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想同学是如何,一边对自家旁边的胡齐涛说着

  六月的风雨总是让人预料不及,早上还是阳光明媚,到中午,窗外的艳阳就不知道被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乌云给挤到什么地方去了。

班 主 任
作者.梅花君子/编辑.琴心

  教室里边,上化学的王老师正坐在讲台上和我们聊着天,我和胡齐涛在下边却是在写着给同学的留言册,头也不抬一下。

这些年,我和那些所谓同学总见不着面,一来二去显得相当生
疏,光阴荏苒我的脑子里已经没有同学这个概念。没事的时候就反复
的想同学是什么?以前在一起摸爬滚打,你来我往,如今天各一方,
变成了天上的云彩,梦中的微笑,虚无缥缈,没有交流,没有感觉,
没有激情,没有共同语言。没事的时候,坐在办公室不断端详班级的
全体合影,把学校的那些沉淀的往事,重新折腾出来,在温暖的阳光
下翻晒,看看长没长锈,闻闻变没变味。有时候,我在反反复复的问
自己,虽然只年初二,难道在这些同学中,就没有给你留下印象深刻
的同学,在这些同学中就没有可以值得珍藏的地方,值得珍存的太多
了,数不清楚,说不明白。在寂寞的时候,手捧着一杯香茶,总喜欢
看那张班级合影。班级合影夹在那本没头没尾的毛选里,时间太久遭
受了老鼠的袭击,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那面孔依旧熟悉,往事历
历在目,就好像昨天一样。如今很多的同学,平平常常在非常贫瘠的
庄稼地里,头顶烈日,肩落霜花,起早贪晚的生活。为数不多的有了
出息,当了警官、做了医生、去了都市。那天,我和非常器重我的班
主任见面,已经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看着我摇摇头,无比失望的说
“我教了这些年的学生,就是你们这班学生,最平常最让我不省心、
最让我牵挂、最没出息。”是的,真是这种情况,将近十年的寒窗,
没早就英才却都是泛泛的平庸之辈。班主任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
感叹。仔细想想,班主任对我非常看重的,抱以巨大的希望,然后却
平平如此,年年都不敢去和恩师见面,在学哥学姐面前,觉得头抬不
起来。每年只好把最温馨的祝福,雪藏在内心深处,默默祝福班主任
好人平安。她没有怪罪我的意思,像我的母亲一样,用非常温和的目
光看着我,嘴角上挂着笑。我看着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脸,眼睛有
些湿润,鼻子有些酸。“过几天,飞飞放假了,你要给我组织一个饭
局,在我家开个饭局。不用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出钱,我工资花不了,
我做东咱们聚到一起,好好热闹热闹。唉——你们这个班,男同学总
共十五个,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倒是折耗了好几个。高文武在高岭土矿
干活,砸得脑浆迸裂,当场就没了;石大军在北京砖厂,掉进绞龙里
没看见全尸;何云体格多好,可惜命短,结婚还不到五年,就得肝硬
化死在朝阳;张冶平是你们的体育委员,可惜在部队弄一个肢体不
全,成天的坐在轮椅上,大小便都得有人管,生不如死。你还行,声
音洪亮,好像牦牛一样强健,没有多大变化。”班主任真的老了。

  “涛,今晚上我把我校服给你啊,那个要是有什么想对你大哥说的话,就全写在这校服上,至于多少嘛,你自己看着办。”

我的这些同学中,最让班主任自豪的就是飞飞了。飞飞复员后在驻地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据说目前已是公安局长了,班主任总喜欢叫名字后面的那个字,如涛涛、琴琴、君君、玲玲。说句实在话,我最不喜欢飞飞这个人,在初一的时候我们就在一个桌,那小子心眼子太多,上课没事画小人,看着谁画谁,并且都是侮辱性的东西,看着把班主任画成大肚子,还写上几个字“老师,你的孩子几个月了。”,他可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流氓。最不能容忍的是,这个家伙眼睛特好使,发现了我和莲连不为人知的秘密,恐怕别人不知道,在校园里四处广播,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真的一样,深深的伤害了莲连。如今闭上眼睛,莲莲那鼻子、那眼睛就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脸白净、细皮嫩肉,眼睛总是笑眯眯的,看我一样,总让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被称为班级里面的一朵花。那当时,我是语文课代表,莲连是数学课代表,都是老师的左膀右臂,老师忙不过来,就叫我和莲连去判作业、印考试卷子、一起出板报,有时候我还代替班主任讲课。莲莲的父亲在呼市是部队的参谋,家庭富足,发育良好,她常穿粉红色的紧身衣服,凹凸起伏,让我浮想联翩。出板报的时候,我负责板书,花边、人物肖像全都包给他莲连。我们配合默契,红红绿绿,美观大
方,尤其她画的雷锋,栩栩如生,总校王校长看了都竖起大拇指。有
次中午我和莲连一起到谷子地抓蝈蝈,不料却被飞飞暗暗盯上,我们
还没回教室,关于我和莲莲的绯闻就传播开来,添枝加叶,就好像真
的一样,还不到一个星期,整出一个半碗红茶水的羞死人的虚假的故
事,说莲莲的姑姑骂骂咧咧到我家,说我在谷子地把莲莲祸害了,血
水足有半碗,让我妈宰大公鸡、送鸡蛋给莲连补身子。起初我没在
意,看着莲莲只是很羞涩的笑,有意识的拉开距离。没想到,这个桃
色猜想,经过女生的丰富,越来越邪乎,礼拜天我父亲套着驴车拉着
莲连到医院流产,这些传言让莲莲不敢见人,满脸含泪的对我说“我
清楚咱们是清白的,什么都没做,但是飞飞太可恶,你要把飞飞的嘴
巴子打歪歪了,看他还敢造谣吧。”你飞飞也太缺德了,不给你点颜
色,还不知道我的厉害。星期六下午放学,在学校后面的松树林子
里,我挥舞铁拳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为了寒颤他,在他脸挠出四五道
血印子。我们的决斗很快就被校长知道,在周一上早操的时候,校长
在高音喇叭上对我进行批评,说我是流氓、阿飞。班主任护犊子,变
着法的替我辩护,校长的教鞭没落在我的身上…….

  我一边写,一边对我旁边的胡齐涛说着。

飞飞在电话里显得格外的热情,校园里那些是是非非早就烟消云散了,我提议应该把所有的同学都叫上,掰着指头能联系上的还真没几个,几乎都在外地打工,女同学更是不知去向。大海捞针经过半个月的折腾,才找到十二名同学。我想起了莲莲,没她不行,那可是班
花,班主任眼里的红人。我到他姑姑家要了号码,费尽周折才联系
上。她是呼市一个医院的业务院长,听到我这么称呼她,显得非常兴
奋,在电话里足足说了四十多分钟。

  “行啊,我也把我校服给你,你也必须得给我写啊。”

“你必须来,班主任请客。”

  “行,你晚上把校服给我吧,我晚上给你写。”

“不行!”

  “嗯。”

“为啥?”

  ……

“我要到外面进修。”

  早上五节课,老师都是不约而同的什么课本内容都没说,不是和我们聊天就是让我们自习,而我和胡齐涛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一直在写留言册,一份接着一份,根本停不下来。

“班主任,就盼着你过来。这个宴会,没我行,缺你不行。我告诉你,班主任已经老了,咱们见一次面很珍贵。我告诉你说,班主任要是哪天不在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叮……”

“老同学,不行,真的不行。班主任要是缺钱,我给他钱。”

  早上最后的一节课结束了,同学们刚收拾好书包,正准备回家,班主任却走进了教室,然后径直走到讲台上。

“莲连,你赶紧给我打住。班主任,现在什么都不缺,在一起聚聚,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她跟我说,现在她犯愁钱没法花,最怕的是孤独寂寞。前几年把老伴折耗了,两个儿子都在国外搞工程,回来一次比登天还难。”

  “大家先静一静,我说一个事啊。今天下午大家都穿我们班自己定的那个班服,然后两点钟在咱们班里集合,然后一起去文化广场拍毕业照,都清楚了吗?”

莲连最终决定还是不来,因为前程比师生的感情更重要,校园里那个清纯、无暇的莲连早就不见了。

  “清楚了!”大家都回答道。

飞飞原定要在七月十日回来,没想到这个也被一个重大的刑事案子给缠住了,剩下的那几个听说飞飞和莲莲缺席,都找一个由头推辞了。

  “嗯,清楚了就行,那好,下课了,去吃饭吧。”

班主任说我们这个班的学生,最平常最让班主任伤心。

  说完,老王就走出了教室。

那天,我捧着鲜花,按照班主任的约定,我一个染前去参加班主任的饭局。她摆了一大桌子,啤酒、白酒、红酒一应俱全,却只有我一个人,显得很冷淡。

  “喂,涛,下午就拍毕业照了,咱们寝室又停水,连洗脸的水都没有,这怎么办啊?”

“老师,他们都忙。”

  我想着今天下午有可能要就这么去拍毕业照,顿时一脸的古怪,对着旁边的胡齐涛问道。

“忙,真的那么忙。忙的连老师都忘了。”

  “额,这我怎么知道,先回去看看来没来水再说吧,实在不行就去宿管阿姨那看看。”

“老师,我给你倒酒。老师你知道吗,这是你最愿意喝的红酒,莲莲从呼市给你带过来的。老师,这是飞飞给你带来的礼品。”

  “行……”

“他们没时间,有你陪着我,我特别高兴。今天,我们喝酒,咱们喝莲莲带来的红酒。”

  ……

班主任还象以前那样,给我故事诙谐幽默,让我捧腹大笑。

  下午,天空已经完全被厚厚的黑色云层布满,路边的柳絮也在风中不停的随风摇摆,仿佛下一刻,暴雨就会像那高考一样,突然来临。

“老师,过年的时候,我把所有的同学都叫来,咱们好好闹闹。”

  文化广场上,等待着拍毕业照的班级都随便的站着,那些带了手机的人都拿着手机不停的和老师、同学合影,我们班的同学也是如此,“咔咔咔”的和老师拍个不停。

班主任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我。

  看着他们不停的合影,我却是显得有些心烦。因为我的手机像素实在不行,就算拍了也不见得能够看得清楚,所以中午的时候我就没带。

“挺老实的一个人,咋还跟老师撒谎。”

  于是,我就一个人坐到一边,看着他们不停的拍照合影,有过来找我合影的,我也认认真真笑着和他们摆着剪刀手,笑着和他们一起喊茄子。

“没…….”

  可是,笑着笑着我忽然就好感觉鼻子有些酸,看着那个笑着不停的和他们合影的女孩子,右手不由自主的捏了捏兜里边的信,突然就觉得心里有些空,仿佛有着什么正从我身体里一点一点的离开,而我却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他一点点远去,毫无办法。

“我没教好人,整出一个谎话篓子。”

  “嘿!章,干嘛呢,不和他们拍照,一个人站在这边发呆!”

“老师,我要跟你碰三杯。”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一个寝室的王超走到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问道。

“飞飞、莲连这些小兔崽子,白疼他们了。以为我缺钱,莲连给我五千,飞飞给我五千。我骂了他们,我是那种人嘛,不是真的不是。我想把你们叫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没有别的意思。”

  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然后又将视线转了过来,看着那个开心得仿佛像孩子一样的她。

“是,老师我清楚。”

  王超见此,也不生气,反而靠在了我旁边的栏杆上,和我一起看着她,看着他们。

“你也是,就一个人来,咋不把你媳妇、孩子带过来。我不怕吃不怕喝,清楚吗。”

  过了半晌,我又转过头瞥了一眼王超,问道。

“老师——”

  “超,你打算和她表白吗?”

“我很知足,工资不少,生活不愁,我的这些子女,好也罢赖也罢,没出一个傻子呆子,没出一个混混。我反复给他们做工作,在外面不要花心,不要贪财,你在做天在看,好有好报坏有坏报,这是真
理。”

  王超愣了一下,接着开口说着:“表啊,为什么不表,说不定这次就成功了呢!”

班主任说着,笑了,感觉她就是一个最美的阳光老人。
老师,对不起,那天我会把班级所有的学生叫在一起,围坐在你身边,还像在学校那样,听你给我们讲故事。我们要一个一个给老师倒酒,一定要让你高兴。

  说完,就对着我傻笑了起来,我看他那个二逼的样子,有些惆怅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跟着他笑了起来。

2011-01-09 内蒙古赤峰宁城

  是啊,万一就成功了呢……

 

  ……

文学风家园欢迎你

  我们这届高三一共二十三个班,我们班恰好是倒数第五个,虽然一个班拍个毕业照也用不了几分钟,不过由于班级比较多的原因,到我们班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三点了,天空中的乌云早已经低得不能再低,甚至于还飘了几滴雨。

  “第一排右边的同学往里站一点儿,同学们都站好啊,别着急,一会儿就行。”

  拍照的老师站在我们前面,不断的调着焦距和视野,发布着命令,嘴里边叫着我们别着急,可真正着急的,却是他。

  我站在第三排中间,站在我前边的,就是她,那个傻得有些天真的女孩子。

  “大家注意啊,我数到三就拍。”

  拍照的老师指挥着,我也反应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镜头。

  “一,二……”

  老师数到“二”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眼睛有些痒,然后就眨了一下,可是,接着的却是“咔”的一声,那个“三”,成功的被老师丢弃了……

  而我则开始有些忐忑起来,因为我不知道我眨眼的那一瞬间会不会被拍下来,然后把这一瞬间定格成为我美好青春的最后一个画面!

  或者没事,也或许,这一瞬间的眨眼也会成为我青春里的一个遗憾。

  ——也没关系,反正,我的遗憾太多,想来也不缺这一个了……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的想同学是如何,一边对自家旁边的胡齐涛说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