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联邦武警用大刀继续架着另壹人,那名托钵人

1、
  昏黄的路灯之下,一发子弹倏然而过,穿透了乞丐手中的盒装牛奶,鬼魅一般地消失在寂静的街口,对于这一切,那名乞丐似乎并未察觉。
  街口深处,一个身穿短裤的男子正徘徊在泳池岸边,子弹无限靠近,而男子却毫无察觉,他甚至没来得及喊叫便栽倒进泳池之内。
  “布鲁斯队长,我已得手,那个该死的特工被干掉了,尸体就在前面的泳池内。”
  “收到!”泳池旁的树丛中窜出数道人影,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特制的手枪。
  “该死的卡尔,你失手了!泳池里没有人。”布鲁斯朝着对讲愤怒的嘶吼,不过特工卡尔却没有回答,布鲁斯赶到很不安,他的想法刚一产生,就听到身体栽倒的声响。
  “布鲁斯队长,我们遭遇偷袭!”一名特工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断断续续的汇报。
  “是那个乞丐,快杀了……”布鲁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只是他的命令还没有全部下达,脖子上却传来一阵疼痛,布鲁斯重重倒在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自己所有队员都陆续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
  那个乞丐依旧拿着没有牛奶的牛奶盒,不过此时的他正在掀掉假发,掀掉假发的乞丐变得年轻了许多。
  “该死的劳伦,你在这里装死鱼了,快给我滚出来!”乞丐把假发甩进泳池,气愤地叫骂着。
  “你这个疯子,我只不过趁机洗个澡,没想到世界已经和平了!”泳池之内一片清澈,一个水柱急速立在水面之上,伴随水流缓缓落下,一个金发青年出现在乞丐的视野。
  “这药水的隐形的确不错,花大价钱买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劳伦一边笑一边走到乞丐身边,与乞丐击了一下手掌。
  “看来这次他不会放过我们,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乞丐丢掉手中迷你的手枪,望着劳伦。
  “杀手手册的第十五条已经写了,逃避只有死路一条,与其那样,莫不如主动出击。”
  “我喜欢你的想法!”乞丐佯装着喝了一口牛奶,尽管他只喝到了一口空气,但看起来饶有兴致。
  “隐忍了这么久,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见老大一面了。”劳伦扬了扬金发,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远处,远处是蔚蓝的天空,天空之上正有几只小鸟啾鸣着飞过。
  “可是老大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逍遥。”乞丐一用力,牛奶盒已经被他揉成了纸团,丢在地上。
  2、
  午夜的街口,一发子弹飞出,恰巧打在一个肥硕的妇女身上,妇女来不及呼喊便倒在地上,劳伦和乞丐大咧咧从一面墙的后面走出来。
  “这妇女确实不错,皮肤还挺鲜嫩光滑的!”乞丐伸出脏兮兮的手朝妇女的脸蛋摸去。
  “该死,你们找我做什么?难道最近出了什么大事?”妇女显然是乔装的,因为‘她’发出了粗狂的声音。
  “老大,这件事,那个人像是蓄谋已久的,不仅如此,枪王似乎也被他们收买了。”乞丐搓了搓脏兮兮的手,之后一把将妇女从地上拉起来。
  “我们为了找到你,狂奔了几条街才甩开那些‘尾巴’,这次我们遇到的事的确很麻烦。”劳伦摸了摸手中的枪。
  “那个该死的州长,他上位之后,便企图抹掉所有知道那件事的人。”乞丐手上魔术般的出现一盒牛奶,他喝了一口。
  “只是这次枪王如果出面的话,这件事就会变得很棘手。”劳伦接过老大手中的子弹,他的那一枪十分刁钻,况且那发子弹也绝非凡品,不过却被老大轻飘飘接到了。
  “虽然我与枪王没有太多过节,不过我们两人却不能同时活在这世界上,这一天,我等了很久,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那个肥硕的妇女早已不在,站在乞丐和劳伦面前的是西装革履的男人。
  “现在,我们要尽快赶往凯恩大厦!”老大说的十分坚定。
  乞丐皱了皱眉,尽管他没有反驳,不过当他听到凯恩大厦四个字的时候,整个身体还是颤抖了一下,因为他知道那里早已铜墙铁壁一般。
  “他们正在赶往凯恩大厦!”一个黑衣人放下望远镜,一字一顿地说道。
  “为什么不干掉那个人?”车上,乞丐喝着牛奶。
  “我们需要一个情报员,这样才能一网打尽。”老大冷哼一声,眼神说不出的深邃。
  3、
  “退后!”两个带着墨镜的特工举着枪,只是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便栽倒了。
  “有人偷袭!”坐在监控室的一名特工看到了这一切,拉响了警报。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凯恩大厦的顶层,一个白衣男子缓缓站起身来,嘴角处露出一抹笑容。
  “你有没有把握?”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淡淡的问道。
  “州长先生,你只要准备好足够的钱,我想处理这件事用不了多久。”白衣男子朝州长自信一笑,鬼魅地走出房间。
  整栋大厦的特工全部荷枪实弹,隐藏在通往顶层的必经之路上,就在这时,三道身影已经闯进一楼大厅。
  大厦里的黑衣特工早已接到命令,他们早已知道这几位不速之客都是顶级杀手,所以,没有人敢贸然出手。
  僵持片刻,五楼一个拐角处突然传来一声枪鸣,子弹直接飞向劳恩,劳恩警觉的在地上旋转了几周,由于旋转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从远处看几乎出现了幻影,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劳恩转身之时,他的右手轻轻动了一下。
  劳恩依旧站在那里,他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五楼的那个角落里却倒下一个特工,一枪毙命。
  “一起开枪!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伴随对讲机内一道命令下达,大厦内的枪声响成了一片,子弹犹如带着悲鸣的雨滴一般,肆虐的飘零,镶在墙壁上的大理石被子弹重叠打透,烟尘之下,钢筋混凝土飞溅成了泡沫。
  黑衣特工的枪法无不精准,但是今日他们却很诧异,因为他们看到三个身影在枪林弹雨之内左突右闪,简直就是科幻电影中才能见到的一幕。
  跑到二楼的枪神左手拿着一把匕首,右手拿着西服上衣,极为潇洒的朝三名特工走去,三名特工退了几步,手指不断地扣动扳机,子弹发出“嗖”“嗖”的声响,不过那些子弹却并没有打到枪神,枪神沉着的靠近三名特工,匕首很诡异的在空中轻轻划过,他的动作略显笨拙,但这笨拙的一刀,三名特工却无法躲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并不锋利的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
  许多黑衣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吞了吐口水,呼吸的空气似乎都是凉的。
  乞丐与劳伦也毫发未损的冲上了二楼。
  “老大,这些显然不是枪王的人,而是一群普通的特工。”
  “我听了一下,这栋大厦还有七十九和活人,算上监视我们的一共还有八十个,我现在已经知道他们都在什么位置。”
  三人沿着楼梯一直向上走,枪神用手指随意点了几个地方,乞丐的速度奇快,按着枪神所指的位置随意打了几枪,枪声刚过,又有五人摔倒在地上。
  劳伦淡淡一笑,似乎他很欣赏乞丐的杀人艺术。
  4、
  凯恩大厦的第十层楼梯上,枪王亲缓缓地走下来。
  乞丐率先发现了枪王,迅速扣动了扳机,一发子弹“嗖”一声飞去,枪王没有躲闪,只是轻轻动了动身体,那发子弹在接触到枪王的身体时竟然没有洞穿,非但如此,子弹像是生出眼睛一般,瞬息间改变了方向。
  “不好!”乞丐见那发子弹又折回来射向自己,急忙一个纵跃,子弹穿过混凝土,在乞丐身后不远处的洞穿了一名黑衣特工,如果这子弹再慢一些,或许这名特工便成功了,因为他的枪已经对准了劳伦。
  “枪神,好久不见!”枪王站在高处,淡淡一笑。
   枪神挥了挥手手中的匕首,随即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枪王先生,只要你杀掉这三个人,我会支付你十倍的钱!”顶楼上那个人从监控上看到这一幕,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也颤抖,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枪神居然不使用枪,而是一把匕首,那把匕首很缓慢,但谁也不能忽视它的威力。
  “州长大人,说话算话!”枪王狂妄一笑,笑声像是一个暗号。
  笑声未止,乞丐的枪口突然对准了枪神,其速度快如闪电,手指扣动扳机,随即传出一声枪鸣声……
  枪神距离乞丐很近,他没来得及看清这一切就摔倒了,这无疑是一个突发事件。
  “准备好你的钱!”枪王对着监控淡淡说道。
  “该死的乞丐,你竟然杀了老大!”尽管劳伦十分愤怒,不过他却没有顾及枪神,而是迅速的在地上滚动起来,因为此刻乞丐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一连串的枪声过后,劳伦坠下楼梯,躺在远处的地上,一动不动。
  “干得漂亮!”枪王朝乞丐点了点头,乞丐只是耸了耸肩膀,站到了他的身后。
  “这个人是我安排在枪神身边的底牌,从此以后,这世上只有枪王,不再再有枪神,布莱特州长,你把说好的钱留下,你可以走了,我会打扫这里的一切!”枪王对着摄像头说道。
  一分钟后,布莱特州长拿着一把手枪仓皇的跑下楼梯。
  砰砰砰”三声枪响之后,枪王、乞丐和布莱特州长同时摔倒在地上,布莱特州长嘴角上流出了殷虹的血,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但是他却惊异的看见枪王和乞丐踉跄的站了起来,不仅如此,就连劳伦此时也走到他的跟前。
  “你的枪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准!”枪王的眼神望着一个角落,劳伦努力地去看,可是他却没有看见。
  “州长,多显赫的身份,谁会你到你是踏着别人的鲜血走上这个位置的?”枪神向前走了两步,蹲下身来,从布莱特手中拿过那他的那把特制手枪。
  “你的这些特制子弹,恐怕我们谁也躲避不了。”枪神取出枪里仅剩的一枚子弹,丢给了枪王,枪王看了也皱了皱眉。
  布莱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不停地颤抖。
  “如果不是我及时打伤这几个人的腿,或许他们早去见上帝了。”
  布莱特听完,终于知道了一切,在愤懑中死去。
  “我们还没有决斗!”枪神拿着一把枪,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
  “很多年前我们已经决斗过了,只有你才是真正的枪神,我的哥哥。”枪王一瘸一拐地走到枪神跟前,两人拥抱在一起,这世上或许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亲兄弟,这是他们的秘密,说出这个秘密,也意味着他们的杀手生涯已经结束。。
  乞丐走到劳伦身前,轻轻打出一拳。
  “这一次我们终于解脱了,或许我再也不用伪装成乞丐了。”
  劳伦长长呼出一口气息,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为了这次计划他们每个人都付出了太多。
  一阵凉风袭来,四个人的目光透过破碎的玻璃飘向远方。
  远方,太阳依旧高悬,远方的更远处,有个自由的地方正在朝着他们招手,那种感觉或许很久都没有过了,可现在,那种感觉又来了……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如果转载请务必注明

很多人认为匕首枪是一种无用的武器,仅仅是一种工艺品。萨沙一度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么,我军为什么装备多款匕首枪呢?听萨沙说一说吧。

图片 1

匕首枪的鼻祖是苏联人!

80年代的阿富汗,两名圣战者正缓缓的在村子外巡逻。突然,几米外的草丛中扑出一个人,用匕首架在其中一个圣战者的脖子上。另一个圣战者高喊:俄国人!俄国人!向后猛退几步。

在发现这个俄国侦察兵只是单身,仅有一把匕首时,那个圣战者不顾战友死活,举起AK47就要朝两人射击。就在这时,俄国侦察兵将手中的匕首倒转过来。呯的一声,一发子弹击中几米外的圣战者,将他当场打死。随后,俄国侦察兵用匕首继续架着另一人,将他拖回了营地,成功的捉住一个活口。

这个俄国侦察兵使用的,就是匕首枪。

图片 2

匕首枪本来是俄国特工的一种特种武器。它的外形是匕首,但可以发射子弹,一般射程不超过10米,最好在5米内使用。匕首枪同时具有匕首和手枪的功能!

匕首枪曾经广泛装备俄国侦察兵、特种部队等等,直到今天也在使用!

在80年代,我们制造了82-2式5.6毫米匕首枪,这是第一款实用化的国产匕首枪。

82-2式5.6毫米匕首枪性能太差,尤其威力过弱。它使用5.6毫米运动手枪子弹,只能在5米内射击,稍远一点连厚棉袄都难以打穿。

图片 3

1992年我国又设计了QSB91匕首枪。

它发射64式7.62毫米手枪弹,威力大了很多。这种子弹,在10米的距离上能击穿120毫米厚的红松木板。有效射程10米内发射,QSB91匕首枪可以有效击中敌人,造成致命伤。

图片 4

QSB91匕首枪可以容纳4发子弹,有一个类似于手枪的扳机,扣动扳机就可以击发。该枪可以连续射击4发,射击完毕以后需要全部手动退出子弹壳,然后才能装填。装填较为复杂,需要卸下枪机,将枪弹插入4根枪管内,然后旋紧枪机,再扣动扳机。

速度如此之慢,一旦射完4枪恐怕就没有装弹的机会了。不过这个问题并算不了什么。QSB91匕首枪属于特种武器,正常来说根本不可能打完4发子弹,更不可能有再次装填的机会。如果射击者需要在实战中反复装填,那就是遇到了众多敌人,就算有把冲锋枪也不见得罩的住。

图片 5

匕首枪最大问题是,射击不太好瞄准。虽然有一个概略瞄准器,因四根枪管太短,打中打不中半靠运气。一般来说,子弹出膛肯定会有偏差,在10米偏差在10厘米左右。这个距离勉强可以接受,仍会存在较大的脱靶概率。

QSB91匕首枪射击应该越近越好,尽量在5米之内,那么这些偏差也就没什么关系。

图片 6

除了手枪功能以外,QSB91匕首枪还是一把不错的匕首,准确说是多功能匕首。匕首很锋利,可以杀敌,也可以作为工具使用!

QSB91匕首枪具备较强的实战能力,而目前我军最先进的匕首枪是QSB11式5.8毫米匕首枪。

后者和前者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弹药口径不同,以适应我军手枪子弹小口径化。在今天,匕首枪有什么用处?

很多军迷说:现在军人谁还用匕首杀敌?人手一支长枪,至少也有一支短枪,匕首是当做瑞士军刀用的。

这话倒也没错!

图片 7

匕首枪早期主要两个作用。

第一是对付手持冷兵器的敌人,包括恐怖分子。匕首的外形让敌人丧失警惕性,然后突然开枪将其击倒。

第二是用于军队侦察兵抓舌头。身手不凡的侦察兵用匕首对付单个敌人,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必要的时候,侦察兵也可以用匕首枪射击(遇到激烈反抗等情况)。

图片 8

现在看来,前者越来越不可能出现。因自从昆明恐怖袭击以后,我国警察配枪率越来越高,新疆军警更是大量普及火力更强的92式手枪。除非恐怖分子持冷兵器劫持人质,需要匕首枪给以迷惑后突袭,理论上才能用到匕首枪。

不过,人质如果被劫持,以匕首枪射击精度如此之差,恐怕也不能胜任,很容易误伤人质。除非歹徒主动释放人质,那就更没有必要使用匕首枪了。

著名的广州女警3秒4枪击毙劫匪事件,女警并没有配备匕首枪,而是将64式手枪藏在身后腰间。毕竟手枪射击精度,怎么也比匕首枪要高。

再说后者,在无声武器微声武器遍地的今天,抓舌头也没有必要用什么匕首,更没必要用匕首枪了。毕竟敌人一旦发现被枪指着,恐怕都不敢抵抗。即便敌人抵抗,一枪击毙就是了,反正是微声武器,没必要拿着匕首装兰博。

现在看来,匕首枪倒是用于特工特种作战的武器,比如用于刺杀。有些场合恐怕不会允许携带枪械,匕首之内说不定会漏过去。恐怕也就只能这样了!

在中国,匕首枪想过众多安检也是不可能的。

最后放一个笑话:

观音:悟空,你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悟空:刚到乌鲁木齐,棒子就被安检的收掉了。

观音:还有这种事,我去找他们说说。

观音来到乌鲁木齐安检:小姐,你干什么?

观音:进去找人。

安检:手里的瓶子里面是什么?把树枝子拿出来,瓶子里的水喝一口。

观音:.......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俄联邦武警用大刀继续架着另壹人,那名托钵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