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超高片酬对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危害早已被

近段时间,影视明星高片酬的话题引发了舆论热议。其实,明星超高片酬对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危害早已被广泛论及:占投资成本过半甚至更高比例的演员片酬,挤占了制作其他环节的成本投入,严重影响了影视作品的艺术质量;对明星片酬的无节制哄抬,也加大了影视投资的市场风险,造成“投资人给明星打工”的畸形现象,对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造成威胁;随之而来的影视演员一夜暴富、拜金炫富等现象所传达的价值观偏差,也给社会精神文化建设带来很大冲击。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今年暑期档电影总票房达到124.29亿元,同比减少0.38%,观影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5.01%。其中,国产影片票房为63.36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0.82%,国产影片份额比去年减少22.42%。暑期档虽然上映影片数量超过百部,但市场表现平淡。

近两年来,各影视公司不仅给明星开出超高片酬,还纷纷高价收购明星们的公司以期绑定与明星之间的合作关系。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许多刚刚进入影视制片领域的新军,为了在激烈的明星资源争夺战中占得先机,往往打破既有的行业规则,为明星开出难以拒绝的超高片酬。这种“哄抬物价”的行为,一方面导致行业内明星片酬的“硬起飞”,另一方面却因挤占制作成本而导致作品质量的“硬着陆”,从而使影视制作陷入了恶性循环。可以说,片酬飙升是影视产业的“热症”症候之一。高片酬本身不是罪,但反常的规模化超高片酬,就是市场极度膨胀之后的病态反映。

影视市场:高片酬“虚火”如何降

事实上,成熟的影视工业体系对于明星的依赖并没有那么强,创意和制作才是最为重要的。以好莱坞为例,《蜘蛛侠》《美国队长》《纳尼亚传奇》《权利的游戏》《傲骨贤妻》《绝命毒师》,甚至包括《指环王》《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等风靡全球的影视作品,启用的大多是小演员甚至是名不见经传的新演员。这些作品的成功并不依赖明星的光环,而是富有想象力的故事创意、生动精湛的演技,以及令人瞠目结舌的制作水平。反倒是这些作品成就和培养了一批演员,让他们走上明星之路。而在稳定的影视工业体系当中,影视公司、演员、经纪公司之间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谈判议价的行业规则,明星片酬固然会因走红程度而起伏,但并没有出现类似中国这样片酬大面积坐地飙升的反常情况。所以,当前中国影视业中明星片酬反常飙升、过度依赖明星的畸形现象,恰恰折射出了当前中国影视产业在创意能力、制作水准、工业化水平等方面均未发展成熟的现实。“唯票房论”使中国影视产业处于前所未有的浮躁时期,那些蜂拥而入的热钱更是以赚快钱为目标,导致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弥漫整个影视业,IP热追IP,“鲜肉”热追“鲜肉”,明星似乎成了赢利的保证,而故事创意、表演艺术、精良制作这些对于影视生产至关重要的环节,反倒成了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在经历了前几年的疯狂之后,电影市场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包括暑期档的低迷现象,已经给那些故事拙劣、面瘫表演、制作粗糙、批量出炉的影片以冷酷的回应。虚火上升的市场终将面临现实的惩罚。

“高片酬是一个不合理的市场现象,也反映了市场背后的结构性问题。”魏鹏举指出,目前我国影视产业过多依靠注意力经济模式,尚未真正走向创意经济,形成合理的商业模式;同时,高片酬也凸显出我国实力派演员稀缺,整个文化娱乐行业人才供给不足,存在结构性矛盾和问题。

在影视产业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制片、发行、放映的全产业链都进入了急剧扩张期。仅就制片领域来说,各种热钱汹涌而至。在中影、华谊、博纳、光线、星美之外,近几年来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乐视等互联网企业以及万达等影视下游企业纷纷进军,再加上成百上千的中小影视公司,使制片业形成了群雄并立的“战国”格局。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取得《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制作机构数量从2874家增长到了10232家。每年中国电影产量达到六七百部,电视剧产量亦达四五百部,1.5万至1.7万集之巨。而在放映播映平台方面,中国电影银幕从2003年的1923块,猛增至2015年的31627块,腾讯、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则为影视作品新增了播映和赢利渠道。这些新出现的影视投资、制片、发行、放映主体为中国影视业创造的“世界奇迹”贡献巨大。然而,当其他环节都在急剧扩张的时候,有市场号召力的明星却很难在短时间内出现数量的快速增长。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当市场需求急剧扩张而供给相对不足时,作为“稀缺资源”的明星价格上涨似乎就成了必然。

3.标本兼治为高片酬“降火”

可以说,反常的规模化高片酬现象,固然有基于供需关系失衡的市场原因,但归根结底,还是处于粗放式增长模式中的中国影视产业结出的病态畸形的恶果,是狂飙突进背景下的产业“热症”,与远不成熟的产业“幼稚病”双症并发的典型症候。找到病根才能对症下药。对于反常高片酬、追捧明星的现象,我们应该以倡导行业自律,加强行业规范,对于节目形态和导向进行宏观引导,在产品购播与营销环节加强政策指导和舆论管控来治标,再以加快中国影视产业的整体升级,建立成熟规范的现代影视工业体系来治本。

刘浩东也表示,目前我国影视产业尚未建立起应有的架构,制片人和投资人各自为政。同时,大量外来资金进入,出现故意抬价、恶意炒作等行为,逐渐使得明星成为影视市场竞争的一张“王牌”,明星演员的片酬也随之日渐高涨。

漫画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电影市场的表现正在释放出一种信号:高片酬、高颜值,与低素养、低演技形成强烈对比,甚至片面助长了演员整容、虚假“粉丝经济”等浮夸风。导演李安也多次提出,关键是要拿出打动人心的作品,依赖“看脸经济”的电影产业很难可持续发展。

一段时间以来,部分明星片酬畸高,对影视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对从业人员的公众形象都造成了负面影响。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购播工作管理的通知》,从规范电视剧购播工作入手,遏制明星片酬畸高的不良倾向。人们不禁要问——

当前,我国影视产业要想“增强自身的丰富性与多样性”,实现顺利转型、健康发展,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让明星演员“天价”片酬回归理性。

对此,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研究员刘浩东表示,“当前,明星演员显然成了我国影视市场中的一个投资重点,一般商业片三分之二的资金都被明星拿走”。在他看来,在制作成本一定的前提下,演员获得的片酬过高,势必挤压其他环节的制作成本,影响整个作品的质量和艺术效果。

数据显示,与国内的“天价”片酬相比,在欧美等影视产业发达地区,演员片酬一般不超过整体制作成本的30%。

2.高片酬凸显市场结构性矛盾

那么,高片酬的“虚火”应如何降?“解决供需问题是治标。”魏鹏举认为,首先要改善供需关系,对于影视企业制片方,要在市场准入上形成一定的规则,防止过量业外资本投机炒作、玩票;同时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形成演艺人才的有效供给体系;此外,在尊重老百姓偏好基础上,要对消费者的需求加以合理引导,防止盲目追星和过度娱乐化炒作。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畸形化的“天价”片酬现象,说到底还是中国影视产业不成熟的产物。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电影市场,但在影视创作的专业化进程中还基本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在制作成本的分配上尚未形成合理的分配机制。

然而,与市场表现截然相反的是,明星演员的身价却是持续高企,“天价”片酬的消息此起彼伏、沸沸扬扬,引起了大众乃至相关政府部门的热议与关注。当前“天价片酬”缘何愈演愈烈?其背后折射出什么问题?高片酬的“虚火”应如何降?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指出,大量资金被演员片酬占用,容易导致演员相互攀比,进而使得电影制作预算不足,影片质量低下。“支撑口碑与票房的是电影的品质。投入比例失衡,片酬过高,最终将导致市场反应平淡,甚至惨淡”。

1.有的演员片酬占制作成本的2/3

刘浩东认为,给高片酬“降火”,还应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对影视市场进行权威分析,使得影院系统和制片系统的从业者能够充分了解和把握影视市场的实际态势,逐步提高专业性。“电影创作首先要对行业有情怀、有责任,而非投机炒作,急功近利,赚完钱就走。”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日前对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进行分组审议,“天价”片酬成为常委会组成人员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董中原委员表示,“能否明确规定,一部电影中全部演员的片酬,最高不得超过该电影全部制作费用的30%,以法律的刚性规定为电影制作画上一条红线,有效引导制片人、导演和演员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日前,导演冯小刚在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大师班论坛上同样表示了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担忧:“很多热钱进来,很多不懂电影、做金融的人,来教这些导演如何拍电影,现在电影市场变成全是娱乐片。”

“艺人薪水正在水涨船高,很多大剧当中,演员片酬要占到整个制作成本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二。”北京美兰德媒体传播策略咨询公司市场部总监金桂娟通过数据分析得出以上结论。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与全球同业相比,中国的高片酬现象会把制作公司的艺术创作引向“看明星脸色、为明星打工”的窘境。

“中国影视产业健康发展需要在不同的利益群体间建立合理有效的规矩,共同形成市场默契。”刘浩东建议,要允许制片人、导演、编剧、发行人等组建自己的行业协会,形成相应的行业规范和约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发布通报表示,将指导行业协会联合大型影视公司抓紧制定抵制“天价片酬”的行业自律公约。

“治本还是要解决结构性问题,要真正推动中国影视业朝着创意经济方向发展,避免过度依赖注意力经济。”魏鹏举建议,要注重内容开发,生产好的产品,延伸创意经济产业链;并鼓励提高市场集中度,建立合理的市场壁垒。

今年国产影片票房收入差强人意。光明图片

今年暑期档,票房最高的国产电影为《盗墓笔记》,达到9.87亿元,没有一部能够突破10亿元大关;动画电影的票房更是不敌去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与去年暑期档相比,今年电影票房并没有达到预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认为,今年中国电影发展增速放缓,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电影的质量和水平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和期待。

图片 1

从票房市场占有份额来看,好莱坞主要有华纳兄弟影业、迪士尼影业、环球影业等六大电影公司,在形成寡头竞争以后,电影制片方在与明星演员议价上拥有较强的话语权。“与好莱坞相比,我国不完善的商业模式、人才结构,以及较低的市场集中度,导致影视业对拥有高注意力、粉丝效应的明星演员的需求十分强烈,加之业外资本纷纷进入、玩票,‘群雄逐鹿’,影视市场投资领域一片混乱。”魏鹏举指出。

专家表示,“天价”片酬之下,大量“热钱”涌入,部分影视作品、影视创作过多强调金融属性,正在失去本身应有的文化属性,电影市场也逐渐成为业外资金炒作和投机的“热土”。制定电影片酬管理制度,合理控制演员成本,保障作品质量,成为业界的普遍呼声。

针对中国电影的发展现状,导演兼演员赵薇表示,“中国电影亟待增强自身的丰富性与多样性”,而不是跟随市场潮流盲目复制,市场不会主动改变,需要有冒险精神的导演,更需要愿意支持艺术电影的投资方。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星超高片酬对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危害早已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