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长负责镇场子,静雅把目光投向一对母女

一、
  很讨厌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者,静雅把目光投向一对母女。几次欲过去制止她们的大声说话。母女两个相对坐着,说着笑着,还时不时手舞足蹈着。静雅无奈地笑笑,即然是公共场所,还是不去打扰人家的雅兴了。人人都有享用空间的权力。也难得人家了无心事的样子,还是不去理他了。
  静雅转移了目光,看向车外的风景。车窗外的花红柳绿一闪而过。一只只回归的鸟儿在歌唱,在飞翔。
  静雅心里有闪出一念“她去了哪里?”“飞翔的小鸟”去了何方?静雅闭上眼,任往事从脑海里翻过。
  
  二、
  “妈妈!妈妈!你快醒醒呀……爸爸!你快叫妈妈醒醒!妈妈这是怎么了?”恍惚中听到儿子的喊叫声。“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快点醒过来……”老公的声音。“你们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孩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老妈的声音。静雅无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屋子的人在看着自己。用力从嘴角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陆续的人都走了。老公扑通跪倒在静雅面前:“老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千万别想不开。”静雅把脸扭向别处,不理他。眼里一副厌恶的表情。
  昨晚,老公醉酒睡在身边,无聊的静雅顺手拿起他的手机,登录QQ号。怎么有两个号码。?好奇心做怪,静雅登上了老公的另一个QQ号。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号码!静雅越发好奇了。莫非……静雅的心不安起来。只有一个网友的QQ号码!静雅顺手写了一句“好想你!”那边回复得好快:“亲爱的!我也想你!你怎么才想起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静雅随口说道“我更想你,只是老婆在身边,无法跟你联系。”“哦!亲爱的,我好想好想和你拥抱在一起,我老公出差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快了,我更想和你缠绵在一起!看你为我动情的样子!”静雅还在回复着。“亲爱的,你好坏!”“你不喜欢我坏吗?”静雅邪恶地笑了。破女人!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吗?“喜欢!喜欢死你了!”那边的女人还真是肉麻!“你无耻死了!”静雅用语音骂了一句!匆匆下线了。
  夜好安静!有谁能读懂我此时的心情?静雅难以入眠。头疼得厉害。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一对无耻地狗男女在撒欢。女人的妩媚!男人的卖力,在眼前晃来晃去,一遍又一遍。头好疼好疼!静雅用手拢了拢头发,狠狠地掐着脑门。让我快睡着吧!我不要知道这些事情。静雅在祈求着。无意中看到床头柜子上的一瓶安眠药。这是静雅托在药店工作的朋友买来的。因婆婆老失眠,静雅随时准备着安眠药,可以在婆婆失眠时给她服用。头越来越疼了,“安眠药”成了静雅的救星。我要睡觉!我不要去想了!一片,两片……静雅忘记了究竟应该服用几片……但她睡着了。
  
  三、
  静雅默默地叨念着一句话“出轨的男人就象掉进屎里的钱!不捡可惜,捡了恶心。”静雅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微笑。除了上班下班。静雅对谁也不说一句话。不做饭,不洗衣。就是知道上网。而且还改了一个特别的网名“想要放荡一回”。
  还别说,这网名似乎还引人注意,每每打开手机QQ,总有一些男网友发来信息。这个来一句:“美女,发情了吧?要不要我陪你?”那个来一句:“嗨!寂寞了?我们放荡放荡怎样?”静雅从心里骂了一句:“臭男人!一样的货色!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静雅拉黑了这些人。静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干么!但面对这些毫无素质的人,静雅从心里感到厌恶。
  “把你网名改了吧!据我的了解,你不是放荡地女人,这个网名不适合你。”“呵呵!你的了解?你会了解我吗?我就是要做放荡的女人,你管得着吗?”静雅随手回复着。“应该了解一点点吧,虽然我们没聊过天,但我们已经是两年多的网友了,你的高兴与悲伤我都知道一点点。”那边的人说道。两年多的网友,我怎么不知道?静雅想不出什么时候加的这个网友了。“了解很难!有时候同床共枕的两个人,都不见的能了解呢。”“姐,得饶人处且饶人,任何人都有错的时候,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车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了。”“你怎么知道我的事?一些事情是无法原谅的,难道不是吗?”“我看过你的说说,虽然你写得含糊,但我能读懂你的心情。我也去过你老公的空间,他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静雅想着那句话“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顺手把网名改了过来。“善待自己”,挺好的网名,看看天还早,静雅开始洗菜做饭,等待老公的归来。自上次那件事后,静雅的老公再也不到外地打工了,在村里干起了小包工,虽然苦点,累点,但不用过夫妻分居的日子了。
  
  四、
  家里恢复了笑声,夫妻和好如初了。闲暇之余,静雅会找那个帮她走出囧镜的人聊聊天。“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网名?“哭给自己听,笑给别人看”?静雅问道。那边传来一句:“姐,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自主的,一些事是万般无奈的。即使你再努力!也没有办法解决的!”静雅感觉他的话有些消极。急忙问道:“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说给我听听吗?志强!你还把我当成是你姐吗?”志强发来一个笑脸说道:“姐!我没事的,你别忘了,我可是顶天立地地男子汉,男人就应该坚强面对一切。”“嗯嗯!你说得很对!”静雅发过去一个夸奖的表情。“嘿嘿”志强有些害羞了。
  或许是因为志强帮助过静雅吧,也或许陌路相逢本就是有缘。静雅一直放心不下他。终于有一天,静雅说道:“志强,我们见一面吧,你和弟妹说说,咱两家人聚在一起聊聊怎样?”“不好!我很忙,跟本没时间。”“哦!那就当我没说!只要你好好的就行,我们可以不用见面的。”静雅只好回复道。可接下,那边又发过一条来“我同意见面!我也有事情要拜托姐姐呢!”静雅糊涂了,发过去一连串的问号。“呵呵!”那边的人笑了“我的志强媳妇,我也很想见见姐姐呢。”“哦!我说呢,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志强很忙吗?”“没事的,姐姐!要不明天我们就见面吧!”“也好!也好”静雅只好应到。
  
  五、
  小餐馆的一角,坐了一对中年男女。男人大约四十多岁模样,个头不高,圆脸堂。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那专注的表情,似乎是在欣赏门外那轻舞的柳枝。女人比男人要小一些的模样,穿着整洁大方。不招摇,得体而朴素。一看就是上得了庭堂,下得了厨房的好女人。
  彼此间并不陌生,因为都曾见过对方的照片。静雅和老公急忙向前,老公握住了志强的手:“好兄弟,谢谢你帮我劝服了你姐,她才能原谅我。”志强笑了笑,说道:“一次的错可以原谅,但你可别再一次犯错,如果再有下一次,不光姐姐不原谅你,她就是原谅你,我也不会答应的。”静雅的老公赶紧说道:“不会了!不会了!”静雅拥抱着志强媳妇,听着他俩的谈话,哈哈笑道:“以后可别欺负我哈,我可有老弟志强帮忙揍你呢。”惹得一阵阵笑声。细心的静雅看见,刚才志强站起来时,他的腿似乎有点瘸,但静雅没吱声。
  饭店老板的动作,真可谓是干净,麻利,快!不一会功夫,一桌丰盛地家常小菜上齐了。志强和静雅的老公推杯换盏地一杯接一杯。看他们喝得起劲,静雅说道:“少喝点!喝多了难受。”两个人同时回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哈哈哈哈。”静雅摇了摇头。志强媳妇说道:“姐!让他们喝吧,咱们出去走走吧。”“好的,弟妹!我们出去转转。”“姐,叫我慧吧!这样更亲切。”静雅点点头。
  
  六、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城市的柏油路上。慧看看静雅,似乎欲言又止。静雅问道:“你怎么会答应和我见面的?你不怕我是骗子吗?网上骗人的事情可有不少呢?”慧摇摇头,笑着说:“呵呵!姐怎么会是骗子呢?你和志强的聊天,我每次都有参与,你是心地善良的人。再说了,你能骗我们什么呢?一穷二白的。”静雅愕然:“还有人和网友聊天,让老婆在旁边看的,难以相信。”慧急忙说道:“其实志强不怎么聊天的,那天看到你突然改了网名,猜想你可能遇到不顺心的事了,所以我俩才商量着给你发了一句话。姐,我们可不是故意的。”静雅笑了“木事了,那么你们俩可都是我的网友呢?”慧也笑了“姐,我也有QQ号,网名叫飞翔的小鸟,你也加上我吧。”“行啊!做正式的网友更好!”
  慧更换了话题:“真想做一只飞翔的鸟儿,自由自在地飞翔。姐!求你一件事呗?”“求我?什么?”“帮我照顾志强吧?”静雅怀疑自己听错了!看着慧,等下音。“我想出国,志强的脚疼好久了,因为没有钱,不能到大医院里去看看,看到他每走一步,都要忍着疼痛的折磨,我心里难受。”静雅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病因是什么?”慧说道:“不确定,说是类风湿,一直吃着药,就是不见好。志强还一直坚持上班,早晨起床后,能轻松点的走路,干一天活下来,脚肿得老高,疼得更厉害。”“赶紧去医院看看呀!这样拖着可不行。”慧无奈地摇摇头:“钱呢?本来挣得就不多,志强一直吃药,孩子上学还的花。”静雅无语了。是啊!钱呢?没钱,啥也干不了。自己如果有钱,也可以帮帮他们,可是最无奈是自己也没有。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无奈。
  两个人走累了,在路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看着过往的人群。匆匆忙忙,劳碌奔波的情景。慧说道:“俗语说得好,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看着他每日里的疼痛,我的心好疼好疼。”静雅心里也挺为难,“我很想能帮你点什么?可我没有能力。我也无法帮你照顾志强,这跟本是不可能的事。”“呵呵,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要你每天陪他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就好,志强有时候挺脆弱的,别看他表面坚强,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只要姐多开导开导他就好。”静雅长嘘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我能答应。”慧握住了静雅的手,一边摇摆着一边说:“还是姐姐最好。”
  
  七、
  慧顺利地走了。静雅也一直陪伴着志强聊天。每日说些身边发生的好笑的事情。时间在慢慢地向前推移,志强每每收到慧汇来的钱,总是对自己增加不少的埋怨。都恨我太没用了,让自己的女人出去受苦,而我却在家里享福。静雅每回都劝他,慧的付出是因为爱,只要你好好爱她,她也会很开心的。别老埋怨自己了,给慧打电话时,要好好的说,别让他挂着你才好。志强还算听话,渐渐的不再怨恨自己了。
  平静的生活过得好快,一恍两年过去了,静雅的手机上再也没有看到慧上线。“飞翔的小鸟”头像一直是灰暗的,静雅试着发过几条信息,都没有回应。静雅不明原因,暗暗猜测着。有一天,志强说道:“我再也联系不上她了,她真地飞走了吗?”静雅不知该怎样回答他。“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怀疑慧对你的爱?”“可真的联系不到她了。”“她有她的原因。你别乱想了。”志强的脚越来越疼了,再也无法正常走路了,每走一步,只能借助拐杖了。静雅尽力说服志强,让他到大医院去看看。志强说:“我不是不想去,我想等慧回来陪着我去,给我汇来的钱,我都攒着,要让她回来实现她的愿望。”“傻瓜,等慧回来后,能看到你正常的走路,难道不是更好。”志强终于答应了。
  “各位乘客,感谢您乘坐本次列车,本车已经到站了,请乘客们拿好行李,准备下车!准备下车。”静雅的思绪从往事里被拉回,不知何时,那对爱说爱笑的母女,早就下车了。
  
  八、
  往日的约定,三年后的她怎么还不回来?静雅登上了QQ,照着那灰暗头像发过去一句:“为什么失约,你不想念你的志强吗?他的病更严重了,快快回来吧!”习惯了的失望表情,静雅拿着自己的行李下了车。
  透过玻璃,看到志强躺在病床上,静雅的心有丝丝的疼,好想拥抱着他,给他温暖,好想亲吻着他给他力量。静雅的脸上一阵阵红晕,我这是怎么了?我不会喜欢上他了吧?这个让人心疼的男人!“请问,你找谁?”前来换药的护士问道。静雅慌忙中,竟不知怎样回答了。转过脸来的志强,看到了静雅,叫道:“姐!你怎么来了!是路过还是专门来看我?”“路过,路过!出差路过!”静雅连连说着。“哈哈,说谎不脸红,是专门来看我的吧?”“就是你能!”静雅说着,眼里却含着泪,“你怎么样了,还很疼吗?”“没羞,没羞,还哭了,已经确定了,是血管瘤,切除了就好了。”志强嘻嘻哈哈地说着,静雅也被他带笑了。
  手术非常成功,志强的身体素质很好,没有半点憔悴模样,兴奋地告诉静雅:“等我好了,我一定,要天天跑步,天天跳舞。”“好了,好了,少说一句吧,歇歇才更好。”静雅递过来一个削好了的苹果。静雅老公打来了电话,“喂,静雅,你时么时间回来?回来时我去接你。”“嗯嗯,好的,志强好多了,明天我就回去了,记得要接我呵!”老公高兴地说“志强终于好了,真替他高兴,有时间我也去看看他。”挂了老公的电话,静雅看到手机屏幕上,有一条QQ信息,打开一看,更加高兴了。信息这样写到:“谢谢姐姐的守约,替我一直照顾志强,原谅我的无情,独自在外面特别想家,想孩子,越联系越想念,越在这里呆不下去,万般无奈的我狠狠心,再也没跟你们联络。明天我就要回去了,谢谢姐姐。”静雅高兴地说着:“看她的网名改了,改成了‘候鸟回归时’”。志强笑了,笑得如此灿烂,如此张扬。

-1-

“明姐呢?”店长从电脑后面探出脑袋问我。

“她说她回家一下,十分钟就来,回去拿个羽毛球拍我们打打。”我说。

"嗯,"店长点点头,突然又问,"回她家还是回她男朋友家啊?"

我懵了,又看了看店长意味深长的笑,瞬间秒懂:“男朋友家吧?应该。”

我叫小智,从学校出来之后,就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家居体验馆做家居顾问,通俗一点来讲,我就是一个卖家具的。明姐是我的师傅,在这家店里三年了,有自己稳定的客源,有老顾客,还有老顾客转介绍。这是一家规模很小的家具店,占地二百多平,统共也就四个人,店长,明姐,我,还有一个比我稍早两个月过去的男生,我们都喊他强哥。平时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也就周六周日和节假日小忙一下,好在只是在一个小县城,客流量少,但顾客选择面也相对少,我们的成交量还算可以。平时我们的分工也很明确,新人嘛,我负责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强哥负责体力活,店长负责镇场子,明姐呢?明姐负责接单喽,毕竟店里,70%的成交量都是明姐贡献的。

“你能不能稍微上点心,把成交量提上去,你看看明姐,你看看她平时是怎么接单的,能不能学着点!”早会的时候店长又在批评我了,我低着头,嘴上说“哦哦。”心里还是有点不屑,学她什么?学她怎么跟顾客打情骂俏,还是学她怎么找一个老公再找一个男朋友啊?

-2-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就开始在心里默默地观察明姐,捋捋人物关系。明姐有一个儿子上幼儿园大班了,下午店里不忙的时候,明姐的婆婆都会接完孩子来店里,让明姐辅导孩子写作业。明姐对他的儿子和婆婆的态度都不算太好,跟对待客人完全就是两个人的样子。做完作业,明姐会到隔壁的沙县小吃去给儿子点一份晚饭,有时候是面条,有时候是盖浇饭,有时候是砂锅。然后,等她婆婆来接儿子回家。明姐的婆婆是那种传统的农村妇女,脑子里只有地里的活还有多少没干完,会跟明姐唠叨她还有哪些活哪些活没有干,每当这个时候明姐总是特别特别的不耐烦。我对明姐的不屑又加深了,我最烦的就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人前温柔可人,一幅贤良淑德忠贞不二的模样,背后对家人又是另外一幅嘴脸,重点是,她还是一个出轨的女人,心里就想着跟男朋友的美好未来呢,哪管自己儿子的死活。

明姐的老公来过两次,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老实特别老实的人,沉默寡言,中等身材,穿着也很朴实,像个小老头。毫无疑问,明姐从来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相比较而言。明姐的男朋友就风流倜傥多了,带个大金链子,总是喜欢穿一些花里胡哨,引人注目的衣服,是个很小很小的包工头,三天两头的过来。有时候给工人结算工资的时候也要把工人叫到到店里来算。店长念在明姐是元老,手里顾客还多,并且他在的时候都是不怎么忙的时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就像是个孩子,业务上明姐总是要帮他操一份心,平时我们聚会什么的也都跟着,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只有四个字,浮夸装逼。

我们店里除了固定的销售,还有安装师傅,一对夫妻,他们就负责去顾客家安装家具。无语的是,我发现安装师傅是明姐男朋友的亲舅舅。安装师傅偶尔会从家里给明姐带点菜,会聊昨天晚上吃的什么,男朋友爱吃什么。遇上了安装师傅也会逗逗明姐的儿子,会买零食,会叫叔叔,安装师傅家新房上梁的时候,明姐还以外甥女朋友的身份去吃酒席了。我真的是要疯了,如此混乱的关系,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和谐的生活在一起的,爱男朋友就和老公离婚啊,想好好过日子就和老公分手啊,他爸妈也不管管?婆婆也无所谓?舅舅就这么惯着?

-3-

七夕节的时候,明姐收到了两份情人节礼物,男朋友送一个包,老公买了一束玫瑰花,让儿子送过来了。相比较而言,强哥最近就有点失意,有一个到了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却为了结婚后要不要跟公婆住闹得不可开交。大家都各怀心思吧,又不能说出来,但表面上,我们都表现了好羡慕,好羡慕明姐情人节收到了两份礼物,明姐并没有想象的开心,二十块钱把那么一大束玫瑰花转卖给强哥,让他送给未婚妻了,我们都在吐槽强哥,捡到大便宜了。

正好店长出差了,我们站在店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已经忘了是怎么开始这个话题了,但明姐第一次跟我们说起来她的家庭。明姐家是安徽的,她还有一个弟弟,当年她老公在那里打工。明姐就觉得这个男人挺老实的,除此之外,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她爸爸妈妈都觉得她应该嫁给她,因为他老实,本分,对明姐还好。明姐说她当时还小,才22岁,不懂得反抗,也没有自己的思想,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她爸妈觉得她该嫁,然后她就嫁了。嫁过来了之后,办完酒席,隔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去领证。后来是老公,家里人一直在催催催,她们才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明姐说:“我的老公他人真的非常好,非常好,特别特别的老实,但是老实人,就是一根筋,容易犟。你跟他说什么他真的从来都不会听你的,脾气还比较暴躁,有时候还上手,我真的跟他都不知道吵了多少架了,现在,也已经懒得吵了,但是已经回不去了。”“那你为什么不离婚?你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原谅我是一个耿直妹子,我忍不住插嘴说。“我想离婚呀,可是他不同意,我爸妈也不同意,所以就只能这么耗着,我老公一个月工资六千多也不低,但还房贷就要四千多,儿子现在上学幼儿园一年1万多,等他今年毕业了,明年上小学就好了,负担就轻了,我也就放心了。”我突然觉得,天哪,这又是一个听父母之命结婚,然后努力上班,让自己儿子上学的中国母亲。“那你觉得你跟你男朋友有可能吗?”我已经克制不住想要问了。“我也不知道,不是很有信心,毕竟我比他大四岁,他才26没有定性,以后的事什么都说不准。

就这样点到为止了毕竟我一个外人也不好问太多。那天,明姐在店门口站了好久好久。我和强哥都很识趣的进屋了,没有一个人去问她怎么了?可能明姐是真的不想结这个婚吧,我开始想,难道她就是,那种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吗?还是,她就是在给自己的出轨找理由?是该怪她太没有主见,还是怪她太有主见。听店长说,去年我还没有来的时候,她的老公刚发现他出轨,总是到店里来吵来闹,那现在呢,不肯离婚,是在等她回心转意吗

-4-

转眼快到中秋了,店里开展了中秋庆活动,迎来了一个客流量小高峰,我们也没有之前闲了。这天,明姐的婆婆照例送她儿子来写作业。明姐给了她婆婆1000块钱,说,快到中秋了,我店里忙,没时间去给你买东西,这里1000块钱,你自己去买点吃吃,买点穿穿。婆婆接过了钱,又唠叨了一堆田里的活还有多少要干,骑着三轮车回去了。明姐的儿子叫唤着作业不会做,寻求明姐的帮助。我真的是忍不住要吐槽一下,现在幼儿园的作业太难了,真的要好好谢谢我妈妈早生了我两年,不然我可能连幼儿园都毕不了业。明姐转而去辅导儿子写作业了。

我想还是店长给我的销售任务太少了,我仔细观察了这个孩子,他很调皮,却总是自己玩,从来不跟我们搭话,明姐一骂他,他立马就不说话。可能是还小,还不懂大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他只知道我妈妈不喜欢我爸爸。我见他撕心裂肺的哭过一次,具体为什么我不知道。他最近总咳嗽,去医院吃药挂水就是不见好,明姐基本上已经到了见人就问小孩咳嗽总不好怎么办,走火入魔的地步了。是不是每个母亲都这样,自己的孩子生病的时候都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会某种法术,一秒钟将孩子治好。终究,明姐还是一个母亲,我开始觉得明姐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了,她是一个出轨的女人,但一个母亲,一个儿媳该做的都做了,她只是还想追求爱情,这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时间吧。

-5-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店里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还碰上了烦人的售后问题。有一个客人,我们都叫她慧姐,前年的时候,在我们店里买了一个沙发,回去用了一年多发现沙发两个扶手花纹不一样,后来找售后,我们给退货了。退货了之后,慧姐说,反正我到别的地方也是要重新买沙发,我就在还在你家买了吧。然后又挑了,明姐接的单。这下子,用了一年之后,又开始觉得色差太大了,不可以了,又闹到售后来了。

明姐也不是好欺负的,当然就不干了啊,当初你买的时候就是这个颜色啊。后来,我们店里提出赔偿五百块钱。慧姐火了:“五百块钱,我和我的小姐妹喝喝茶都不够的,你打发叫花子呢!”好吧,慧姐是一个纯女土豪,天天开着大宝马,接接送送孩子上学就好了,不用上班,也能一身名牌。

慧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叫了个社会上的光头弟弟,天天在我们上班之前把我们的门锁上。那段时间,我们天天锯锁,天天打110,中间慧姐还叫了好几个人吵了一架,那几天班上的真叫惊心动魄啊。后来大区经理专程过来了,要好好解决一下这件事。我们销售,经理,店长还有工商局的一起去慧姐家看沙发,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一进门我就被墙上硕大的婚纱照吸引了,倒不是有多好看,主要那照片真的很大,男主角还是个秃头。餐桌上的玻璃下面夹了一页纸,写给儿子的一封信,我很没有道德的看了,怎么说呢,感情很真挚,但文笔比较青涩。

慧姐一直在跟我们讲他们家装修花了多少钱多少钱,一群人聊到一半的时候,慧姐的老公回来了,照片上的那个秃头男人。他见我们都在也没有说什么,径直往房间里去。慧姐追上去了,拉住说:"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了,你衬衫怎么换了,你又去洗澡了!”“别烦,我回来拿个东西就走,也不嫌大丢人。”慧姐老公不耐烦的说。

慧姐老公真的是拿了个东西就走了。我和店长对视一眼,也是一个不幸福的女人。后来这件事怎么解决的,具体细节我也没有关心,毕竟我只是一个打酱油的。慧姐曾经有一次说过,她老公一回家就奔沙发的,都不和她讲话的,这下子沙发坐不了了怎么办。我开始有点可怜慧姐,嫁给一个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的人,慢慢的熬过一辈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可能她找我们的问题,也是想找找存在感吧。她看着也才三十出头,难道要这么一直熬下去吗?

-6-

中秋节过去大半个月了,也并没有得到想象的轻松,之前客户订的货要出单了,每天好多家具送到仓库,我们都要在签收之前好好检查检查。不然在发现破损就都是我们赔偿。明姐从来不让我抬家具,都是她和强哥抬,说我抬不动,只让我把家具擦干净。她好像一直都是让我擦家具,店里大扫除的时候也是,拖地,擦厕所和玻璃门的活都是她和强哥干。尽管如此,我每天还是觉得自己累得像只狗。

那天我们又加班到晚上八点多,都还没有吃饭。我们已经慢慢开始熟了,明姐忍不住吐槽:“我看过一句话,别人只关心你飞的高不高,只有父母关心你飞的累不累。真的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客户问我一年能挣多少钱,我说十万。他朝我竖起大拇指说,女中豪杰。他只知道我挣十万,可是他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对啊,在我们这个小县城来说,一年十万算不错的收入了,可是,期间的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吧。我们服务行业节假日是不可能放假的,周一到周五轮休,一个月休四天,像明姐这样的优秀销售一个月可以比我们多休息两天。可是我从来没有见她休过一个完整的假,总是顾客一给她打电话,她就背个包来了。好多顾客都是冲着明姐来的,他们来一看明姐不在,今天休息,转身就走了,说下次再来。明姐有几个忠实的女顾客,哪怕是买点什么都要来找明姐。我想这就是本事吧,在一个行业里口碑好,能取得顾客的信任,有超高的职业素养的。出轨只是她的私生活,和工作无关。

7.

还是照例每天开早会,接单,开晚会。转眼间我已经从新人变成老新人了。明姐出轨这件事的新鲜劲已经过去了。出轨毕竟是一个不道德的事,但我一个外人也不能评价什么,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抛开出轨这件事,明姐还是一个合格的销售,一个合格的师傅。我开始在早会报告今日目标的时候,加一条向明姐学习,争做明姐第二,然后在心里默念仅仅是工作上啊。我开始像明姐一样打电话邀约客户,然后接单,享受签单的快乐,也有烦人的售后,最开心的还是发工资的时候。

到最后我也没能做成明姐第二。我做了一名逃兵,因为自身的原因,我辞职了。再后来从朋友圈里看到,强哥也辞职了,还是干销售,不卖家具卖家电了,开始各地出差。最近强哥刚拍了婚纱照,原谅我脸盲加健忘已经认不出是不是当年的姑娘了,但依旧为强哥开心。明姐呢?我以为明姐就这样一直呆在体验馆了,可是年初的时候,明姐辞职了,具体干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还是业务员之类的,比之前还要累,需要到处跑。我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离婚呢,和小四岁的男朋友还好吗?我没有忘记她是一个出轨的女人,但我依旧记得她努力的样子。有人说出轨的女人就像手机掉进厕所,不捡起来可惜,捡起来还脏,等有了新手机,旧手机就被毫不留恋的扔了。我不知道改如何评判,究竟,出轨的女人能否被原谅,打女人的男人和出轨的女人哪个更可恶?


我是琳姐姐,一个用生命写作求赞的工科萌汉子。喜欢我的文就给我点赞吧。

原创文,转载请简信我。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店长负责镇场子,静雅把目光投向一对母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