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我们讲讲未央山的故事吗,而赤水河边的妆

赤水河是一条古老而又富有很多传奇色彩文化传统的文化河流,而赤水河边的妆银匠王先生是传统文化浪花中的一枝奇芭。让我们来听一听有关妆银匠的故事。
  俗话说妆银匠嫁女,过画(话),只是嘴上说说,因为妆银匠的手艺之就是为出嫁女行嫁(出嫁的家具)传统中有床、桌、梳案(梳妆台)、柜子、米桶、火脚盆、洗脚盆等,富有的家差不多治齐整付家担,嫁到男方也很有面子。而女方的父母在别人眼下有体面,但这些家具,有的是好多亲戚你办一件我制一套凑合在一起的……
  一、神奇的翻堂菩萨
  一般的妆银匠的手艺之一是会雕神塑像,能塑惟妙惟肖,知道神的一生经历和生辰八字,能讲很多神的动人故事。
  神就是古人做人很多值得纪念的事,后人为了纪念他们而塑造的英雄人物,或许是某一事件救过大家的命,后人为了感激和怀念而传说中的故事人物。
  翻堂菩萨就是河南邪教,传入赤水河流域的邪教。据说是一个小人,很厉害。从小跟一个河南道长学法,人间天上无所不能,但被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利用来做坏事。后来道长为了惩罚他,让他倒立在堂屋的香火上,手捉一条青蛇,嘴里含有道长的令牌,听候道长的调遣,为人间造福和为穷人治病,这民间故事流传了3000多年,但在赤水河边还流传翻堂菩萨的传说。
  二、妆银匠也能赶尸
  妆银匠也能赶尸,据说妆银匠赶尸,一般都是在晚上,在赤水河边,有钱人家的老人去世之后,后辈们为代代有好官或发财之类的,都必须给死去的老人去世的老人找一个好地,有好风水的地方下葬,但又不能让世人知道那个地方的具体地址,这个任务就由妆银匠的赶尸绝技来完成。白天尸体不能见阳光,否则就会变成吃人的僵尸,晚上又不能有活人打扰,否则会变成夜间的恶鬼,妆银匠就必须做法,与世人和山神,大魔鬼怪斗,故赶尸是一份非常可怕的传统手艺。
  三、妆银匠也会统山法
  妆银匠也会统山法,据说是统领的头,在山里可能迷路。也可能带来很大的灾难,也可能象民间建房有一个“斩墨师”、没有他,可能建的房就有问题。
  赤水河边的赤脚医生和中药师生。都需要亲自进入大山采药,一来亲自采药行医成本低,赤水河两岸的劳动人民那年代也不是很有钱。行医的医德是救命救人,二来亲自采药可以增长药材的见识,有很多药材是不可多得的,得别人是名贵的中药材,更是可怕和可贵。因为那都长在山崖上,或者有毒蛇或蟒蛇守望,一不小心,他们可要你的命,但进山采药,一般都有几个人或几十人同行。但必须有一个统山法的统子匠必须可以与山神通话的妆银匠!
  据采中药的医生讲,他们心太贪,有一次进大山,没有请妆银匠进大山坐统采草药。进入,看见很多同行采药,同行的一个中药医生被毒蛇咬了,差一点丢了命。
  第二次,请了一个妆银匠坐统大山,进山前做了法事,进到大山又拜了山神,但进山的晚上,他们住进山岩中,依然听到山里有人采药,坐统的妆银匠就问全体人员,并且要如实回答,否则老命不保,其中一个医生才道出,他办理进山神的猪肉“刀头”,被他老婆宰去了一半,这时才知道坏了大事,敬山神的猪肉刀头,卖猪肉的宰多少算多少,因此妆银匠跟那群医生讲过一个进大山砍木材的故事,若没有敬好山神,会出好多事故,一次进入大山,因他不知道刀头肉出了问题,在夏天进入大山,刀头肉变味,得罪了山神,得到了惩罚,有猴群抢他们的粮食,差一点饿死了那一群人。他们的生存方式不一样,用布把米包起来,放在水中,收工之后,用布包的米,埋在地理,地上放入火与柴一同烧,吃最原始的菜饭,也有用竹筒装起来烧,吃最原始的竹筒饭……但那一次没有米,就吃野菜渡日子,因为进大山采药一般是半个月至几个月。
  妆银匠给那群医生讲了进山有进山的规矩,进山前不能碰女人,在山里也不能想女人,女人也不能进入大山来,否则会触怒山神,牵连大家受惩罚,因为有人想女人,山里的树精就要入侵这群人,找人投胎啊!
  有一次,在大山里砍木头的队伍进入大山,他们都看见山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少妇。给他们端菜豆花来,不说话,把菜豆花放下就走,领头的就踢翻以示抗议,在晚饭上,坐统妆银匠就问,今日遇上什么人什么事有何麻烦,他们就说出看见少妇送菜豆花之事,他就说千万不能吃她的东西,也不能答她的话,更不能起色心,让他去处理,第二天那妆银匠带上作了法事的斧头,藏在腰间,躲在那少妇出没的地方,然后跟在她后面,见不远处一下不见了,看有棵大树上有很大的牛马藤,他知道是藤精,举起斧头,砍断树藤精,流下很多血,这一下就震惊了那一群砍大树的难人,就问及那个坐统的妆银匠,他说大山里没有人烟和人家,那里来的农村少妇,分明是妖精的美人计啊!
  妆银匠为了那些山里汉多些见识,又讲了几个关于做大山的故事。
  有一次,有一百多人的村里男人进大山砍木材。妆银匠做统领,他每日没事,就在工棚旁边不断用竹把工棚围起来,要不就用磨刀石磨他那把开山斧,有一天夜里,山里来了一个老头,与妆银匠摆龙门阵,试探坐统人的法力,同时也在施法与他斗,统领者妆银匠趁那老头不注意,随身带的斧头一下砍向那老头,那老头哎哟一声跑了,然后去叫醒那群汉子,但怎么叫都叫不醒,用湿毛巾给啊群擦眼睛,最后才醒了,告诉他们,若这次没有他,你们这群人就被他吃了,他也不知是和妖怪,他们这才知道怕,一坐到天亮,天亮了,那群工友寻着血迹找到那把斧头,那把斧头在一条大蟒蛇的头上,已经死了,后来也很崇拜那个统山人妆银匠,他告诉那群人,大山里一般没有老人、女人、小孩之类的人出现,一旦出现,你们可不要大意啊!
  妆银匠讲了他坐统来也遇上过小孩之事,有一次一个离家的男人想家啦。想家里的女人和小孩子,有时就偷偷地在被窝里哭,但别人都不知道,想女人就用自己的手解决,想自己的孩子就难解决了。一天出山干活,他见一个穿红衣的小孩子在树上荡秋千,他一跑过去小孩就不见了,他的脚踩在自己的斧头上,这一踩不要紧,要不是他同伴在身边,就会要他的命,因为那伤口很深,流血不止。因为那个小孩是妖精变的,要取他的脐带来投胎做人,幸好有同伴在啊!否则一定没命的,因为他自己被迷了,流血了也不知道止血的。
  四、修公路进大山也需妆银匠坐统
  在赤水河边,公路修进大山,也许外面的施工队那些施工队中也有赤水河两岸的人,但没有坐统的人,开山第一天,伤了两个人,队长没在意,晚上就可怕了白天山里施工的炮声,抬石头喊的号子声,与白天一样,吵得他们正晚睡不好觉。在快要天亮是时候,也就是公鸡叫的时候,炮声带来石头砸在工棚上,就停息了。但第二天开工没多久,一块巨石就掉下来,一下就砸死了八个人。施工修路的人都怕了,全停下来。后来请了妆银匠来坐统。就很少出事啦,在妆银匠眼里,远方的财神是无法通大山的土地神和山神。后来中国解放了没有妆银匠统山了,不管是修渠还是架修铁路。都需选一个黄道吉日来奠基,这其中必有大官来压镇,据说那个大官就是天上下凡的神,是有星俗的,水渠或公路、铁路修好了,必须搞一个通车或通渠仪式。告诉那些山神,吓一吓那些山神,这其中也有出事的,比如豆腐渣工程的踏桥事故而死的人群,而那个出事故的头,就是山神指使来的。因为凡人只要在工程上不贪,没有贪念,山神是不会生气和不找上门来的,如今有的贪官和出事的地方,都因有的商人太贪而出事故者为多,赤水河边做了八十多的妆银匠统山者如是说。
  如今的赤水河边妆银匠统山者,已经很少啦,要不就请苗寨的寨主,妆银匠统山这是他们手艺的一部分,这些民间艺人很快就没有啦,因为年轻这一群人上网啦,没有兴趣去做和了解,我把这些赤水合流域民间传统文化液体丁点浪花,放于网上供大家欣赏,同时也想念赤水河边的父亲妆银匠,我离开赤水快有20年啦。
  我想念赤水河边的传统文化和我妆银匠的父亲!
  2007-12-08      

早晨的阳光洒满庭院,暖暖的让我的心里特别的舒畅。几个孩子洗脸的洗脸,玩水的玩水,吃东西的吃东西,叫嚷着,打闹着…我看着他们,思绪被带回到了八年前的秋天。

“爹,你又在这发呆啊,再给我们讲讲未央山的故事吧。”

老大眼尖,看出来我好像在想事情,于是,在这个温馨的早晨,我看着远处黑黝黝的未央山,眼前坐了4个孩子,安安静静的听我讲起八年前的故事。不,那不是故事,是真实的经历。

未央山并不是单独的一座山,而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我和我的太爷爷经常进山采药,有时候一进山就要待三四天才能出来。 我太爷爷说,未央山有神明,他们庇护着这未央山的花花草草飞禽走兽。

那天是个寒冷的初冬中午,我跟着太爷爷已经在山里待了两天两夜了,就是为了采一种叫做阡陌的草药,这种草药会跑,只有心地善良纯洁的人才能遇到。我问太爷爷为什么要采这种草药,他笑而不语,只是说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地上又湿又滑,我们小心翼翼的往深山爬着。我额头上的汗在睫毛上结了冰,却看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

“太爷爷,太爷爷你看,那边有个穿白衣服的女孩。”

太爷爷急忙抬头看,然后虔诚的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口中念念有词。我记不得他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那个女子化作一团白烟消失了。

“太爷爷,那是什么?”

“是山神,原来传说,是真的。我采药六十多年,头一次看到山神啊。”

我们走到那个出现山神的地方,有一棵白色的草,在风中摇曳。

“云景,这就是阡陌草。你先发现的,你来采吧。”

我蹲下身体。小心翼翼的把阡陌草握在手心,轻轻的往外拔着它。顿时电闪雷鸣,狂风大起,飞沙走石,我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只听到太爷爷飘忽的声音

“云景,保护好宝珠,以后一定要行善事,做好人啊…”

等到风停了,太爷爷不见了,那棵阡陌草,变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珠。我哭着,把宝珠放进我的怀里,四处找着我的太爷爷。

“那最后找到你的太爷爷了吗?”

老大问到。我摸摸他的头,说,

“没有,他跟着山神走了,被拉去守护未央山了。”

那天一直到很晚很晚,一直没有找到太爷爷。我躲在一个山洞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天很冷很冷,我蜷缩着,睡着了。睡着以后,我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热乎起来,睁开眼,看到了那个女神仙。

“你是山神吗?我的太爷爷不见了。”

“我叫阡陌,是个小山神,你的太爷爷被我的家人叫去守山了。”

“以后都不回来了吗?”

“嗯,不回来了。”

我一听,大哭起来。

“别哭别哭,我的家人和你太爷爷跟我说了,以后让我陪着你。我没出过山,也没有见过人,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呢。”

说着就伸出手指擦了一下我的眼泪,然后放进嘴里。

“味道好奇怪,这就是你们人的眼泪吧。我们从来都不会哭。”

她蹲在我眼前,俏皮的看着一脸鼻涕的我。

“那你要跟我下山吗?”

“嗯,我要跟你下山,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山神,因为我出了未央山,就没有法力了。”

“好。我不说。我就说你跟父母路过未央山,父母和我太爷爷被狼吃了,我救了你。行吗?”

“行。拉勾。”

我那时都17岁了,头一次尝到失去亲人的感觉。不过想到太爷爷在未央山当了守山的山神,心里也就轻松了许多。

我带着阡陌回到家,一边哭一边抹着鼻涕跟爷爷、爸爸说太爷爷和阡陌父母被狼吃了的事,一旁的阡陌学着我的样嘤嘤嘤的假装哭着。爷爷则捋着胡须看着我们两个,微微笑着。

“那你爷爷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这次是老二问的。我笑了笑,接着说

其实啊,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家族世代采药,每个人到了年龄都会被山神收走,这是他们的约定。草药是山的根,我们拿走了他们那么多的草药,当然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大山。

“那阡陌呢。她都没有了法力了。”

她跟着我就住下了,可是,未央山却出了非常大的灾难,那是一千年一次的劫难,天上降下许多的火苗,山火烧光了所有的树木,山神也无处躲藏,全部被天火烧死。原来,山神们早就知道有此一劫,所以才把阡陌托付给我们云家。我们家的祖仙上早就在族谱后面记载好了,某年月,必遣孙云景去未央山寻阡陌草,善待以续山魂。可是,那次的劫难并没有结束,阡陌看到未央山的大火,奋不顾身的要去灭火,我们一直阻拦,最后还是没能拦住。

“她死了吗?”

“没有,我救了她。”

我去找她,她昏迷在一棵参天大树下面,被重度烧伤。我背着她走啊走啊,一直走,祈求山神显灵救救阡陌,可是那时候哪里还有山神。我就背着她,一路走到了一条小河旁边,我给她喂了水,但是她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后停止了呼吸,她的身体变得流光溢彩,似乎有无数闪着光的蝴蝶飞出来,黑乎乎的未央山开始有了一丝绿意,我怀里的那颗宝珠自己飞了出来,飞到空中突然炸开,变成了许许多多的银丝,把阡陌的身体紧紧的裹住,变成了硕大的茧。过了一会,我听到茧发出女孩子的声音,接着茧破了,阡陌从里面出来了。

她和以前一样的漂亮,美丽,她对我说,刚刚她见到了死去的家人了,他们都很好,也见到了我的家人,他们也很好。她说她的家人对她说了很多话,叮嘱了很多的事。她不肯告诉我,她说那是秘密。

“后来呢,未央山现在都好好的了,根本就看不出来被烧过呢。”

后来,我就和阡陌一起了,我们一起耕田,一起种树,一起做饭吃饭,一起睡觉又一起醒来。未央山虽然被大火烧没了,可是到了春天,植物们又发芽了,小动物们也从洞里,从远方回来了。

“爹,那现在未央山还有山神吗?”

“现在未央山已经不需要山神了,有我们在就可以了啊。”

我算了算,阡陌重生那天,刚好是今天。

“孩子们,今天中午我们吃面条,加鸡蛋,好不好。老大和面,老二烧水,老三切肉,老四去鸡窝拿鸡蛋去。我来擀面条切面条。一会你娘打猎该回来了。”

未央山,有很多的神明,他们不是不在,而是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这片大山。守护好这座山,是他们的使命,也是我的使命。我知道,山在,阡陌在,山不在,阡陌也就不在了。阡陌,日子还长,未央山也会好好的。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再给我们讲讲未央山的故事吗,而赤水河边的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