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进一层觉着情人圈是一堆人的伪狂热,但作者

表面看上去你收了无数个赞,但其实你失去了一大片朋友。

我们生活在层级观念根深蒂固的社会中,且各有各的壁垒和界限。做人累就累在时刻都要掌控好自己和别人的边界,这不是一个以解决事情为终极目标的社会,而是一个以把各种人排成最恰当序列的社会。

点赞,成了性价比最高的讨好,它不需要花任何心思,动一下手指即可。

     

做事不难,做人难。

社会是个大剧场,朋友圈就是个小舞台,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通过各种符号自我美化,“生活”着给别人看或者看别人怎样“生活”。

中国人的层级观念是根深蒂固的,而且各有各的壁垒和界限。

   

这些人在你冷不防的时候,一定会偷偷的踩一脚。

在这里只需假装兴奋的态度、一哄而上的赞美、趋之若骛的围观,这里不需嘘寒问暖的雪中送炭,只要快马加鞭的锦上添花,尽管这些并没什么实际价值,但很受用。

自恋者发朋友圈,叫“炫”。因为他们喜欢被夸耀。

图片 1

微信是个小客厅,能来的都是熟人,可以聊聊私人话题。

       

北京一位女士因家事困扰写了几句“泪流满面,人在做,天在看”发在朋友圈,被老板认为指桑骂槐,被动离职。

图片 2

大家给你点赞,只不过是为了凸显一种存在感,以免那天自己有事相求的时候,你已经不记得他是谁。

朋友圈里什么人物都有:长辈、领导、老板、老师、爱人、朋友、同事、同学、战友、发小、亲戚,甚至隔壁邻居老王、别人家的孩子等等等等形形色色,面对各种角色的人,众口难调,你完全无法想出一个恰当的语气,能同时满足这些人的口味。而一旦你的措辞在某些人眼里不严谨,往往会收到有一些很微妙的评价和表情,让人纠结,或埋下远离甚至拉黑的祸根。

尽管表面上看,大家都来点赞,但你的处境暴露的一览无余。

如果在这里你给他们送上理性、客观、冷静的分析,虽然很有价值,一定会让他们感到厌恶,甚至会嫉恨。在这里“忠言逆耳”并不利于行。人都爱听好话,哪怕明知是虚假的恭维也宁愿陶醉在谎言里,也不会在真实的评判里接受进步。所以,我们都貌似学会了互相抱臭脚。因此,朋友圈里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管你有任何心情、状态、和照片,他们都充耳不闻,但是一定会迫不急待的给你点赞。其实在朋友圈里,没有人真正会想如何帮你。大家给你点赞,只不过是为了凸显一种存在感,以免那天自己有事相求的时候,怕你已经不记得他是谁。此类行为有人称之为积攒“人脉”,而我却觉着很狗屎。 有时你还真别把自己当盘人见人爱的菜,你费尽心思发了个自认为具有挺好内容的东西到朋友圈,却没得到朋友们的热心关注,似死水不见微澜,或者引来大家蜂蛹点赞,如群凤拜朝般荣耀,省省吧,大家都挺忙的,无非在无聊时打开微信朋友圈哄哄时间也顺便哄哄自己,你也就权当吹了个口哨哼了个曲飘过,别老整得跟真得似的。

出去旅个游,不自拍几张美图感觉对不起路费;

如果有人给你点赞,或者评价一句安慰的话,也请别太自欢、认真,大家都是在逢场作戏而已。

自恋者反复的刷屏,希望能够得到赞美。

后来经事实检验,当众发言的最高境界是:你说了一大堆,别人猛一听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你好像什么都没讲。这样,任何人都抓不住你的把柄和小辫子。于是,你坦然地混在朋友圈,烟火于人间;于是大家把生活中那套厚黑的处事哲学带到朋友圈,在网络的空间里成了相见恨晚的“知己”,在生活中都可成了谦谦君子的“淡交”;于是,大家都陶醉在粉饰过的“点赞”中洋洋自得后而隐隐地痛骂自己;于是,当我们打开朋友圈,看到某人发的一条内容,有点感慨真心想表达点什么时,最后想想,习惯性地觉得只有点个赞最为稳妥。最后,我们终于收获了一大帮“点赞之交”的朋友。我们为此劳神费时,不停的刷朋友圈,生怕遗漏了“朋友”的点赞而不明的懊悔。往往是,自卑者晒存在感后的宽慰,自恋者炫点赞后的认可,而此两者有个共同的心绞痛:每个人都生怕别人比自己过的好。有道是,人越炫耀什么,就越缺什么,越抬高什么,就越渴求什么。

没有人去雪中送炭,大家都争着去锦上添花。

微博是个大广场,上面都是陌生人,天马行空,上天文下地理,远到国际争端近到身边趣谈,适合谈论公共话题,在遇到感兴趣的话题同时也遇到同道中人,还真有发自内心的“点赞”,即使说了不中听的话,据理力争,舌枪唇剑也无尚不可;而微信是个小客厅,进来的大多是熟人,可聊的话题都是些有范围圈子的私密话题。无可左右言其中,必须逼迫人拿出点“伪”来去应付。其实,越来越觉着朋友圈是一群人的伪狂欢,是一个人彻底的真孤独;也越来越发现,越是熟人的圈子,越不适合谈论私人话题,这可能是我们这种文化背景下在历史沉淀后所形成的社交特性。

这样,任何人都抓不住你的把柄和小辫子。

不过,此种危险的想法我万万不可在“朋友圈”中表露,不然我那点圈内给的虚荣幸福指数会瞬间跌到暴表。毕竟我还要庸俗地活在大家高尚的心里。

图片 3

“点赞”一词,如今连在街边推车子买針头线脑鞋垫的大妈都懂其内涵。一般都可理解为赞扬或赞许,特别是在社交软件方兴未艾大有成灾难之势的今天,其真实内容,未必尽然。在微信或微博上大多“点赞”的意思参杂着不可言传的内容。

参加个会议,没发几张领导合影感觉会白开了;

文/沧海一笑 

自古忠言多逆耳,但可惜我们都凡夫俗子,到不了那个境界。

朋友圈里什么人物都有:长辈、领导、老板、老师、爱人、朋友、同事等等……

越是熟人的圈子,越不适合谈私人话题,这就是中国式社交。

创业者晒和投资人在一起,

图片 4

即便有人给你点赞,或者评价一句安慰的话,也请别太认真,大家都是在逢场作戏而已。

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自卑者反复的刷屏,期望能都找到宽慰;

人,都爱听好话,哪怕明知是假话。宁愿在谎言里陶醉,也不会在真实评判里进步。

而如果你给他们送上理性、客观、冷静的分析,虽然很有价值,但也会让他们感到厌恶,甚至会嫉恨。

其实在朋友圈里,没有人真正会想如何帮你。

微博是个大广场,上面都是陌生人,适合谈论公共话题;

在中国,做人累就累在时刻都要掌控好自己和别人的边界,这不是一个以解决事情为终极目标的社会,而是一个以把各种人排成最恰当序列的社会。

自卑者发朋友圈,叫“晒”。因为他们需要得到认可。

因此,朋友圈里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管你有任何心情、状态、和照片,他们都充耳不闻,但是一定会迫不急得的给你点个赞。

但他们越晒什么,往往就越缺什么:

朋友圈,真是一群人的伪狂欢,也是一个人的真孤单。

图片 5

因为他们早就发现:朋友圈里可以共患难,但不可同富贵。

到最后,我们都成了“点赞之交”。

3

这些实打实的炫耀,往往会弄巧成,遭人嫉妒。

老子说:美言不信,信言不美。

这个道理,必须得懂。

1

自卑者和自恋者,有个共同的心理秘密:每个人都生怕别人比自己过的很好,却又竭力展示自己不吝赞美的一面,在朋友圈里不停的点赞。

社会学家戈夫曼,洞见了社交网络的人格本质:

但是我越来越发现:越是熟人的圈子,越不适合谈私人话题,这就是中国式社交。

这是朋友圈刚兴起时大家都爱说的玩笑话,但笔者也发现最近很多朋友的朋友圈都设置了仅显示3天可见。

这就是“点赞之交”。

当众发言的最高境界是:你说了一大堆,别人猛一听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你好像什么都没讲。

对于这些散落的大众而言,他们最需要的只是情绪化的态度,比如一哄而上的赞美、趋之若胡的围观,尽管这并没有实际价值。

演员时而组成剧班,相互配戏;时而深入观众,挑逗互动。

也因此,当我们打开朋友圈,看到某人发的一条内容,有点感慨想说点什么,可是左思右想之后,觉得还是点个赞最合适。

因为你越需要帮助,就越不会有人去帮你;你越不需要帮助,假惺惺要来帮你的人越多。

一开始大家都表示不解,后来慢慢发现,随着朋友的增加,就越怕会一不小心说错话,招人误解或对号入座。

面对各种角色的人,你完全无法想出一个恰当的语气,能同时满足这些人的口味。

“言多必失”的中国式生存法则,贯穿每一个场合,朋友圈同样适用。

这是一个大剧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通过各种符号自我美化,进行合乎他人期待的表演。

出国购个物,不晒几个包包感觉东西都白买了;

而一旦你的措辞在某些人眼里不严谨,往往会收到有一些很微妙的评价和表情,让人纠结。

佛曰:不可说。

而真正成功人士都学会在朋友圈“自嘲”。

最喜欢刷朋友圈的是两种人:自恋者和自卑者。

我经常说:

也有很多女人,表面上在朋友圈里发牢骚,实际上是炫耀自己。

女网红晒和企业家在一起;

2

公务员晒和大领导在一起。

以前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现在是: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所以,我们都学会了互相讨好。

这种矫情,大家如今都懂了。

某大学新生在朋友圈点评两位专家为“庸才”,导师对此“极为震怒,怒斥狂徒”,宣布断绝师徒关系。

图片 6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更进一层觉着情人圈是一堆人的伪狂热,但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