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问着男生.,她以为自个儿象风华正茂具干尸

寂寞是一首歌,需要人来唱。
  曾经在,阳光下行走,内心感到冰凉。
  曾经,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着过往的行人,只是一脸的茫然。
  曾经,她觉得自己象一具干尸行走在空旷的原野上。
  一
  有人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是她忘了怎样敲她手里的钟。她忘了自己的手里是否还有钟,只是呆呆的站在十字路口,。盲目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头脑里一阵晕眩,然后就只看到许许多多的鞋,有高跟鞋、平底鞋、运动鞋,来来往往的脚步都似乎那样的匆忙,那样杂乱,看的她眼花缭乱。那是她最无助的时刻,可是没有人来拉她,她开始绝望了。
  她把自己的心关在一所阴暗潮湿的小房子里,不想让它与外界接触,只是希望它能快一点发霉腐烂。她早就学会怎样把自己封闭起来,如何伪装自己。她能骗过别人一双双锋利的眼睛,却瞒不过自己那颗早已发霉的心。心总是要比眼睛亮。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可是却不知道那坚强属于外表。她不知道脆弱的眼泪是怎么变成坚硬的石头的。也许那是一个传说,一个美丽的传说一个毫无根据的谎言。她说,内心抵挡不住诱惑的时候,心灵就一点点被诱惑吞噬,直致消失。
  曾经她抵挡不住爱情的诱惑最后只的自己满身都是伤无法再在阳光下行走,人群中穿梭。明明知道自己输不起,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去赌了一把,结果输了输的一塌糊涂,不过她不后悔,她没有能力再去后悔输了就输了,她只得认命。
  二
  恋爱一次让她伤的彻底,使原来的美梦幻化成一桶泡沫,分手以后她发誓以后就再也不要恋爱了。他以为她会哭,早就为她准备好了纸巾。他们以为她会哭,早就准备好了要安慰她。她以为自己会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泪水。真是失败啊。怎么可以让那么多的人失望呢,她在想。
  她拖着自己疲倦的躯体离开了那个原本以为会是她家的地方。抬头仰望天空,除了蓝天和白云什么也没有。她觉得要有倾盆大雨才对啊,对于一个失恋的人来说风和雨是必不可少的,最好还要有雷电。
  对于往事,她只是拼命的逃避,她很努力的想忘记过去她拼命的和不认识的人搭讪,拼命的不愿回想往事。她愿意放纵自己,她到酒吧去唱歌与不认识的人跳舞,她和酒吧的人成为朋友和他们聊天,以此来填补心中的空虚。她的身边越来越热闹,可是热闹的是他们好像与她无关。她在暗淡的角落吸烟。一支接一支,直到陈木把她的烟夺去仍掉为止。
  陈木是酒吧的服务生,他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他告诉她寂寞的女人最性感,有一种吸引人之处。
  她笑,我还有吸引人的资格吗?一大把年纪了,皮肤没有光泽,浑身无力,这也称为性感吗?你该不会眼睛散光吧。
  他说你的笑很迷人,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你的歌声婉转凄美,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你鼓掌时留下了眼泪。你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我的灵魂。他拉住她的手问道你愿意陪我一起飞翔吗?
  她抽手出来,不愿意三个字清楚在他的耳边回响。
  三
  她不再去酒吧唱歌,一个人卷缩在房间的的角落,她害怕见到陈木,她害怕自己意志不坚定又去输一回。她以前的男朋友陈子洋也是在酒吧里唱歌认识的,不过那时她在上大学。陈木的表白方式和陈子洋有些相似,她一看到陈木就象有人在揭她的伤疤。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总觉得精神恍惚。有一天她忽然听见楼下有人在叫她,轩然,你下楼吧。我知道你在家,你不要逃避我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她很想说话,可是没有力气。她知道是陈木在楼下。手机在她旁边,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开机了,她一开机就有许多未读短信,全是陈木的。她用她仅有的力气给他发了条短信,门没有锁。刚发出去就昏倒了。
  陈木一口气冲到她的房里的时候,她已毫无知觉。蓬松的头发,苍白的脸色。他顾不上什么就把她抱下了楼,在路上随便拦了一辆车就去医院。他知道她一定受了很多的苦。他在医院照顾他。医生说她有严重的胃病。如果再晚来半天就算华佗也救不了她。
  他不知道她有胃病,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大口大口的喝酒,直到喝醉。直到他把她送回家。他觉得她不应该那样糟蹋自己的。
  在医院呆了半个月终于出院了,他第二次向他表白,她答应了。她觉得一个能在生命最危险的时候陪她度过的一定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虽然他比他大三岁。
  四
  他搬到了她的公寓,那是那个叫陈子洋的男人送给她做分手礼物的。她接受了,她觉得象陈子洋那样花心的人总有一天会被一个比他还花心的女人给甩了的。她觉得陈子洋除了有钱,长相好。会甜言蜜语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正是这几样东西成了他炫耀的资本,成了无数美女的杀手锏。她觉得自己好傻。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象个白痴一样相信。她从来没有想过同样的一句话他仍然可以用在第二个人,第三个甚至用在更多人身上.她曾经愚蠢的认为那些话是属于她自己的,她以为可以申请专利号,可是一切都不是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陈木辞退了酒吧的工作,而轩然还是继续去唱歌,她只会唱那些悲伤的歌。她用她唱歌换来的钱当作陈木的学费和两人的生活费。她的朋友说她疯了怎么可以一个女人去供养一个男人呢。
  只因为他比我小,所以我要去照顾他。她说。
  她朋友说两个谈恋爱是不分年龄大小的,男女双方是平等的。何必那么糟蹋自己呢。凭什么就该你去承受那个苦呢?你的脸色那么的憔悴,以后身体受的了吗?
  她发疯似的叫朋友滚,她说她的事不用别人来管,只要我乐意,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大不了你傍了一个大款,大款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以为你那个陈木是什么好东西吗?朋友仍下这句话就气冲冲的走了。
  五
  一天,轩然提前下班回家发现门被锁了,她从包里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后听见房了有声音。她以为有小偷,当她悄悄的打开房门时竟发现床上有一对赤裸的男女。她的表情异常的平静,她把包扔在地上默默的看着他们把衣服穿好。
  她认识那个女人,她叫轩雨,是她的亲妹妹,是她唯一的亲人。轩然对轩雨说你先离开,我想跟陈木好好的谈谈。轩雨看了她一眼就离开了。
  陈木点了一支烟。烟雾萦绕在整个房间。许久,轩然开口了,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吗?
  陈木笑了笑,你还要什么解释,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年轻就是资本。
  轩然也笑了笑,起身把行李箱拿了出来把衣服一件件放在里面。陈木很奇怪的问道,怎么你离开吗?
  错了要离开的是你而不是我,这是我的房子。不要忘了。
  轩然,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和轩雨……
  你和轩雨之间什么也没有,是我看错了好吧。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立刻。说到最后的一时,她近乎有一些发狂。
  她说你把你的东西拿走吧!
  他说,不需要,留给你做纪念吧。
  呵呵,来的潇洒,走的也潇洒,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六
  她又辞了工作待在家里。她不吃也不喝,仍旧在以前那个角落里待着,她每天都开机,只是希望他能回心转意,不过她没有等来他的短信。她主动给他发短信他不回。第一天给他打电话是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已关机……第二天再打是时候就成了,对不起你拨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她的心已经死了,已经发霉了,这一次发霉就不能在回到原来的样子,三天后警察就来到了她的公寓作了笔录。姓名:裴轩然,年龄:28,性别:女。职业酒吧歌手,死因:胃癌、饥饿而亡。
  她的公寓来了两个男人,他们都是为了那套房子。一个是她的男朋友另一个也说是她的男朋友。房子结果归了曾经劝过她的朋友。当轩然知道自己有胃癌的时候本来就想把它留给陈木的,可是他和自己唯一的亲人在一起了,他背叛了自己,所以就把房子留给了朋友。
  她的朋友把她的骨灰洒到了大江,在世的时候她很寂寞,死的时候仍然寂寞。天空依旧没有下雨,炎热的阳光洒向大地,只是她已经感觉不到了。
  在公寓里,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男人说,青青,我门以后就住这儿了,要不是你设个美人计,这房子就便宜了陈木。
  女人说,是啊,幸亏我聪明,我对她太了解了,陈木可是你弟弟啊?为什么你们的关系那么僵呢。子洋,在以后的某天,你会不会像当初抛弃轩然那样抛弃我呢?
  男人低头不语。女人看着窗外,四周很凄清,中间夹杂着雨声。

图片 1

有我,有你

咖啡馆里,正播放着低沉的萨克斯.

一男一女从外面推开了门,门铃叮当发出声音,但似乎没有影响到里面安静的氛围.

他们两个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女服务员这时也带着微笑走了过来.

“先生,女士.请问你们想喝点什么吗?”在女服务说完的时候.那个男人向女人看去,“你来吧.”

“一杯卡布奇诺.你要喝什么?”女人问着男人.

“有红茶吗?”

“有.”

“那,来一杯红茶吧.”

“好的,请稍等.”女服务员转身离去.

现在,这个安静的角落只属于男人和女人.

这个男人叫陈木,坐在她对面的女人则是他的大学同学,叫田静.

他们两个今天能坐在这里.部分的原因也是来自一次见面,七年前的一次见面.面对面的寂静,让他们不约而同的开始回忆起那些年的曾经.

在回忆的开始,是一个很简单的单恋狗血剧情.作为来到异地刚上大学的有志青年陈木,在年级大会上一见钟情了当时班里的班花田静.可既然是班花,就肯定是有很多人追的那种.而陈木当时的排位是属于离田静永远差了一个操场的距离的那种.他也成功的诠释了什么叫,“可望而不可及”.

在长达一年的“暗恋”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地面”.他喜欢田静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被田静知道了.也是从那时开始,田静才知道原来有一个喜欢自己的男生叫陈木.当然,这个知道的时间持续很短.

因为,就在那不久之后.田静有男朋友的消息被传的铺天盖地.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陈木?!开了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是他.最后才知道,原来她的男朋友是金融学院的一哥,是个高富帅,当时那个一哥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晚上再点上蜡烛站在女生宿舍楼下表白.田静那时候可以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而陈木的存在,在那时应该被忽略到了极致.但他总是安慰自己.喜欢不一定要拥有嘛.这句话一说就说了三年.在三年后,田静在毕业之际提出,见男朋友的父母的时候,那位一哥果断的拒绝了.而且还给田静带来了一个噩耗般的消息.分手!理由是在大学里只是玩玩,父母是不会同意她的.结果是,田静出于自尊,在自己的各种社交平台上宣布,是自己甩了那位一哥.那位一哥好像也不太在意这件事.随着一阵的热议风潮的褪去,一切又回归平静.

可在某个角落有一个人的心似乎又开始了躁动.陈木觉得机会来了,就脑子一热,发了一封表白信给田静.可刚发完他就后悔了,他又开始担心各种会出现情形.可这也没办法,他就在这种纠结里等待着结果.

“我们出来聊聊吧.”

一句简短而又富有深意的话.简直把陈木高兴坏了.他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型,又穿上了自己最帅气的衣服.去和田静见面.

当见到田静的时候,陈木还有一点紧张.

天气很热,陈木看着走来的田静.就把手上的一瓶饮料打了开来,递到了田静的手里.

田静接过饮料,轻轻的说了句“谢谢”.

陈木听见,傻愣愣的笑了起来.还说着“不用谢”.

陈木和田静就这样,这你一句我一句后.成了很好的“朋友”.

陈木也曾经想象过田静会答应自己,但毕竟是想象.就这样能和田静聊得很开心,陈木也很满足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毕业际的来临.陈木和田静在那段时间里也在为面试而奔波忙碌.

很快,最终的面试结果出来了.陈木和田静被分在了两座城市.田静如愿的钻进了上海这座庞大的魔都.而陈木去了一个二线城市的一家小公司做文员.时间和空间仿佛又开始将这两个人的关系拉回起点.

“您好,打扰一下.这你您的红茶.这是您的咖啡.”女服务员的声音,把两个人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田静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对陈木说.

“最近还好吗?”

“嗯~哦.还好.”陈木似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陈木没有喝红茶,而是显出一副在思考的样子.田静在陈木回应自己话后没在去问话.

在如镜面一样的红茶里,倒映着化着职业妆容的田静.

那年削尖脑袋,打败了不知多少对手进入上海工作的田静.和现在相比,似乎变成了两个人.田静刚到上海的时候,满怀梦想,想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在不久的新奇之后,发现的是这座魔都的残酷法则.来自领导的压力,来自同事的竞争,微薄的薪资和永远赶不上的消费水平.让这个本来单纯年轻的姑娘在短短几年里发生了一个质的改变.我们不能说她是功利的,只能看成她太想过上她想要的生活.也是在这几年里,陈木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田静的一个重要的“客户”.

不管是心情的失落还是事业上的困难,她的都习惯性的向在远处的陈木倾诉.陈木在刚开始也很享受这种可以给与别人安全感的感觉.以致于他整个人的头脑都开始发热.开始向田静的事业发起支持.他不仅自己买田静的产品.他还推荐给朋友,同事,让他们也一起买.起初,朋友同事也出于支持,买了一些.可久而久之,朋友,和同事开始反感陈木的行为.一些和陈木关系好的朋友都劝陈木说,别再这样了.田静只是把你当作了一个赚钱机器.陈木执拗的说,才不是,这是我自愿的.她是信任我才和我说的.陈木因为这件事还和朋友吵了一架.

慢慢的,陈木周围的朋友知道劝不住他了.就再也没去理过他朋友圈里推荐的东西.

转眼间,七年过去了.陈木和田静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保持了七年.陈木知道,在这期间田静换了好几任男友,但他在心里告诉着自己,最后的那个就是自己.

就在离陈木30岁生日还有三个月的时候.田静的一通电话借走了陈木的全部积蓄,30万.这是陈木存来买房子的.当周围的朋友知道陈木要借给田静30万的时候.都极力阻止.大家都苦口婆心的向陈木说这钱不能借,这是你全部的积蓄,不能毁在一个那女人的手上.陈木最后还是把周围人的话当成耳旁风.在几下按键后,手机就收到了银行发来的通知短信.“您已成功向xxxxx账户转账30万”,同时卡上显示的余额也变成了个位数.

当陈木兴冲冲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时候.换来的只是田静连续两个月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陈木心里有了一点慌张,但他还是抱着相信田静不会骗自己的想法.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就在陈木30岁生日的前一个晚上.陈木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让陈木激动不已.

是田静.他点了接通.他想着田静肯定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可在接通的那一瞬,他听到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哭泣.田静在电话里哭着对陈木说,她是如何被别人骗走自己的钱全部积蓄,还特别突出了自己借了10万的外债,讨债的人天天来骚扰她.而且自己只有他一个朋友.陈木听着她的经历,感到十分心疼.田静还对他说,你这些年来对我特别好,我都看在眼里.等这件事过去了,我们就结婚好吗?结婚!陈木听到这里.觉得自己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还安慰田静说别担心,有我在.

现在的陈木是肯定没有那么多钱的,在半夜他拨通了他通讯录里几乎所有朋友的电话,当提到借钱这两个字的时候.那一瞬间,电话就被不约而同的挂断了.

这电话一打就打到了深夜.

零点悄然而至.陈木似乎还在为筹不到钱而发愁.想着夜已经深了.如果明天还借不到,就和父母讨论一下,他们应该会支持.陈木和自己说.

突然,手机的提示铃声响起.陈木看着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上写着:

陈木,生日快乐!

陈木盯着这条短信看了很久,久到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久到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流泪.

在陈木生日的两天之后,陈木给田静发了封email说已经借到钱了,但想和田静当面聊聊.

田静马上就答应了,而且二话没说就买了高铁票,到了陈木的城市.还一起去了一个咖啡厅.

这个方式是多么熟悉,让人不由得又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个男生和女生.

沉默的时间过去了很久,空气仿佛快要凝固.

当坐在陈木对面的田静刚要开口的时候.陈木从胸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推到了田静的面前.淡淡的说,这里面有10万块,密码是你的生日.田静的眼里是充满了感激,和妩媚.

这时,陈木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戒指盒,放在了桌子上.同样推到了田静的面前.田静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戒指盒.满心欢喜,脸上展现着女人娇羞的绯红.她伸手去拿起了那个戒指盒,打开了它.

在打开的那一瞬,田静呆住了.戒指盒里出现的不是她所期待的东西,而是一个生锈了的瓶盖.她第一反应是生气,觉得陈木在拿自己寻开心.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着陈木,尴尬的问了一句:“陈木,这是?”

陈木这个时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端起了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放下后,平静地说.

“这是我对你的爱,我还给你.之前的30万也不用你还了.这10万,是为了赎回我的爱情.”

田静在还没理解这段话的时候,一个女人走向了他们,来到了陈木身边.

“和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你可以叫她小梦.我们前天领的结婚证.”陈木在说的时候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田静看到了小梦的手上戴着的,就是那个戒指盒里本来应该出现的东西.一时呆住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什么过激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在几句尴尬的寒暄后,田静就带着那张10万的卡走了.在高铁上,田静翻来倒去地找那个陈木给她的戒指盒,可怎么也找不到.最后,她想也许这就是命,苦笑着说了一句,现在和他真的彻底无关了.

陈木和小梦在目送着田静离开咖啡馆之后,又重新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小梦搂着陈木的肩膀,对陈木说.

“陈木.你,会后悔吗?”

“不会,永远不会.别乱想了,等会我们去看电影吧.”陈木说

“好啊.”小梦一口答应.显得很开心.

陈木看着身边开心的小梦.那个晚上又浮现在脑海.

手机通知铃声的忽然想起.焦头烂额的陈木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生日祝福.在几分钟后,手机又收到一条银行的收款短信.陈木发现有人给他的卡里汇了10万,就是他求遍所有朋友都没求来的10万.之后又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是他的同事小梦发来的一条信息问,是否收到汇款.陈木还一时纳闷.看到这个信息,马上就明白了.同事小梦给自己汇了10万.

“是你借给我的?”陈木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对啊,我听说你有急用,正好我手里也有这些钱.”

陈木看着这条回复,愣了好久.

他下意识的点开了,小梦的朋友圈,发现每一张图片都巧合般的出现了自己的背影,而且自己替田静推广的东西,她每次都买,而且还很认真的写了评价放在了朋友圈里.

再回看自己以前和小梦的对话,在不知不觉里生活的每一天都在和她分享.但自己对田静投入太深,从来没去在意过小梦.

无数的记忆片段在陈木的脑海里汇成了一股洪流.在不断的撞击着陈木的那颗疲惫的心.

消息的提示声,又再次响起.

“陈木.晚安,好梦”

此时陈木再也没有忍住内心的情绪,所有对田静的幻想破碎在眼眶.

“小梦,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陈木这次没有犹豫,按下了发送.

“我愿意.”

为了这一秒的回复,小梦整整等了七年.

也是那一秒,陈木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农妇问着男生.,她以为自个儿象风华正茂具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