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回家时刻少于,司家上面没有了老人

大腚沟东北乡是典型的丘陵地带,几乎每个村庄都是坐落在一个山丘的前边,商代君王陵墓在弥河弯的西北方向,是一个比较大的土冢,方圆有三公里之多,西南角下有一个千余人的村庄叫酥胸屯。
  东南角下有一个十几户的小村子,叫奶头店。村子不大,经济也不算发达,但是村子的人品与众不同,个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女的个个是美女,男的个个是俊男,智商也比一般人高很多,大学生就好几个,村里有司姓和杨姓两个家族。
  司家有四个男孩,是按照出生的属相取的名字,分别是司马,司羊,司猪,司牛。杨家有四位女孩分别取名为杨桃花,杨荷花,杨菊花,杨梅花,他们的年龄相对应,差不了多少,到八十年代,司家的四个男孩和杨家的四个女子都已经配成了婚,郎才女貌,亲上加亲,附近的人们都羡慕不已。
  孩子们结婚后相处甚好,一直没有分家,司家上边没有了父母,是奶奶把他们养大的。杨家父母都健在,没有其他老人,两家合起来很像一个家庭。
  男人以下地农活为主,女人做做家务,帮着做些轻省农活。这一带主要是种玉米和棉花,吃饭靠收玉米,花钱靠卖棉花。春天耕地播种,夏季除草管理,秋天收获入仓,冬天采石头盖房子。老大司马有说唱评书的爱好,闲下来,就走东村串西乡,说书挣一点贴补家用。
  八十年代人们已经嗅到了改革开放的气息,农村有知识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农经济的生活,开始走出家乡寻找致富的门路,三个年轻的弟弟都跃跃欲试想走出去闯世界,而大哥司马没有外出打工,一心想进入大队领导班子,弄个一官半职。
  由于奶头店没有几户人家,不能单独成立一个村委会,只能算是一个生产队,行政隶属大腚沟联村大队管理,司马大哥是走村串乡的人,见识比三个兄弟都多,他经常到相邻村庄说唱评书,宣传上级的移风易俗计划生育政策,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这年大队改选领导班子司马被列为候选人之一,当下正是乡领导下村走访考评的时节,司马费尽心机要给乡政府领导一个好印象。
  乡政府班子成员分工,正巧乡长黄舒朗分到奶头店走访考察,他在联村大队的书记和大队长陪同下,走访了奶头店司家兄弟四家,他感到收获最大的是亲眼看见了杨家四大美女,每见一个都恋恋不舍,私下直流口水,他夸奖道:“早就听说大腚沟美女多,没想到奶头店这么个小村,竟然个个都是美女”。
  乡长故意磨蹭,天快黑了挨到大哥司马家,他见到了司马的媳妇桃花,虽然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身材仍然保持的很好,实际上孩子就不是她生的,她就没有开过怀,孩子是抱养的外村的。看上去乳房还是和大姑娘一样丰满坚挺,屁股圆润,杨柳细腰。
  四十多岁的乡长,遇到三十多岁的美女,早已经是魂不守舍,垂涎三尺。
  大队长看透了乡长的心思,他便和司马说:“今天乡长走访很辛苦,就派饭在你家了,你去买菜,让乡领导好好喝一壶,放松放松,”司马是聪明人,他很快明白了大队长的意图。他让老婆桃花陪同乡长聊天,自己骑上自行车到供应站去打酒割肉买菜。
  桃花是过来的人,她很快就读懂了乡长的表情,她知道这次乡长考察的重要性,丈夫司马能不能进入大队班子就看乡长的满意程度了。
  司马买回酒和菜,在厨房里忙活一阵子,很快桌上摆上来四个菜,乡长右边椅子主客座,大队书记左边椅子副客坐,大队长在桌子前的陪客坐,靠近大队书记一边,靠近乡长一边空出了一个座位,桃花大大方方的主动坐到了乡长身边。
  酒过三巡,乡长的左手开始在桃花的大腿上游走,不时的捏一把,桃花会意的笑笑,乡长见桃花积极配合,就开始和桃花碰杯喝酒,桃花几杯下肚,脸有些发红,她便壮着胆子和乡长聊起来:“久闻反腐败乡长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眼下和声细语,含情默默的黄乡长和大喇叭里的铁面乡长性格可是大相径庭啊,现在的你和蔼可亲才是接地气的好干部,那广播里《廉政反腐》报告的声音是你吗?”
  “是乡政府广播站的麦克风质量不过关,声音失真了。”大队书记和大队长都担心桃花喝得少了放不开身段,效仿着乡长的样子轮番和桃花碰杯,一会功夫一瓶45度白酒喝完。桃花又从桌子下面拿出一瓶打开,推说酒量有限不能奉陪,去里屋床上休息,走的时候拧一把乡长的大腿,使个眼色,乡长会意的点点头。
  司马上完最后几个菜,推说要到村牲口饲养院去照看牲口,就先走了。
  司马一走,乡长就和两个村干部说:“你们慢慢喝,我先休息一会”说着进了桃花的里屋,不一会就传出桃花的呻吟声,随之是越来越大的木床晃动的声音。
  过了半个小时的功夫,乡长出来喝酒,大队书记,迫不及待的进了大嫂的里屋,又是一阵床震,随后就是大队长的好戏,就这样,三个男人几番轮流,深夜一点多种,三位领导“考察完毕”,满意的离去。
  司马不失所望,在年终的大队班子换届,当上了副大队长。
  贪污与腐败、金钱和美女就像一个漩涡,沾边就会被卷入其中,无一生还。
  那个年代,有的乡干部就是那么腐败,一边下乡走访群众,进行“考察”,一边编写廉政奉公的讲演稿,实在也够忙了。黄乡长正属于那种披着反腐败外衣的腐败分子,后来随着打老虎拍苍蝇运动的到来,这一批喊着廉洁干坏事的乡村干部全部被清理,司马也不例外,总算还给了老百姓一篇蓝天,反腐败要从基层抓起,任重而道远。         

图片 1
  一
  老牛办完退休手续,第一天就感觉轻松多了。
  自己在部队二十三年,自己总结一下,还是有许多可以高兴的事情。比自己的同龄人,一个大队走出去当兵的有两个,那一个回家务农了,儿子女儿都在农村,虽然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具体人,都大有作为的,特别是这一个同年兵,回到村里当过几天大队干部,不长时间就不能干了。什么原因?他和老牛曾经说了一些情况,老牛认为,凡事多从自身找原因,俗话说“命苦不能怪政府,受罪不能怪社会”,还有一句名言,成功者总是找到机会看到希望去奋斗,失败者总是看到困难知难而退就放弃。
  老牛的道理,同乡战友不认可,老牛回家时间有限,不会在这一个复员的战友家里说上一个假期的。休假一个月,父母亲需要聊天陪护,岳父岳母家也应该看望的,其他的亲戚需要走一走,村里的学校老师,需要拜访一下,学校的学生,那是祖国的花朵,祖国的未来,需要拿出一些时间去交流一下,村里的长辈,本家的长辈,家族里边的宗亲等等,不知不觉一个月的假期就过去了,回部队就去为国家的国防建设操心去了。
  老牛回家探亲休假,一年才一个月,有时候部队有了急事,一封电报,简单的几个字,速归,后边是连长、营长、团长、或者政治处主任或者干部股长的名字,就马上买了火车票,赶回部队。
  当老牛在部队干了十五年的时候,老牛就把妻子、儿子、女儿的户口迁往部队了,老婆孩子成了随军家属、随军子女,这是一个很多农村家庭羡慕的事情,这意味着,老牛的妻子吃了商品粮,儿子、女儿也是商品粮了。妻子今后不需要种地,不需要在夏天去弯腰收割小麦,不需要在秋天去农田里收秋、犁地、种小麦了,孩子也要去部队所在的城市学校读书,接受城里老师的教育,城里学生毕业了就可以在工厂上班,也不需要在农村干什么农活了,今后的子孙后代,就是城里人了。
  老牛的妻子、儿女离开村之后,就很少回来了。只是他的父母亲去世时才回家几天,这几天就更是没有时间和村里谁聊天。父母亲不在了,老牛这一走,就更少回村里了。老牛在部队干到23年,成为一个营长级别的部队干部,就脱下军装,回到县城工作了,妻子也随他来到县城进了工厂。儿子当兵去了,女儿考上了一个中专师范。后来儿子没有提拔起来当部队干部,部队改革需要考军校了,儿子没有考上军校,当了五年兵,就回家复员当了城关镇武装部的工作人员,娶妻生子,妻子是中学的老师,生活也比较满意。女儿毕业在县城一个事业单位工作,找了一个女婿是卫生局干部,也是很幸福的一个小家庭。
  老牛遗憾的是转业之后,到乡里任职,在武装部当部长,乡长、书记比他年轻,年轻人当了一把手,年轻气盛说话做事,有一股劲,虽然给老同志面子,虽然给军转干部老牛面子,但是老牛在许多时候还是感觉不舒服,为了工作,有时候挣得面红耳赤。
  乡政府下边五十多个大队,人多了,力量大,但是人多了千奇百怪的事情自然就多,如果出现窝里斗,自己家的亲弟兄也是矛盾重重闹分家的。事情多了,当书记、乡长的领导就忙了,一忙就出现问题了,忙中出错就会错上加错的。
  书记在一次会议上讲:“全乡五十多个村,你说怎么办?上边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决定把我们的乡分成两个乡,所以,大家就要分开,书记、乡长有组织部管理,县领导开会决定,我是咱们乡里的一把手,是书记,我自己坚决服从组织部调整,一般干部就面临着一个问题,谁在原地政府干工作?谁去新成立的乡政府工作?大家先思考一下,私下思考几天,等县组织部人事局领导来时再拿方案。”
  接下来是乡长讲话,他说:“先透漏一个信息,组织部领导跟我说了,我是要去新成立的乡工作的,所以,我现在就表态,坚决服从领导的决定,坚决在这一个大是大非面前紧跟领导,一定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再立新功。”
  接下来几个副职也表态发言,武装部老牛是部长,也发言了,他在会上说:“我们公社,的确很大,五十多个大队,分成两个公社也是不小的……”
  会场上,响起一片议论声,老牛无奈的说:“我说错了吗?”
  书记说:“人民公社刚改成乡政府,大队已经改为村了,但是老百姓还是继续说公社、大队的……”
  后来,老牛的这一次发言就留下来一个小把柄。老牛的口误“公社”“大队”就成了一个笑话,说老牛没有与时俱进,没有紧跟形势和上级领导保持一致,没有及时改口,和普通的老百姓是一个水平。老牛也是激动之后,才说这样的话的。
  很快就分成两个乡了,书记在原来的乡政府院里,继续当书记,新来了一个乡长,大部分人员乐意留在这里,乡长去组建新的乡政府,很快就提拔起来当了书记。一个更年轻的人来当乡长了,老牛还是没有提拔起来,年龄大了,老牛也看开了,但是老牛不能在原来的武装部当部长了,而是去新成立的乡武装部当部长了。
  新组建一个乡政府,建设办公楼,就忙活了半年多时间。刚稳定下来,本乡有几个村闹着要分家。闹着分家的村,人多,有四千多人。过去是一个大队,两个自然村,本来就不在一块,两个自然村,在修水渠、修路、建学校、当兵等方面,大村的人老是优先,特别是大队买了一台拖拉机之后,谁当拖拉机司机?小村里几个人想来当司机,大村也有几个想当司机,最后大村的几个人,就打架竞争起来了,大村里有支书、大队长,小村里在这方面就少了发言权。
  小村里有几个聪明人,就想借机分大队,好在大队里当一个支书、大队长、副支书、副村长什么的村干部。
  乡书记,就把这一个事情交给老牛去驻村开展工作了。
  老牛首先接待了小村的几个代表。听了他们的喊冤叫屈,就想先稳定一下,说:“有了矛盾,就解决矛盾,不能动不动就闹分家吧?好像是亲弟兄,和和气气,家和万事兴的……”
  “你们公社不是分家了吗?允许你们分家,不允许我们分家?你们是怎么分家的?我们也去学习学习你们的经验,你们找谁最后同意分家的?家和万事兴,问题是亲弟兄意见不统一,怎么发家致富?怎么才能万事兴?”
  老牛说:“我们没有找谁,这是上边决定的事情……”
  “这话我们不相信,这么多人,都不找领导?你武装部长不去找领导,我们相信,其他人不找县领导?其他人不去找省领导?最起码找过地区领导吧?”
  老牛说:“我是没有找过领导的。”
  “你没有找领导,所以就分到这里来了,你在老公社武装部当部长很方便的,如今来到新公社武装部,什么都没有原来的好吧?你不能给我们决定这一件事,我们就找县领导去,反正我们代表一千多人的小村利益,决定为民请命到底了。”
  老牛和书记、乡长说了这事情,书记乡长说等一等想县领导汇报一下。老牛感觉老是闹着分家,不是好现象。没有想到一个村闹着分家,引起其他几个村效仿,乡政府里来了几次集体信访群众,都是想当村干部的人。
  
  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农村的老百姓还是需要交公粮的。这一年又到了收公粮的时候,包村干部老牛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村干部在学校收公粮,群众来学校交了公粮。最后这几十万斤公粮被几个村干部拉走卖了,私分了卖粮款。村里学校的民办教师在领工资的时候,就少了一大半。民办教师就问校长,校长是公办教师,他的工资没有受影响,他去乡教办室一问,才知道了情况:乡里书记生气了,说老牛承包的村里没有交公粮,所以,县里发给民办教师的一大半工资,就给他们扣下来了,目的是叫民办教师带头交公粮。
  老牛知道真相之后,就更加生气了,这样的村干部太胆大了吧?皇粮国税,也敢欺上瞒下,瞒天过海,在学校里边收几万斤的公粮,敢拉出去卖了,私分公款,必须开除村干部的职务,给予党纪处分。
  闹着分行政村的几个人,就更加有理由毛遂自荐当村干部了,一定不行了,分家之后,当小村的村干部也是一村之主的。
  几个月之后,真的有了文件,两个自然村,就分开变成两个行政村了,可以正常开展工作,何必一定在一起呢?同意分开,全乡多几个村支书,多几个村干部也是便于工作的,一切为了工作,一切为了老百姓正常生活。
  老牛又一次成了小村的包村干部,新村干部新官上任三把火,交公粮很快、很好,乡书记、乡长表样了老牛。老牛这一次又高兴了起来,自我感觉又有了存在感。
  老牛在包村干部的岗位上,干了一件老百姓说好,乡书记头疼的事情。老牛知道了村干部上任之后,想为老百姓办好事,就让村干部了解民情,计划让自己在村里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村干部说:“现在老百姓富了,想建新房子,老宅基地太小,建新房子想为儿子结婚,想在村边划两排宅基地,只是担心上边不批准,你是工作组,能不能活动一下?”
  老牛说:“只要是老百姓的想法,不能让老百姓有意见,老百姓高兴了,我们干部就是工作有成绩了,先统计一下,看看咱们村里有多少户需要建新房子?”
  工作组老牛一句话,就在村里引起一片赞扬声。村干部一统计就有19户。老牛看了情况,的确村里的老百姓多年没有划宅基地了,有点太拥挤了,一家弟兄几个挤在一个小院子里,房子小,院子小,的确影响村里年轻人找对象的。老牛进一步说:放宽条件,凡是家里有超过15岁的男孩子,就划一份宅基地。
  这样又一次统计全村应该规划24片宅基地。老牛马上就拍板了。统一规划在村边建两排新房,中间规划一条街道。
  这一下子就影响到周边村里的老百姓,他们纷纷要求学习他们的经验,为自己的儿子申请规划宅基地,马上就反映到书记、乡长这里了。
  书记乡长知道保护耕地,规划宅基地,不能这么多,这么大吧?于是就否决了。老牛的村里老百姓已经建房修院了,也没有进行违章拆除。
  书记在一次会上说:“规划宅基地,这是关系到老百姓的利益,不能一哄而上,那么多人有了宅基地,耕地是不是少了?包村干部不请示,不汇报,某一些干部太胆大了吧?”
  老牛马上站了起来,说:“我们的干部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老百姓的困难,是不是需要我们的干部去解决?你不要说某一些干部了,直接说我,直接点名批评我老牛就可以了。我是有考虑的。孩子15岁,给他规划宅基地,建房子需要两三年时间吧?有了房子,找对象需要两三年时间吧?找一个不成,是不是需要发家致富之后再找一个?这样计算下来,男孩子就超过国家规定的结婚的年龄了?孩子找不上对象,他们当父母亲的,当长辈爷爷奶奶的怎么安心工作?……”
  书记表情很不舒服的样子,虽然没有打断老牛的话,但是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一次老牛把书记给惹生气了。
  书记一生气,就不说话了。老牛就引起关注了,老牛在村里威信高了,在乡里就成了乡书记、乡长都头疼的一个问题了。
  乡领导向县里领导一汇报,就叫老牛内退了。书记找老牛谈话说:“老牛呀,你的工作能力很强,工作积极性也很高。但是,咱们县里有一大批内退指标,考虑到你的情况,就照顾你内退了。为部队为国家工作四十多年了,再过两年就应该办理退休手续了,你看是不是先把工作交给年轻人,培养一下年轻人,等两年你退休了,年轻人就可以胜任工作了……”
  老牛一听,就知道了书记的意图。就说:“可以呀。我可以到农村搞一下调研,可以发挥一下余热的,家里的孙辈也需要我照顾一下的。明天我就可以交接工作吧?”
  “也不需要这么着急,你家里忙,可以不来报到点名了。你想来也可以的,年轻人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登门找你求教的。”
  “好的。我明天就简单交接一下工作,你不需要给我安慰的。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内退了,还是党的人,还是国家干部,还是有觉悟的人,不会给组织添麻烦的。”
  
  三
  老牛说到做到,第二天就交接了工作。第三天就回家照看外孙子了。有时候回来乡里看看,也不说什么话,有时候就回老家看看村里的父老乡亲。
  这样的赋闲生活很快就过了两年,正式办理退休手续了。他想正式发挥余热,到村里干一番事业。这时候,省市组织部领导有一种说法,发挥老党员的作用,让退休的干部到村里任职,当村支部书记。
  老牛在本村翻盖了自己的老宅,房子不那么豪华,整洁,实用。他的妻子、儿女不在这里住,所以他就多了空余时间。空余时间就出门东走一走,西看一看,就发现了问题。村子不大,几百户,一千多人,却有几个麻将场,年轻人出去打工了,老年人、家庭妇女在家,空闲时间就打麻将,过年了,年轻人回家了,也是打麻将,有的为了打麻将,自己不做饭了,吃方便面,这样极不健康,有的年轻人赢钱了,一高兴就改善生活,吃鸡鸭鱼肉,喝白酒、啤酒。大人打麻将,孩子的学习无人辅导,孩子也看打麻将,甚至学习打麻将。村干部不管,甚至也参与打麻将。村里村干部有十多个,那一个也想捞一点油水,不是一心发家致富,而是一心想在老百姓手里抢一点好处。这样下去,村里怎么富裕?如果这么多村干部都出去赚钱,带动大家发家致富,岂不是一股健康向上发家致富的力量?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牛回家时刻少于,司家上面没有了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