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多少个要好的相爱的人拜拜到贾艺震已经坐

贾艺震是一个从加格达奇来到大连这个海滨城市的青年,相貌一般,但他的美髯黝黑生动,在朝阳的作用下,常常发出针尖一样的光亮,颇有几分艺术家气质,弥补了他的不足。大学毕业后,在这旮旯儿找了一份工作,勉强糊口,也算平安无事。话又说回来了,他偏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年轻人,女作家张爱玲的一句名言:成名要趁早。他已把这句话纹身(也有叫刺青)在自己的右胸上。
  几年下来,他参加过歌手比赛、做过裸体模特、在舞台上给钢琴家翻过五线谱、当过拳击陪练、背过著名老画家去深山写生、搞过几项民用技术专利,等等,几乎转了一圈,都没有成功,依然过着一个人吃饱了饭不想家的小日子。
  那天,他在电视看到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就因为写了一部长篇小说而蜚声中国文坛,受到四面八方邀请,五冬六夏总是载誉而归,粉丝更是不计其数,真让人羡慕。他呼噜巴想到,我来扮演一把残疾人不行吗?权当体验体验生活。贾艺震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立马辞去了工作。他先给自己埋了一个伏笔:报名参加了“户外魔鬼野营训练活动”,期间假装不慎摔到谷底,其实膝关节只是一点皮肉划伤,住了几天医院,回来,他柱起了双拐,一副要死要活的痛苦样子,他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再看到贾艺震已经坐到崭新的轮椅上了。
  开始贾艺震很不习惯,一天长时间地呆在轮椅上,回到到自己租赁的小屋,再站起来,麻酸酸的痛,还真有些吃力。他几次想打退堂鼓,最终还是被他那股犟劲给顶回去了。
  眼下,贾艺震面临的问题是向哪方面发展?经过深思熟虑,他选择了唱歌,因为权衡起来,这几年只有参加区里歌手比赛为他赢得了一点荣誉,也仅此而已。他的声线很像郑智化,过去也唱过你像什么《水手》啦、《星星点灯》啦,以及李琛的《窗外》,说练就练,他的颇具天份的歌声透过窗棂传得很远,说也怪,不长时间,街道居委会一个主任阿姨偕同另外一位同事,提溜一桶食用油和一袋面粉找到了他,进门放下东西,就对贾艺震问寒问暖,之后阿姨直奔主题,邀请他代表街道参加市里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贾艺震一口答应。
  电视台传来喜讯:贾艺震一路过关斩将,一举夺得冠军!轰动整个滨城!
  省市各大媒体频频采访,内容大都是身残志不残、敢于与命运抗争的勇士、80后一代青年的楷模诸如此类的报道连篇累牍。
  贾艺震面对突如其来的鲜花掌声开头有些恍然如梦,后来踌躇满志起来。
  前几天,市残联领导来看过他之后,人们发现贾艺震的轮椅出现在残疾人艺术团的排练厅里了,他的身后站着一位美丽健康的姑娘,不用猜,那是他出名之后收获的爱情。
  从社会到家里,从领导到朋友处处体贴他、呵护他,他也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地地道道的残疾人了,不过,一旦露出马脚。他将失去一切,想到这,不仅一股冷气打后脊梁冒出,看来,他只能将假戏唱到底。
  很快贾艺震和这位名叫小菊的姑娘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这得益于岳父岳母大人的开通和包容。在两老面前,贾艺震誓言旦旦,一定要对小菊好。
  每天上床,小菊都要抱着这个大男人上床,还好,贾艺震配合得不错,小菊不感觉累(她那里知道,贾艺震暗中做了手脚)。提到夫妻生活,贾艺震的性欲不但强烈,而且质量很高,根本不像个残疾人。有时雄性促使,他的双腿竟能动弹,这样小菊感到非常满足,在性高潮当中的女人自然忽略了这些。
  第二年,他们的小宝宝诞生了,白白胖胖,逗人喜爱,小两口成天笑得合不拢嘴。话分两头说,居家过日子,特别有了孩子以后,锅碗瓢盆的事无穷无尽,看小菊一个人扛着至少七八十斤的液化罐来家,他心痛得赶紧去给她擦汗,心想,这都应该是他贾艺震干的活,可他是个“残疾人”呐,不能替她。
  他痛爱地把小菊搂紧怀里“是我不好。”
  小菊说,“你咋不好?”
  贾艺震说,“我不能帮你。”
  小菊捋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说:“等孩子长大就好了。”
  贾艺震听罢小菊的话,赶紧转过脸,再也止不住两行热泪淌下来。
  每当夜深人静,贾艺震在床上总是辗转反侧,心灵受到巨大煎熬。他不止一次在内心呼喊,我不能再这样欺骗自己,欺骗小菊和所有爱我的人,我要活得有尊严,还原来的我!可他转而一想,一旦说给小菊听,他说我是个骗子怎么办?他不原谅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将化为乌有,思来考去,他只能采取沉默。
  这天,吃完晚饭,孩子睡了,小菊因为劳累也进入梦乡。他坐在轮椅上,瞅着小菊苍白而消廋的脸庞,一股罪恶感,弥漫全身,贾艺震认识到再不能这样活下去了,如果继续的话,他会崩溃,他要推醒小菊,把事实说清楚,想到这里,他想站起来,但,任凭他作何等努力,始终没有站起来,五年了,他的双腿已经废掉。      

 前几天回家,妈妈说,小菊又生了,又生了一个姑娘,5斤多。

 在我的印象中小菊还是那个永远藏在奶奶屁股后面,剪着男孩子式的短发,两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害羞、胆小、又黑又小的小姑娘, 没想到,现在的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小菊是我一个远房叔叔的姑娘,妈妈是个聋子,在她还不到一岁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爸爸常年在外面打工,一直是爷爷和奶奶照顾和抚养着她。

小时候的她很小、很懂事,还没上学就开始帮奶奶干活,站着凳子擀面、做饭、扫院子;陪着爷爷奶奶吃饭、聊天,奶奶也因为有她帮忙而偶尔撒个懒,休息休息。

印象中他们家的院子一直是黑咕隆咚,房子里更黑,因常年抽旱烟,生火的原因而漆黑一片,进去要看一会才能看见里面的人;倒是小院里的一颗杏树却越长越繁茂,小时候的我在路过他们家时还常常偷偷摘几颗杏子来吃;他们看见了倒也不骂,只是说多着呢,摘几个也无妨。

几年前,她们家来了一个谋生的女人,这个女人后来成了她的妈妈;原来这个女人是他爸爸在打工时认识的,她看他爸爸人比较老实,于是就打听着跟到了他们家。

家里有了能干的女人,很快也变了样,比以前干净了,热闹了,有生气了。

但很快他们就分家了。

小菊跟爸爸和新来的妈妈在一起,他们另找了片土地,盖了几间房子,从哪个黑咕隆咚的院子里搬了出来。

 从此,他们家的日子好转了起来,院子里逐渐盖满了房子,收拾的也很干净,我也从大学毕业到外地参加了工作,但是对小菊一直印象很深,回家时就会跟妈妈问小菊过的怎么样,她的新妈妈对她好不?

 妈妈只说:“小菊挺好的,很懂事,放学来就赶紧做饭、干家务,她们家的饭基本上一直都是她在做。”

 后来,有一次打电话,妈妈跟我说,小菊要结婚了,他们家从附近一个村庄上给她找了一个女婿,准备招到他们家,彩礼什么都已经说好了,过几天就办喜事。

 我问妈妈为什么这么快,这么早,小菊不是初中都还没毕业吗?

 妈妈说,小菊的新妈妈发现小菊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对象,她害怕小菊跟着人家跑了,他们就这一个姑娘,她跟着跑了就没人给他们养老送终了。

  回家后,妈妈说,小菊结完婚就跟着她丈夫外出打工去了。

  一年后,小菊的第一个孩子诞生了,是个女孩,而她自己还不到18岁。

  我有点担心小菊不会带孩子,妈妈说,她的丈夫很勤快,做饭、洗衣服、干农活都做的很好。

  一年后,小菊的第二个孩子诞生了,又是个女孩,此时她才刚满18岁。

  后来,有一次回家,在奶奶家小卖部碰见了一个来买辣条的男孩,穿着黄黑格子的衬衫领式的薄毛衫, 布满灰白斑点的窄腿牛仔裤,脸黑黑的,瘦瘦的,中等身材,十七八岁的样子。

 走后,阿姨告诉我说,这是小菊的丈夫,来给小菊买辣条。

 国庆节回家,妈妈说,小菊又怀了一个小孩,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怀着身孕的她跟着丈夫外出打工了。

过年后不久,妈妈说,小菊又生了一个女孩。

去年,她的爸爸得了癌症,去世了,还不到50岁。

而小菊也已经成了三个姑娘的妈妈,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要小孩——要一个男孩。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的多少个要好的相爱的人拜拜到贾艺震已经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