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麻子就给单身汉说,蝉父未有钱怎么治啊

  很早很早以前,某地有个叫蝉父的人,家里很穷,没有田地,只有一间破旧的茅草房,门槛一出来踩着的就是别人的地方。三十多岁就死了妻子,身边只有刚满五岁的儿子,叫蝉,又叫知了,父子两相依为命。蝉父靠给地主做长工养活自己和儿子,日子很苦啊。你想啊,打麻雀都没有土块的人,日子能好吗?
  蝉父给地主干活很辛苦,一年到头除了下大雨,落大雪还可以休息一两天,其余时间都要干活。工钱少,累活多,一年到头没有几个余钱。地主啊很刁钻刻薄,总是有干不完的活,这还不算什么,地主打人的手毒心也毒。长工做事只要他不满意,轻则大骂三天三夜,重则不给吃喝,还要遭一顿毒打。凡是他家的东西谁都不能碰,就是一根稻草烂在地里,长工也不能拿回自己的家里。
  地主叫万麻子,家有良田千亩,肥地万亩。走到哪里都是他家的田地山场。蝉父身体好,日子还勉强能过。大概是生活太差吧,蝉父身体慢慢变坏了,经常生病。有病就得治,不治就会更差。蝉父没有钱怎么治啊?最后病倒在家爬不起来。他时而发烧时而怕冷,最后嗓子哑了,说不出话了。家里要吃要喝都得靠刚满八岁的儿子去做,挖野菜、捡田螺、翻泥鳅,捉小鱼啊。蝉年纪太小,很多事不知道怎么做,蝉父又说不了活。
  转眼到了农历五月,水稻开始“怀胎”了(当地叫打苞,就是没有见谷穗之前)。蝉找来草药郎中为蝉父治病,吃了几天药还是不见好转。郎中对蝉说:“要治好你爹的病,需要一样药做引子。现在遍地都是,就是搞不到”。蝉听了,很着急,心想:到处都是,怎么就搞不到呢?急切地问道:“大叔,你说吧,什么药?到处都是怎么就搞不到呢”?郎中说:“这样药就是秧苞(水稻未抽穗之前的苞),这里只有万麻子家有,谁敢碰啊?”郎中配好几付药走了。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到深夜的时候,蝉就去田边拔几根秧苞回来,给蝉父煎了喝,才一两天时间,蝉父的病就有点起色了,蝉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爹的病。地主万麻子经常到田边地角查看,发现有人偷了秧苞,心里很气。夜里叫家丁蹲守,吩咐说:“发现有人偷秧苞,先一阵乱棒打死再说”。半夜时候,蝉出来偷秧苞,被这帮狗腿子当场抓住,当场一顿毒打,眼看已经断气了,狗腿子才停下拳脚棍棒。蝉不知昏死了多长时间才慢慢醒过来,咬牙爬啊爬啊,好不容易爬回家。蝉父只能抱着蝉痛哭,没有其他办法,天亮以后蝉就死了。
  蝉父非常伤心,只能流泪,哭不出声音,自己也没有打算继续活下去。蝉父将蝉埋在茅屋旁边,之后,他找来一根绳子,准备吊死在蝉的坟墓旁边的大树上,突然,他看见树的枝叶上挂着好多虫子。蝉父拿在手里一看,原来是虫子蜕下的壳。他还听到很多虫子在歇斯底里地叫着“为爷(爷:我们叫ya,就是父亲、爹)死,为爷死”。蝉父找到一只正在叫的虫子看,就是这种虫子蜕下的壳,他想:这一定是蝉死后化作了虫子,为了继续治好自己的病才这样。蝉父暂时放弃了死的念头,摘下几颗虫子壳,加在药里箭浓喝下去,真的奇迹出现了,蝉父嗓子好了,能说话了。
  后来,中草医生把这种虫子壳叫蝉蜕,能开腔发音,主治声音沙哑。我们把这种虫子不叫蝉,也不叫知了,我们就叫他“为爷死”或者叫“爷死虫”,原因就是要记住蝉为父亲治病的这份孝心。

医生,医生,我买后悔药吃,有没有,有没有? 小药店的年轻女营业员瞅了瞅这个穿着破烂的男子,她想着这应该是一个神经有问题的男子。为了不和他发生正面冲突,她就假装去拿后悔药。其实她拿的是板蓝根,这玩意总不至于吃死人。小药店的营业员是聪明的,她已经很多次这样做过了。其实在这个镇上,识字的人不多,老一辈的基本都不识字,识字的只能是年轻一辈。年轻一辈却都是有些文化的,不愿就这么来药店买点药对付身体上的疾病,所以年轻的一般都去小医院。大医院是肯定没钱去的。有钱的早就不呆在镇上了。 恩,这就是了,后悔药,两包两块。年轻的药店女营业员对那个男子说。 男子赶忙掏了两块钱给营业员,他发票都忘拿就急急忙忙带了药回家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衣着破烂,年纪五十岁左右,头发也是蓬乱的。当他回到家,我们才看清他家是什么样的,我们不用想都能猜得出来,他的家如他的衣着一样破烂。 先是一道大门,这道大门被男子这么急忙一推咯吱咯吱就响。而大门后呢则是个大院,大院里有只老母鸡,老母鸡屁股还流着血,虽然它多年已不下蛋,可它还是被主人就这么养着。然后再是一道小门,进了小门我们能看到一个大炕。炕上放着男子睡觉时的破烂铺盖,桌子上的黑白照片证明着男子就是这个家的主人。 男子刚回到家就去了厨房舀了一瓢凉水就着后悔药一口就咕嘟光了。他其实是一个光棍,村里有名的光棍。往上推三代他家可是地主,但好景不长,共产党执了政,他爹就被枪毙,她娘因为肚里还怀着他才幸免于难。其实到他爹手里时,他家已没有多少地。但是地主的帽子被他爹雇的长工硬是给扣上了,这就没办法。当时他娘为了救他爹还让长工给睡了,但长工贪图的只是他娘的美色,其实并没有帮着解救他爹,于是自他生下来,他就没了爹。没爹的日子有娘,只有娘的日子自然要被村里人欺负。所以他从小就懦弱,更没有什么其他本事。 文革时,他被一群小流氓踢坏了罡丸,也就是不能生育。但偶尔那个黑屌还是能勃起的,一旦勃起他一定要撸一管才满意。看见院子里的鸡没?那是他早上起来晨勃时干的好事。 他为什么要买后悔药呢?这个和日鸡没关系,但却和“日鸡”有关系。 故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讲起,他在偷村里栓娃家的羊时不小心偷听了这么一句话,当时应该是栓娃媳妇对栓娃说:你个狗日的是不是又跑去陈寡妇家偷腥了。栓娃哪能就这么被栽赃,栓娃对媳妇说:人陈寡妇卖身要钱里,你给我连个鸡毛都不拔一根,我还能偷腥。听到这里,他心里一喜就从正在爬的墙上摔了下来。腿是没摔断,但也休息了好几天。在休息的这几天里,他没一点进账。他后悔自己不好好偷羊却偷听那么一句话,他在心里骂着栓娃不是个东西,害他摔下来。但可喜的是,他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卖淫女现在就生存在自己的村里。这可是一个绝对的好消息,他以前在别人家偷看电视遇到这样的新闻,他总是后悔没有生在一个洗头房的旁边。而当他每次看到卖淫女的的大胸时,他都在心里操过卖淫那女的上千次,上万次。 腿好了以后,他开始筹划着上陈寡妇家去过一夜,可去陈寡妇家要给钱。他已经吃了发霉的馒头吃了好几天,哪还来的钱去操屄。只有那样了,他想起他娘死的时候给他留下的遗言:咱家后院埋了一个宝贝,你以后要是快死的时候就用它换钱让村里人给你办个丧事吧!可怜他娘死的时候就用草帘子一卷随手就埋掉了。想到这个,他马上跑到后院挖了起来,幸好后院不很大,他挖地三尺终于找到那么一个宝贝。是个瓷花瓶,他也不懂。但是有人懂啊,村里刘麻子是这一行的行家,而且刘麻子倒卖文物也是出了名的,这个就卖给刘麻子得了。 找上了刘麻子家,刘麻子正在手里把玩着两颗球。他见了刘麻子手上的那两颗球,觉得很不爽。因为这使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罡丸,可惜已经瞎了。喂,刘麻子,给我看看这个瓶,怎么个价钱?他说。刘麻子放下那两颗球后仔细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先是一惊,随后马上淡定起来说:说说吧,老弟家里的这个东西怎么得来的?不会是你盗墓去搞到的吧?他摆摆手说:怎么可能,我可是个安分的人,这是我家后院挖出来的,你也懂得,我爹是地主,看样子它至少有五十年了,你给咱看看。不好说啊,刘麻子故弄玄虚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然后转过身。怎么不好说?他急切地问。兄弟,你想要什么价吧?刘麻子紧逼的反问起来。 他脑袋里装的全是浆糊,他懂什么。于是便想起什么似的悄悄的说:你知道去陈寡妇家过一晚多少钱吗?刘麻子笑了,原来是这个理。刘麻子当然不能就这么直说,虽然他去过不知有多少次,但他总带套,这是一个习惯。 啊,这个听说啊…… 听谁说的?他打断了刘麻子的话问。 恩,那个栓娃嘛,还有谁啊。大概一晚是人民币80块。 哦,80块啊,那你给咱看看这个瓶能不能值80块,听我妈说这能给我做个丧事里。你给的少了,我可不给你。 兄弟啊,你把老哥想到那里去了,我还能坑你,我可是你哥。说个实话吧,当时你埋***总共花了多钱? 一个大草帘子50块。墓是我自己挖的。所以总共下来就花了50块现洋。 那就是了,***的意思就是这,到时村民也这样埋你。你自己说这能卖多少钱。咱可是你哥,不骗你,你自己说。 啊,是这个意思,其实也就一个破瓶瓶,看来我妈骗我里。我还以为能做一个跟我爷一样的丧事里。 就是这个理,***死的时候她咋不想着用这个瓶给她做个丧事,所以说这个不值钱。算了,是这,哥给你二百,你拿着能在陈寡妇家过两晚,还能吃两顿好的。 哥,再多给点吧,给二百五,我去她那过三晚,再去吃个羊肉泡,咋样?哥你就看在咱兄弟一场的分上,帮帮我。 行,哥这就给你取钱。说着刘麻子从口袋一掏,正好是二百五十块钱零三毛,刘麻子顿了顿,就全给了他。 他拿到了钱赶紧就回家等天黑。天很快就黑了,他也忘记了吃饭,但是一想到能摸到陈寡妇了,他也就春光焕发。等到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他噔噔噔的像个老鼠一样从家里面贼头贼脑的跑到了陈寡妇家。陈寡妇家的儿子正在上初中,住校,所以没在家。 他虽然说以前偷看过陈寡妇洗澡,但是真到了陈寡妇家,他怂了。他从来没有摸过真人。他一会站在陈寡妇家门口想敲门,一会又退到很远的麦秸落旁蹲着。而且当时只是听说陈寡妇卖身,这个传闻是不是真的他倒是很难分辨。不过刘麻子也是从栓娃那听说的,所以刘麻子的话不足为信。况且刘麻子在村里一直是个能编的人,他的话就更不能信了。就是可惜了他的瓶了,他又后悔自己当时不应该把瓶拿给刘麻子,但他想陈寡妇想的太心急,所以就色迷心窍。不过现在已经不能后悔了,钱拿到手里就是要干陈寡妇的! 思前想后,他最后还是没但去敲开门,在半夜两点他冷的不行才回了家。回到家睡起来才又发觉自己后悔了。今晚必须把陈寡妇干了,他下定这样的决心。真的到了这一晚,他果断地什么也不想就去敲了陈寡妇的门! 陈寡妇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村里的光棍。陈寡妇对光棍不屑一顾,随手找了笤帚就把光棍一族的他打出很远。临了到了陈寡妇要关家门时,他才想到自己有钱,于是他就冲着陈寡妇喊,我有钱,我想干你。陈寡妇半信半疑的开了门,让他进来。他很高兴的就进来了。进了门,陈寡妇说:一晚80,让我先看看你的钱再说。光棍拿出了他的钱,陈寡妇马上笑脸相迎。 说办事马上就办。陈寡妇插好了所有的门,唯独她自己的门大开。光棍性功能有时还可以,有时就不举。陈寡妇给他套弄了半天也不见他硬,于是陈寡妇用嘴套弄起来。用嘴倒是很好的刺激了光棍,但光棍刚硬了就射了。这一晚也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他两才睡,但光棍始终没能进去过,更谈不上让陈寡妇和自己欲仙欲死了。 80块就这样没了。光棍又开始后悔了,不行,还可以再来两晚,就不信这两晚办不成陈寡妇。他就这样再来了两晚,可惜第二晚快进去了他就射了。终于在第三晚达成所愿,又可惜的是,陈寡妇有性病!正因为他第三晚上进去了,所以陈寡妇才对他说自己有性病。光棍当时一听这话一个巴掌扇过去。就马上回了家,他开始后悔当时给刘麻子多要了一晚的钱。但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他刚才已经尽兴射在了陈寡妇的那里面。他后悔了,他就要死了,他看电视说,现在性病是没办法治的,就算能治,但他也没钱了。陈寡妇是个祸害,他得出了这样一条结论。 他想到了刘麻子,当时卖瓶时他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哥,就找他救自己。刘麻子一听光棍没带套就敢进,知道这货完了。刘麻子就给光棍说,这世上有后悔药,可以到镇上的小药店买。光棍这时情急只能相信刘麻子的话,于是就出现了我在开头叙述的一幕。 吃了后悔药以后,他安心的在他的炕上等着病好。但是可想而知,过了不知有多少天,他开始身上发痒。他明白,刘麻子的话信不得,他后悔了去买药还花了两块钱。 罪魁祸首都是栓娃。都是因为栓娃说了那么一句话自己才染病的。为了报复,他要和栓娃同归于尽。那天晚上他拿了屋里还剩有的柴油,偷偷潜进栓娃家,引着了栓娃住的那间屋子后再把柴油倒在自己身上引火自然。等到村民赶过来把栓娃家的火扑灭,大家才发现了在后院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光棍。 光棍死了,栓娃没死。栓娃那天回娘家去找媳妇了,因为自那天媳妇说栓娃偷腥后,他两就闹矛盾了,媳妇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后来栓娃以为媳妇过两天就回来了,但是媳妇没有,最后等不及,正好那天就回了娘家找媳妇。媳妇家远,当时就在媳妇家住了一天。当第二天回来时,房子没了,光棍也没了。村里都说光棍是突然疯了才乱烧里,烧到了谁家是谁家的不幸,但幸运的是,光棍烧的那家没人,这是老天保佑。 光棍死了,光棍疯了的事是刘麻子说的。刘麻子还列举了证据,那就是光棍有一天拿了个破瓶非说是个宝贝,还让自己给钱,最后他懒的理他就给了他三百五十块零三毛。光棍死之前还骗了他的钱,这绝对是个疯子! 大家信以为真。所以有的人才会说咱村的地主终于死绝了,地主都不是好东西,所以他娃也不会是啥好东西。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地主是应该被消灭光的!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麻子就给单身汉说,蝉父未有钱怎么治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