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

第四段仍以“呜呼曼卿”领起,就是欲将心中带有的心思都与亡友说尽了。这一段之旺盛乃在不能够尽情。“固知其那样”的“固”字好,与下文的“而”字组合转折。理智,毕竟制止不住心思。悲从当中来,不可断绝。

小说鉴赏

文章原著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6)。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属无物者,暂聚之形(7);不与万物共尽,而独立其不朽者,后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不皆然,而著在简册者(8),昭如日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作者简单介绍

石曼卿于庆历元年归西,在相距石曼卿一命归阴26年后,欧阳文忠派人到石曼卿墓地记挂他时写了这篇文章。时过境迁,死者已一了百了地下,生者经过了五十几年宦海沉浮,荣辱成败,那个时候致祭亡友,反映出他因政治上失意而引发的怀恋畴昔的孤独寂寞心理。


其三段以“奈何”为界是两层意思。“奈何”在此以前的几句是任何时候上一段说,仍然是说“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奈何”以下,笔锋陡转,“荒烟野蔓”数句将一幅荒冢凄凉景色刻画得痛快淋漓。两层意思之间,一客一主,前一层只是滋生,只是为着衬映,后一层才是非同一般,也是全篇的主干。

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就像子之根本(9)。其轩昂磊落(10),突兀峥嵘而埋藏于地下者(11),意其不化为朽壤(12),而为金玉之精(13)。不然,生长松之千尺,产灵芝而九茎(14)。奈何荒烟野蔓,荆棘纵横;风凄露下,走磷飞萤(15)!但见牧童樵叟(16),歌吟而上下(17),与夫惊禽骇兽,悲鸣山踯躅而咿嘤(18)。今固那样,更千秋而万岁兮,安知其不穴藏狐貉与鼯鼪(19)?此自古圣贤亦皆然兮,独不见夫累累乎原野与荒城!

选自《欧阳文忠全集》卷五〇(中华书局二〇〇四年版)。祭,一作“吊”。石曼卿(994—1041),名延年,吴国河西楚城(今新疆洋商银丘)人。累举举人不第。曾历任太常寺太祝、南平寺丞、皇储中允等。他特别关切边事,对契丹和西魏之患曾建议谏言。为人作诗,豪放跌宕。欧文忠《石曼卿墓表》称其人格“以气骄矜。读书不治章句,独慕古代人奇节伟行非常之功,视世俗屑屑无足动其意者”。并云:“其为小说,劲健称其意气。”欧阳文忠很了然、敬佩石曼卿,因而在她卒后26年,又有此祭墓之作。

维治平八年3月日(1),具官欧阳文忠(2),谨遣大将军都省令史李敭(3),至于老聃(4),以清酌庶羞之奠(5),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而吊之以文。曰:

第二段始步入祭文正文,劈空正是一句“呜呼曼卿”,行文突兀,而心思诚挚。“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多个字是这一段的特务。那多少个字又好疑似欣慰亡友的神魄能够放心停歇。


《祭石曼卿文》,是作者于治平八年在毫州时所作。是年,欧文忠因为其妇弟薛宗孺“帷薄不根之谤”及蒋之奇和彭思永重提“澄议”之事,在政治上屡遭打击。最终虽得一尘不染,可是那时已61虚岁,不愿受官场羁绊,心生退居之意,力请外任。至7月“罢为观文殿大学生、刑部教头、知毫州。”

小说注释(1)维治平七年八月日:即1067年四月某日。维[wéi],发语词。(2)具官:明清以来,官吏在奏疏、函牍及其余社交文字中,常把应写明的功MG位,写作具官,表示谦敬。欧文忠写作此文时官衔是观文殿博士刑部教头丽水军州事。(3)里胥都省:即御史省,管理全国行政的衙门。令史:管理文书职业的官。李敭:其人不详。(4)老聃:地名,在今广西洋商银丘西南,是石曼卿葬地。欧文忠《石曼卿墓表》:“既卒之三十10日,葬于老子@之先茔。”(5)清酌[qīng zhuó]庶羞[shù xiū]:清酌,祭祀时所用之酒。庶,各个。羞,通“馐”,食物,那指祭品。(6)生而为英,死而为灵:活着的时候是俗尘间的无名氏英豪,死以后成为神灵。英,硬汉、英杰。灵,神灵。(7)暂聚之形:指身体生命。(8)简册:指史籍。者,昭如日星。(9)就好像:依稀想见。(10)轩昂磊落:形容石曼卿的优俊秀度和华贵品质。(11)突兀峥嵘[zhēng róng]:高迈挺拔,比喻石曼卿的优质工夫。(12)朽壤[xiǔ rǎng]:腐朽的泥土。(13)精:精髓。(14)产灵芝而九茎:灵芝,一种菌类药用植物,古人以为是仙草,九茎一聚者更被当做体贴祥瑞之物。《汉书·宣帝纪》:“金芝九茎,产于涵德殿池中。”而,一作“之”。(15)燐[lín]:即磷,一种非金属成分。动物尸体腐化后发出的磷化氢,在氛围中自动点火,并产生豆沙色火焰,晚上不认为奇于坟间及荒野。俗称之为鬼火。(16)牧童樵叟[qiáo sǒu]:放牧和砍柴之人。(17)上下:来回走动。(18)悲鸣山踯躅[zhí zhú]而咿嘤[yī yīng]:这里指野兽来回徘徊,禽鸟悲鸣惊叫。(19)狐貉[hú mò]与鼯鼪[wú shēng]:狐貉,兽名,近似狐狸。鼯,鼠的一种,亦称飞鼠。鼪,黄鼠狼。(20)盛衰:此指生死。(21)畴昔[chóu xī]:往昔,从前。(22)陨涕[yǔn tì]:落泪。(23)有愧乎太上之忘情:意思是说自个儿不能够像有影响的人那样忘情。太上,最高,也指受人爱惜的人。忘情,蝉退了尘世一切心思。《世说新语·伤逝》:“受人尊敬的人忘情,最下比不上情,情有惟牵,正在我们。”(24)尚飨[shàng xiǎng]:祭文套语,表示期望死者鬼神来享受祭品之意。尚,这里是目的在于的情趣。

创作译文


图片 4


唉!曼卿,小编从不看到你早就十分久了,还是能挨近记得你生前的面相。你高视阔步,洁身自爱,心怀坦白,高大秀气,纵然埋藏在不合法,想来不会腐朽化为泥土,而会产生金玉的精髓。如若不是那般,此地为啥生长着高达千尺的松林,出产有九根茎的灵芝草。无助荒烟野草,藤条缠绕,荆棘驰骋;风雨凄凉,霜露下落;磷火飞舞,飞萤明灭;只看到牧童与老樵夫唱着山歌,上上下下;惊惶的飞禽与惊惶的野兽,前后徘徊,发出悲切的鸣叫呼声。明天曾经是如此,再过了千秋万岁,怎知道不是穴洞里面,深藏着狐狸貉子、鼯鼠和黄鼠狼?而从现在现今,圣贤都以这样,单单看不到累累相连的郊野和荒城么!

图片 5

原文

维治平两年1月日,具官欧文忠,谨遣参知政事都省令史李敭,至于老子@,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而吊之以文。曰: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于无物者,暂聚之形;不与万物共尽,而卓然其不配者,后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不皆然,而著在简册者,昭如日星。

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就如子之根本。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藏于地下者,意其不化为朽壤,而为金玉之精。不然,生长松之千尺,产灵芝而九茎。奈何荒烟野蔓,荆棘纵横;风凄露下,走磷飞萤!但见牧童樵叟,歌吟上下,与夫惊禽骇兽,悲鸣踯跼而咿嘤。今固如此,更千秋而万岁兮,安知其不穴藏孤貉与鼯鼪?此自古圣贤亦皆然兮,独不见夫累累乎郊野与荒城!

呜呼曼卿!盛衰之理,吾固知其如此,而感念畴昔,悲惨凄怆,不觉临风而陨涕者,有愧乎太上之忘情。尚飨!

作品开首表明写作祭文的缘起,接下去先是夸赞石曼卿的分化流俗,复又着力形容荒野坟茔的无奈景观,最终明言小编虽精通人之生死是本来之理,但是追念往昔,仍凄然泪下,不能够尽情。篇末以“尚飨”二字作结,哀戚怆恻之情,超出言语以外。

小说简要介绍《祭石曼卿文》为汉代八我们之一欧阳文忠所作。是我为悼念诗友石曼卿而作的一篇祭文。笔者防止了日常祭文的郑重其事格式,内容不是为死者作毕生回顾,而是经过三呼曼卿,先表彰其人气不朽,再写其死后凄凉,非常是渲染墓地的悲戚景观,表明出笔者对死者猛烈的追悼之情。小说概况押韵,句式灵活,情调凄婉,体现出小编真挚的情丝。

呜呼曼卿!盛衰之理(20),吾固知其这样,而感念畴昔(21),悲戚凄怆,不觉临风而陨涕者(22),有愧乎太上之忘情(23)。尚飨(24)!

创作背景

“唉!曼卿,在世时是大胆,死后成为仙人。他同万物一道生死,最终又回归到无物的地点。他是有时相聚的形体,不与万物一道消亡。他特出挺立,千古不朽,给后任留下美名。这从古时候到方今,都以那样的,留著于史册,像星星同样明亮。

欧阳文忠(公元1007年—公元1072年),字永叔,号欧阳文忠,晚号樊南生,庐陵吉水(今属湖北)人。他是明清文言运动的提出者和领头三哥,有名的作家,小说说理畅达,抒情委婉,是清代八我们之一。其词婉丽,承接南唐余风,与晏殊较接近,但也是有两样处,如他有述怀、咏史、写民情民俗之作,主题素材较晏殊词布满。风与其随笔相像,语言通畅自然。有《欧阳修公集》。

全文以情驭笔,一呵而就,不假修饰,却又得协会之妙。文中以“轩昂磊落、突兀峥嵘”两个字推许曼卿,实可移来评此篇。前二段是文思跌荡,末段却是收得紧。正可以看到那时文坛巨擘的文字本事。


嗳!曼卿,古今盛衰的道理,我当然就精晓是如此的,而惦记在这里在此早先的场所,悲戚悲戚,不感到要面前蒙受着风而流泪,但对‘太上忘情’那句话,很有些惭愧。希望您来享受那祭礼!”

图片 6

祭石曼卿文

在英宗治平两年二月某日,备具官爵履历的欧文忠,差遣太史都省令史李到太清以下,以葡萄酒和各样美味的菜肴作奠仪,致祭于亡友石曼卿的墓前,并作一篇小说吊祭说:

整篇祭文集描写、商量、抒情于一体,有回看,有感喟,有牵记,心绪低沉回转,小编对亡友的一片挚情笃意,让人感动。

首段是官样文章。凡是祭文,都需在首段点明时间与人选关系。

小说十分长,但情感丰盛转折。正文一段与二段之间是转账,末段本人又含一层转折。转折之后,方见分量,而终不外“悲”与“情”二字。欧文忠曾云:“人生自是有情痴”,信然。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