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曾经济体改为后生可畏种重大的不错传播工

近日,德国柏林影视资料馆举办了科幻电影资料特展,吸引各国科幻电影爱好者前来观看。该展览展出了大量科幻电影道具,阐释了科幻与现实世界科技之间的联系。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这是一个复杂的时代,超级英雄们都不屑于头脑简单地打打杀杀,他们纠结、思考,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主人公那样审视自己的心灵,每天不问自己三遍“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何处去”就无法脱掉斗篷和战袍上床安睡(一个人!)。岂止超级英雄,几乎所有银幕英雄都越来越苦大仇深内心矛盾的样子,他们嘴里念着深奥阴郁的诗句,争相摆脱肌肉男的形象,试图让自己变成哲学家、诗人、政治领袖和神经病的混合体……

科幻电影是电影制作风险控制、工业集成和市场效应的集合体,体现了电影工业的最高水平。2015年,科幻电影占美国电影年度总票房的25.71%,如果未来五年内我国电影市场按照业内普遍预计的那样达到800亿元的话,科幻电影如能占其20%,票房规模就将达160亿元。然而,我国近年鲜少见到科幻片,其拍摄的经验积累更是少之又少。从这一角度来说,要激发中国科幻电影市场的创新活力,不妨先了解围绕科学主题进行电影创作的技巧和策略。

幸亏还有人喜欢在这个复杂纠结的时代拍简单电影,比如《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比如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火星救援》。

电影已成为重要的科学传播工具

有了《地心引力》和《星际穿越》珠玉在前,甚至更早时候同题材的《火星任务》、《红色星球》,雷德利·斯科特为什么还要拍一部同样是外太空探险,同样有队员被困,同样表现人类面对未知自然的电影?因为他找到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角度:以积极甚至调侃的态度来讲述这个看似可怕的故事,表现技术力量和科学精神给人带来的坚定信念与勇气。这与诺兰在《星际穿越》中引用的诗句“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主题相近,内核却很不相同——在诺兰的电影中,求生欲望与勇气来自于人类的情感,特别是超越时空的父女之爱。在斯科特这里,只有工程师般的计算、推演、实践,只有科学以及人类面对困境激发出的集体精神,才是主人公赖以生还的根本。

在电影产业发展的初期,科幻电影属于冷门题材。然而,随着电脑特技的突飞猛进,这种情况在二十世纪末发生了很大转变。今天,科幻电影已经成为电影中一大门类,甚至拥有一大批忠实的“粉丝”。科学是真理,而科幻电影则是幻想。如果想要学习科学、了解科学家的工作和他们研究问题的方法,科幻电影也许不是最可靠的信息源,但如果为了表现戏剧冲突,达到喜剧和浪漫的效果,那么科学家也可以以各种角色出现。

本质上,《火星救援》是与导演当年的经典之作《黑鹰坠落》一脉相承的:尽管一个是冷峻的战争片,一个是轻幽默的科幻片。但两者都不追求深度,主题非常简单直接,以客观呈现的方式尽量淡化导演的主观态度。在细节上则极度追求真实、精确、细致;电影技巧完全为故事服务,不玩花哨。

电影创作的技巧和经验可以更好地传播科学。实际上,科学概念或知识正是通过文字、数字媒体和艺术等多种形式传播给大众,电影是最有力的渠道之一。计算机成像技术的出现,更进一步扩大了电影作为媒介的视觉冲击力,电影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科学传播工具。

《地心引力》、《星际穿越》和这部《火星救援》堪称最近几年最优秀的三部太空科幻电影。在思想深度方面,《地心引力》最出色,它把一个太空站遇险的惊悚灾难题材归结到“回归母体”的主题上;《星际穿越》的主题思想“爱是除了引力外唯一能超越时间和空间维度的力”其实很模糊甚至可疑,但诺兰这部影片胜在故事的丰富性、把深奥的科学理论融合于情节之中,还有就是诺兰通过对宏大宇宙和宏大事件(人类生存)的描述,把主人公感情提升到了几乎夸张的极富戏剧性的高度——其所形成的强烈的情感冲击力是另外两部影片所不具备的;但从质感上说,我认为《火星救援》优于另外两部影片,而这种科幻电影的质感是非常难得可贵,非常高难度的!这种质感,只有在《阿波罗十三号》非科幻影片或《2001太空漫游》这样的大师经典中才有。

科学传播的重点应该放在科学问题的精确性和准确性上,但很多与科学相关的电影却表达得不够准确或过于简单化。在这一方面,电影创作最吸引人的创新点是:将科学问题无缝对接到电影故事中,这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1

事实上,为了满足剧本的情感诉求,国外的电影编剧会要求签署创意许可协议,从而不受科学原理的限制进行自由创作。这会导致不准确的科学事实融入电影故事,但即便如此,这也是一种与科学接触的形式。无论融入电影里的科学是准确还是不准确的,都有可能以科学的想法激发观众的兴趣,并鼓励他们参与更为广泛的科学讨论,这是非常宝贵的。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火星救援》最最出色的地方在于:质感!质感!质感!无论是火星的场景,还是各种太空设备的造型、功用、操作方式,都极其写实、逼真。不像很多科幻电影,为了视觉效果随意做不知所以的夸张设定,追求“智笑愚骇”效果。影片所呈现出来的技术美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举个例子,诺兰和斯科特一样,都赞同少用电脑CG,多做实景/模型特效的手法。但《星际穿越》中的飞船(特别是那艘小飞船)在质感上仍然与《火星救援》中的飞船及其他设备有些距离。《地心引力》中的CG使用比较多,质感方面就更差一些,很多场景CG感非常明显——大家可以比较一下三部电影中角色在太空舱外行走的场面,哪部更有质感一目了然。今年的《疯狂的麦克斯4》也是以质感取胜的例子,影片中大量采用实景拍摄,特别是追车特效,只用CG做后期优化处理,几乎全是实打实用真人真车拍摄,其质感远超很多华而不实的赛车大片甚至动作大片。《火星救援》也是如此,几乎每个设备每颗螺钉你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影片的中近景很多(《地心引力》也是大量的近景特写,但那个故事本来发生在狭小的空间站中),以此来凸显真实感。你极少会看到片中有把远景的设备或物体虚焦掉的镜头,也很少有大幅的镜头运动——一句话,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把这部影片拍得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原著本来就是这样的风格。

未证实的科学理论也会产生奇妙的艺术效果

在三部影片中,只有雷德利·斯科特这部科幻片是积极阳光的态度,其幽默感也来自原作那种可爱甚至逗逼的行文味道。再加上呆萌的马特·达蒙主演,以及单纯怀旧的迪斯科音乐,沉重的故事就变得轻松有趣起来。有些观众可能会抱怨:太轻描淡写了吧,想想马特·达蒙当时的遭遇,他会不恐慌么?他会不思考生存的意义么?他会不胡思乱想么?怎么会那么热情开朗阳光满溢地去克服一个个困难,连点颓废恐惧失控的波折都没有?一方面这就是小说原著的风格,另一方面,以斯科特《异形》《银翼杀手》两大黑色科幻经典的功力,显然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从来没拍过喜剧的雷德利·斯科特(好吧,《火柴男人》算有点喜剧味道)看来想尝试一下完全不同于《普罗米修斯》的感觉。在美国正重启太空计划,人类再次热衷于火星的时候,《地心引力》和《星际穿越》显得太人文化太沉重了。多年以来,像《人类之子》这种充满浓厚反思色彩的科幻电影拍了又拍,早年间那些技术感十足的科幻电影却已经少有人继承了。斯科特以科学家特别是工程师的角度入手,拍了这样一部积极简单的作品,其实还是特例。大潮流似乎仍旧青睐有深度、对太空探险持谨慎甚至悲观态度的科幻电影。

不论一个电影是否与科学相关,创作技巧或策略都是重大的挑战。一个电影最吸引人的是主人公的情感和故事情节,而主人公的情感和故事情节联系在一起,推动故事的发展。以往传统经典电影中,主人公会经历利益冲突、斗争或其他挑战,引发观众感情上的共鸣。然而在这些电影中,科学并没有成为表达的主题,科学只是呈现为电影中某些先进的设备,促使电影产生戏剧性冲突,让观众产生更强的视觉享受。但在今天,只有将科学融入电影故事的情节中,电影才有可能引人入胜,从而也能促进科学的传播。

还有人觉得影片仍旧是简单俗套的英雄主义和主旋律那一套。话是没错,但你不能要求每部影片都照着《2001太空漫游》或《银翼杀手》来拍不是?影片中其实也有很多个层面,包括对官僚体系的描写,提到了公关、营救方案的可行性、资金等等因素;事件的广度已经超过了《地心引力》中狭窄的叙事角度。但斯科特采用了一种点到为止的态度,不想让故事和角色停滞下来。我认为用“美式英雄主义”和“主旋律”来概括这部影片都是不恰当的,更准确的关于内核的说法应该是“乐观严谨的科学精神”。还有观众吐槽说,影片中的配角实在单薄,全是标签式的人物。不过你想想,在这样的事件,这样的环境(NASA本来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聚集地)中,所有相关人员都表现出热忱、合作、奉献精神不是很正常么——这一刻,他们都是“火星人”!

人的大脑会对故事产生强烈的渴望,并对结局非常好奇。电影创作者的职责就是满足人们对于故事的渴望,使这一过程成为诱发生物学上“超常刺激”或增强刺激感的艺术设计。研究人员已经证实,我们的大脑更容易储存那些带有强烈情感的信息。因此,与其简单地“传播”科学信息给观众,不如把要传递的科学信息融入情感中,这样观众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并记忆科学信息。

诚然,《火星救援》放在雷德利·斯科特的作品中,还无法和《异形》、《银翼杀手》相比。这届奥斯卡恐怕也不会在褒奖《地心引力》后再给如此同质的影片颁个小金人。但对雷德利·斯科特而言,本片证明了他宝刀不老,创作动能仍在!这就足够了。

互联网的出现使科学更接近公众。因此,观众要求科幻小说家的创作更加科学,同时要求电影更接近科学,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但如果为了剧情的需要,观众也愿意原谅科幻电影中某些不准确的情节。例如,电影《火星救援》中主角马特·达蒙在火星的大风中受伤,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因为火星稀薄的大气层不会形成风,但这并不影响《火星救援》大受欢迎。

对于一些还未完全证实的科学理论,将它融入电影还会产生奇妙的艺术效果。例如,基于理论物理学家基普·索恩“黑洞理论”的电影《星际穿越》,主要讲述了一队探险家利用他们对虫洞的新发现,超越人类太空旅行的极限,在广袤的宇宙中进行星际航行的故事。

在这一方面,美国国家科学院成立了“科学与娱乐交流”项目,将娱乐界人士与科学家联系起来,利用新的技术在电影和电视节目中创建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电影《阿凡达》就是科学家利用新开发的视觉技术,帮助电影导演创建了一个虚幻的“潘多拉”星球。

寻找科学探索中的冲突、高潮和解决

美国还出现了针对科幻电影的影评脱口秀节目,这类节目会挑选《星际穿越》《火星救援》这样的科幻电影,邀请一些科学家作为嘉宾对其中的科学技术进行介绍并与现场观众讨论。

这些影片的共同特点就是利用叙事、拍摄角度和人物互动的技巧,吸引人们进入电影故事。实际上,每一个科学发现都有故事,而且是个人或团队在一个难题上取得巨大成就的故事。如果问科学家这一连串问题——“这个故事会有惊喜吗?为了得到这些结果,你付出了什么?这些发现如何改变别人的生活,是更好还是更坏?谁将会投资于这项研究?它会怎样影响历史、现状和结果呢?”那么,答案其实已经与标准电影情节中的三个基本阶段——冲突、高潮和解决一一对应,而理解人物性格和动机的关键问题是“这个人想要什么”和“他们如何去得到它”,而科学难题的解决过程恰恰能回应这样的问题。

如果电影编剧能够依据这些因素来撰写这个故事,结果也许会很不一样,而从新的视角告诉公众一个探索未知的伟大故事,也是一种莫大的乐趣。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影片曾经济体改为后生可畏种重大的不错传播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