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没悟出老凶魔居然是武道门的人,连千手灵官

宇内三狐在小食店的左邻寄宿,她们睡得很放心,她们没有敌人。 苏吉男不再找她们;罗远也放过她们。老凶魔的目标在苏若男,她们只是遭了无妄之灾。 玉虚天师与天绝星,已明白表示取销约定,一群人在集外的农舍落脚,所以她们连朋友也没有了。她们并不否认是来夺金的,这里距瑞云谷远在七十里外,武道门的人没有驱逐她们的理由,而且也不会先发制人赶她们走。除了老凶魔不讲理要找她们之外,不会有敌人干扰。 罗远就住在隔邻,对付得T老凶魔,不会让老魔前来撒野,所以她们有持无恐。 三更一过,她们睡得更安稳了。通常三更尽四更初,是夜间活动族类返巢归穴的时光,能活动的时间不多了,再迁延不走,可就脱不了身啦? 四更将尽,屋顶出现,几个膝脆的人影。这些人料定宇内三狐仍在梦入南柯,毫无防备有人入侵的举动,果然料中了,三个女人那能派一个人警戒,三个打先锋的人,轻如鸿毛跳落幽暗的内院。然后又下来一男一女,五比三稳占上风,何况是有备攻无备,快速地撬窗而入直趋内侧房舍。 时间控制得十分准确,集内集外同时在五更初发动,人手足办事有条有理,准备充分万元一失。 可是,忽略了重要的事:没将意外计入。 被按计划袭击的人有备,就是意外之一。 有人等候他们来,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袭击小店的人最多,共有贰四名男女。小店中除了主要的劲敌八极雄鹰之外,还有十二名江湖好汉。村四名高手中的高手痒然突袭,按理必可成功。事先已获得正确的消息,甚至每个好汉的宿处,皆查得一清二楚。 前进厅堂有六名好汉订地铺,只派两个人便可一网打尽,轻而易举,几乎可以保证,把六个好汉杀死在地铺上。其他的主人,是专门负责搏杀八极雄鹰的高手。 首先是一个胶俄的人影,出现在寂静的院子里,像蹑行的猫,也像幽灵,无声无息移至东厢的院角,隐身在墙角下不言不动。 东厢有两间小房,是小店的兼用客舍,里面共住有三个借宿的旅客,其中一间住的是罗远。 这个膝脱人影是从东厢出来的,是另一间客房的借住面临客夕一。 罗远知道两人一姓孙,一姓李.年约半百.气概不凡.腰焊少与外@根称在江湖颇有地位,佩的刀份量相当重;用重刀的人通常武功必高。 片刻,毫无声息。然后又出来那位姓李的旅客,发出一声仅可让同伴听到的声号。一打手式,两人分别跃登厢两端的瓦面,轻功极为高明。 小街的房舍皆是士瓦屋,与外围的茅舍构造不同。不论是茅屋或者瓦屋,内部都没承尘设备,人如果登上瓦面轻功不佳很可能踩破瓦片,便会惊醒下面人睡的人,睡的人如果心怀警觉,即使沉睡也可能被瓦裂声惊醒,所以两人从两侧跃登,避免尽早接近至客房上方。 潜伏在屋顶片刻,四面出现飞升的计余名男女,青一式青灰色夜行衣,腰和头缠有显目的白巾,星光朗朗,在甘步内亦可分辨是不是自己人。 孙、李两人已在跃登瓦面时,用备妥的白巾缠在腰颈间,立即长身而起,发出暗号打出手式。 十二名男女急聚在东厢瓦面,快速地一分,首先在厢前缘打开几个布袋,撤下滚滚涌腾的暗灰色粉末,彻底对锁了东厢冲出院子的出路。 接着由八名男女,在孙、李两人的指示下,一声号令,众人猛然端破屋瓦,以携来的八个陶瓶,从八个瓦洞向下倒出瓶中的液体。 八个瓦洞皆在罗远的住房上空,夜体一定可以控制整座客房的空间。 刺鼻的怪味四散,液体是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硝强水,炼金师常用的炼金剂。臭味涌腾中白雾散逸,酸臭味笼罩了整座客房,各种家俱在冒烟腐蚀。 硝强水下降如暴雨,房内的铁打金刚也将腐蚀糜烂,只有真金或石玉陶磁,可以避免受到伤害。 这瞬间,各方的蒙面男女已破室而人,以相邻的三座民宅为目标,发起阵雷制电似的急袭击。 十二名蒙面男女与孙、李两人,则把守住东厢四周,等候里面的罗远冲出。 被硝强水淋中的人,不会立即毙命,必将疯狂地夺门而出,身上冒烟皮烂肉腐,然后一头撞人涌腾中的含有剧毒、封锁出路的灰雾中,两毒齐下,非死不可。计算得十分精确,整座东厢已被完全封锁。 里应外合,势在必得。 毫无动静,没有疯狂冲出的人。而其他的客房与在厅堂打地铺歇宿的人,正与人侵的人在黑暗中拼杀。 “咦?人死在床上了?”屋顶守候的一个蒙面人白语,扬剑准备下搏。 “但……没听到叫号声。”另一人说。 “也许,人没在房内。”一个女蒙面人用坏疑的口吻说:“被淋中的人奇痛澈骨,不可能不发生惨叫就死了。” “别胡说,人一定在床上。”姓李的抗辩:“自从目送他人房歇息之后,我一直就目不交睫,守候在房外,他出人决难逃过我的监视。” “你进去岂不打草惊蛇,”姓李的亟口分辩:“我曾经用耳贴在门缝上,听到他在床上转侧的声音,这家伙睡得并不安稳,不时有声息传出。” “可是……” 一声震天长啸发自左邻的屋顶,打破了夜空的沉寂,左邻发起攻击的人出了意外,这啸声发得太突然。夜间奇袭,是不能发出响声的。 “不妙。”姓孙的大叫:“这混蛋不在房内,在左邻是他发的啸声,错不了。 众人不约而同,向左邻飞跃而走。 袭击的计划中,主要的目标是罗远,全力搏杀,不需留活口。次要的目标是苏若男,要活的。 消灭主要目标列为优先,因此发动稍早片刻。其他目标不需全力以赴,并没把其他参予夺金的群雄看成敌手,派一些人破门而人格杀勿论,二流人物便可解决熟睡中的超等高手。 这表示向左邻袭击宇内三狐的五名蒙面男女,是在同伴向罗远发动袭击的后片刻,才跳下院子发动攻击的,事实上也不可能把向各处目标攻击的时间加以统一,每组人计算时间的准确度都不同,也无法采取统一行动的声光信号指挥。 五男女跳落院子,一人橇窗,两人撬门,手法相当熟练。当门窗皆撬开一条缝时,-便用管状物先喷人有毒的粉末,仍然继续撬动,避免发出声息。他们并不急躁,让喷人的毒粉光发挥威力。 刚卸下小窗,瓦面上出现一个黑影,站在对面的屋顶上,发出一声震天长啸。 “你们干甚么?撬门窗的偷香贼?”黑影啸声一落便向下面大声嘲弄:“那里面有三位美丽的狐仙,是坑害人的专家。偷香偷到狐仙的狐窟,铁定会倒媚的,保证会牡丹花下此,做鬼也风流,哈哈哈……来得好’一男一妇飞跃而上,半空中去手先扬,电虹破空,用暗器先下手为强,身形续升,剑气并发龙吟隐隐,飞升的速度令人目眩。 黑影迎面便倒,双脚急蹬,瓦片飞起发出破风声,向升上据口的两男女飞射,不但躲过暗器的袭击,而且巧妙地用瓦片回敬。 两男女做梦也没料到这种妙招出现。用脚蹬出瓦片,其实力道有限,便不可能准确地击中跃上的人,击中了也无法造成伤害,瓦片碎裂吓了一跳而已。 可是,蹬飞的几片瓦,力道却骇人听闻,而且计算极精,奇准无比,两声暴响,瓦片分别在两男女的脸部开花,打得头向后仰。 两男女发出可怖的惨叫,向下飞堕,双目已毁,五官被瓦片割破,惨不忍睹。 “天下滔滔,我武维扬。”下面有人厉叫:“胆敢管闲事者杀无赦。” 这是武道门亮旗号的切口,是武道门的人大举袭击。 随着厉叫声,三名男女放弃撬门窗的举动,同时分两侧向上飞升,不敢从正面上来了。 “去你娘的混蛋东西!”黑影咒骂,瓦片再次破空飞旋而出,所发的破风声慑人心魄,劲道空前猛烈,虽则体积甚大,但黑夜中决难看清形影。 邻屋的孙、李偕同十二名男女,正从屋顶飞掠而来。 一声怒啸,黑影拔剑出鞘。 “我八极雄鹰与你们没完没了,武道门是甚么玩意?杀!黑影举剑怒吼,飞跃而起猛扑冲来的十四名男女,左手有一张小圆桌,居然能飞腾扑击毫不碍事。 小圆桌是用来防暗器的,主要是用来防备大量集中攒射的牛毛针。 他是罗远,料想今晚老凶魔将有所举动,老凶魔的爪牙携有发射牛毛梅花针驾筒,没有屏障相当危险。他知道有些江湖高手,在胸腹备有甲类的物品保护要害,他临时起意用小圆桌当盾牌使用。 人毕竟不是铁打铜浇的,运功护身十分损耗精力,而且为期短暂,那能长期运功护体? 运功护体,也必定减弱攻击的力道。 三男女已发出惨号,骨碌碌向下滚,全被瓦片击中头脸,完全来不及躲闪电射而至,无法看到形影的瓦片。一击梗中奇准无比。 下面,衣裙不整的宇内三狐也上来了。她们所看到的是,依稀可辨的人影,挟如电的剑光,扑人汹涌而至的十四个蒙面男女,立即传出可怖的惨号,人影纷纷扑倒飞掷,猛烈的金铁交鸣声中,人影与脱手的刀剑齐飞。 “留几个给我们。”白妖狐怒叫,飞跃而进。她是从撬破了的小富钻出来的,已经知道有人在计算她们,如不是罗远的啸声把她们惊醒,很可能已经死在床上了,所以愤火中烧。 十余名坍女,在罗远愤怒一击之下被开浪裂,一冲一绕便有一半掉下屋去了,那禁得起三头精明的狐狸打落水狗?片刻间便像风扫残云,雨过天晴。 小店的屋下,另一批执行突袭的人,进展也不顺利,住宿的江湖群雄也被惊醒了,机警地躲在暗处用暗器反击,各自为战据险死守,双方皆付出重大的代价。 一次功败垂成的突袭,被罗远有效地破坏了。 罗远冲向最后的两个人,暗器射在小圆桌上,有如暴雨打残荷,却无法贯穿桌面。他挥剑直上,剑光斜掠,将第一个人连人带剑震飞出两支外,乘势急进,一剑贯人最后一名蒙面人的腹部,剑到似穿鱼。蒙面人腰间缠有白巾,正是出创的最好目标。 一脚将中剑的蒙面人踢下屋,跃登小食店的瓦而,劈面碰上刚跃登瓦面的一个蒙面人,剑似流光掠过那人的右膝,下肢分家惨叫霜往下掉c下面院子有两个人现身,是一剑愁和五湖游龙。 “人是我的,”一剑愁怒吼,接住了掉下的蒙面人。 五湖游龙跃登瓦面,跟上了罗远。 “老凶魔可能在右邻。”五湖游龙一面叫,一面向右邻的屋顶飞跃。 罗远后起步,但速度快了一倍,五湖游龙远没离开小店的屋顶,他已登上右邻的瓦面。 他要找摄魂天魔,这老凶魔一定亲自来捉苏若男。包括千手灵官在内,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老凶魔居然是武道门的人,因为武道门决不可能收容摄魂天魔这种人神共创的魔头。 武道门也没有事前搏杀参于夺金群雄的前例,所以老凶魔在大宁集行凶,没引起群雄的怀疑。罗远无意中介人武道门与南天一剑的冲突,可以解释为误会,保护事主在情理上也说得通,事实上飞天蜈蚣也没拦劫成功。 三个蒙面人刚跃上屋顶,其中之一背上背有一个人,还没看到屋顶附近有何动静,三尺小圆桌却贴瓦面飞旋而至,面积虽大,黑夜间根本难以看清是何物体,来势也太猛太急,而且不走直线,发出怪异的啸风声。原来桌面钉了不少暗器,急剧飞旋时发出奇异的破风声。 “哎……”狂叫声乍起,一名蒙面人被小圆桌旋折了双腿,人也抛掷出丈外,摔落瓦面瓦片四分五裂。 三个人倒了两个,背上有人的一个刚要向下面的街跳落,还不知两位同伴为何倒了。 脑门一震,顶门被一只大手扣住,五指深人颅骨,立即失去知觉,背上一轻,背着的人被扶住了。 背上的人是苏若男,被拉断背带放下。 “我中了……毒……毒针……”她虚脱地叫。 “活该。”罗远拖过脑袋被抓破的尸体,摘除百宝囊找解药:“你的双锋针也不是好玩意。找不到解药,你只好向老天爷求保佑了。” “不能追,危险,”五湖游龙到了,一把拉住跟来正要往下跳的天涯孤凤:“咱们下屋子里去,看看住的人还剩下几个?” 有几个蒙面人,已经跳下小街撤走。天涯孤凤猛然醒悟,下面小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暗器的威力可增三倍,谁受得了梅花针筒的中毛针集中拈射?连罗远也用小圆桌做盾,可知连罗远也对驽针怀有强烈的戒心。 “对,也许能救活几个人。”天涯孤凤立即向屋下跳,放弃追杀蒙面人的念头。 其实,他们都心中雪亮,被杀的人不易抢救,对方已放手大开杀戒,不会有活口留下,除非不被击中。 店中除了罗远之外,另有十二位男女群雄,目下只有罗远、五湖游龙、天涯孤凤三个人,其他十个人迄今不见现身,可能已遭到不幸了。 左邻除了宇内三狐之外,也另有一些人寄宿,屋顶上仅出现宇内三狐,其他的人不敢露面。三狐非常幸运,蒙面人还来不及毁了门窗冲入,罗远及时出现,因此同住在内的人,也沾了三狐的光,没受到致命的攻击。 住在其他街舍的江湖群雄,与及在山林间露宿的人,皆受到致命的攻击,死伤极为惨重。 罗远心系千手灵官的安危,按出解药后,交给五湖游龙,代为救治苏若男,便跳下尽走了。 千手灵官到底有多少同伴,罗远并无所知,也不想知道,反正人数经常有加有减,活动相当神秘,全是成了精的办案高手。这些人对罗远颇为尊敬,见面善意地打招呼,因此前来夺金的群雄,有些人怀疑他是千手灵宫的暗椿,不无道理。 千手灵官的住处,也受到猛烈的攻击。这位老人精得到罗远警告的暗示后,侄着手布置防险,把宅主人一家老少请人地窖安顿,屋四周布下一些障碍和陷井。十二个人分前后扼守,扼守处布置得有如兵垒,临时挖掘一些陷马小坑,预置防暗器的障身木盾,严戒同伴外出搏斗,仅用暗器攻击,除非对方用人潮涌人,不然必须死守。 十二个人不在屋内歇息,睡在临时建搭的兵垒里,保持两人警戒,彻夜提防。屋两侧皆设了陷坑和障碍,袭击的人非从前后接近不可,即使飞渡人屋,屋内也无人在内,白费工夫。 袭击的人有多少,黑夜中无法估计,反正人数不少,只有两三个人,能接近兵垒十步内,其他的人皆被阻在十余步外,被大型的暗器击中不少人,难越雷池只好潮水般迟走,死伤的人皆带走了,没留下活口。 接到前来声援的罗远千手灵官的人纷纷向他道谢。他概略地将受到袭击的经过说了,损失的情形他并不知道,猜想一剑愁那些人,可能凶多吉少。 “白天我就有对方可能蠢动的预感,所以我重施金刚禅寺投宿故技,不在房中睡觉,在两座街舍的屋顶衔接,躲在瓦拢间露宿,果然不幸而料中。”他显得愤感,虎目中杀机怒涌:“我怎么也没想到,摄魂天魔会是武道门的杂碎。老实说,以武道门这几年的表现,可说誉多于毁,大多数江湖朋友把他们看英雄好汉,我也对他们颇有好感。经过这次事故,我必须改变态度。哼?是他们找上我的,我有权向他们讨公道。” “老弟,冷静些……”千手灵官婉言相劝。 “我能冷静?”他一拳捣在八仙上卜.桌上茶杯乱跳,“当初我击溃他们擒走飞天蜈蚣,那也是他们不问情由主动向我功击的。今晚他们居然向所有的人下毒手,这比强盗更恶劣百倍。被杀死的人,虽然与我无亲无故,但我是他们主要的搏杀目标,我是受害人之一,即使我放弃报复,他们肯放过我吗?” “这……” “你希望我逃走,逃到海角天涯躲过避灾:不,我和他们没完没了。” “我不是劝你逃避,而是觉得此事大有可疑。”千手灵官苦笑:“我经过多方打听,确知武道门的人,迄今还没在瑞云谷现身。摄魂天魔被爪牙称为军师,武道门绝对没有称为军师职称的人,怎么想怎么猜,也无法把老凶魔与武道门扯在一起。而我所获的消息中,老凶魔这些人,分为数批之多,彼此之间却不相往来。他们的目标不在你,而在苏若男这位不为人知的小姑娘,很可能想从她身上换取飞天蜈蚣和飞虎。” “那就更明白表示,老凶魔是武道门的人了,换回他们的两员大将,当然得全力以赴。”罗远己先人为主,不接受千手灵官的解释:“哼,我会设法弄到他们的主要人物,追出他们的根底,揪出他们的首脑的,他们已经惹火我了,我要把老凶魔追得上天人地。” “何不从长计议……” 他哼了一声,气冲冲走了—— 扫描,夜郎王OCR

集外罗远大开杀戒,集内的群雄并无所知。罗远自己不会宣扬。 老凶魔的爪牙当然不会说,灭自己的威风谁肯透露?何况老凶魔的有地位爪牙,不在集内落脚。江湖出现第九只鹰的消息,正式从大宁集传出。八极雄鹰的底细,人言人殊说法各有不同,至于他的身份属于何门何道,还没有正确的定位。 可以想见的是,不会有人把他定位在白道或侠义道;因为这次瑞云谷参予夺金的群雄,不可能有白道或侠义道朋友介人。这是打算黑吃黑,或者强抢豪夺的作为,白道朋友不敢沾手,侠义英雄不屑介入。 千手灵官是白道高手名宿,有治安人员身份,是奉命追查武道门山门所在地的官方密探,不是带人来抢夺黄金的人。 街对面的一家民宅内,两天前便住进五六名男女,很少外出走动,与在集上活动的江湖群雄打交道,也谈些江湖见闻,不深人谈论此行的目的,所通的名号极为平凡,一听便知是假的,无根底可寻。 总之,这次赶来奏热闹的江湖群雄,不论是个人前来,或者纠众而至,决不是等闲人物。可以说,都是敢与武道门争口食,敢在老虎嘴旁拔毛,为名为利奋不顾身的成名人物,至少也是一流高手地位不低。像罗远这种初出道的小人物,还真不配在这条路上走动。 薄暮时分,三个扮成村夫的人从后门进人,寄居的内堂,立即展开会议,屋前屋后的警戒,加强了一倍。寄宿宅内的六位男女,参予这场会议。主持人生得五短身材,年约半百,外貌毫不显眼,甚至有点蠢笨,与普通听天由命的村夫毫无二致,走在街上,决不可能引人注意,是那种完全被人忽略的人。 “你们这里既然没发现与武道门有关的人,可以停止侦查了。”村夫用淡然平庸的口气说:“姓苏的小美人身旁的神秘人物,也已经居散,你们也对付不了她,那就交给我带来的人处理好了,长上在瑞云谷立候好消息。” “我并没表示所有的人,都与武道门无关。”此地的负责人沮丧地说:“只是有姓罗的小辈,牵制了我们太多的人手,死伤惨重,没有人手作更深人的追查而已,有几个表现得不怎么积极的男女,很可能是武道门派来的眼线,仍等进一步侦查,我打算把他们弄到手取供。” “不必了,武道门并没派有人前来看究竟。”村夫不耐烦地挥手,制止对方再分辨: “襄阳方面的眼线,不断传来信息,武道门不但毫无动静,甚至没发现有他们的人走动。长上认为,咱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引蛇出穴的大计落空,武道门的山门根本不在荆山。” “长上的意思……” “赶快结束瑞云谷的事,另起炉灶重订大计。所以,派我带人来立即清除闻风赶来夺金的人,不必理会其他杂务了。除了要捉活的小美人之外,其他的人一律格杀灭口。”“姓罗的……” “我的人负全贾。”村夫话说得信心十足,似乎认为罗远必定可以任由宰割。“好吧! 如何进行,请详加策划。”“我的计划是……” 大宁集是进山的最后一站,但距瑞云谷远在七十里外。闻风前来夺金的群雄在这里落脚候机,可知他们的心目中,表面上看是有意向武道门挑战,有增加自己威望的念头和打算,骨子里仍然外强中干,知道自己实力不足,所以在赎人期日之前,有所顾忌远在瑞云谷七十里外落脚,以免受到武道门的人驱逐问罪。 武道门在天下各地作案、规矩是由该地区的某几位人员出面,由一个该门有威望的人主持,人数并不多,做案有恃无恐。这就是江湖牛鬼蛇神们,敢闻风而至意图在虎口夺食的原因所在。过去甘年中,曾经发生许多次虎口夺食事故,武道门皆驱逐了事,不作进一步报复,不但保持威加天下的风度,也表示武道门高手如云,根本不介意任何人挑战,有充足的人手和实力,应付黑吃黑绰有余裕,也因之而增加武道门的威望。久而久之,妄想藉虎口夺食以增加自己声望的江湖群雄,把向武道门挑战看成扬名立万的终南捷径,反正失败了同样会名气上升。 这些在大宁集落脚的牛鬼蛇神中,连声称与夺金无关的玉虚天师,也没有防备武道门驱逐袭击的准备。即使在瑞云谷附近潜伏,在发起夺金行动之前,武道门也不会事前加以袭击,武道门是勇于接受挑战,有担当讲江湖道义的天下第一勒索集围。在挑战的人没发动袭击之前,他们是不会主动反击的。 在大宁集落脚的所有牛鬼蛇神中,除了提防同道之间临时起意的寻仇报复之外,没有人把武道门袭击驱逐的可能性加以考虑,那是不可能发生的,过去从没发生的例子。 玉虚天师与宇内三狐和罗远的冲突,不关他们的事;两批实力强大的神秘人物冲突搏杀,也不关他们的事。 结果,意外发生,他们措手不及,后悔已嫌晚了。 天渐渐黑了。山区的落日相当美,但山居的人并没有美的感受,日落而息,是睡觉的时候了。 小店的主人有冤无处诉,怨天根地替强梁住客准备膳食,之后即不再伺候。十余名男女住客幸好很少找麻烦,但也被搞得忧心仲仲六神不宁,天知道这些强梁住客,何时大发脾气弄得鸡犬不宁?这些带了刀剑的人不好伺候,大发野性必定人人遭殃。 住客这两天内,更动甚少,大半是熟面孔。迁出的人不知去向,迁入的人则是从外地匆匆赶到的,有些与原住旅客攀交情,有些则不与其他的人往来,似乎有意隐起身份,用的可能是假名号。 五湖游龙仍然住在这里,飞熊和追风快刀也在。至于那位夺魂一指江彬,当然已经失了踪。 客厅点了两盏菜油灯,光度不足。几个人在厅中品茗,江湖豪客不习惯日人而睡。 “摄魂天魔那群人,实力之强令人心惊,他们弄走了武道门的飞天蜈蚣飞虎两员大将,胜算在握。”一剑愁黄允中谈上了主题:“依你们的估计,他们能不能把武道门击溃,从阴阳使者手中,把一千五百两黄金吞掉?” “很难说。”追风快刀李勇,用怀疑的口吻说:“想从武道门手中黑吃黑的人并不少,成功的人却没听说过。老凶魔这位军师的主子,应该是名头更惊世的人,可是迄今为止,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来历。据我所知,他们有几个爪牙,曾经落在某些人手中。却问不出任何结果,众口一词招认是老凶魔的爪牙,对以上的主子毫无所知。诸位老兄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对惊世的高手名宿不陌生,谁知道这些人的底细?总该有人听到一些风闻吧!” 在座的男女有十人之多,其中包括罗远在内。罗远不可能听到些甚么风声,其他的人你看我我看你。 “我再说一遍,飞天蜈蚣和飞虎,不是落在老凶魔的人手中的。”罗远实话实说,他知道是苏若男那些人所为:“连千手灵官也不知道老凶魔那些人的根底;只知道老凶魔早些年在山东地区活动,为何带了大批爪牙在这里出现,千手灵官也大感意外惊讶呢,” “我们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五湖游龙郑重地说:“首先我们认为老凶魔的爪牙,称老凶魔为军师,那么,主将该是他的主子。如果他们志在向武道门黑吃黑,觊觎那一千五百两黄金。那么,他们为何不到瑞云谷布置,却在七十里外的这里逗留生事,为何?” “主子另带有人在瑞云谷布网张罗,由老凶魔带了一批外围爪牙,在这里制造事端,吸引各方群雄的注意,干扰夺金群雄的活动,他们在瑞云谷的人,便不受前来浑水摸鱼的牛鬼蛇神捣乱了。”那位自称五爪蚊的水上好汉加以分析:“他们已发现另一批实力强大的人,对他们具有严重的威胁,所以迫不及待召来更多的人手,意图除掉具有威胁的那群人。” “对,很有道理。”追风快刀同意五爪蚊的看法:“现在八极雄鹰一鸣惊人,对他们的威协更严重,杀得他们死伤惨重,罗老弟成了他们第一号强敌了。” “所以咱们得放警觉些,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剑愁本能地挪了挪佩剑:“老凶魔居然能役使如此众多的爪牙,委实令人心中懔懔。 他已经让大多数高手名宿害怕了,再有大批爪牙可用,今后为害更烈,他留在这里,的确吓坏了不少人。” “他不会善罢干休的,罗老弟你必须特别提防他。”追风快刀苦笑:“希望他赶快赶去瑞云谷布置。以他目下的实力,对付武道门的阴阳使者,应该绰有余裕,留在这里毫无必要,天知道他在打甚么鬼主意?” “在这里堵截武道门从荆山赶来接应的人,切断阴阳使者的外援,错不了。”五爪蚊再次举出老凶魔在此逗留的理由,颇有见地:“在瑞云谷布置的人,实力一定不比老凶魔这批人差。咱们这些零零星星,想浑水模鱼的好汉,看来毫无希望了,白跑一趟枉费心机。” “那可不一定哦?”一位年轻人拍拍胸膛,表示英雄气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人多固然占便宜,出其制胜打烂仗,人少同样可以发挥,他们那能永远聚在一起?罗兄,你不会放弃吧?” “谈不上放弃,那本来就不关我的事。”罗远显得懒散,一副局外人表情。 “你不去夺取?” “如果我去,决不是为了抢不属于我的黄金。”罗远漠然地表明立场:“大后天午正赎人,黄金初期得主当然是武道门的阴阳使者。时间已经不多了,诸位如果仍在七十里外观望不前,恐怕连拾金屑的机会也没有啦!诸位不是为观望而来的吧?那又何必来?” “咱们明天就动身。”一剑愁似乎下定决心,不再存心观望:“事前在瑞云谷附近潜伏,固然风险甚大,在这里观望,其实并不安全。假使武道门没有人从荆山赶来策应?谁敢保证老凶魔不改变主意,迁怒赶来觊觎黄金的人?这两天的冲突就不会是偶发性的,老凶魔已经开始清除威胁性最大的人了。” “对,咱们明天就动身。”追风快刀脸上有不安的神情流露:“先期清除碍手碍脚的竞争者,也是手段之一。姓苏的小姑娘逃回集上投宿,就是被逼回来的。老凶魔的主要目标是这位苏姑娘,不敢在集外露宿了。” 罗远心中一动,老凶魔是甚么都不怕的,大宁集的民壮,绝对阻止不了老凶魔侵人集内行凶。苏若男和宇内三狐躲人集内藏身,必定会替大宁集带来灾祸。 “诸位如果明天动身,今晚最好警觉些提防意外。”罗远离座表示要歇息了:“追风快刀李前辈说得对,先期清除碍手碍脚的竞争者,也是保证顺利成功的手段之一。一旦老凶魔认为你们碍手碍脚,攻击的刀剑与矛头,就会指向你们身上了,须早作防备以免枉送性命。” 不再理会众人七嘴八舌,出厅迳自走了。 罗远再次出现在集场那位甲首家中,千手灵官恰好从外面打听消息返回不久。 他知道千手灵官靠得住,是真正的江湖人精,打听消息的门路广,手段高明正确度高。 他把毙了老凶魔不少人的事说了,并说出老凶魔大举出动对付宇内三狐,袭击苏若男七男女的经过情形。 “苏若男那些人,无疑是实力仅次于老凶魔的强力竞争者,曾经擒住了武道门的两员大将,这件事已是众所周知。”他说出自己的看法:“老凶魔集中全力对付她,很可能想打武道门被擒的两员大将的主意,只要擒住苏若男,就可以协迫她的人用飞天蜈蚣和飞虎交换。” “那是可能的。”千手灵官同意他的看法:“问题是:值得吗?据你所说,苏若男的地位,在她那些人中并不高,就算她落在老凶魔手中,她的主事人肯将擒获的武道门大将交换吗?” “这……”他楞住了。 “所有的强梁组合,控制手段几乎都非常残酷,重赏重罚不惜牺牲,是强梁组合的金科玉律。武道门不会因为两员大将被擒,而重人道乖乖用黄金把人赎回。苏若男的主子,也不会因为她被掳而用人交换。 所以,老凶魔全力擒捉苏若男是没有必要的,所付的代价也太大了,不划算。晤!其中一定有诡橘的阴谋,真得花些工夫,找出其中的秘密来。” “我也觉得其中疑云重重……” “老弟,你可以抓人问口供呀!”千手灵官又在玩权术,唆使他着手查:“老凶魔的重要爪牙,一定知道其中底蕴…… “你也可以捉疑犯呀?” “我?我不能玩法。”千手灵宫摇头苦笑。“这里距我的管区已在千里外,所发生的罪案我管不了,也与我追查的案件无关,那是随州公人的责任。一旦我出面,随州的知州大人会把我关进监牢吃太平饭。你可以放手干,我无能为力。” “今晚你恐怕非出面不可了。”他悼悼地说。 “是吗?”千手灵管一怔。 “没错。”他肯定地说。 “你听到了些甚么风声?” “苏若男那些人走不了,回到集上投宿,老凶魔势必大举袭击,那表示集上的居民遭殃受到波及,你能闭上眼睛,抚住耳朵袖手旁观他们杀人放火?” “晤?有此可能。”千手灵官脸色一变。 “你们最好放机灵些,不然今晚你们将十分难过。”他立即告辞离去。 千手灵宫知道情势严重,立即召集手下计议—— 扫描,夜郎王OCR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都没悟出老凶魔居然是武道门的人,连千手灵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