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是石板上小坑洼里的积水里有你们,她妈怀她


  这本该是寻常的一天,就像我经历过的六千多个日夜一样。我收拾好了书包,忙里偷闲打了把游戏。看了看手表,才三点,想到六点到才算迟到的事,我又点开了一把游戏。等到游戏结束时,我满意的发现指针转到了四点的位置。完成任务般的,我有些疲惫的关掉电脑,准备洗澡出发。
  “哔”,喷头优雅的吐出水来,我眯着眼仔细的欣赏着它们的线条,触摸着它们冰凉的肌肤。
  “我认识你们吗?”我没头没脑的想。一注水中有上亿个水分子,说不定我们曾见过呢。我赤着脚跑在乡下的青石板上时,也许石板上小坑洼里的积水里有你们;我第一次走进一年级教室时,说不定把我淋湿的那场雨里有你们;我在操场上为体育中考狂奔时,可能飘散在风中的汗水里有你们。还有很多很多,在我每个独自撑伞行路的日夜里,也许我们也见过面呢!
  “既然这样,你们还记得我吗?我好像……再也找不到她了。”我喃喃地说。
  水还是哔哔流着,这个喷头质量不错,一如既往。
  我正打算冲最后一遍时,手机突然“滴滴”响了。我条件反射似得向浴室外的梳妆台走去。拖鞋在水里“啪啪”响,像拙劣的乐手打着单调的拍子。
  “是她.。”我看着手机QQ上抖动的头像,有一种甜蜜的慌乱。我点了好几次都没点开它,妈的!我心里简直有种把手机生厂商剁碎的冲动。定了定神,“呼”的长出一口气,然后终于稳稳点开了它。这时候,我感觉自己比什么时候都冷静。
  “来不来吃饭?”
  “我在你家对面,芝士和梅子一起。”
  “这个酸辣粉味道不错。”
  我立刻回了,
  “好,我马上来。”
  焦急地等待着,时间仿佛静止了。它沉默的和我徘徊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她回了,
  “我都快吃完了诶。”
  怎么可能?我可是秒回的啊。我手指飞快地点着。
  “我马上来。”
  想想又打了一句,
  “等我。”
  “好吧。”看到这句,我才如释重负了。
  放下手机,思考着为什么。道是她吃到最后才发给我?那么她根本不想叫我一起?但又为什么?……
  为什么?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没错,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发来的第一条信息,和最后一条差了十几分钟了。见鬼,我为什么要洗这么久?问什么把喷头开这么大搞得提示声都听不见了?
  于是,我知道,只是我想多了,她是想叫我去的。
  我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看了看镜子中的人。他的笑容慢慢僵硬了下去,像被什么抹平了。“你多么丑陋啊!”我想。我的心冷冷的沉了下去,像浮在海面上一样冰凉。我不再看他,转过头才发现喷头一直开着,开了很久了,地上的水积起了一层。哔哔的水声很突然的闯进了耳膜。我好像从另一个世界又回到了浴室。我关掉了喷头,看着积水在下水孔形成的小漩涡。
  “我得快点了。”我想。
  二
   “四点四十。”我盯着手表跑了出来。时间似乎又吝啬起来,向我展示了它一贯的残忍。
  可我还有时间,来得及。我看了看马路两边,顾不上什么交通规则了,我现在只想走直线。
  我只想要快,更快,再快一点,其他无所谓。
  好几辆车为我按了喇叭。当我走在对面那条街时,我想他们不会是为我的勇气喝彩吧。我微笑着想那几个司机看到一个傻小子疯了一样的横穿马路,一边紧踩刹车,一边猛按喇叭,有几个会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吐出一个:“操!”有几个会为小镇人的素质担忧。
  我不知道如果是我遇到这种人会怎么想。我也弄不明白现在的我了。我只是想知道,她见到我冒险会怎么想?
  她会怎么想?
  一想到这里,我的笑容就不肯散去。
  从我家到那家店很近,但我感觉这次很远。远到像和她几百次擦肩而过素昧平生,远到像和她初次见面点头之交,远到像我和她之后的每次相逢。每次见她,我都好像要去越过千山万水。
  才能见到她。
  “每一次分离,都可能是永别。”我站在那家店门口,蓦地想到这句话。我平复了一下呼吸,整整衣襟。那家店生意很好,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我随人群进去,有一种近乎朝圣的庄重。
  店里人很多,很热。
  东西烧得很好,很香。
  咦,老板剃了新发型,很精神嘛。
  我低着头手插口袋走到店门口,朝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看了一眼,却笑了笑。我低下头,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你啊。”我轻轻的说,“笑得好勉强。”
  我手插口袋慢慢走在街上,看着神色匆匆的人们,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一切都很好,
  但是,没有她。
  没有她,是的,没有她。
  我半仰靠在一根电线杆上,突然想起了《大话西游》里孙悟空师徒慢慢消失在黄沙里的那一幕。突然,下雨了,雨滴打在我脸上,凉凉的,很舒服。
  三
  我想起了初中老师和我说过的话。前几天我回去看她。我的老师有很多,但我只去看了她。不禁流露出了对往日的怀念,那时候,无忧无虑,大家傻傻的,有一句说一句。真是我的黄金时代啊!直到中考出现,这个恶魔让一切都现实起来,成了一叠叠白纸中的数据。它像成人世界的使者,宣告了我的童年结束于斯。
  老师笑着说:“中考真的很重要哇,我们又没骗你……这都是没办法的。很多东西,最后也不过‘不过如此’四个字而已。”
  老师继续说:“好比很多特级教师,教的最好的也只是那两节公开课而已。这是没办法的,当然,你也可以有多种理解。”
  “不过如此吗?”我想起了老师略显惆怅的表情。她不是个loser,某种程度上说,她是我尊重的成功人士。“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又想起了老苏。人间如梦,她对我来说,也只是一眨眼的幻想罢了。我又能怎么样呢?她又要我怎样呢?难道可以和她偕老一生吗?
  我呆呆的看着匆忙的人们,这个世界很忙碌,他们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匆忙吗?有什么,使他们无怨无悔安之若素呢?
  有的,应该是有的。我摸了摸我的胸膛,心在里面“通通”跳着。我想我们都知道答案,只是难免迷惘。
  “不过如此罢了。”我对自己说。但是,我还是会想起她。“真荒唐啊!”我自嘲的笑了笑。如果喜欢一个人,情绪就不属于自己了。好处嘛,显而易见,我都快成哲学家了!
  可是啊,我真羡慕这些匆匆的人们,他们又可以为之忙碌的,甚至庸碌的理由,无论对错,高低。
  “阿毛!”
  我愣了一下,这明显是芝士的声音,我向四处望了望。啊,“芝士和梅子一起”,那么她也在这里了。
  我看到她了。
  她站在细雨中,慵懒的阳光斜斜的打在她身上,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没扎马尾,本来有些发黄的头发自然梳到额后垂着,像光滑的绸子,在阳光下闲静得很美。有几根细细的发丝被风吹到了额前,让我心里很痒,很想帮她捋到后面去。她像一只猫一样眯起了眼睛。她像提水桶一样双手提着芝士的皮包,有种很奇怪的萌感。
  像从村上小说里偷跑出来的可爱的女孩。
  百分之百的女孩。
  从前施无邪说我视力好,赚翻了,现在我觉得他说得对。
  他说,很多事是若无其事的,连不过如此都不会有。
  她向我挥了挥手,让我很奇妙的想到了那些美好地文言:“指如葱削,肤如嫩藕。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这些词无比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里,让我沉醉。
  韦庄是个很懂美的人。他走在江南的烟雨中,看到她当垆卖酒,像一轮明月,照得他的夜晚天地透明,而又不热烈的让他睁不开眼。望美人兮天一方。是她赐他美酒,不管如何,他都会一饮而尽。他会唱一支歌,一支为她而唱的没有名字更没有声音的歌。这首歌和这杯酒让他的世界旋转起来,让他感受到了引力,时而飞翔,时而沉沦。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活着,虽然又让他心如死灰。
  可就算是痛,他也希望他能感受,这样他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只要是你凝着霜雪的皓腕递来的酒杯,只要是你,我都愿意,我义无反顾。
  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
  我朝她们淡淡笑了笑,伸出右手向她摆了摆。“我应该还算自然吧?”,我想。
  她会知道我的笑和招呼,是为了她吗?
  四
  “阿毛,好巧哦。”芝士向我调皮地眨眨眼。
  “真的诶,阿毛你家在附近吗?”梅子边吃薯片边说。“哦,我懂了。”她看了只是一眼,脸上恍然大悟的天然呆真叫我要扶额。芝士冲她拼命眨眼,摇头,作叹惋状。她有些兴奋地拉着芝士的手说:“我们是不是太不合时宜了?唉”
  “唉。”芝士也作感叹状。
  “我操,哥们你这演技演抗日神剧都不够看啊……”我在心里默默吐槽。看着她们怪怪的笑容,不觉也笑了。这时候我能怎么办呢?我摸摸鼻子,感觉很怪,然后把手插回口袋。
  “呵呵,你们想死的话可以继续。”她面无表情地说。
  “啊,阿毛救命!”
  “家教不严啊,阿毛!”
  梅子和芝士越来越起劲了。
  “好了好了。你们在等车?”我抓了抓头,又有些不自在的把手插回口袋。
  “对啊!阿毛和我们一起吧!”芝士说,“我想,这会给我们的旅途增加一些趣味。”她很严肃地说了后一句,可我怎么看都感觉她很不严肃。
  “这样啊……”我看向身后的街道,路上车来人往,雨线斜斜地划下来。
  我转过头刚想说:“好啊”时,突然想起了还要去店里一趟,对,还有东西没拿。
  “等我回来,我要去店里一趟,很近的。”我飞快地说完,然后马上向店口的方向跑去。
  “阿毛,车来了耶。”芝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假装没听见,一直向店的方向跑去。我紧紧攥着手,只顾向前跑去。汗水从额间渗出,细雨打在头上,脸上。莫名的,我有了种杂陈的愉快。好像从绞刑架逃脱的犯人,有种落空的空虚。
  五
  我撑着伞走在雨中。站在分别的地方久久不愿离去。她走了,果然。
  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滴”手表响了,我一看,“5.00”。她们应该到校了?”我看这无边的细雨,想到了温庭筠“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濛隔钓船”之句。雨把我周围的一切隔绝开来,这时候,我会更强烈地感到被平日被喧嚣掩盖的东西。
  在雨中,一把伞就是一个世界。我的世界只有一个我。
  我看着雨幕,轻轻说:“你又看到了吗?我知道我们总会相逢。”
   “你们总是让我想起一些事。”我想。
  夕阳慢慢下沉,世界消融在最后的余晖里,勾上了昏黄的轮廓。胸中坚硬的东西在夕阳里会融化成水,柔软的东西会生根固结。这商略黄昏雨的意境,让我沉浸在巨大的说不出的情感里,无可名状的,诗般的境界中。我撑着伞,背过夕阳,头也不回地走了。
  雨下得更大了。
  我回到了那家店。
  东西烧得很好,
  店里人很多,很热。
  哎老板娘买了新耳环耶,很傻。
  我在靠街边的桌子坐下,旁边是不认识的人。我想象着几十分钟前这里有个顾客,她会放下姿态大吃酸辣粉。
  这可不是什么优雅的食品啊!我笑了,大口的吃起来。味道不错,我该常来的。
  吃到一半,外面的雨更大了,大珠小珠落玉盘,铿然锵然。
  我热得抹了抹额头的汗,想着下个下雨天,我还是要来的。
  下雨天和热食更配哦。
  六
  “所以呢?你把那篇东西当成随笔交上去了?”施无邪趴在走廊上的护栏问我。
  “嗯。”我喝着牛奶说。
  “你和语文老师怎么说?难道说:‘老师!这只是篇小说’?!”施无邪夸张的像个浮夸的日剧演员。
  “当然不是了。”我放下牛奶看着他,“我是很严肃的和她说——“
  “这真的只是一篇小说。”
  真的。   

我见势不妙,连忙上前把风抱住

起码风,在被别人按在墙上的时候

也永远追不上雄鹰。

我心想,和我赛跑?

但是,风不这样想。

除了好事,什么事都干。

他们是我想出来的角色。

而且也变的又高又帅

“给她个痛快,”

而冽渐渐的也听的不耐烦了,终于有一次和阿毛吵了一顿,并且放下狠话

阿毛,你那哪是脾气厉害

眼睛里的愤怒,像是快喷出的火。

而阿毛则被吓呆了

正在我舅舅的野外训练营里

“哇,你家一年过两次年啊”

我是公主,她是野兽。

去寻找她的春天

“你还想让他伤害你?”

常常,发一些煽情的说说

我有点错愕

也已经出落的如玉般的美丽了。

只不过,冽从来都不是个好人。

521这天

“在干什么?等阿毛吗?”

那个老大,用手拍着风的脸,

而我没有去再问她,只是继续向前走着。

送给读者的话:

做的大汗淋漓,做的面目狰狞,却还不肯倒下。

阿毛离我越来越远了,

他发过来一个腼腆笑的表情。

阿毛和我说

十五岁的少年,每个男孩心里

“都多少年的老套路了,我要再上当就太蠢了。”

性格温和,沉默寡言,

我说的很认真

孤独的等着什么

本来如果就这样,

图片 1

记得当初冽在班里

有那么多人,

她和冽,和好了

――――――――――――――――――

来保护自己那颗如兔般不安跳动的心。

“不了,我怕”

于是我干脆跑了起来,

满是懊悔的脸

风还在大吼着,我连忙把他抱回了座位。

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初中毕业了,

“但是”

风长的很帅,肌肤白皙如玉,一双细长的凤眼,薄薄的嘴唇。六块腹肌,长跑是他的强项,运动会上1500永远有他的位置。

上一章<【风去的远方】(三)留在冬天的候鸟

其实,高中的时候,有些事,我没有和阿毛说

我问他,你想过追回她吗?

“你在干什么?!”

无论多么软弱的人

踏着沉闷的脚步

脸上洋溢着专属青春的笑容。

真是坏学生的一个典范。

他们可能不会那么早就分开。

图片 2

风喜欢上了阿毛。

Y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

从哪里回来,得坐车一个小时

我也不用再去问她

之后她总是趴在桌子上抽泣,

而是兄妹一般

看见了一张

阿毛没有说话

冽,是阿毛初中的男朋友。

我也不想知道

而且努力的很辛苦

便是狮子灵魂睁开双眼的时候。

故意不交,

阿毛总会惊慌的乱动,

我气呼呼的扭过头,正要给他点颜色。

时光静静的走,

过了一会

“他什么地方好了?”

“妈,过年吃什么啊”

班里的女生都去安慰阿毛了,

而阿毛则是火箭班

“我可以告你”

说阿毛的不好,

毕业后

Y总会看着阿毛,眼神里有着不一样的光芒。

“二逼,不认识我了啊?跑什么跑,想累死我啊?”

班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怒吼

我摇了摇头,整顿了一下精神,去上课了。

在喜欢的人面前

每回阿毛一和男生说话,风的神情总是阴郁着。

从此,不能替她挡下所有的伤害

我知道后来

看着阿毛,我才回过神来。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无论冬夏

图片 3

阿毛这时候突然哭了,

那天下午,在门口的时候,

却只能留在这里

我拍着胸口自豪的说到

肯定累吧,

没想到后面的脚步更快了。

只是头有点抬了起来。

但看了以后

他鼻子里流着鲜血。

“我会帮你收拾他”

阿毛在那段时间

问阿毛

总有一天,

他脸上有些焦急,他跑到阿毛的面前

那我就得帮她走的更远

一步一步的走

“当然啊,必须得努力啊”

我说,你别绕圈圈了,不就是想问阿毛的事吗?

Y有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

最重要的是,他对阿毛很好。

我只想她有一个

我问他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阿毛自嘲道,而我只是笑着

而委屈的Y,第一次如此接近阿毛的脸。

踏着阳光

那时候,

心里也一样难受。

呵呵,一听就是阿毛

但她没有,只是把嘴唇咬的发白,

阿毛清秀的面容上,流动着水一般的温柔。

“你知道阿毛的qq吗?”

Y在哪里坐着,即使头被狠狠的砸了一下也没有动。

然后,一直销声匿迹的冽,突然又走到阿毛的世界里,要和她复合。

在上高中之前,阿毛和我,小学到初中,都是一个班的同学。

然后等阿毛回来,风总是不理她。

向着南飞,

或许他的拳头,就不会砸在墙上了。

但阿毛还是一步一步的走,没有停留。

当时收到短信的我

是阿毛啊。

“我想和他分手”

我看到了,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来。

我突然心里萌生了好胜心,

-2-

有时候,风会偷偷的把阿毛的眼睛蒙上,

“我家昨天过年了,全是漂亮的白花花!”

像踏过了时间。

在暴风雪中

女生的声音如夏季蝉鸣般清脆好听。

满是如波的温柔。

阿毛假装满不在乎

Y的头被狠狠的砸了一下。

谢谢你们。

如果你在意过柳树的枝条,你会发现他留恋的,永远是风离去的方向

即使面对着神魔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拍着她的背。

阿毛却与他纠缠了三年。

你会发现,那些看起来可笑,懦弱的故事,都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青春

心中没有畏惧。

秋果熟了一个个秋天,转眼当年一起玩耍着公主与野兽游戏的我,也上了高中。

我也不可能让你和阿毛成了。

阿毛呵呵的笑了一下

每个孩子,透明的眼睛里,世界都是美好的

qq上一个陈旧的号码与我聊天

在喘着粗气

她永远坚定的眼睛里,

我发了一连串的短信

还是春秋

阿毛发了一条微博

给了他,让他和阿毛做一个了断

而我,也在努力学着。

你只需要努力的

那时候Y努力的考上了火箭班,和阿毛成了高中同学

第二天,我蹦蹦跳跳的去找阿毛。

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

我没有理他

然后背被狠狠的拍了一下。

因为两家的妈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每回出去逛街什么的,总是把我俩带上。两个纯洁不含一丝污垢的孩子,就这样天天腻在一起,

本以为他会嗤之以鼻的嘲讽我

之后,阿毛和冽形同陌路。

其实,你不孤独

他忍下来了。

阿毛就是阿毛

我看见他,问他

只不过,物理老师和阿毛的妈妈和我的妈妈说了一次这个事,

只不过,

之后,风被堵在班门口,混混们把他围的贴在墙上,

只因为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倒像一只发怒的猫。

但爱情,是世界上最没有道理的。

风收回了目光,慢慢的坐了下来。

我对阿毛喊道

那节课,老师数落她作业写的不好

而我,则因为她,

而风坐在座位上,想看,又不敢看她

但是,她还是很孤独,

而他则低吼着。

当时阿毛是班里的尖子生,每回考试永远在班级前五,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当年一起玩公主与野兽的女孩,

我突然觉得害怕

“放……放开我”

来保护自己,

而这时候,风就会把阿毛的头靠在他的胸膛。

阿毛很生气,她走到风的面前,气冲冲的和他说。

还不忘,带一个ok的手势

纯白干净

我点开

“我把你qq告他了”

高考结束

略显疲惫。

渐渐的,他开始关注班里所有看着阿毛的男生。

“我不会放过你,这不是威胁”

没有一步落下。

所以像只刺猬,

阿毛假装被恶心到,干呕着,

而风总是调皮的说


后来,我们上大学后,我和妈妈坐在阿毛家里,和阿毛的妈妈还有阿毛坐在一起,聊着过去的事情。

“你以后不要招惹她,听见没,乖”

身子纤细,她正扶着墙喘着气。

我笑了笑,向反方向扭过头,

像远飞的大雁,

他还问我,你也觉的这样吧

有一天路上,冽突然和我走在了一起。

放学,我一个人在路上,肩膀被拍了一下。

但是,我不会去反驳你们的。

“够了!你给我坐下!”

目录

“如果你对她说什么不好的话”

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总会出现裂缝。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有一双琉璃般的大眼睛女生,眉角有几点青黑的痣,平添几分柔媚。如墨般黑亮的头发松松的扎了一个小马尾,调皮的吊在后脑上。

风还站在那,身子微微发抖

眼里有着泪水

阿毛也知道他为什么生气,所以之后除了我,她也不和别的男生说话了。

“啊呦!你这脸是要吓死我?”

老院里的花椒树上的花椒结了一年又一年

胜过世界上最纯粹的钻石。

还没说完,阿毛就又哭了。

走在渐秋的树林,

风在阿毛家门下,

后来,阿毛和风再也不在一起了。

“他人怎么那么贱……”

我本以为他会用拳头,狠狠的打在那个老大的脸上。

我哈哈一笑,然后嫌弃的瞅了她一眼

“哎呀开学都没见过你,我先走了,快迟到了,有空聊聊天”

然后,Y,是坐的阿毛最近的一个男生,

每天进行着军队式的训练

如同一只愤怒的狼,冲到了Y的面前,

之后,阿毛被冽追到了手。

从那以后,他和我成了朋友,也只有和我说话的时候,才会笑一笑。

在自己身体表面结出一层又一层的硬壳,

“你再看她?!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风当他听见了,就走开了。

“对阿毛的”

但是眼神里还是倔强的

只不过,在异地恋的压力下,她们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他回到座位,头埋在了桌子上。

然后

“你离我远点!”

时间,回到我和阿毛走在林荫道上

没有说话。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得努力啊”

我考上了报考高中的保送班

而我心里有些心疼她

话语却绵里带针。

而我早就忘记了这些事,脸上有点红。

但是,阿毛去了Y的面前

走在那条淋满阳光的林荫道,

我却生出无名的怒火

而且,我怕

我是不想给他的

我却看见,你不想流下的眼泪,和微微抽动的嘴角。

都仿佛翻回了老旧的相册。

你的故事,也会出现在我的文字里。

图片 4

我没有问

我本来有点可怜他

没有背景约束,没有利益相求。

这时候,一声巨响。

但是,风的占有欲,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我回头看了一眼Y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话,其实很不礼貌。

我关了手机,不再理她

然而,

那时从来没有在阿毛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9-

我不再笑了,只是看着她。

风不是个脾气好的人。

说出这句话,

“冽回来了,他想和你说点话”

也在彼此的笑声里成长。

只有笔做的矛

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怕自己再也追不上阿毛前进的步伐。

-9-

而Y看见,有点出神了。

能多一点话题

说的很难听

曾经,因为他的帅,有一个女生非常喜欢他,但那个女生被一个学校里的混混看上了。

我对阿毛说

“好的”

“你再看她一下试试!”

不学习,打架,上课肆无忌惮的聊天,甚至顶撞老师。

然后我深深的记住了那天满院的白纸花。

目录

冽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还把门口的凳子狠狠踢了一脚。

我怕今后,跟不上阿毛的脚步

说的阿毛妈妈和我的妈妈笑的喘不过气。

阿毛很羡慕,和我说

而我从他眼里,好像看见一只巨兽,

这辈子,

但是

我看在眼里,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光,

“嘿你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以前你可是只会老老实实的往那边看的。”

阿毛还是像之前一样走着,一步不差。

阿毛,我追不上你了

后来那些人走了。

在那节课收作业时,

风初中毕业之后,去了一个很远的高中,

只不过,性格还是没有脾气的老好人。

我离她还是越走越远。

看到他们俩在一起,我突然心里很安心

记得他第一回看见阿毛,之后就开始追她。

但是阿毛却笑了

我想让我,变的更好

物理老师气急败坏,要找我们的家长。我和她的妈妈是这个小学的老师。

两个人像在童年的时候一样,一起相伴在路上走着。

看出了一丝不服输的锋利。

但是我觉得无可厚非。

经常时不时的就会和人吵,然后吵的时候眼泪就不知不觉的落下了,

但不是男女那样

“我怕我会再让她哭”

她终于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了

“阿毛,你和冽,怎么样了”

但是,

下一章>【风去的远方】(五)爱着冬季的夏天

很受人欢迎,在校园里过的风生水起

然后,风出现了。

还记的我爸爸的爷爷刚去世的时候,诺大的院子里布满了白色纸花,穿着粗布衣的爸爸妈妈们正跪在老爷爷的黑白照片前,而姐姐流着泪在旁边站着。

有时候我去她家,会玩公主和野兽的游戏,

冽去了国外

-1-

“我听说你在一班啊,火箭班怎么样,是不是很紧张”

-3-

本来,如果阿毛不管这件事,也回去座位上。

然后突然整个人都塌了下来。

小学,阿毛的脾气并不是太好,像一只时常炸毛的小刺猬。

“能忍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但他的眼里

分手。

然后,4岁在幼儿园,我和她就已经成好朋友了。

顺便脸上换了一个奇丑无比的鬼脸。

是她和一个男生的合照

“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盯着她看”

他看见了,立刻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Y,冷冷的说

他比风强

而正好,阿毛看见了这一幕。

我从她睫毛下的眼眸中,

当时正是初三,忙着中考的阿毛,没有理他。

只能通过学习,来麻痹。

我突然很可怜阿毛。

能给她安全感的人

在默默的关心着你呢

只不过,每回阿毛和别人聊天笑的合不拢嘴的时候,

阳光被树影剪零的支离破碎,

有一次,我问了一句

“我做了什么了?你有病吗?”

向来温和的Y,第一次发出不屈的声音

风已经忍不了了,一拳砸在了Y的脸上

妈妈笑的更开心了。

第二天,阿毛坐到了我的旁边

柔弱的要害。

“疼不疼?我已经说了他了,你不要太在意。”

这件事,也就完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风的眼里

图片 5

有时候谈起以前的趣事,我们总是心照不宣的就笑了起来。

只不过树叶慢慢变老,褪去绿色,变的澄黄。

那神情完全不像一个孩子

墙被砸出一个小小的坑。

他没有看我,只是盯着桌子,沉沉的说

阿毛弯下腰,关心的问着Y

之后,阿毛和我见面见的少了

阿毛是个开朗的人,加上长的漂亮,她和班里男生女生的关系都很好

阿毛,你从小就这么要强,累吗?

她张开双手,头低着,看着脚踩着地上碎落的阳光

样子像一个落败的士兵。

但我却一下子被打回现实。

就像一匹孤独成瘾的狼,

“阿毛,你累了就休息休息吧”

常常在下课的时候,就粘在了一起。

但是,又觉得不是。

因为,直到有一天,你们会在作为一个读者看我的文章时。

每一次的谈话,

看到这条短信

于是

然后,这件事的导火索,才刚刚燃起来。

踩在上面

然后,她自顾自的走了

我突然想明白,为什么他会喜欢阿毛了。

泪水,不知不觉的会在你的眼里,滑落。

都有懵懂的爱恋在悄悄的破土而出,

“好的,一定和你说”

然后,第二天,我一放学,唱着新学的儿歌,出幼儿园门见了妈妈,妈妈正看着我笑的合不拢嘴。

阿毛还喜欢着冽

有一次,她甚至和老师较上了劲,

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

阿毛被说的气哭了,瞪着眼睛看着老师

回家的林荫路,

突然发现,

阿毛和Y成了男女朋友

只不过

图片 6

他常常在阿毛身边坐着,在夏天的时候,一刻不停的扇着扇子,怕她热。

听她心里的牢骚

问她过的怎么样了。

从那之后,阿毛和我时不时碰面,我们也总会一起回家,

委屈的让人看见,心口像是被攥住了一样疼。

我心里释怀了

阿毛开始每天和他在一起,上学,下学,下课。

最后,我跑到了班门口,大喘着气。

Y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

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坚定

“那时候阿毛一回家就和我说,猫的家里过年了,他还有漂亮的白花花,我也想要”

地上没有阳光,枯黄的树叶都掉完了

不为追上她

然后两家妈就总是挺着大肚子聊天,

我看着他,

但是,他们身上,也有你们的影子。

阿毛,你总是觉的孤独

谁啊和我赛跑还打我

但他没有,

我仿佛穿过了电脑的屏幕

“是啊,都是很牛逼的人物啊,我很菜的”

这是迟到换来的桃花运?

而我,

和意志做的盾

“你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吗?”

写下了彼此一生中最清澈的友谊。

18岁前的我们,没有圆滑的处事经历,没有滴水不漏的说话技巧,没有刻意伪装的笑容。

阿毛渐渐的看不下去他每天吊儿郎当的样子,常常数落他。

像在林荫道上

阿毛气还没缓过劲,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而肚子里脑还未发育完全的孩子,就已经知道对面的肚子里也有一个孩子,未曾谋面,却已知彼此的存在。

阿毛考的很好,去了川大

风听见了,怒气突然平静下来

我是船。

阿毛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

而我们像一个个斯巴达的勇士

-8-

而Y的狮子,

昏黄的树叶无声无息的落下,

-5-

Y被打翻在地,班里的人惊呼。

而我没有觉的可怕。

缓慢却坚定的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尊重这些故事,尊重里面的人。

我永远追不上她了

“没有啊,你能进这个班证明你还是有实力的,你看我根本进也进不去”

但是

“不要,我回去让我妈妈给我找。”

然后又嗔怪的说。

不要去嘲笑,尊重,并用心去感受

我终于知道了,自己对阿毛是喜欢

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

――――题记

只不过,昨天

后来,风更加的沉默寡言,

有时她去我家,玩轮船航海的游戏,她是船长

我心里害怕的发抖,

好像看见一个男孩,

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那回我以为阿毛会哭。

我常常能看见

听说她快当部长了

我总是和阿毛谈起以往的旧事

但是,风却不是那么开朗。

本来,我是不想谈起他的。

每个男生心里都有自己的狮心

一步一步朝前走,

握的青筋暴起。

那是你隐藏的脆弱,和不安。

-4-

而我知道,这都是对一个人说的

阿毛退了一步,指着他说到

我像一只麻雀,

被逼的急了,

亲爱的你们,在读完这一段故事后。

风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拳

而我和阿毛,

然后,身后出现了一阵同样急促的脚步。

然后突然转身,一拳砸在了水泥墙上。

她走到我面前,对我说

那时的我,太小太小,什么都不懂,只会默默的看着她,

他拿起来一块橡皮,砸了一下Y的脑袋。

阿毛哈哈大笑

阿毛,她妈怀她的时候,我妈也正怀着我。

而在冬天,则把自己的棉袄,披在了她入睡的身上。

一样很帅

接着,她又说

“有力量去保护在乎的人,才是男人”

后来我听见我妈谈起这件事,

故事中的人,经历,与自己曾经发生过的,很像,很像。

你只是太脆弱了,

于是阿毛和风,

备注:冽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条对话框

中考临近,

“那当然,你要不要花花,我给你”

并且,他如虐待般锻炼着自己。常常能在班级后面看见他在那里做俯卧撑,

风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盯着Y的后脑勺。

第一次出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因为,心里有更疼的事情,

懒散的丢在地上,像是发光的玻璃。

阿毛突然停就嘴,不说话了。

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

再努力的飞

却有如此刚硬的灵魂。

-0-

阿毛在哪里,和别人玩闹着,

我想就是阿毛了。

所以这些故事,你们很多看起来,幼稚,矫情,甚至卑微。

我想如果他是吴京,

他抹了一把鼻子,出去了。

“啊……没事……”

“哪有哪有,我也不是最好的。”

于是两个幼嫩的灵魂,

只不过脸色冰冷的能滴出水。

想为她分担一些痛苦

然后,我又不放心的对她说

“阿毛,你怎么……”

阿毛一开始是不屑于和他说话的。

于是,阿毛渐渐默许了他和她的关系。

于是我把脚步加快了。

她说阿毛的脾气是真的厉害

我问了阿毛后

于是

时刻等着把自己的刺硬起来。

他喜欢看电视剧《我是特种兵》

每回冽一和她说一些甜言蜜语,阿毛总是害羞的脸颊绯红。

但是谁会为难一个干净无邪的孩子呢?

这时候

只不过

他的眼里有如刀锋一般冷凛的寒光。

后来我妈生了我,一个月后阿毛也出生了,像是知道她未曾谋面的小伙伴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她不甘落后,也急急嚷嚷的吵着出来

心里想

人生赢家是什么?

我还是得自己努力的走下去

而我则失利了,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学校

只不过脸上的笑也没有了

已经再也忍不了了

本来

最后,当你读完这篇文章,

我和阿毛慢悠悠的走在路上,说着彼此共同经历过的时光。

我开始去找她说话,

后来,风时不时会在qq上和我说话

揪起了他的衣领。

她在川大,因为美貌加上讨人喜欢的性格

我的心一下子冷了起来

-7-

我亲眼看着她把物理书撕的粉碎。

辫子在后脑勺一跳一跳。

他和我

身边的武器

但即使鼻涕眼泪都流下来,她还是瞪着眼睛,看着对方不服输。

至于他和阿毛怎么样

眼神里常常是冰冷的。

像是高傲的天鹅重新抬起脖颈。

那是孤独与没有安全感的不安。

“不想放,想一直这样让你靠着”

风呆住了,

我笑了笑,走了。

一个10岁的孩子,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所以,说我和她从娘胎里就认识,也是无可厚非。

我理解他这种渴望力量的灵魂。

因为我追不上她了,

“这是我的承诺”

遇见了另一只同样孤独却脆弱的羊。

所以,我希望,

阿毛有时候会有些柔弱的说

然后,我就看见风

别人看见的是你的愤怒

我只有钦佩

“嗯,想看看她”

他说

他发过来

我有点生气了,

并且听别人说,他每天回去,都会跑五公里。

他说只有吴京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军训完后,我们进入了两点一线的高中生活有一天,我在校园里小跑着,快迟到了。

只是为再次和她见面的时候

她有了新的男朋友

那时候的友谊,

我那时候还傻兮兮的和妈妈说

第二天,

我想,

“如果他欺负你,你一定要和我说”

高考如同一头远古巨兽,

我一时没回过神来,心想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或是石板上小坑洼里的积水里有你们,她妈怀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