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员女将把关,  A君突然死亡

A君突然死了,装上灵车送往火葬场……
  这段路不过两三公里,且已铺了沥清。平时A君早锻炼,每天沿路跑一趟,轻松往返,路并不长;可今天去火葬场,却因关隘重重,深感路漫漫极为修远……
  灵车摇摇晃晃,去到娘子关前,一员女将把关,好生厉害!灵车刚到她面前,女将手执钢叉,大声喝问:“哪里去?”“火葬场。”押车员答后便要启动车辆。谁料女将跳将起来:“慢!要去火葬场,留下买路钱!”讨价还价,纠缠半天。A君渐渐看清了,恰是他的妻子在向他生前所在单位索取高额抚恤金。他本想说句“按国家规定办事”,怎奈喉咙里像塞了一团旧棉絮,吼不出声来。
  “站住!往哪里走?!……”又是一声断喝把A君吼醒。但见儿女关前,一员虎将带着几个喽罗喊杀连天,截住去路,隐约听到:“我们的条件答应了吗?”又是什么条件呢?
  “不给我们农转非,就休想过去,……不能转?对不起,那就不准葬!”事情址到A君头上,到底这小将是谁?他仔细打量,原来拦路的竟是他的几个孩子,他又气昏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上了弟兄关。“一千五百元能葬一个人吗?早二十年差不多,现在,嘿嘿……”他觉得这声音好耳熟哟,想到此人也太罗嗦,国家规定火化,还要买什么棺木?旧风俗!他想看这无理要求者究竟是哪个?谁料竟是他弟弟。他几次张口,仍然吐不出话来。
  前面又有争执声,他睁开双眼,已到亲戚关前。只见一人彬彬有礼上前挡车:“A是优秀共产党员,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积劳成疾……必须加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悼词还要加……”
  A君顿觉清醒了许多,认出说话者正是他的妹弟。他内兄还提出要将A在煤矿当井下工的儿子调到政府办当秘书,还有……。听了这些,A的肺一下气炸了,猛喝一声:“你们也太不像话了,短短一段路,设下重重关,还有完没完?”随声撑起身子:“我不死了!我不愿死了!!”
  在场者人人大惊失色,不知所措。
  “我不死了!我不死了!!”A君在灵车上又大吼起来。

“我不死了!”
  高致贤
  A君突然死亡,如期装上灵车,由组织上送往XX岭火化。这段两三公里的沥清路,平时行车不计时间,只当车子掉个头,今天为何走了很长时间?途中关隘重重!
  灵车先到娘子关前,把关女将手执钢叉喝问:“哪里去?”“火葬场。”押车员答后。女将跳将起来:“慢!要去火葬场,留下买路钱!”讨价还价,纠缠半天。A君看清了,那是他妻子在向他生前所在单位索取高额抚恤金。他本想说“按国家规定办事”,怎奈发不出音。
  “站住!往哪里走?” 儿女关前的一声断喝把A君吼醒。一干喽罗喊杀连天,截住去路: “不给我们农转非,休想过去,……”事情扯到A君头上,原来拦路的竟是他的孩子们,他又气昏了。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一千五百元能葬一个人吗?二十年前差不多,现在,嘿嘿……”他觉得这声音好耳熟哟,觉得此人太罗嗦,谁料一看,竟是他弟弟。他几次张口,仍然吐不出话来。
  又到亲戚关前。只见几人彬彬有礼挡车:“A是优秀共产党员,悼词还要加上……”
  A君顿觉清醒了许多,认出说话者正是他的妹弟。他内兄还提出要将A在煤矿当井下工的儿子调到政府办当公务员。听了这些,A的肺都快气炸了,猛喝一声:“你们还有完没完?”随声撑起身子:“我不死了!”在场者乃大惊!
  “我不死了!谁愿死谁死去!”A君在灵车上又大吼起来。
  导读:一些生前默默无闻的人,死后突然引起人们重视。重视的原因与表现形式诸多。对老人薄养厚葬者,多是以尸卖钱——借为老人办丧事敛取礼金;对在册人员之厚葬,则是借尸还魂——借死者之尸为亲友换取好处。许多生前困难无人过问者,死后若可从他们身上捞取油水,平地里会突然冒出许多“亲人”来,促其身价倍增。本文中A的遭遇也绝非个案!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员女将把关,  A君突然死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