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也没通过她的同意、便吃掉了他身处桌子上

图片 1

有的人,他不是来请教你的,是来会一会你,跟你“过过招”,你跟他说任何道理,他都不会接受的,他是来踢馆的。这种人,直接就撵出去,一点情面都不要给他。他若幡然醒悟,知耻而省改,或许还能去邪从正,否则,天老爷也帮不了他。

日知录

【孟子曰:“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

故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孟子说:“教诲人的方法有多种,我不屑于去教诲他,也是一种教诲呢!”

——朱熹《中庸集注》

儒家教诲人,跟中医一样,一人一方,辩证施治,没有标准教材,标准答案。同样一个问题,不同的人问,老师给的回答全都不一样,比如什么是仁,什么是孝,这些儒家思想最根本的问题,孔子也从来没有给一个“标准答案”,在《论语》里,每个人问,他的回答都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呢,他都是根据提问者自身的情况,看他缺什么,就给他补什么。

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姑苏慕容氏有着一种特殊的功夫,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个说白了就是借力打力,慕容复可以把别人对自己的攻击招式全部“反弹”回去。其实金庸先生是化用了宋代大儒朱熹在《中庸集注》里所说的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意思是“用他对付别人的办法来对付他自己”。

朱熹在《中庸集注》里说:“故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话被误传进了《成语词典》,意思成了以牙还牙的报复。其原意完全不是,原意是:“君子教诲人,都是用他自己本来就懂得的道理来帮助他。”就像你问老师一个问题,老师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反过来问你一系列的问题,老师问,你回答,问的问题全是你能答上来的,一路问下去,你就明白了,你那个问题的答案,你自己就说出来了。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样做之所以有必要,是因为它可以让对方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带给别人的麻烦或者伤害。比如说,我读高二的时候,有一个室友比较贪吃,经常不经过允许就随便吃别人的食物。有一次,我从家里带了一盒卤鸡腿。他趁着我洗衣服的当儿,吃了个精光。我曾经多次委婉、善意地提醒,可是他都吊儿郎当地回答说:“什么叫你的我的,咱都是室友,何必分得这么清!”

徐爱给王阳明整理《传习录》,王阳明开始时就反对,他说问答的背后,是那学生自身的问题,和当时的情况,你如果记下来,把他作为思想传下去,都是误人子弟,因为别人的情况不同,他却把这当药方,这就容易出问题。

该说的话都说尽了,这位室友依然我行我素地在寝室乱吃乱拿。后来,我实在忍无可忍,便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也没经过他的允许、便吃掉了他放在桌上的一盒泡面,希望他能体会一下我的感受。没想到他回寝室发现我把泡面偷吃了,便大发雷霆地冲我发火。我就把他当初说的那句话回敬给他:“什么叫你的我的,咱都是室友,何必分得这么清!”。

孟子这里说的呢,又是一种方法,就是把他撵出去,不屑于教导他,这也是一种教导。这是下猛药了。有的人,习于不善,惑于异端,自欺欺人,强词说理,他来问老师,其实不是来向你请教,是来会一会你,跟你“过过招”,你跟他说任何道理,他都不会接受的,他是来踢馆的。这种人,直接就撵出去,一点情面都不要给他。他若幡然醒悟,知耻而省改,或许还能去邪从正,否则,天老爷也帮不了他。

我告诉那位室友:“你现在觉得很生气,就像我当初一样。以前每次你不经过允许就乱吃乱拿,我都是同样的心情。我今天这样做,并不是真的就想吃你这一碗面,而是想让你明白这种坏习惯给别人带来的反感”。他听到这句话以后,苦笑两下,明白了我的心情和立场,从此再也没有偷拿偷吃过我的东西了。

图片 2

人们常说:故事不发生在你身上,你就永远不知道它的痛。生活中,有的人之所以屡教不改,就在于他们缺乏人际关系中的“共情”能力、无法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这种人平时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有自己切切实实地吃过亏,才能明白当事人的心情,才会“长点心”。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并不是睚眦必报的“复仇”,而是用感同身受的方式去启发和教育那些不明白道理的人。这也更符合朱熹在《中庸集注》中的本意。

我的孟子学习参考书目:

儒家提倡入世,在道义上就讲究恩怨分明。孔子在《论语·宪问》中也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对待那些善良真诚、帮助过自己的人,我们可以摆出一副“菩萨心肠”,用恩德来酬报恩德。可要是对方给予我们的全是“怨”,那么我们就可以用公平正直的态度对待那些伤害自己的人。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中华书局

正所谓“菩萨心肠,金刚手段”,我们光有一颗原谅一切、包容一切的“圣母心”是不够的,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有些适当的反抗。一味地逆来顺受只会纵容对方的气焰,让我们变成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不仅是对我们自己的保护,也是在帮助对方去做一个明白道理的、更好的人。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中国华侨出版社

孟子正义,焦循,中华书局

孟子译注,杨伯峻,中华书局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也没通过她的同意、便吃掉了他身处桌子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