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福灯下的恋爱之情(第黄金年代部试读)第十

两年后。

“花蕊,一会将柜台再擦一遍,还有,把楼上所有单间的镜子擦干净。”红利饭店的老板娘吩咐道。毕竟是小饭店,雇佣太多人不划算,所以她宁愿找花蕊这样的钟点工,又能干又听话,工资也不多,而且最重要的一条,一切给予雇员的福利可以全免了。

见花蕊还未出来,又大喊一声:“快点,别磨蹭!”

厨房中的花蕊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水,应声道:“我这就来。”她恨不能再长两只手洗刷那些油腻腻的碗,只怪老板娘自欺欺人将原本兑水的洗涤精又加了好多水,所以对洗碗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高难度的考验。终于将所有的碗碟洗好,而后一摞摞小心地放回碗架,又急忙接了一盆水拿起抹布快步向餐厅走去。

餐厅里还剩下两桌客人,其中一桌已经风卷残云,可是那些男人还在大侃特侃股市行情,那尽头好似炒股如囊中取物那么简单。

放下水盆直起酸痛的腰,花蕊脸上露出笑意,心说:今天终于快熬出头了!可是一见柜台边上那些张牙舞爪的蜡笔画,她的笑意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叹气。

这些都是老板的六岁千金随笔之作,每天都要重复几次。

真是的,老板和老板娘为何不管管呢?任凭她画吗?就单说这个地方,花蕊今天已经擦过三次了,心里生气却不敢表现在脸上,只好强作笑颜哈下腰一点一点擦拭着。

“老板,那个稚嫩的美少女是新来的么?长得真正点呐!”一位四十多岁的顾客,边剔牙边冲老板挤眉弄眼,随着酒嗝喷出的气体,臭不可闻!

“别用稚嫩这个词,她其实已经二十二岁了。在这里打工可有一阵,只是她白天上学晚上才来兼职所以你没见过她。”老板不敢怠慢,答道。

不过,对方口中发出的味道让他屏住了几秒钟的呼吸,手却未闲着,将顾客递过来的钱在灯光下仔细地照了又照,还用粗糙的手指搓了搓钱角,这才放进抽屉里,将十块钱放到顾客手中。“一共九十一块钱,收您九十,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顾客收好钱,有意无意地擦过花蕊的身体离去,顺势用肥胖的手摸了一下她的臂部。

虽然隔着牛仔裤,可是那明显的触感让花蕊清楚的意识他是故意的,她立刻涨红了脸直起身体,只见那龌龊的混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大摇大摆向门口走去。

流氓,变态!花蕊心里骂道。

她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老板,只见对方眼神躲闪,不自然地哼着歌到里面去了。

没错,老板什么都看见了,却不想管。毕竟顾客和提款机一样,失去提款机,让他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吗?

花蕊无奈,只好咽下屈辱继续工作。

她已经长大,不会再遇事冲动,冲动是魔鬼不是吗?

两年的勤工俭学让花蕊懂了许多,也彻底明白了现实与理想的距离。那就是,她无论怎样努力工作,所挣的钱还是应付不了现有的开支,说什么出人头地让父母衣食无忧,简直就是一句空话!幸好父母靠他们的勤劳改善了困境不像从前那么贫穷,她姐姐也承蒙幸运之神护佑突然发达,后顾之忧倒是没有了。

但是她仍然会做噩梦。梦见那个恐怖的KTV,梦见变态美男三人组,梦见有人要对她施暴,而对方的脸有些模糊,好像超级帅哥又好像其他的两位,有时候还变换着。

他们总是在她拼命挣脱下一秒变身。俊美的五官逐渐变化,最后变成面目狰狞的恶魔;惨白的皮肤,嘴唇乌黑,眼睛周围一片红色,牙齿如同吸血鬼,眉宇之间还有一道类似蚯蚓的标志。他们身后,总是突然出现很多半人半兽的家伙,一张张脸要么像豹要么像狼,头顶上方还漂浮着大小不一的骷髅头,不时地发出让人惊悚可怕的笑声。

花蕊在梦里惊叫、拼命奔跑、最后逃进黑漆漆阴深深的树林,可惜,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逃脱。她要么被恶魔吞食,要么被半人半兽撕成碎片……

花蕊绝对想不到,她最害怕的人其实就在乐阳,至于身份和地位都不是她能想象的。

此时,他们刚从超炫的跑车里走出来,立刻有几位男子上前护卫,一行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打开一条安全通道,直奔大世界高档区的长廊。之所以有这么多人严密保护,一是防止围观的众人偷拍或是录像,二是担心那些女生有疯狂的举动。总之,那种场面绝对不会输给偶像大明星的出行。

三位帅哥虽然不是明星,却是有着明星外表的年轻富豪,其中最帅的那位被誉为乐阳颜值最高的企业家,有钻石王子的雅号,而那两位,也有韩美男和耿帅哥的别称。

三人有这样的美誉当之无愧,唯有韩美男有点心虚。

额头的疤痕很明显,他不得不用头发来掩盖,所以只能修剪一成不变的发型,即便在炎热的天气里。他原本喜欢和美女们一起游泳,如今却因为右下腹那道丑陋的疤痕而放弃心爱的运动。最可恶的是,就连和女人上床也要选择昏暗的坏境,因为不想让对方看到疤痕,更讨厌好奇的眼神和没完没了的询问。

所以,就算过了两年,韩羽心里的仇恨非但不减反而加深。杜展飞和耿绍杰也是一样的感觉。他们不止一次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找到那只伤害羽的野猫,然后将羽所受的痛苦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还给她!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祈福灯下的恋爱之情(第黄金年代部试读)第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