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撒灯下的恋爱(第风流罗曼蒂克部试读)第十

犹如被点穴般,花蕊停止一切动作瞪大眼睛,几秒后才说出话来:“你是说、结婚?可是,你毕业的时间不就是明年吗?明年我才二十三岁,怎么可以结婚呢?”

她还没毕业就结婚?开什么玩笑?

程枫的语气生硬起来:“二十三岁已经过了法定的结婚年龄,怎么不可以结婚?”

花蕊再次反驳:“可是,我暂时不想结婚。”

程枫的声音提高八度:“花蕊,你也太自私了吧?只为你自己着想吗?我明年就二十六岁了,你不会让我等你毕业后再结婚吧?原以为你会欣喜若狂呢,居然一口回绝?真是太过分了!”

花蕊小声嘟囔着:“现在不比从前了,男人三十岁结婚还不算晚呢,谁不是先立业后成家?”

程枫终于发火:“花蕊你什么意思?你不想和我结婚就直说好了,用得着这么搪塞找借口吗?别人晚婚我管不着,反正我等不起!”

花蕊猛然想到一个借口:“可是,我们学院有规定,不提倡学生就读期间结婚。”

程枫闻言,语气缓和些:“这个呀,我和家人探讨过,我妈说,可以先不登记只是办个酒席,等你毕业后我们再补办结婚证明,这不就万事大吉了。就算日后校方知道了,看在我的面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花蕊一脸困惑:“不办结婚证明?那办完酒席呢?我可以继续回学校住吗?”

程枫强压怒火:“废话,结婚了当然要住一起,你装傻吗?”

花蕊撅起小嘴:“那和同居有什么不同?不行,我不能那么做。”

程枫忍无可忍:“小蕊,实话对你说了罢,明年七月份就是我爸爸退休的期限,所以我们必须要赶在他退位之前结婚,否则一大笔人情钱就付之东流了,人走茶凉这个道理你不懂啊!”说完还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花蕊见他脸青唇紫青筋暴跳,知道他动了真气,便不再刺激他,心里依然不服:不是说我是钱奴吗?怎么轮到你就一副坦然的模样?真是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见女友沉默,程枫立刻坐过去拉起她纤纤玉手,眼镜后的眼底呈现一片难得温柔,声音也像春风般:“宝贝,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吗?还是怕我日后不认账?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你不爱我了吗?”

一连串的发问让花蕊羞愧起来:“小枫,那我们没有经济实力怎么办?更没钱买房子。”

见对方有妥协的意思,程枫这才笑了:“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们未找到工作之前可以暂时靠父母,何况我家现有房子就有一百三十多坪,足够住了。”

花蕊闻言,脸色更加苍白。心想:我每次去程家,程妈妈都是一副极度傲慢的样子,如果一起住的话,她能容下我吗?还有,我父母不是说将来也来乐阳吗?都住在一起多不方便呐!

当然,这些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最终只能叹了口气,默默将烤好的肉放到程枫盘中,又拿过两盘继续烤制,望着泛着油花的食物,她感觉眼前煎烤的不是肉和香菇,而是自己的心。

程枫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小蕊,我妈妈其实不难相处,只要你事事顺着她,她一定会待你如亲生的一样。”

他吃了些烤肉又抿了一口酒,继续说:

“你天天打工那么辛苦,我怎么会没数呢,不过我就想为难你,让你明白漂泊的苦,这样你就能早点嫁给我。我都想好了,等我们将来有实力的时候就换一所更大的房子,到时候把你父母也接来,反正你父母不喜欢花容,将来就跟我们一起过好了。到时候我爸妈和你父母没事儿可以打打麻将,或是哄哄我们的小孩,而我们呢,就可以全力为事业而奋斗!我们还可以在休假的时候去旅行,你知道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哪吗?”

他神秘一笑:“就是福斯莱加岛,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她去福斯莱加岛的度假村。所以我一定要带你去那,我要带你看日出,玩冲浪,吃大餐,还要在彩虹桥下说一百句我爱你!小蕊,浪不浪漫?”

花蕊的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

她何尝不想有个家?何尝不想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还记得前几天和肖羽柔看万家灯火时自己还说:“小柔,五年后的这里一定有两扇亮着的灯是属于我们的,而且我们的未来一定会非常幸福!”

所以当程枫再次扳过她的肩膀询问要不要嫁给他的时候,花蕊终于点头,不过,那细腻白皙的脸上立刻飞起两片红霞,长长微翘的睫毛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眼神正躲闪着。

娇羞的模样让程枫心动不已,立刻大力拥抱对方,动容道:“你答应了?太好了!我的宝贝!”

过了一会他又说:“小蕊,你感动到流泪我很开心,可是你也不能没完没了吧?你看,我的衣服都被你弄皱了!”想到衣服是名牌还只穿了两次,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可是花蕊仍赖在他怀中一言不发,心里却说:我哭,当然不完全是因为你的话,我们的烤肉全焦了,三百多块呢!怎么办?

回宿舍的路上,程枫搂着花蕊的肩膀慢悠悠地走着,他们不介意就这样走到天亮。

夜晚的风很凉,可是程枫的怀抱很暖,就这样依偎着他,花蕊感觉她那漂泊的心灵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港湾。甚至在想,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到地老天荒该有多好?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弥撒灯下的恋爱(第风流罗曼蒂克部试读)第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