,就是你的虞姬!

【项羽】(长叹一声,一手按住伤口)唉!(深沉悲壮的说)想我西楚霸王英雄一世,今天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苍天啊!难道是我错了嘛?

或许有一天他成功了,那他身后的这个女人又能得到什么呢?是一个“贵妃”的封号,还是一个冷冷的后宫。还是整日穿上宫装,在韶华殿的阴冷影子下领略窗外的月色花香和窗内的寂寞呢?

音乐:

【项羽】狗屁,天下万民怎么会反我西楚霸王,而追随你一介市井无赖之徒。笑话,哈哈,简直是笑话!

人物:虞姬

【项羽】(放下酒杯,向虞姬)巡完营了……把我吩咐的都告诉他们了吧!你放心,只要我们在坚持两天,援军就会到了。到那时我一定将刘邦的人头砍了拿来祭旗!

【虞姬】恩,臣妾相信大王您一定可以的!(又望了望项羽的那把剑)

【旁白】她托着腮凝想着,冷冷的风吹过,吹起了她肩上的飘带,这飘带也有些瑟瑟发抖。山下,汉军的军营闪烁着冷冷的光,袅袅的楚歌声从山下一缕缕飘了上来。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冷,又有些空虚,正像每次离开项王的感觉一样。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

【项羽】额!要佩剑做什么?

闭幕

【刘邦】(转身,将手一挥,一支箭于兵马中射出,正中项羽胸口)

地点:垓下(梦中)

【项羽】(愕然)你……

【项羽】(惊讶)啊!难道那刘邦把我们楚地都占了吗?可怜……可怜……(项羽隐约若有所语,但却听不清是什么)

人物:项羽、卫士甲、卫士乙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他只想待在黑暗里,特旧文新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