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试读)第八章

医院特级病房的门外,英俊帅哥看了一眼身边久坐的死党,道:“展飞,可怜的羽差点造成失血性休克,阑尾也割掉了,腹部和额头都留下伤疤,就算将来除疤修复也会留有痕迹。可是那个该死的小太妹至今未找到,我们又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怎么办?我真要疯了!”

“绍杰,冷静些。”杜展飞语气安慰,美目里却是可以杀人的锐利。

手机上的信息不断传来,却没一条是让他满意的。

这时,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来,到达杜展飞面前的那位高大威猛,说话也粗声大气:“杜总,还是没有头绪,监控录像的截图照片还算清晰,但是没有人认识她,当地KTV、酒吧、迪吧、网吧全部找遍了,就连一丁点线索也没有。”

杜展飞沉思片刻,说:“萧楠,我们明天护送羽先回乐阳,你们继续寻找,就算把这座城市翻过来,也要找到凶手。”他那狭长美目流露出仇恨的火焰,“如果找到她,直接把她送到我面前。”

萧楠面露疑惑:“不把她送进监狱吗?”

杜展飞还未开口,耿绍杰抢先回答:“直接送进监狱也太便宜她了,我们会把羽所受的痛苦加倍奉还。”

萧楠见杜展飞默许的表情,立刻点头:“我知道了。”说完转身,带着诸位男子快步离去。

乐阳市的顶级豪宅,韩羽刚被特护小心搀扶坐起,两位死党就一先一后走了进来。

那位年轻漂亮的特护不时地用眼睛瞄着杜展飞,结果屡屡犯错,为韩羽放置靠垫的时候不小心用手指夹了他的头发,拉上薄被的时候还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

韩羽皱眉,面露痛苦之色。

耿绍杰立刻变脸,好似凶神恶煞:“你这个花痴贱人,小心点!”

杜展飞一脸担心望着死党:“羽,你没事吧?”

韩羽看了一眼欲哭的特护,于是向死党微笑:“没事。”而后对那女孩说:“佳美,你让保姆秦姨打电话给老爷子,就说我今天状态很好,展飞和邵杰都在,所以晚上不必来看我了。”

特护点头,刚要离开就被抓住手指:“等一下,我还没说完,我想喝你昨晚煲的汤,而且要你亲自喂我,和昨晚一样的方法。”韩羽说完挤了一下眼睛,邪气一笑。

一抹红晕飞到脸上,特护急忙抽出手指,低着头快步离开。

杜展飞和耿绍杰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后者说:“羽,你该不会这个样子就把她拿下了吧?”

杜展飞嘴角勾起:“绍杰你错了,如果羽已经得手的话,绝对不会这么温柔对待人家。”

韩羽苦笑:“我倒是很想得手,可惜伤口刚刚拆线不能做剧烈运动,真是郁闷。对了,那只野猫有消息吗?”

杜展飞闻言,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耿绍杰则是愤怒的表情:“真是邪门了,至今也没找到,她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似的。”

韩羽的笑容退去,俊美的脸浮现出沮丧。

杜展飞轻轻地按了一下死党的肩膀,语气安慰:“羽,别担心,我已经扩大寻找范围,就算她躲得了一时也不可能躲一辈子!”

耿绍杰的俊脸阴森可怕:“如果抓到那只野猫,我不折磨死她也要把她逼疯!”

韩羽邪恶一笑:“如果抓到野猫,我一定让她尝试生不如死的滋味!”

杜展飞嘴角微扬:“羽,绍杰,你们的口气很怪,该不会对那个贱人感兴趣吧?”

“不可能!”二人异口同声。韩羽撇撇嘴:“想到那张流浪猫的脸我就想吐,真不知道当时的我是怎么容忍的。”

耿绍杰一脸厌恶:“谁说不是呢,化妆那么浓,浑身上下都是廉价货,还有那种刺鼻的廉价香水味道,我当时居然头脑一热把她拉进包房,就算取笑也不该挑那种货色。”

杜展飞耸耸肩:“我们那晚真是鬼迷心窍了!”

韩羽拿过镜子,看了一眼额头的疤痕,叹了口气:“这么帅的脸就这么毁了,真不甘心。”

信息提示,手机震动,杜展飞和韩羽几乎同时拿起手机。

两人的短信,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耿绍杰望着惊喜的两人,脱口而出:“找到野猫了?”

杜展飞嘴角勾起:“虽然没找到本人,但是找到了羽的外衣,而且还有更精彩的,羽,你先说。”

韩羽声音兴奋:“有人拿着我的那张作废了的支票取钱,结果被银行的保安当场抓获。太好了,我们只要顺着这条线寻找,还担心抓不住野猫吗?”

耿绍杰异常开心:“真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试读)第八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