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们那边的惠安女为了在濒海作业 衣性格很顽

图片 1 我最后一次看向这片广阔的海,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向海面,也洒在我的身上,我感觉到浑身上下暖洋洋的。不远处,几只海鸥在海面上低空飞行着,远远望去,在水天交接的黄昏处,我看到了几艘小船进入了视线之中,那是渔民们捕鱼归来的船。
  阿正是这座岛上的一个普通渔民,这半个月以来,我便是在他家借住的。城市的喧嚣和琐事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索性,就请了半个月的长假,来到这偏远的海边放松一下苦闷的情绪。
  刚下车,徒步走了六七里的路,终于是看到了向往已久的大海。心头的琐碎杂念也瞬间被这片湛蓝的海水冲刷的一干二净,阳光照射到海面,波光粼粼,海浪虽然算不得汹涌,但却连绵不断,从未停息。我想,这十多天的休养,应该能让我变得快活一些。
  由于我的到来,阿正这几日都没有出海,岛上的居民友善好客,对我这个外地来的人更是款待有加,这也让我过得很是舒坦。岛上的生活清闲自在,空气也是格外的新鲜爽朗,所以每次吃过晚饭后,我总要独自一人去海边散散步,因为那时正值黄昏,夕阳西下,大海和晚霞交相辉映,景致宜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认识了阿芬。
  我到岛上来的五天时间,每天晚上散步时都能看到一个中年妇人,她坐在一把小木椅上,离海岸有一定的距离,一动不动,只是远远的看着,目光从未转移,她可能是在看海,也可能是看夕阳西下的景致。我很好奇,回去后,在和阿正闲聊时,我问到这个女人。
  “她叫阿芬。”阿正叹了口气,道:“十年前她丈夫出海,出了事故,被人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断了气,从那以后,她总会坐在门前的那张小木椅上张望着,怪可怜的。”“她家里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么?”我问。“没了,她和她丈夫是离家出走来到这里的,听说是因为他们家人不许这桩婚事,就跑来这座岛上,想过自己的日子,可谁想,唉!没过两年,就出了这趟子事儿。”“那可真是怪可怜的。扭来扭去还是没能在一起。”“可不是嘛,前些日子听她隔壁的王大妈说她得了重病,已经说不出话来,怕是没几天了。唉!这就是命啊!”我不语,心想,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那便祝愿死后在天堂再续吧,也不枉她这十几年的苦苦等待。
  第六天晚上,我又见到了她,心头涌上一阵莫名的酸楚,我走进了些,直到站在她的身旁。她看了看我,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我看着她的眼睛里有着点点光亮闪动,哦,那应是夕阳透过她眼里的光芒。她转过头,用手指了指,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是海,是夕阳,也是远方。
  我忍不住内心的感伤,低声劝她说:“阿姨,天色晚了,外边儿冷,要不我扶您进去吧。”她摇了摇头,眼睛依旧望着远处。
  “阿姨,您是在等您的丈夫么?”我终是忍不住的问到。
  她摇了摇头,吱吱呜呜了几句,却听不出来是什么。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身旁的土地,最后又指向了那一片大海。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看到屋里有一件深绿色的军用大衣,我便拿了出来,盖在了她的身上,她冲我笑了笑,随即又将视线转向那片海。
  “唉,他是回不来的了。”我心里想着,却不便说出来,我觉得在她的心里,那应该是一种期望,一个人倘若失望得久了,反倒更容易期望吧!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第十四天的时候,我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在第十五天的上午启程。
  我忽然意识到有好几天没有看到阿芬了,所以吃完了岛上的最后一顿晚饭,我就早早的跑了出去,想要最后一次再看看海边的景色,顺道再看望一下阿芬。
  海风吹在身上,伴随着落日的余晖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一路小跑,到了阿芬的住处时,我看到几个渔民正在用铲子挖着她门前的土地。
  我再走近看时,发现屋门里面竟然躺着一口棺材。
  “阿芬走了?”我问 。
  其中一个渔民停下手上的活,说道:“走了,前几天的事儿了。”
  我又道:“前些日子我看她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
  那人道:“唉,她本来就有重病,每晚还坐在门前张望,这不,大前儿个晚上毛病一犯,就坐死在这里了。”
  我看着眼前的大坑道:“你们准备把她埋在这儿?”
  那人道:“是啊,她丈夫也在这下面埋着,我们几个渔民昨个儿一琢磨,还是把她和她丈夫葬在一起的好。”
  “她丈夫就埋在下面?”我大吃一惊。
  那人道:“也不怪你吃惊,当初她丈夫的遗体运回来安葬的时候,我们都让她埋在后山上,毕竟那是这岛上世代人的坟地,但她就是不许,死活要埋在自家门前,拗不过她,就葬在了这儿了。”
  我不语,心头有些失落,默默地朝着那棺材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往回走的路上,我顺着阿芬的方向看着眼前的海,看着夕阳,看着远方,看着这片迷人的景致,我想到了阿芬当时对我做的手势。
  她不是在等待丈夫的归来,我这样想。她只是想要陪着自己的丈夫,每晚看看海边的夕阳景色,让他不觉得孤单。她只是希望自己能永远伴随着自己的丈夫,即便是阴阳相隔,也无怨无悔,因为她要守候这份属于她们两个人执着的爱。
  海鸥低鸣,海风涌动,海浪呼啸。
  我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我看到了一间木屋,一把座椅,一个女人……我想,爱情的赞颂,一定要是爱得死去活来,爱得生不如死的么?或许守候一生一世的爱,才是这世上需要的真情,是爱的赞歌。   

      我们这里是海丝起点泉州的一个边陲小城镇  算是个小半岛吧 三面环海

•惠女湾

图片 2

退潮之后在沙滩上留下的一潭水 石头的颜色和沙子很像 余晖撒满水面 真的是波光闪闪

图片 3

那天一早就去海边骑车 一大片云挡住了光 海面变成黑色 之后云飘去 水也从黑色变成了海蓝色

图片 4

海边坝上的一个小防风林 那是哪个好心人装上的探照灯

图片 5

海边有个大排档 用彩绘成各种颜色的轮胎围起来 我最喜欢蓝色 入境的 是本地的惠安女 黄斗笠 蓝裤子 紫粉色的花巾上衣和套袖  忘了说 我们这边的惠安女为了在海边作业 衣服都是露脐 裤子都是阔腿裤 这种服饰已经好几十年了 为了海水不容易打湿上衣 裤子被打湿后也能很快被风干 小城里安分守己的妇女们 没想到有一天抓住了潮流

图片 6

在大排档边上拍的 那时是下午了 颜色很淡很柔

图片 7

这是去年盛夏拍的 天上已有粉霞 渔民还在作业

图片 8

潮水刚刚退去 沙滩还是湿的 映着天的淡蓝色 那是一艘小渔民的小渔船而已 蓝色是海边人永不变的色调

图片 9

这是我用手机拍的最喜欢的一张图 那些在海滩上架起来的绳子 是渔民们在养牡蛎 那会这值夕阳西下  粉霞还未退去 天还是呈淡蓝色 色调真的很美

图片 10

这是海边的一个妈祖庙 飞檐的飘逸自然 真的很美 上面还有这种彩绘

图片 11

海边林场入口的天

图片 12

我的手指头意外入境 但是真的很喜欢 这是渔民在大坝上架的一个探照灯 我们这里没有小岛可以修灯塔 这灯 照亮的是渔民的回家路

图片 13

老树枯枝也很有感觉

图片 14

余晖下的一艘破旧的小船 潮水刚退 沙滩还是湿的 映着光


•小岞海

       我只来过这里一次 是邻镇的海

图片 15

先去了林场 朋友的小电驴载着我 照片自然糊了 不过有种幻境的感觉

图片 16

他们这里属于外海啦 有灯塔

图片 17

从山上爬下来 就为了看海水怎样翻涌

•风车岛

         风车岛也是小岞镇的

图片 18

在岛上所能看到的大景致

图片 19

天色渐暗

图片 20

突然觉得整个风车的形象都高大伟岸了起来

图片 21

落日与风车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编们那边的惠安女为了在濒海作业 衣性格很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