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要想别的,瞧着外人的脸

冰冷的油渍,像蛇一样盘旋在碟子上,碗口,筷子尖。每一张油腻腻的嘴,已经心满意足地合拢,然后染上几分惬意的笑颜。
  
  他看着满桌子的人。发福的中年人,碘着肥硕的肚皮,扭过头去的时候,脖子上一圈圈鼓起的脂肪。老态的中年女人。三两成群,笑声极为剧烈,她们交换琐事,出卖表情,口腔的富足的基础之上,享受交谈的愉悦。几个顽皮的孩子,在斑驳的椅上攀爬,又滑下。举着龙虾巨大的须,像一个骄傲的火炬手,奔跑。
  
  在这些人里面,他看到自己的妻。褐黄的脸颊,密布的斑块。她略微低着头,带着洗耳恭听的神气,谨慎的,收拢的,看着别人的脸,听着别人的话。她身上的衣服显得很不合身,起毛球的土黄,一膀子松松垮垮。她微微笑着。
  
  在这些人里面,他看到儿子。很矮的个头,好像一粒细小的沙子,马上要被淹没。儿子跟他长得很像。大鼻子,浓眉毛,羞涩的神态。就在刚才,喝醉酒的男人,把半杯子火红的液体倾倒在儿子身上。那件早已疲惫不堪的蓝衣服,受伤了。一大片的血晕开。儿子的眼神很疼痛。他心疼。这是一件穿了多么久的好衣服。
  
  已是尾声了。眉间,唇角。肆无忌惮的姿态。都有稍稍的疲惫。每个人是蓄势待发的箭,有着出发的本能。桌子上的菜,还剩了很多。绿色的。红色的。黑色的。每一个小世界都饱含内容。可是再也没有筷子伸向它们。它们是寂寞的孤儿。没人认领。虽然在一个小时前,这是多么热闹的局面。
  
  一个小时前,他,和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儿子。他们三个人,混杂在一群群的人当中,往前费力地伸出手臂。口腔里的香甜饱和,成为巨大的漩涡。咀嚼。再咀嚼。他用力地咽下,然后再度像出征的勇士般,伸出筷子。她也咽下。还有他们的儿子。荤的素的,彼此打假,却是圆满的结局。
  
  现在,菜冷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有重新出征的念头。可是,贫瘠的胃塞满了。有许多吵吵嚷嚷的食物,再也不允许领土的失去。他看着眼前的一切。咽了一口口水。
  
  他抬起头的时候,猛然看到了她的眼光。坐在对面的妻,投来的神秘的眼光。那里面有焦灼,有暗示,有鼓励,有期许。他读懂她的目光的内容,却只能无奈地把头调转开。这是别人的婚宴。是别人的花好月圆。这丰盛的宴,是别人的馈赠,而他,她,还有儿子,都只是客而已。
  
  妻显然有些恼。是了,这熟悉的神情。在那一次他下岗的时候。在那一次老同事约着外出做生意被他拒绝的时候。在给儿子交学费的前一天晚上。在辛苦存钱买下的小店铺易主的时候。在每一次儿子喊着要吃洋快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神情。他明白,这不是责怪,却是比责怪更深的无奈和灰心。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这像一把刀子一样。
  
  儿子凑了过来。他来传达妈妈的旨意。妻想告诉他,都是自家人,没关系。他却执拗地低头。无声沉默代表冷硬拒绝。他希望妻能懂。这张其乐融融的大桌子上。他的哥哥,他的姐姐。他的侄子。他的侄女。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脸孔。他们都要离席,他们都要离开了。他也该走了。
  
  酒店外的冷风变得锋利。黑压压的天空下是闹哄哄的离散的人。他回头,想唤妻快走,可始终觅不到那身影。那孱弱较小的身子,共度了十五年的光阴。岁月加强了两个人的联系,直到这种关系变为血缘,打入骨头里肌肤里而密不可分。这是奇怪的默契。可他看不到。他没找到妻。
  
  五分钟后,身影出现。妻的左手,分明提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就着同样金碧辉煌的灯光,他看到了塑料袋里面的秘密。三个快餐盒。雪白得可耻的快餐盒。
  
  巨大的怒气涌上心头。他迎上去,冲妻怒骂了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他把所有的来自身后的叫唤声都埋葬在每一个重重落下的脚步里。他有理由这么做。他觉得自己用来挺直腰杆的支撑,都被妻打包进了那三个硕大无比的快餐盒里。他怨那故作无知的笑容。怨那沉默不语的自己。而此刻,天愈发显得黑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急促细碎。他的妻,他的儿子,他们在追赶着他。那从生活和岁月里生长出的新的骨和肉,他们在追赶他。在那昏暗狭小的居室里,他们靠在他身边,他们在一起。他听到了妻的声音。很委屈。她说,明天是你的生日。这些菜其实都还能吃。
  
  他的脚步止住了。这是喧闹无比的街,很多人在身边流过。杂乱无章的轰鸣里处处堆叠着生活。这是喧闹无比的生活,男人女人,大人小孩,每一份不同的重量在往天空成长。他的脚步止住了。就在那一瞬间,热热的液体涌了上来。

“嗯,好,吃着呢”

简单自然好不喧闹

筷子还只是缓慢的动着

在桌子上放下了手中的菜。

......

我身旁的老人快速吃了起来,斜对面的老人拿着筷子迟迟没有下口。

“你先坐着,我去端米饭”

与朋友走在繁华的西单大街,琳琅满目的世界让每个年轻的心蠢蠢欲动,时间让年龄赋予我们在最美的年华享受周围的一切,可不用想别的,不用做什么,想吃想喝想玩都可以,靓丽的少男少女是城市跳动最响亮的音符,灯火阑珊才与之交相辉映,虽然我不老,但真心觉得年轻真好。

粉色的羽绒服,粉色的帽子,

很快,不到一会儿

烦热和嘈杂的人群

坐下了两个人,在我左手边和朋友右手边

我和朋友只想逃离那里

穿着粉红色羽绒服的老人像个孩子一样

“嗯”

此时我才注意到,

但是两位老人的画面总会在脑海和眼前不能散去

定睛一看,是一位老人,60岁左右的样子,

时间在他们周围像是被过滤了一般

在我的斜对面(朋友的右手边)

“嗯,吃着呢”

一个声音说:“这里有人吗?”

像是小鸡啄米,咄咄...

“来,吃吧”

刚跟我说话的同样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深蓝色的羽绒服,深蓝色的帽子。

“给你喝汤,快吃菜”

在最悸动的年龄谁都在渴望和羡慕一种天长地久的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在我看来坚守到最后的并不是爱情,而是爱。唯有一种超越爱情的爱才能使原本疏离甚至毫不相干的人产生弥足长久的关系没有了可以享用的物质环境,没有了可以吸引他人的容貌外表,没有了可以无限享受的激情, 没有了爱情就是爱。

两份有各种菜的快餐盒。

很快便吃完了饭

“嗯”

“热了你把衣服扣解开吧”

腼腆的笑了,声音很轻

吃到一半,

不好意思地揭开扣子,露出了粉红色的线衣

挤来挤去好不容易在密集的人群中挖掘到一个空位置,还好还好四把椅子,一张桌子,满足感爆棚。迅速将手中的粮食放下,和朋友面对面坐下,我左手边的椅子空着,其对面的位子也空着,不拥挤,能有这样的小天地,闹中取静,不错不错,马上动筷子。

肚子饿了,来到某购物中心的顶层美食广场寻觅美食,人很多,摩肩接踵,清一色拎着大包背着小包的年轻的男男女女,五彩斑斓的身影穿梭流动,美食的诱惑总会让不好的心情变好,让沮丧的人精神焕发。

咀嚼食物的我头也没抬扫了一眼说:“没有”。

“快吃吧”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不要想别的,瞧着外人的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