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试读)第十三章

花蕊父母知道此事后不但没反对反而很开心。

花母还说:“摆酒席和结婚是一样的,好多乡村还流行过大门呢,何况人家是什么家庭,高干之家,你还怕他们赖账吗?我们家小蕊算是掉到福堆儿里啦,等以后你们登了记,你户口就可以转到乐阳市,不把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亲戚羡慕死才怪!天啊,小枫那孩子多仁义,还为我们的未来打算?我真是太感动了!”说完,还抽泣起来。

母亲的话让花蕊唯一的顾虑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幸福。

因为心情好,所以打工的时候也感觉不到累,偶尔还会边干活边倾听客人的有趣谈话。

此时有两位二十出头、时尚打扮、高高瘦瘦女孩,边喝啤酒边谈论着。

“你还不知道吧,佳美做人流了。”

“孩子的父亲是谁?”

“据说是韩美男,本来佳美一直很小心地钓着他,为了这份感情更长远些,所以一直不给对方得手的机会。但韩美男不是等闲之辈,竟然将佳美灌醉后直接拿下,结果同居不到一个星期就腻烦了,就连佳美做手术也不肯露面。不过佳美也没有太吃亏,她得到了很多品牌衣服和皮包,珠宝首饰也价钱不菲,都是韩美男之前送的。”

“自不量力,活该,居然打情场浪子韩美男的主意,欲擒故纵又怎样?得到衣服和珠宝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被吃干抹净又被甩了!”

“你说的没错,佳美真的是自不量力。但是你呢?至今还迷恋钻石王子,要知道他和韩美男和耿帅哥是同一类人!”

“停,别在我面前说钻石王子的坏话哦,他虽然玩世不恭但是很有分寸的。”

“可是,我听说钻石王子对女人更加挑剔,哪怕是临时女伴,他甚至比韩美男耿帅哥更无情呢,据说和他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除了物质方面再也没有其它能够获得的,就连朋友也不能做,你说是不是很可怕?”

“那是有原因的,我打探到一个秘密哦,只对你一个人说,钻石王子受过情伤,所以才这个样子。”

“真的吗?”

“当然喽,这个信息可是耿帅哥无意间透露的,我的表姐做过他的私人秘书,偶尔会听到耿帅哥和韩美男的谈话,你说,信息可能是假的吗?”

“这样啊,那信息一定是真的,看来我错怪钻石王子了!”

花蕊心说:这两个女孩居然和肖羽柔一个样子,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追帅哥富豪?甚至为他们恶劣的品行找借口!还好我不喜欢富豪也不喜欢帅哥,我只喜欢程枫一个人,所以不会受到伤害。

她竟笑出声,发现那两个女孩向这边看,急忙低下头,加快速度将盆中的干净杯具按照顺序安置在一次性的桌布上。

天气总是善变,生活也是一样。花蕊和程枫温馨甜蜜的日子持续不到三天,一场战争又开始爆发!

原因是程枫的母亲提出女方陪嫁的事,尽管婚事定在明年六月份,但是房子的装修,电器以及摆酒的另一半钱现在就应该准备了,当然这些话也是通过程枫的口来转达的。

花蕊点头:“我家会拿这笔钱的,大概要多少呢?”

程枫回答极快:“先拿九万陪嫁吧,酒席钱的另一半费用你们可以到时候再拿,陪嫁钱我妈本来要十万的,我出于体谅你所以帮忙抹掉一万,够意思吧?”

花蕊惊呆:“小枫,你没吓我吧?我父母卖的是凉粉又不是白粉,除了供我上学他们还要生活,怎么会有那么多存款?”

程枫闻言立刻恼了:“花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孩儿?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一到关键就露出狐狸的尾巴。谁都知道做买卖的比工薪阶层有钱,做小本生意胜过做大买卖的,你拿出点诚意好不好?”

他恨女友不体谅自己,母亲原本不喜欢花蕊,还说:“门不当户不对,麻雀怎能和仙鹤配。凭我们的条件娶市长的千金都绰绰有余,她算什么东西!”若不是他一直吹嘘花蕊家也有钱,母亲早就让他们断了。可是自己的用心良苦她怎么就不理解呢?

至于钱的问题他心中有数,花蕊无意中提过她外公曾经是开牙科医院的,非常有钱,尽管因为她母亲早年逃婚嫁给她贫穷的父亲,一气之下和女儿断绝往来,可是血缘能断吗?更何况她外公近期去世,那么多遗产花蕊母亲肯定有份,再者,她不是还有个突然暴富的姐姐么,区区九万算什么?谁知花蕊一口拒绝,他怎能不发火!

花蕊尽力解释着:“小枫,我父母的确没有那么多钱,当然我不会不拿陪嫁,可是你也不能强人所难呀,何况只要我们真心相爱,过穷日子又有什么关系!”

只见程枫突然甩开扯他衣角的那只手,冷笑。

“你别在这给我高唱爱情咏调了好不好?真心相爱?真心相爱你就应该顾及我的感受,我可是堂堂的学生会主席,在学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加上高干子弟的头衔,爱慕我追求我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实话说了吧,我父母本来嫌弃你是小镇摊贩的女儿,要不是我一直周旋他们早就让我们分手了!你居然还在陪嫁上讨价还价?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越说越气,脸色都变了。

花蕊的美目中含着泪水,柔声道:“小枫,我家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家有钱,我姐姐当年就不可能辍学,还有,说什么我是摊贩的女儿配不上高干家庭的你,我要是没记错,应该是你先追求我的吧,而且我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对你还不够真心吗?我们平时的花销,经常给你买衣服和礼物,还有……”

程枫厉声道:“够了!别提这些用不着的好不好?真心相爱就不该计较谁付出多谁付出少,张口闭口就是我为你花了多少钱,你俗不俗?”

“小枫,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我朋友结婚连楼房都是女方买的,还有我表哥,他和女友还没结婚呐,他未来的岳父就送了一辆车给他,那可是十几万的车,人家才是真感情呢!可是我和你处了这么久你爸爸送我什么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男女是平等的,凭什么恋爱结婚都得男方花钱?算了,越说我越气,我明天还要演讲所以先走了。”

他愤然转身快步离去,将花蕊独自留在夜深人静冷冷的街头。

(注:小说为获奖作品,不存在低俗,请放心品读。)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试读)第十三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