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河横流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迎春风······”这歌声是从一个单间宿舍里飘出来的,哼歌的主人是沧河镇的镇长林国明。

就在一分钟前,他从蒙副县长的电话得知,沧河镇有关修建沧河老口段河堤的报告,县里经过多次讨论,原则上同意,准备列入明年县里的水利基建项目。“太好了!”林国明兴奋地猛甩拳头,歌声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这是南方的一个古镇。小镇盛产稻米和甘蔗,尤其是甘蔗更是农民脱贫致富的宝库。人们都把这里称作“甜蜜之乡”,把农户新建的楼房称作“甘蔗楼”。这都得益于此地有一条贯穿全镇三分之二村屯的小河。此河名叫沧河,小镇也因河得名沧河镇。

盼了三年,终于有了这个结果,虽然不是最终铁板钉钉,可对林国明而言已经大喜过望。三年前他被组织安排到沧河镇任镇长。他一放下行李,便风尘仆仆下乡调研。十几天下来,他已心中有数。当前最紧要的工作便是把沧河的老口段河堤抬高。他了解到,这段河堤三年一小灾,五年一大灾,年年都淹没附近村子的上百亩田地。如果遇上五十年一遇的洪灾,那可是灭顶之灾。他马不停蹄地召集镇班子开会研讨对策。算来算去,仅靠本镇的财力是无法完成这个工程的,最后决定除了自筹部分资金外,大部分资金还是离不开“等靠要”。会后向县里打了报告,请求县里下拨水利基金。可是,报告连续打了三年,前两年的答复都是“在研究中”。

两天后他兴冲冲地找到蒙副县长。没想到,却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蒙副县长无奈地告诉他,书记和县长都异地调换了。新书记和县长刚到任,已经跑到乡下做调研,让他耐心等待。

他没精打采地回到镇里。再有几个月,雨季就到了,他万分焦急。当然他希望把这个工程尽快落实,也是掺杂有自己的一丝私心的。从个人仕途考虑,这是他最后一班车了,年过40岁的他已经干了三个镇的镇长,顶到了天花板。他再不努力一把,余生再无升职的希望。他并非是个贪得无厌的官迷,让他心里不平衡的是那些比他差不知多少倍的人却一路青云。可以说这个工程便是他最后一个跳板了,错过了便只能认命。再从坏处去想,如若河堤在他的任内崩塌,一旦追究责任,那已不是仕途升迁的问题,而是玩忽失守的罪名了。他不寒而栗。

8个月过去了,很快,骄阳似火的七月来到了南方,跟着台风雨一个接一个比赛似的泼洒大地。沧河一天天猛涨,林国明每天都开车到老口河段查看一遍。大学哲学系毕业的他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可他每次面向河水,都双掌合十,嘴里喃喃“阿弥陀佛”。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他从睡意中催醒。不出所料,值班副镇长用颤抖的声音告诉他一个他三年来最怕听到的消息:老口决堤了。他一骨碌翻身起床,匆匆穿上衣服边往外奔跑,边大声呼喊:“把所有干部叫起床,开车往老口奔,不能耽误。快!快!”

望着滔滔洪水,林国明心急如焚。好在十几年乡镇干部的磨练,练就他了在危急关头镇定指挥的本领。他沉着冷静,一个个措施如灵感般在他头脑中爆发。随后,由他牵头的抢险指挥部搭建起来了,镇属公职人员全部上阵,没有被洪水淹没的村屯青壮年也被动员到位。一个钟头后,得到报告的县政府也组织大批人马前来驰援:县武装部、消防中队、公安干警、医务人员·····一时间老口河堤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林国明从头至尾都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同大伙一起搬石头,夯木桩。一边还大声地指挥着。

实在太累了,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林国明病倒了,他得了急性痢疾,“不能倒下。”他咬牙告诫自己。可他还是很不情愿地被人抬到工地急救站。输液了半个钟头,他才添了点力气,便又强撑着一手高举药瓶,一手拄着树枝来到河堤上。嘴里不停地嘱咐周围的人员注意安全同时加快进度。

河堤决口总算封堵了。回到镇政府,林国明才有空看了一眼灾情简报。这一看吓他一跳,洪水淹死了三个留守老人,农作物受灾的程度更是超出他的预料。“完了。”他心里叫苦不迭。

他随意瞧了一眼乱成一堆的报纸,忽然第一版上的照片跳入他的眼帘,那是他站在河中打夯的镜头,还有他手举吊瓶的姿势。他迅速往下浏览:《沧河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镇长手举吊瓶,带病指挥抢险》等醒目大标题,刺得他眼睛生疼。这些记者真的能扯,将“沧海”改成“沧河”倒也贴切,可他却心里忐忑不安。这种过于张扬的报道,对他而言,焉是祸福?

布置好灾后防疫和恢复生产工作,他又带领镇政府一众,夜以继日地奔忙在灾后重建中。

这一天,正在村里检查工作的他忽然接到蒙副县长电话,上级部门鉴于他在抗洪抢险中指挥有方,身先士卒,科学抢险,贡献巨大,决定调他到县里担任代理副县长一职,待县人大常委会任命后正式履职。说完,蒙副县长意味深长地说:“老弟啊,你踩了狗屎运了,碰上了天时地利!”

真是因祸得福、祸福相依啊!回味着蒙副县长的话,林国明脑子极速地转动着,莫非应验了记者的那句预言:

“沧河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2018年3月5日,定稿于南宁南湖畔)

搜索

复制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沧河横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