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瞳瞧着安铁,瞳瞳笑着对安铁说

瞳瞳定的声普和灼热的目光像一阵春风一样包围着安铁,使这个夜晚变得如此美好,此时,道路上的车辆不是很多,远处大海的潮汐声不断从风中传过来,就像二人此时澎湃着的心 安铁迅速往那个海边套院的方向开着,心里还想着张生到底把那边布置得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瞳瞳看了会不会喜欢。 “叔叔,这好像是去郊区的方向啊“瞳瞳一边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一边对安铁说道。 “是啊,今天我要把你这个小寿星给卖了,信不信?”安铁笑呵呵地打趣道。 “叔叔要是把我卖到哪里,我就在那里安心呆着,等你。“瞳瞳把头转回来,开心地笑了笑,眼睛亮亮地看着安铁说道。 “傻丫头,那你再猜猜那是个什么地方啊?” “这个嘛,还真猜不到了,不会是去什么度假村之类的吧?”瞳瞳皱着鼻子说道。 “嘿嘿,不是,算了,还是不要猜了,前面就要到了,你往前看。”安铁指着那个套院的方向给瞳瞳看。 从现在这个位置,套院方向满是红通通的灯光,安铁心想,看来张生在那里已经布置好了。 “是有红色灯光的那边吗?那里是什么呀?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度假村之类的呀?”瞳瞳迷惑不解地往套院的方向看着。 这时,车子已经离那个套院很近了,安铁为了给瞳瞳点神秘感,在离套院有一段距离的位置找个地方停下车,然后快速下了车,给瞳瞳打开车门,转身背对着着瞳瞳半蹲下身子,扭头道:“丫头,到我背上来,叔叔背你进去。 瞳瞳笑吟吟地犹豫了一下,然后趴到安铁背上,用手紧紧地攀着安铁肩膀,等安铁站起身,瞳瞳在安铁耳边道:“叔叔,你抬头看看,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安铁跟着瞳瞳一起抬起头,一弯新月正好在宝蓝色的天空柔和地亮着,月光照著二人紧紧挨在一起的身体,在柏油马路上映出一个影子,好像连在一起的一个人。 安铁踏上路边的草坪,在这个位置,那个套院被许多树木隔着,浓密的树木像一道屏风,使得院子里得灯光非常朦陇,有种亦真亦幻的感觉。 瞳瞳一边看着周围的景物,一边在安铁背上静静地趴着,安铁甚至能感觉到瞳瞳的心跳,在这万籁俱静,万物被月光抚慰着的夜晚,瞳瞳的心跳就像一曲动听的歌,在安铁内心深处柔柔地颤动着。 感受着瞳瞳在自己背上的温软的身休,瞳瞳的呼吸不时吹在安铁的耳朵上,安铁的心里像被一片羽毛细细地刷着,又痒又舒服,看着院子里红红的灯光离自己和瞳瞳越来越近,安铁有种在逐步往一个梦境靠近的感觉。 “丫头,你给我唱首歌吧”安铁一边一步一步地走着,一边说道。 “好啊,你想听什么歌啊?”瞳瞳娇嫩的声音在安铁耳边传来 “什么都行。”安铁把瞳瞳的身体往上拖了一把,感觉到瞳瞳柔软的胸脯在自己脊背上滑了一下,使得安铁的后背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宇宙中默默自转的星球,瞑瞑之中你要现在遇见我,我看过瞬间燃烧的花火,昙花一现之后悄悄的坠落,我醉过斟下冰凉的美酒,醒来以后还有你在陪着我,那种微酸的滋味,有点微醺的感觉,梦做一半比较美,爱我的人还没睡,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幸福的催眠,天旋地转的晕眩,不想睡我要陪你一整夜,我要今天的完美,不要明天的幻觉…… 瞳瞳清亮的声音在这个美丽的夜晚,在安铁耳边如此清晰地响了起来,在此时犹如天籁一样。 曾几何时自己就是闻着这首歌感受着瞳瞳,寻找着瞳瞳,安铁还记得五年前在过客酒吧里,瞳瞳站在表演台上与自己深情对望。那时的歌声里还带着稚嫩的童声,却使安铁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情绪里无法自拔,现在,瞳瞳的声音圆润了很多,每唱出一个字就如同一颗珍珠落在玉盘里,敲打着安铁的心,使安铁的脚步也不由得变慢了,想再多听一会,再多听一会。安铁听着瞳瞳动人的歌声,回忆这以往与瞳瞳在一起的种种,嘴角始终含着笑意,这种发自心底的复杂感觉只有安铁一个人才能明白,兴许今晚这弯新月也明白,可它却只是静静的对两人注视着,祝福着。 “叔叔,我唱的好听吗?怎么不说话呀?” 瞳瞳这么一说话,安铁才意识到瞳瞳已经唱完了:“嗯,好听,听你唱这首歌啊,我想起了你在过客酒吧的时候,呵呵。” “嘻嘻,叔叔你还记得呀?那时候的事情我也经常想起来,可我觉得那时候我小,不懂事,不能理解你瞳瞳在安铁耳边柔柔地说着。 “傻丫头,谁都知道,我们家丫头是全天下最懂事的,你的这首歌啊,在前一段我找你的时候总能听到,我都怀疑自己幻听了,哈哈”安铁想起那次海边听到这首歌,那时那种既绝望又焦急的心情,心里现在还感觉酸得难受。 瞳瞳听安铁说完,沉默了一会,伸出手摸摸安铁的脸,然后喃喃地说:“叔叔!”说完,瞳瞳揽住安铁的脖子,手还微微有些颤动。 安铁听了,感觉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甬道嗓子眼了似的,深吸一口气,轻笑道:“丫头,想说说什么呀?” “嗯,我现在,很高兴。”瞳瞳把脑袋靠在安铁的脖颈上,眯着眼睛,声音颤抖着,半天却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时,安铁背着瞳瞳已经到了院门口,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 只见院子里面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把这个院子搞得灯火通明,就像一个红色光线编织的梦幻海洋一样,在这个偏僻静谧的海边山坡上,显得如此不真实。 这个院子虽然是个朴实的农家院,可安铁之前让张生在院子里挂了一百多盏灯笼,只见那些大大小小的灯笼挂在树上,屋檐上,葡萄架上,大门上总之,这里就如同一个小型的灯笼节似的,莹红的灯光如梦如幻。 “丫头,睁开眼睛看看这里。”安铁缓缓把瞳瞳放下来,然后一闪身,让瞳瞳往院子里看。 瞳瞳往前走了一步,望着满院子的灯光海洋,先是惊讶地张了一下嘴巴,然后一脸兴奋地推着院门走了进去,一边往里走一边四处看着,像是个发现了宝贝的孩子一样,伸出手臂站在那转着圈,长长的裙摆像蝴蝶一样飘起来,此时,瞳瞳就像是一个美丽的仙女刚刚下凡似的,使站在一旁的安铁看得不由得呆了。 “太美了,这里这里是谁家呀?”瞳瞳在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跑到安铁身边,高兴地问道。 安铁伸手把瞳瞳揽进怀里,与瞳瞳一起看着这个如梦如幻的院子,道:“这里是咱家,丫头,这是叔叔送你的未完成的生日礼物,你看看那个房子的位置,将来这里要起一个别墅,完全按照你喜欢的样子建,好不好?“安铁在瞳瞳耳边声普激动地说着,此时,在安铁眼睛,仿佛已经看见了瞳瞳和自己的家的一样。 “这是不是真的?“瞳瞳偎依在安铁怀里手紧紧地搂着安铁的腰,仰着头不敢相信地看着安铁。 “当然是真的,叔叔还能骗你啊“安铁说。 “太好了,叔叔我,很喜欢。”瞳瞳看着安铁,目光如水,此时,一向拙于言辞的瞳瞳,现在还是这句“我很喜欢”,但看瞳瞳泛红的脸色,和能滴出水的目光,看得出瞳瞳内心的激动。 “呵呵,喜欢就好,丫头,我还有一样东西要送你,你先闭上眼睛。“安铁握着瞳瞳的肩膀笑呵呵地说。 瞳瞳低了一下头,然后又抬起来,把眼睛缓缓闭上,微笑着的脸在灯笼的映衬下微微有些发粉。 安铁从口袋里掏出那枚戒指,使劲用手心攥了一下,心里还在犹豫着瞳瞳会不会喜欢:“丫头,伸出左手。 瞳瞳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乖巧地把左手伸出来,细长的手指在月光和灯光下近乎透明,指甲上亮晶晶的,像一根一根白玉似的,一点瑕疵也没有。安铁用左手托着瞳瞳的白哲的小手,右手拿着的那枚银戒指缓缓套上了瞳瞳的手指,没想到这枚母亲年轻时戴的戒指与瞳瞳的手指大小十分吻合,就像定做的一样,等安铁轻柔小心地把戒指推到手指根处的时候,瞳瞳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呀!戒指?!“瞳瞳有些意外安铁送给她的礼物是一枚戒指,惊讶之余又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垂着头,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带着古朴花纹的银戒指显得瞳瞳的手指细长纤美,银白如玉的手指与泛着暗色泽的银戒相得益彰,在月光的反衬下像是有了魔力一样,吸引着安铁与瞳瞳的目光。 “丫头,喜欢吗?这是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戴的,我母亲说啊,这个戒指要给她的儿媳妇,以前我都忘了,前几天无意中找到了,所以决定把这个戒指送你做生日礼物,丫头,你可别嫌弃啊。”安铁说的时候有点把握不好自己的情绪,始终盯着瞳瞳的脸,看瞳瞳是什么反应。 瞳瞳听了安铁的话,仔细端详着那枚朴实无华的银戒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了好一会之后,瞳瞳猛地抬起头,泪水从瞳瞳的眼睛里一滴一滴地淌出来,张了张嘴,然后扑进安铁怀里。

安铁的呼吸很急促,触动瞳瞳柔软的部位时,安铁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瞳瞳动情地开始主动回应安铁,侧着脸用嘴唇亲吻着安铁支撑在那里的手臂,用小巧的舌头学者安铁小心地舔了几下,安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颤抖着手,滑到瞳瞳的短裤上。 透过白色近乎透明蕾丝短裤,依稀能看到瞳瞳里面的蜷曲着的柔软的淡色毛发,安铁的嘴里喷着热气,目光一下呆在那里,仿佛这眼前的春光刺痛了眼睛,使安铁感觉小腹处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似的。 瞳瞳的脸艳若桃花,微张着眼睛瞟了一眼,使安铁的动作一下了顿住了,顿时感觉到一股不可遏止的他妈令人窝火的尿意,安铁飞快地从瞳瞳身上坐到一边,哑着嗓子说了一声:“丫头,我去厕所。” 说完,安铁十分懊恼地跳下火炕,也没来得及穿裤子,穿着三角裤去跑了出去,踏出房门,一股凉风迎面吹了过来,安铁打了一个激灵,脑袋清醒了不少,快步走到院子里的一颗树下,掏出硬得像一块烙铁似的小弟弟,一边对着树根撒尿,一边懊恼不已。 “他娘的,这一激动就尿急的毛病又犯了。” 安铁心里十分窝火,看着没完没了往出喷射尿液的小弟弟,打了一个哆嗦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这时候的天空上带着薄薄的云,月亮已经没有了影子,星光也逐渐模糊起来,在天边还隐约浮现出一点亮色,估计在过一会就会鱼肚白了。 除却刚才的郁闷,能在这个满是灯笼的院了里撤尿,安铁的激动情绪逐渐平息下来,自嘲地笑了一声,心里暗道,怎么现在越来越像个沉不住气的小伙子了。 膀院被放空的感觉还是很舒爽,特别是刚才在屋里还出了那么一身汗,被凌晨的凉风一吹,安铁觉得精神也为之一振,抖了两下身子,把小弟弟塞回去,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灯的屋子,深吸一口气,转身大步走了进去。 安铁回到屋里的时候,瞳瞳已经盖上了杯子,正趴在炕沿上往窗外看着,脸上带着一丝因惑和羞赧,不知道此时瞳瞳心里在想什么,安铁站在门口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丫头,我给你拿点水喝吧。” 瞳瞳脸色通红地看着安铁,愣了一会,轻轻点一下头:“嗯。” 安铁有点手忙脚乱地找出水递给瞳瞳,然后拿出一根烟点上坐回到炕沿上,抽了一口烟之后,安铁扭头看看正趴在那里喝水的瞳瞳,这时,瞳瞳感觉到安铁在看她,唱水的动作陡然顿了一下,然后迅速喝了一口水,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眼睛却不好意思看安铁,只是把水瓶递给安铁,小声道:“叔叔,你喝吗?” “啊?喝,嘿嘿。”安铁拿过水瓶一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站起身把水瓶放到荼几上,又把刚抽了一口的烟按进烟缸。 等安铁转过身,看到瞳瞳还趴在那目光如水地看着自己,安铁心里又是一阵汗颜,心里暗想,幸亏瞳瞳小,对情事不是很懂,这要是面对一个熟女,在关键时候尿急了,回来还不给臭骂一顿外加睡沙发才怪。 想到这里,安铁又是一阵尴尬,错开瞳瞳探寻的目光,硬着头皮翻身上炕,脸皮很厚地掀开杯子躺了进去。 安铁进了被窝里之后,瞳瞳也安静地躺了下来,侧着身子看着仰躺着的安铁,沉默了一会,叫了一声:“叔叔” 安铁赶紧闻声扭过头,由于动作比较急,鼻子擦过了瞳瞳的脸和鼻尖,安铁又是心旌一摇,伸出胳膊揽住瞳瞳的肩膀,看着瞳瞳嫣红还没退下去的脸,说:“丫头,怎么了?” 瞳瞳把头枕到安铁胳膊上,身子往安铁怀里挪了一下,脸埋进安铁胸口,柔声说:“没事,我们睡觉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吧? 此时,安铁已经退去刚才短暂的尴尬,心里变得轻松起来,把瞳瞳又往怀中使劲揽了一下,然后给瞳瞳缕了缕凌乱的头发,在瞳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好,睡觉。” 瞳瞳莞尔一笑,缓缓闭上眼睛,一只胳膊还搭在安铁的身上,整个身休在安铁怀里蜷缩着。 这个时候,安铁觉得自己和瞳瞳贴得很近,瞳瞳丝绸一样的皮肤带着凉丝丝的触感紧贴着安铁的胸膛,安铁把瞳瞳圈在怀里之后就没敢动弹,生怕擦枪走火,扰了瞳瞳的睡意,经过之前那么折腾,估计瞳瞳也累了,窝在安铁怀里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一会,安铁听到瞳瞳的呼吸变得均匀而绵长,心里一松,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睡着了。 第二天,安铁和瞳瞳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床,安铁睁开眼睛的时候,瞳瞳已经醒了,躺在安铁怀里一声不吭地正看着安铁,身体也没有动弹,看到安铁睡醒了,瞳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安铁甜甜地笑着说:“叔叔,早安!” 安铁甩了一下头,往窗户外面看了一眼,太阳已经老高,光线透过窗户都快洒到两个人脸上,安铁又使劲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用鼻了嗅了一下瞳瞳身上的淡淡香味,在瞳瞳水嫩的脸上吧嗒亲了一口,道:“还早安呢?已经中午了吧?没想到我家丫头也成小懒猪了,嘿嘿。” 瞳瞳被安铁黑泽明一亲,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趴在安铁耳边轻声说道:“我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没吵你,其实我早就睡醒了,对了,叔叔,你上班迟到了吧?” 安铁把瞳瞳往怀里又揽了榄,把下巴抵在瞳瞳的肩膀上,嗓子哑哑地说:“没事,我下午再过去也行,哎,抱着我家丫头睡觉真舒服啊。”安铁的眼睛闪烁着促狭的笑意,看着瞳瞳的脸色又白里泛着红,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瞳瞳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差不多是赤裸着身体被安铁抱着,皱了一下鼻子,身体扭动了一下,娇声道:“叔叔” 安铁笑了笑,松开圈住瞳瞳的手劈,抓起旁边的T恤衫套上,然后又把瞳瞳的白裙子递给瞳瞳,瞳瞳躺在那把被子拉到脖子那,娇羞地伸手接过裙子,然后也坐起身,扭着脸默默地在那穿衣服,安铁一边跳到地上套裤子一边笑呵呵地看着瞳瞳,把瞳瞳搞得局促不安的,穿衣服的动作越来越扭捏。 等二个人都穿好衣服之后,安铁去厨房给瞳瞳打了一盆洗脸水,放在一张椅子上,对瞳瞳道:“丫头,下地洗脸吧,我去烧火,咱们把昨天的菜再热一下。” 安铁把厨房的火烧起来以后,瞳瞳就过来热菜了,安铁站起身,对瞳瞳道:“丫头,咱们在院了里吃还是在屋里吃?我把桌子放上。” “在外面吃吧。”瞳瞳笑着对安铁说。 “好,我这就去准备。”安铁进屋把桌子搬进院子,这才发现灯笼里还亮着。 找到开关以后,安铁把院子里的灯笼都关掉,然后站在院子伸了懒腰,望着房顶的炊烟,和房子后面青秀的小山,深吸一口气。 “妈的,人生若此,夫复何求!”安铁在那里呆呆地想。 瞳瞳一边忙活着热菜,还一边淘米,打算再煮点粥,厨房里一下了就变得热气腾腾的,菜香味飘得满屋子都是,安铁一边忙着端菜一边在旁边看着瞳瞳,这种为小日子忙碌的朴实使两人的心里都非常高兴 饭菜都准备好了之后,安铁和瞳瞳坐在院子的一颗树下,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相视一笑,然后瞳瞳把一碗热粥递给安铁,道:“吃饭了,这粥有点烫,叔叔你慢点吃哦。” 与瞳瞳在院子里心情愉悦地吃完饭之后,瞳瞳弄了一些水果,然后两个人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在那乘凉,蝉鸣的声音此起彼伏,远处的海浪声也透过绿树成荫的屏障清晰传来,瞳瞳与安铁并排坐在桌子旁,靠着安铁一起往海边的方向望着,两个人都很安静,只听着大自然发出来的声音把手相互握得很紧。 “叔叔,这个地方真美,你说将来我们重新盖房子盖什么样子的?我想先听听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瞳瞳偎依在安铁胳膊上微笑着问。 “你喜欢的我也肯定喜欢,所以,丫头,你就大胆设计吧,嘿嘿。”安铁拍拍瞳瞳的手背说道。 “嘻嘻,一猜你就这么说,这样吧,等有时间我一边画一边和你再商量,我觉得这院子里的菜地挺好的,可以自己种菜。”瞳瞳用手指着那片菜园子一脸兴奋地说。 安铁听了心中一动,暗想,果然,瞳瞳跟自己想的一样:“嗯,这菜地回头咱们留着,我们一起在这里种菜,哈哈。” 瞳瞳听了使劲点点头,然后扭头对安铁笑了一下,站起身,道:“我过去看看都种了什么菜。” 瞳瞳欢快地走到菜地那边俯身看地里种了什么菜,安铁看着瞳瞳笑了一下,掏出烟,刚点上往门口的方向一看,好像有几个人影晃动,等其中两个人离开以后,那个熟悉的人影一转身,安铁这才看清楚是张生。 看来刚才走掉的那两个是张生安排保护自己和瞳瞳安全的,安铁对张生的细心很动容,站起身踱步到门口,迎上正往里走的张生。 张生看看安铁又瞟了一眼瞳瞳,挤了一下桃花眼笑了一下,大声道:“大哥,小嫂子好!” 瞳瞳扭头一看,是张生,腼腆地笑笑,说:“张生好!” 安铁赶紧招呼张生进来坐,瞳瞳也走过来帮张生倒了一杯茶,张生看着安铁和瞳瞳默契而温馨的样子,忍不住笑意,道:“大哥,小嫂子,怎么样?昨天的安排还满意不?”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瞳瞳瞧着安铁,瞳瞳笑着对安铁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