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瞳看着安铁说,安铁看着这样的瞳瞳

“喜欢,我很喜欢”瞳瞳窝在安铁怀里羞涩地轻声说。 此刻,安铁紧紧地抱着瞳瞳,胸口里酝酿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在这美丽的夜晚,在瞳瞳十八岁生日的这个夜晚,安铁终于向瞳瞳完完整整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情,并且被瞳瞳全心地接受了,这一点很重要,如同一个仪式,对一个信徒来说,仪式意味着身心的皈依,从此,两颗心终于紧紧贴在了一起。 低头看着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的瞳瞳,安铁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瞳瞳的脸,定定地看着瞳瞳的眼睛,然后目光又转向瞳瞳的嘴唇上,此刻,心里那种澎湃着的情绪像一个魔咒一样驱使着安铁吻上瞳瞳微微颤抖着的嘴唇。 当安铁触到瞳瞳嘴唇的那一刻,手臂也跟着收紧,胸中的热使安铁像个贪婪的饥渴者,不顾一切地与瞳瞳唇齿纠缠起来,而瞳瞳也使劲地抓着安铁的胳膊,呼吸的声音像夏天的蝉鸣一样悦耳,灯笼在风中一摇一晃,四处的树木,草丛像在欢呼一样发出一阵阵响动,安铁感觉这一刻天地之间只剩下了瞳瞳和自己,而他们的爱在被周围的一草一木鉴证着,像是在宣誓一个海枯石烂也不会悔改的誓言。 也不知道站在这个院子里与拥吻了多久,等安铁缓缓离开瞳瞳的嘴唇,发现瞳瞳的嘴唇都有点红肿了,安铁用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瞳瞳的嫣红的嘴唇,声音沙哑地说道:“丫头,我把你弄疼了吧?” 瞳瞳目光闪烁地看一眼安铁,轻笑了一下,把头埋进安铁剧烈起伏着的胸口,小声道:“不疼!就是……有点喘不过气。” 安铁这才意识到自己把瞳瞳搂得太紧了,松开胳膊,拉住瞳瞳的手,笑道:“好了,走吧,咱们去那边。” 安铁和瞳瞳一起走到葡萄架子下面,下面摆着一个小桌子,桌上放着一些酒菜和一个大蛋糕,菜还是热的,估讣张生没走多长时间,看来张生那小子是看到二人的车过来才悄悄走的。 安铁还看到张生在桌上留了一张纸茶:“大哥,小嫂子,祝你们今晚开心!” 瞳瞳看了看那张字条,扭头对安铁道:“哦,我说张生在米线店的时候怎么说还有事情要办呢,原来是叔叔早就安排张生来这里了。” 安铁笑而不答,和瞳瞳一起坐了下来,然后往杯子里倒上红酒,又赶紧把蜡烛点上,这个蛋糕是方形的,淡绿色的抹茶蛋糕,上面还叠着玫瑰图案的奶油花,看上去特别逼真,在花朵上还有类似露珠一样的银色糖珠,看得人都不忍心吃了。 瞳瞳看着那个蛋糕甜蜜一笑说:“啊?我还许愿呀,会不会许多了就不灵了?” 安铁笑道:“怎么会,今天丫头过生日,你最大,再许一个愿,然后咱们俩个一起吹蜡烛。” 瞳瞳赶紧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安铁坐在那看着瞳瞳许愿,听着周围的蝉鸣和感受着空气中的清新味道,心也跟着瞳瞳的这个愿望一起跳动著,喜悦着。 葡萄架就像一个天然的屏障,照耀他们俩,透过葡萄架的缝隙,能看到漫天的星光我如钩的新月,如果让安铁表达此刻的心情,安铁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只知道,这一刻,这个地方,是自己和瞳瞳天地,谁也不会过来打扰,这样宁静地与瞳瞳一起度过生日里最后的几个小时,回忆着以前的种种,心里被填得很满。 “好了,我们吹蜡烛!”瞳瞳睁开眼睛目光晶亮地望着安铁。 “丫头,十八岁生日快乐!”安铁说得很郑重,同时伸出双手拉着瞳瞳,眼睛里满是柔情。 瞳瞳微笑着抿紧嘴唇,刚才被安铁吻得发红的嘴唇在生日烛光里红得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对于安铁这种灼灼的注视,瞳瞳还有点不好意思,手心罩出了一层细汗。 “那个……我以后该叫你什么呀?瞳瞳支吾了半天,才羞答答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傻丫头,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呗。”安铁虽然说得很轻松,可心里非常高兴,瞳瞳的意思安铁知道,睡瞳这是在说二人现在的关系已经非常明确了,不知道该怎么叫自己了。 “那我还是叫你叔叔,但不是叔叔的含义哦,我已经习惯了,好不好?”瞳瞳支吾着说。 “呵呵,好!叫什么都成,快吹蜡烛吧。”安铁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太不容易了,由最终的单纯意义上的叔叔变成了爱称的“叔叔”,心里那个美啊。 与瞳瞳紧紧交握着手吹灭了那十八根蜡烛,安铁才把瞳瞳的手松开,拿出旁边准备好的刀子,特意给瞳瞳切了一朵完完整整的玫瑰花,上面还带着一颗小露珠,递到瞳瞳手上。 瞳瞳接过蛋糕先是笑眯眯地看了看,说:“哎呀,这么漂亮都舍不得吃呀。” 安铁笑道:“吃吧,你要是喜欢玫瑰花,回头我给你买,买他个百八十朵,嘿嘿。” 说完,安铁又自己切了一块蛋糕,看着蛋糕上的奶油,犹豫了一下,抹了一点在手指上,趁瞳瞳发愣的当往瞳瞳的鼻尖上点了一下,搞得瞳瞳先是一愣,然后娇声道:“叔叔你好坏!” 瞳瞳说着也随手往安铁鼻子上一抹,淡绿色奶油一下子就粘在安铁的鼻尖上,瞳瞳开怀大笑着指着安铁的脸,一边笑一边说:“哈哈,叔叔,你看看你,现在成白鼻子小丑了。” 难得见瞳瞳这么无所顾忌地笑得开怀,印象中瞳瞳的笑容都是淡淡的,像朵散发清香的百合花,现在笑得这么开心的瞳瞳似乎又成了十一二岁的孩童,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小巧的鼻尖还沾着奶油,可爱之极。 与瞳瞳嬉闹了一翻之后,安铁举起装着红酒的酒杯,清了清嗓子,对瞳瞳道:“丫头,过了今天你就是大人了,其实,你一直也很懂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现在心情,但有一点我要你说,丫头,叔叔会永远爱你,会亲手把咱们这个家建起来,让你永远开开心心的,来,我们今天用干一杯!” 安铁说这些话的时候,嘴巴很干,好像胸口有一团火烧了上来,尽量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出口。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嗓子似乎都有点哑了,这一刻,只有瞳瞳能明白自己这些话的含义,安铁希望瞳瞳在这时能原谅自己的词穷和笨拙,到现在安铁才明白,当一个急于表达的时候,脑袋里是一片空白,浑身的血液像滚油一样烧起来,嘴上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瞳瞳的眼睛里一下子就蓄满了泪水,端着酒杯的手也微微颤抖着,吸了吸鼻子与安铁使劲撞了一下酒杯,随着清跪了一声响,瞳瞳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那滴就像一颗珍珠一样在月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泽,那滴眼泪里似乎还带着自己影子。 “叔叔” 瞳瞳咬了一下嘴唇,眼睛里带着复杂的情绪,脸上是微笑的,那笑容是安铁见过的最美的笑,就像一朵在晨曦中华初绽的花朵,带着阳光雨露,带着最美最新的希望,而这种希望将一直陪伴着白己。 安铁此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虽然知道瞳瞳这是高兴得哭了,可还是心疼,伸出手把瞳瞳脸上的那滴眼泪擦掉,然后道:“今天不许哭!今天要笑,知道不?” 瞳瞳贴着安铁给她擦眼泪的手掌,轻轻点了一下头,嗓子哑哑地说:“嗯,我们干了这一杯。” 安铁摸摸瞳瞳的脸,然后把手收回来,一仰头吧酒杯里的酒喝了下去,从来没有觉得这酒也能这么好喝,如果现在谁说要拿手里的玉液琼浆来跟自己换,安铁也不答应。 喝完之后,安铁看瞳瞳也在喝,瞳瞳喝的速度很慢,仰起的脖颈在月光下像白玉雕出来的一样,安铁甚至能透过瞳瞳半透明的肤色看到红色的酒汁顺着脖子滑下去,这时,安铁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当年那那个小女孩,而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小女人,她的每一个动作都使得安铁热血沸腾。 瞳瞳把酒喝干了以后,脸色变得妩媚动人,眼神也如一汪泉水似的,温柔地看着安铁,无声地倾诉对安铁的情意。 安铁看着这样的瞳瞳,不由得柔声说道:“丫头,过来,坐我腿上,我想抱你。” 瞳瞳羞涩一笑,坐在那没动弹,手也促地不知道往哪放才好,有些扭捏地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安铁见状,赶紧站起身,走到瞳瞳身边把瞳瞳拦腰抱起来,然后坐到瞳瞳的位置上,把瞳瞳轻柔地抱坐在自己腿上,双臂紧紧地搂着瞳瞳腰身,把头搁在瞳瞳的颈窝,在瞳瞳耳边说道:“还不好意思啊?你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知道不?小丫头,嗯,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害羞,呵呵。” 这时,瞳瞳是背对着安铁的,安铁看不到瞳瞳的表情,可感受得到瞳瞳的激动而害羞的情绪,安铁都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现在为何变得这么狼形毕露了,可现在不把瞳瞳抱进怀里,心里的那股激动情绪似乎就找不到出口似。 闻着瞳瞳身上的淡淡幽香,手触摸到瞳瞳柔软的身子,安铁才安下心来,仰起头看着静的夜空,在瞳瞳耳边继续说道:“丫头,你看今天晚上的星星很多啊,多的不像话。” 瞳瞳轻轻“嗯”了一声,往安铁怀里又靠了一下,手盖住安铁放在她腹部的手背,也扬起头与安铁一起看着天空,听着院子里不知名的响动,感受着大海深处扩散而来的韵律,与安铁的情绪一起起伏、平息…… 用手指触摸月亮的弧度 宝贝,通过你 我才拥有到达天空的捷径 当我们闭上眼睛 心就可以用来注视 留住任何一道风景 当我们的目光 高过一片云朵 那漂流的肋骨 比月光更柔软 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 如果这夜色是水 你保持凌波的姿态 站在水中央 头发上插满黄花 轻声的,轻声的唱

安铁买完镯子,就赶紧往家走,路上,安铁把那只小巧精致的镯子从盒子里拿出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只镯子就好像是给瞳瞳定做的,难怪柜台小姐说买玉器要讲缘分,看来这只和田玉的镯子真是跟瞳瞳有点缘分。 安铁到了家,发现瞳瞳还在厨房里做饭,心想,估计这丫头也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瞳瞳一见安铁回来,从厨房里走出来说:“叔叔,你今天回来得挺早啊,我刚做饭。” 安铁说:“丫头,别做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啦?” 瞳瞳想了一会,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叔叔” 安铁笑着摸了一下瞳瞳的脑袋说:“今天不是你生日嘛。” 瞳瞳娇憨地看着安铁,说:“哎呀,我一点也没想起来,叔叔,你早晨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呀。” 安铁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对不起了丫头,叔叔也是下午刚想起来,说吧,你想怎么过?要不把你秦姐姐、海军叔叔和卓玛一块叫过来,找个地方热闹热闹?” 瞳瞳想了想,看着安铁说:“叔叔,别麻烦了,你看这样好不好?就我们俩简单吃点东西就算了。” 安铁说:“也行,可是这顿饭咱们得找个好点的地方吃,你想吃什么?跟叔叔说。” 瞳瞳揽了一下安铁的胳膊说:“跟叔叔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吃什么无所谓。” 安铁看着憨态可掬的瞳瞳,心里感觉很温馨,在瞳瞳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那行,你先去收拾一下,我看看咱们去哪吃好。” 瞳瞳高兴地点点头,赶紧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瞳瞳在房间里呆了大半天才出来,安铁一看,瞳瞳好像精心打扮了一下,穿着一件白色带黑点的连衣裙,头发蓬松地束在脑后,露出纤细的肩膀和细长的脖子,手上还拎着一个白色的小包,看起来已经有点小女人的气质了。 安铁看着瞳瞳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突然有种久违了的约会感觉,想到这里,安铁自嘲道:“操!还约会呢,跟瞳瞳一比,我简直都是老黄瓜菜了。” 瞳瞳羞涩地对安铁笑了笑,说:“叔叔,我这身打扮好看吗?” 安铁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瞳瞳,对瞳瞳笑着说:“好看,像个小公主似的,你这么一打扮,叔叔这身衣服跟你也不协调啊,得了,我也换一身吧,咱们俩今天去吃西餐,怎么样?” 瞳瞳开心地说:“好啊,叔叔,找一个有钢琴表演的地方好不好?” 安铁说:“行,今天你是小寿星,都听你的。”说完,安铁回到房间,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 安铁刚从房间走出来,瞳瞳就俏皮地说:“叔叔,你今天看起来真帅!” 安铁听瞳瞳这么一夸,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心里却受用得很,安铁觉得瞳瞳最近变了很多,这种变化虽然让安铁有些猝不及防,可却是让安铁感受到了瞳瞳对于自己内心的表达。 安铁打趣似的把胳膊一弯,对瞳瞳扭了扭下巴道:“小美女,走!” 瞳瞳也学着安铁的样子,拎着裙子像中世纪的淑女一样对安铁行了一个屈膝,然后开心地笑着挽住安铁的胳膊。 安铁和瞳瞳找了一家情调很好西餐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后,瞳瞳就说去洗手间,安铁趁机问服务生:“麻烦问一下,我们的冰淇淋蛋糕能不能先存放在你们的冰箱里?” 服务生道:“可以,蛋糕送来的时候您让他们跟前台说一下就行。先生,今天是有人过生日吗?” 安铁点点头,又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现场的钢琴表演啊,能在我们切蛋糕的时候弹一下生日歌吗?” 服务生说:“没问题,一会我就跟钢琴师打个招呼,您还有别的问题吗?” 安铁说:“没有了,谢谢你。” 等那个服务生走后,安铁就给蛋糕店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把那个冰淇淋蛋糕直接送到西餐厅。 瞳瞳从卫生间回来后,安铁让瞳瞳点餐,瞳瞳看了一眼菜单,然后看着安铁,小声说:“叔叔,我们点情侣套餐好不好?我看这个套餐里的东西好像挺好吃的。” 安铁一听到情侣二字,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自己与瞳瞳吃情侣套餐,还真有点搞笑,安铁顿了一下,对瞳瞳说:“行,你爱点什么就点什么吧。” 瞳瞳对着安铁羞涩地笑了笑,然后对旁边的服务生说:“一款情侣套餐,谢谢。” 服务生看了看瞳瞳,又看了看安铁,脸上满是疑惑地点点头,说:“好的,二位稍等。”说完,服务生就离开了安铁与瞳瞳的座位。 此时,餐厅里现场弹奏的是《致爱丽丝》,安铁听着贝多芬的这首动人的音乐,看着对面俏丽可爱的瞳瞳,感觉这样的场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这个场景在梦里或者自己上一辈子就出现过似的,安铁心里暖洋洋的,略微带着几分激动,安铁突然有点疑惑地看看瞳瞳,感觉自从瞳瞳来到自己身边后,此后的日子一直都是如梦如幻的。 瞳瞳点的情侣套餐上来后,安铁对瞳瞳说:“丫头,我去下洗手间,你等一下啊。” 瞳瞳微笑着点点头,安铁离开座位就直接去了前台,到了前台,安铁问了一下蛋糕有没有送过来,前台的服务员笑着说:“刚刚送过来,先生现在就要上吗?” 安铁说:“对,还有我刚才与你们说的那个钢琴曲的演奏,能给我安排一下吗?” 前台服务员说:“没问题,您回座位上等着吧。” 安铁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服务生在给瞳瞳倒酒,瞳瞳看着安铁说:“叔叔,我没想到这个套餐里还有酒,咱们喝吗?”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发现瞳瞳兴致很高,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灯光的反衬,脸色粉红粉红的,还没喝就醉了一样。安铁说:“今天高兴就喝点吧,别喝多就行。”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里响起了生日快乐的钢琴曲子,接着一个服务生把点好了蜡烛的冰淇淋蛋糕推了过来。 生日快乐的钢琴曲一响起来,瞳瞳就看着安铁,对安铁痴痴地笑着,等生日蛋糕端上桌子,瞳瞳一脸惊喜地看着蛋糕上的字,问安铁:“叔叔,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安铁笑着说:“别问了,丫头,快许个愿吧。” 瞳瞳幸福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瞳瞳把眼睛睁开,说:“叔叔,我的愿望许好了,你和我一起吹蜡烛吧?” 安铁和瞳瞳一起把蜡烛吹灭后,安铁把下午买的镯子从包里拿出来,递给瞳瞳说:“丫头,生日快乐。” 瞳瞳开心地接过盒子,拿在手里晃了晃,问:“叔叔,这是给我的礼物吗?是什么?” 安铁说:“打开看看?” 瞳瞳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打开,然后抬头看看安铁,说:“叔叔,这个镯子是送我的吗?” 安铁宠溺地笑着说:“嗯,快戴上让叔叔看看合适不?” 瞳瞳轻轻把镯子拿起来,缓缓套在自己的手腕上,举起胳膊左看看右瞧瞧,脸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安铁一看,镯子的大小正合适,那只简单而精美的白色玉镯戴在瞳瞳的手腕上仿佛一下子亮了起来,比安铁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感觉还要好。 瞳瞳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个镯子,把镯子套上去又拿下来,反复了几次后,瞳瞳看着安铁说:“叔叔,我很喜欢,它太好看了,是不是很贵呀?” 安铁笑了笑说:“不贵,喜欢你就戴着吧,快点吃蛋糕啊,一会都化没了。” 瞳瞳听了安铁的话,赶紧把蛋糕切出来一块,放到盘子里递给安铁说:“叔叔,你先吃。” 安铁接过瞳瞳递过来的蛋糕,一边吃一边说:“丫头,你刚才许了个什么愿啊?” 瞳瞳抿嘴笑着说:“叔叔,说出来就不灵了。” 安铁说:“好好好,我不问,等愿望实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行不?” 瞳瞳微笑着点点头,拿起酒杯说:“叔叔,我敬你一杯,谢谢你送我这么好的礼物。” 安铁也举起酒杯说:“呵呵,小丫头还挺能整事,行,咱俩喝一杯,等丫头下次过生日的时候叔叔再送你一只镯子,正好凑一对。” 瞳瞳脸一红,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安铁:“叔叔,你对我太好了。” 安铁碰了一下瞳瞳手里的酒杯说:“叔叔对你好那是应该的呀,来,丫头,喝一口,祝我家的丫头越长越漂亮,呵呵。” 瞳瞳的眼睛里似乎含着一层雾气,盯着安铁看了好一会,悠悠地说:“叔叔,我今天感觉特别幸福。” 安铁含笑看着瞳瞳,瞳瞳幸福的样子让安铁很有成就感。安铁觉得今天晚上自己的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看起来傻乎乎的,这时,安铁又想起了李海军刚回来时的样子,安铁更加确定,幸福的确可以使人变傻。 其实瞳瞳从来没有对安铁要求过什么,只是悄无声息地呆在安铁身边,像一粒定心丸一样,抚慰着安铁的心,更使安铁的生活一点一滴地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是持久的、缓慢的,可同样也是令人振奋的、有所期待的。 安铁与瞳瞳回到家,瞳瞳的脸由于酒精和好心情的作用下,红的娇嫩欲滴,像一朵散发着清香的玫瑰花,让安铁有一种想拥抱她的冲动。 瞳瞳坐在沙发上,蜷着腿,把手腕上的镯子在安铁眼前晃了晃,然后搂着安铁的胳膊说:“叔叔,你看,多好看啊,我决定永远也不把它摘下来,戴一辈子。” 安铁摸了摸瞳瞳的头发,笑笑说:“傻丫头,你要喜欢以后叔叔再送你。” 瞳瞳仰起脸,眯眼看着安铁说:“不,叔叔,一个就够了,就像叔叔一样,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你。” 安铁看着憨态可掬的瞳瞳,忍不住把瞳瞳抱在自己的腿上,搂着瞳瞳说:“丫头也只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 瞳瞳轻轻靠着安铁,安铁感觉瞳瞳柔软的娇躯软软地倒在自己的怀里,散发着好闻的味道,瞳瞳的眼神有些迷离,嘴角微微上翘地笑着,脸上梦幻般的表情让安铁一阵心醉神迷。 此时,安铁抱着瞳瞳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安铁轻声叫了一声:“瞳瞳!” 瞳瞳一直没有动静,安铁低下头一看,瞳瞳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了,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右手还摸着左手腕上的镯子。 安铁轻声笑了一下,把瞳瞳抱进卧室,轻轻放到那张小床上,在瞳瞳的肚子上搭了一个被角,站在瞳瞳的床边,心里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让安铁的内心十分宁静。 安铁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把衣服脱掉打算去卫生间洗个澡,秦枫就打来一个电话。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瞳瞳看着安铁说,安铁看着这样的瞳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