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瞳的外婆也知道了安先生收养瞳瞳的事情了,

瞳瞳听鲁刚这么一说,立刻笑了起来,扭头问安铁道:“叔叔,你公司那边不是很忙吧?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瞳瞳说的这些话,正是安铁所想,开玩笑,怎么可能让瞳瞳自己回贵州,面对跟她并不是很熟悉的家人,既然跟瞳瞳说好了,什么都要一起面对,即使自己不被他们欢迎,也要厚脸皮跟着,否则如果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后悔都来不及。 安铁倒不是害怕瞳瞳回家会有危险,只不过,贵州那边的情况自己毕竟不了解,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自己还是陪在瞳瞳身边为好,而且,既然已经和瞳瞳转变成现在的关系了,见瞳瞳的外婆是无法避免的,何不就此机会,把自己与瞳瞳面对的可能发生的家庭压力解决掉呢? 安铁对瞳瞳笑了一下,然后郑重其事地对鲁刚说:“那就多有打扰了,不知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好安排一下时间。” 安铁说完,这话,瞳瞳松了一口气,也笑吟吟地看着鲁刚和周晓慧,想知道鲁刚会怎么说。 鲁刚顿了一下,沉吟道:“当然是越快越好,这样吧,我明天再跟她老人家联系一下,然后我再把具体时间告诉你们,在这之前安兄弟最好提前安排一下。” 安铁点点头,说道:“好的,没问题,我明天到公司就会安排这件事情。” 鲁刚呵呵笑道:“那最好,这样一来,瞳瞳可能也不会觉得太陌生,毕竟瞳瞳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要是单让瞳瞳跟我们过去,恐怕她还会有点不适应。”说着,鲁刚又对周晓慧说:“晓慧,既然这次回去,就让小桐也跟着一起吧,学校那边请两天假不碍事,回头给她请个补课的老师,功课也就不会落下了,你看呢? 周晓慧看了一眼小桐桐,道:“好吧,这次回去也算是一家团聚,为了妈妈高兴,怎么都行。” 小桐桐看周晓慧答应,偷偷地笑了笑,然后给鲁刚递了个眼色,估计这个要求是小桐桐之前提出来,也就是说,鲁刚和周晓慧早就打算让瞳瞳回贵州一趟了。 就在这时,那个叫甲大走到鲁刚的身边,说道:“老板,有个叫小影的女孩给了大小姐送来了一封信。“说着,甲大把信封递给鲁刚,然后恭敬地站在一旁。 鲁刚接过信封,随即递给瞳瞳,问道:“瞳瞳,小影是谁?” 瞳瞳赶紧站起身,接过那封信,说道:“嗯,是我的一个朋友。”说完,又对甲大说:“她还在吗?” 甲大恭敬地回答:“回大小姐,她已经走了。” 瞳瞳点了一下头,坐下来打开那封信,把那封信打开之后,瞳瞳展开来看了一遍,突然皱了皱眉头,沉默了一会,才环视了一下众人道:“这是老师给我的任命函,并写信祝我生日快乐。”说完,瞳瞳又扭头对安铁道:“叔叔,老师说让我做阿波罗艺术品投资亚洲区总裁,你觉得呢?” 安铁笑了一下,道:“你自己决定吧,其实你这丫头恐怕心里早就知道了吧? 瞳瞳不好意思地道:“嗯,老师之前就有这个意思,可没想到会这么快,还在今天这么正式地发了个文。 此时,瞳瞳与安铁的交流使餐桌上的周晓慧一家神色各异,鲁刚沉思着看着瞳瞳手里的那封信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小桐桐和鲁东岸则是一脸吃惊,估计没想到瞳瞳在上学之余还在管理着一个国际性的艺术品投资集团。 周晓慧皱着眉头顿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瞳瞳,你那个老师就是收养了你五年的那个日本老太太吗?” 瞳瞳道:“对,老师是个艺术家,对我很好的。 周晓慧又继续问道:“那她让你做那个什么艺术品投资的总裁?为什么呀?你年纪这么小,应该继续念书才对,再说,咱们家也不缺那份钱,我看,你还是不要答应她了。” 安铁在周晓慧与瞳瞳说话的时候,坐在那不经意地观察着鲁刚,只见鲁刚还陷在自己的沉思中,似乎听到瞳瞳被任命为总裁的消息有些不解,但又不是周晓慧问的那些理由。 “妈,你不用担心,关于这方面我已经接触了两年多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还有,我觉得我应该做点自己能做的事情,赚钱倒是次要的,主要是我希望自己能够独立起来。”瞳瞳说得很从容,带着一种毋庸置疑。 周晓慧听了,沉默下来没说话,扭头看了一眼鲁刚,鲁刚依旧是温和地笑着,说道:“晓慧,孩子大了,她的事情还是由她自己拿主意吧,依我看这很好,瞳瞳才18岁就成一个投资公司的总裁了,恐怕也是一个佳话,18岁的美少女总裁,前途不可限量啊,呵呵。 还没等瞳瞳说话,鲁东岸就冲口道:“瞳瞳妹妹,你也太厉害了,这么小年纪就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了,比我强啊。”说着,鲁东岸扭头说小桐桐:“小妹,你看看你姐姐,再不学乖点老爸老妈再加上我都会不要你,差距啊,知不知道什么是差距。” 鲁东岸虽然是半开玩笑地对小桐桐说的,可小桐桐听了却非常不高兴,本来刚才一脸兴奋地还打算对瞳瞳说话,现在鲁东岸这么一说,脸色立刻沉下来,用小拳头捶了一下鲁东岸,道:“鲁东岸!闭嘴!你不说话又没人把你当哑巴,欠揍吧你?” 周晓慧见小桐桐和鲁东岸斗嘴,摇了一下头,说:“小桐啊,不要这么野蛮,其实你东岸哥哥说得很对,你现在该开始懂事了,你看你和你姐姐刚差两岁,你呀,就是家里把你惯坏了。” 小桐桐见周晓慧也开始说她了,吸了一下鼻子,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似的,眼巴巴地望着鲁刚,似乎想寻求鲁刚对她的。 鲁刚见小桐桐可怜兮兮的样,果然,大笑道:“东岸,不许欺负你妹妹,现在你这两个妹妹都很好,倒是你,整天东跑西跑不务正业的,你才该向你瞳瞳妹妹好好学学,否则,咱们家公司里那么多事情,我怎么能放心交给你去做呢。 鲁东岸被鲁刚这么一训斥,也有些吃瘪地干笑了一下,道:“是啊,我以后像瞳瞳妹妹多多学习。” “切!让你说我,遭报应了吧。”小桐桐赶紧做了个鬼脸,对鲁东岸幸灾乐祸地说道。 估计鲁东岸和小桐桐这样斗嘴的情形是这个家里的常态了,鲁刚和周晓慧也不以为意,周晓慧看看瞳瞳,往瞳瞳的碗里又夹了点菜,说:“瞳瞳,快吃,别管他们,他们斗嘴都习惯了,还想吃点什么,跟妈说。 瞳瞳见自己的碗里又堆了好多吃的,连忙道:“妈,我都吃饱,你吃你的吧。” 在周晓慧家吃完饭已经是夜里8点多了,安铁和瞳瞳告别周晓慧一家之后,开着车了从闻啼鸟花园社区里一出来,看到外面繁星漫天,空气清新无比,也不像白天那么燥热,带着一丝丝海风的凉爽感觉迎面而来。 安铁从踏出别墅大门的那一刻,心里才真正是轻松起来,开车带着瞳瞳在宽阔的马上开着,而瞳瞳也似乎跟安铁在一起才算是放松了,靠着副驾驶座椅的椅背,扭头对安铁说:“哎呀,终于把那顿饭吃完了,叔叔,你说我在那里怎么感觉一点也不舒服啊,还是跟你在一起感觉轻松。 “这也正常,毕竟你跟他们接触的时间还短,虽然说他们是你的亲人。”安铁笑着说道。 “嗯,不过那个鲁刚今天能为咱们说话我觉得有点意外,而且我还听他跟你说他在做很多方面的生意,他不是贩毒的嘛,难道他骗我们?“瞳瞳皱著眉头道。 看来瞳瞳的疑虑跟自己一样,安铁沉吟道:“也不见得,这回咱们不是要去贵州嘛,我觉得这次去贵州可能就会搞清楚一些事情了。” “嗯,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还打算给我爸爸上坟呢,正好了。”瞳瞳说起童俊生,语气不由得一顿,望着窗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丫头,今天开心点,知道不?”安铁怕瞳瞳想起不高兴的事情,不由得提醒瞳瞳道。 “嗯,我今天很开心,对了,叔叔,我们接下来去哪啊?这不是回家的路啊?”瞳瞳见安铁开车的方向,有些不解地问。 安铁神秘一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你这个傻丫头,不会以为你得生日这么快就过完了吧,我可什么都没为你做呢,嘿嘿。” 瞳瞳抿嘴笑了一下,把一只胳膊搭在安铁的腿上,往安铁身边靠了靠,笑眯眯地说:“叔叔,你到底准备了什么呀?搞得这么神秘,到现在我也看不出来。” 安铁还是笑着不肯透露,拍拍瞳瞳的手背,道:“不是说了嘛,马上你就看到啦,乖乖等着啊。” 瞳瞳噘了一下嘴,在副驾驶上坐好,然后拿起刚才小影送过来的那封任命函又看了看,说:“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做这个啊,嗯,我的意思是说,大家会不会觉得怪异,我毕竟年纪还小。” 安铁扭头看着瞳瞳烦恼的样子,摸了一下瞳瞳的头,道:“怎么会?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放心吧,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注意安全就好,我只是不希望这个位置会给你带来可能性的危险,就像那次开业时候那样。 瞳瞳目光坚定地看着安铁,说道:“不会的!我只是打理那个投资公司,还可以利用花会的渠道掌握一点我们需要的消息,所以,叔叔,我保证,我不会出任何事情。”

安铁低头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正目先灼灼地盯着自己,被自己握住的小手不断地在安铁的手掌上摩挲着,仿佛在这里能与安铁温存一会是一件很值得兴奋的事情。 “小桐,你就乖一点吧,你姐姐还没切蛋糕呢,你看看你这一晚上就知道瞎闹,也不好好对你姐姐说句生日快乐。”周晓慧擦了擦眼泪,摸摸小桐桐的头说道。 “哦,知道了,哎呀,姐姐,快点切蛋糕啊,听说这蛋糕是五星级酒店的一个法国师傅做的,很有名的。”小桐桐围着蛋糕嚷嚷道。 这时,一个佣人拿过来一把切蛋糕的刀递给瞳瞳,瞳瞳接过刀,看看这几层高的大蛋糕,一时间不知道从哪切才好,正犹豫着,鲁东岸就提醒道:“瞳瞳,你就意思一下切一刀就行,一会让他们分出来。”鲁东岸指的是家里的佣人。 瞳瞳对鲁东岸点了一下头,在蛋糕上切了一下,随后就听到客厅里想起了生日快乐的钢琴曲。 安铁往钢琴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孩正坐在那里演奏,估计这个女孩也是周晓慧特意准备的。 众人坐回到餐桌在生日快乐歌中气氛融洽地吃完蛋糕以后,鲁刚又和安铁喝了几杯,鲁东岸也加入其中,瞳瞳则和周晓慧与小桐桐一起聊着,总的来说,这顿饭吃的气氛还算愉快。 安铁与鲁刚喝了两杯之后,对鲁刚道:“听说您最近挺忙的,还不知道是做哪行的?” 鲁刚顿了一下,慢悠悠地说道:“我做的东西就比较杂了,像粮食、木材、烟草和采矿、进出口贸易,都涉及到一些,总之就是劳碌命,呵呵,不过等这些孩子都可以独当一面了,我也就清闲了。 说完鲁刚看了一眼鲁东岸,又看看瞳瞳,一副标准的慈父模样,好像鲁东岸和瞳瞳以及小桐桐马上就能接手他得事业的似的 安铁听鲁刚说完,又看看鲁刚脸上的神情,鲁刚说的话很真诚,不太像说假话。 “这么说,您生意做得挺大啊,以后有机会应该多向你学学做生意的经验。”安铁笑呵呵地对鲁刚说道。 鲁刚摆摆手,又举起了酒杯,道:“哪里,安兄弟在滨城的文化产业做得非常好,我还打算向你请教呢,哈哈,来,咱们兄弟俩再喝一个,对了,东岸,你也跟安兄弟喝一杯,虽然安兄弟没比你没大几岁,可是却比你成熟、也比拟有头脑多了。” 鲁东岸听鲁刚这么说,赶紧也跟着举起酒杯,道:“是啊,安大哥的确是我学习的榜样。”鲁东岸这么说完,突然顿了一下,又道:“没想到安大哥和老爸认识,这个,现在这称称呼我都有点搞不清楚了,嘿嘿。” 安铁心里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听鲁东岸这么说,也觉得现在的备份搞得的确是挺乱的,心下不由得有些尴尬。 鲁刚却摆摆手,道:“这不碍事,个人论个人的,你心里明白我是你老爸就行,哈哈。” 安铁看鲁刚又回复了之前在搬家公司的豪爽,也笑了笑,说道:“鲁大哥,其实我觉得如果按照瞳瞳那边论你是我的长辈,你叫我兄弟我真有点汗颜啊,嘿嘿。” 这时,在与瞳瞳聊天的周晓慧听到了安铁的话,看了一眼安铁,然后又看看坐在微笑着也看着安铁的瞳瞳,轻咳了一声,说道:“安先生,其实也不用那么讲究了,严格的说,瞳瞳和小桐桐不也都管你叫叔叔嘛,我看还是像我老公说的,自己论自己的吧。” 看得出周晓慧今天也有些妥协了,可能是怕瞳瞳不高兴吧,虽然不时忧虑地皱着眉头,但言语上算是和颜悦色了很多。 瞳瞳听了周晓慧这么一说,果然也是很高兴,给周晓慧夹了一只大虾放进盘子里,然后声音柔和地说:“妈,你也吃啊,别光顾着抚” 周晓慧使劲点点头,拿起瞳瞳给她夹的虾打算自己动手剥,瞳瞳这才觉得哪里不对似的,把周晓慧手里的虾又拿过来,仔细剥好,才重新递给周晓慧,而且直接送到了周晓慧嘴边。 周晓慧的眼圈又红了,十分动容地看著瞳瞳递过来的虾仁,然后含着眼泪盯住瞳瞳,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的样了,机械地张开嘴巴,吃掉瞳瞳给她剥好的虾仁,眼泪顺着脸滑了下来。 瞳瞳见周晓慧这样,眼圈也红红的,伸手一边给周晓慧擦着眼泪一边说道:“妈,别哭啊,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都好好的,我会好好孝敬您的。” 周晓慧连忙忍住眼泪,一边点头一边拉住瞳瞳手,紧紧地贴在脸上,一副非常高兴的样了。 安铁此时看到这幅画面,心里也不好受,瞳瞳没有母亲没有亲人这些年完全是与自己见证的,一想起瞳瞳九岁之前的生活和自己坐牢那五年的无依无靠,安铁都会惊起一身冷汗。 鲁刚见母女俩相拥的情形。若有所思地顿了一下,然后拍拍周晓慧的肩膀,道:“晓慧,这么高兴的日子,别把孩子的情绪也搞得不好了,吃饭吧,现在不是团聚了吗。 鲁东岸也随声附和道:“是啊,慧姨,今天是瞳瞳妹妹的生日,还是开心点吧。” 周晓慧连连点头,拿起桌上的餐巾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然后对众人挤出一丝笑意,说:“嗯,大家都吃饭吧,慢慢吃,瞳瞳,要不你今晚就在家里住吧?妈把房间都给你收好了。” 安铁和瞳瞳听了周晓慧的话,同时一愣,瞳瞳连忙道:“妈,我晚上和叔叔还有安排呢。” 周晓慧看了一眼安铁,然后默默地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也好,你也大了,还是由着你吧。” 周晓慧说完这话,饭桌上出现的短暂的沉默,小桐桐眨巴着大眼睛四处看了看,然后闲闲地喝了一口饮料,直在哪里偷着乐,这丫头,仿佛只要气氛开始动荡,她就会兴奋。 鲁刚适时地开口道:“晓慧,我看安兄弟人很好,而且与瞳瞳在一起也生活那么久,可能对于瞳瞳来说,安兄弟既是父亲又是她一直在依赖的人,我们应该理解。” 鲁刚的这番话,让安铁和瞳瞳非常意外,一起看向鲁刚,安铁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禁暗自琢磨,这个鲁刚难道真的跟自己之前想的误差很大?按照鲁刚今天的表现,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谢谢鲁叔叔能理解。”瞳瞳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鲁刚看了看安铁和瞳瞳,笑道:“谈不上什么理解,只是希望你能开心就好,还有,我觉得安兄弟是个好人,本身你们就经历过很多事情,这一点我能想象得到,你们能够相处得好,我和你妈妈也为你们高兴,你说对吧?” 瞳瞳对鲁刚笑了一下,然后目光如水地看着安铁,没说话。 “呵呵,鲁大哥,你放心,我会一直对瞳瞳好,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安铁看着鲁刚和周晓慧说道。 周晓慧垂下眼帘,脸上的表情没多大变化,但看得出周晓慧很无奈,似乎有什么话,却又不好说出来似的。 这时,又听鲁刚道:“瞳瞳,刚才你妈妈也跟你说了,你外婆很惦记你,她说让你回去看看她,不知道最近你能不能跟我和你妈妈们回去,也好认认家里的门。 鲁刚说完,周晓慧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也道:“是啊,瞳瞳,你外婆一直很想见你,知道找到你以后,她高兴坏了,你和妈妈回去一趟吧,那里毕竟是咱们的老家。” 周晓慧说完,小桐桐也手舞足蹈地说道:“哎呀,姐姐,咱们家很大的,你回去看看,还有咱家的马场啊,果园啊,什么的,都很有意思的,要不是外婆要我到这里念书,我才不来这呢,这里没意思。” 鲁东岸笑道:“你这丫头啊,就是在家里玩野了,以后好好跟你姐姐学学,否则以后见了外婆,看她不罚你抄佛经。” 小桐桐一听,吐了一下舌头,道:“晕,抄佛经?我非疯了不可。” 安铁听这一家子表明都想让瞳瞳回贵州一趟,心里不由得一紧,如果瞳瞳答应了该怎么办呢,那边的情况很多都不清楚,瞳瞳在那边自己怎么能放心呢,可不让瞳瞳去又不太合情理,想到这,安铁看向瞳瞳。 瞳瞳收到安铁的目光,眼睛里也是闪烁不定,似乎瞳瞳也找不出拒绝自己外婆见自己的理由,而本身瞳瞳可能也很期待见见这个外婆,既然母亲都认了,那么一个期待与自己见面的老人家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瞳瞳坐在那犹豫了一会,突然对鲁刚和周晓慧道:“让叔叔陪我一起去吧。” 鲁刚和周晓慧同时一愣,二人眼神复杂地看看安铁,然后就见鲁刚神色有些僵硬地笑着说:“如果安兄弟有时间,当然欢迎,瞳瞳的外婆也知道了安先生收养瞳瞳的事情了,对你也很感激的。”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瞳瞳的外婆也知道了安先生收养瞳瞳的事情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