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瑛先生不久前因肺部感染入院,著名诗人李瑛

着名诗人李瑛于3月28日凌晨3点36分去世,享年93岁。

图片 1

李瑛1926年生,河北省丰润县人。1945年考入北大中文系,边读书边从事进步学生运动,毕业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我不相信一九七六年的日历,会埋着个这样苍白的日子;我不相信死亡竟敢和他的生命连在一起;…… 敬爱的周总理,我撰一张冰冷的报纸,伫立在长安街的暮色里,等待着等待着,载着你的遗体的灵车……”著名诗人李瑛的这首长诗《一月的哀思》传诵至今。就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清明时节——3月28日凌晨3点36分,李瑛去世,享年93岁。

一生笔耕不辍,着有近百种诗集、诗论集。长诗《一月的哀思》传诵至今。

据公开资料显示,李瑛1926年生,河北省丰润县人。1945年考入北大中文系,边读书边从事进步学生运动,毕业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李瑛一生笔耕不辍,著有近百种诗集、诗论集。长诗《一月的哀思》传诵至今。

据家人消息,李瑛先生不久前因肺部感染入院,骤然离世。(光明日报记者付小悦)

另据家人消息,李瑛先生不久前因肺部感染入院,骤然离世。

相关链接

附:李瑛诗歌选

窗外

窗外

李瑛

坐在窗口阳台上

坐在窗口阳台上

案头一盏小灯是我的家

案头一盏小灯是我的家

窗外三米远是一排参天大杨树

窗外三米远是一排参天大杨树

营巢的喜鹊是我的邻居

营巢的喜鹊是我的邻居

我们常在一起对话

我们常在一起对话

杨树外三里是大城闹市区

杨树外三里是大城闹市区

有菜市场、超市和学校

有菜市场、超市和学校

邮局的分拣机认识我

邮局的分拣机认识我

它们之外三里

它们之外三里

有一条小河和一片葡萄园

有一条小河和一片葡萄园

葡萄秧的须蔓常钻进我窗口

葡萄秧的须蔓常钻进我窗口

邀我去散步,听小河唱歌

邀我去散步,听小河唱歌

它们之外三十里

它们之外三十里

是工厂区和蔬菜基地

是工厂区和蔬菜基地

工厂的机器是驯服的野兽

工厂的机器是驯服的野兽

而大棚的菜蔬骄傲于打乱了四季

而大棚的菜蔬骄傲于打乱了四季

它们之外三百里

它们之外三百里

是新型的科学城

是新型的科学城

高耸的大厦和工厂的大玻璃

高耸的大厦和工厂的大玻璃

早晚,总是燃烧如火

早晚,总是燃烧如火

辉映着我窗口的小灯

辉映着我窗口的小灯

它们之外又三百里

它们之外又三百里

是大海,码头上红色龙门吊

是大海,码头上红色龙门吊

唤来远洋大货轮

唤来远洋大货轮

把集装箱送到地球那边去

把集装箱送到地球那边去

浩瀚海洋的那边是异国的海港城

浩瀚海洋的那边是异国的海港城

我们正要睡下,他们正要起身

我们正要睡下,他们正要起身

啤酒泡沫已溢在防波堤上

啤酒泡沫已溢在防波堤上

这里翻飞的海鸥

这里翻飞的海鸥

不认识我窗前的蓝喜鹊

不认识我窗前的蓝喜鹊

我的朋友就住在那城里

我的朋友就住在那城里

他曾提着

他曾提着

一袋子大贝壳和一袋子诗稿

一袋子大贝壳和一袋子诗稿

踏平万顷波涛登上中国码头

踏平万顷波涛登上中国码头

不住慨叹这世界很大又很小

不住慨叹这世界很大又很小

经过新兴的科学城

经过新兴的科学城

经过蔬菜基地和工厂区

经过蔬菜基地和工厂区

经过葡萄园和一条小河

经过葡萄园和一条小河

穿过大城闹市口

穿过大城闹市口

找到窗口旁一排大杨树的我的房子

找到窗口旁一排大杨树的我的房子

我们坐在阳台小灯下

我们坐在阳台小灯下

边喝茶边谈宇宙、人生、诗和

边喝茶边谈宇宙、人生、诗和

活着的现实、死去的历史

活着的现实、死去的历史

(节选自组诗《窗外的世界》)

(节选自组诗《窗外的世界》)

《一月的哀思——献给敬爱的周总理》

我不相信

一九七六年的日历,

会埋着个这样苍白的日子;

我不相信

死亡竟敢和他的生命,

连在一起;

我不相信

迎风招展的红旗,

会覆盖他的身躯:

我只相信

即使把他交给火,

也不会垂下辛勤的双臂。

但,千山默哀,

万水波息,

微茫里,却传来

无尽的哀乐,

哽咽的汽笛。

声音,

这样悲切,

却又这样有力,

——似飓风掠过大海,

——似冷雨抽打大地。

报纸,披着黑纱,

电波,浸着泪滴;

每盏灯,都象红肿的眼睛,

每颗心,都在哀悼伟大的战士:

回来吧,总理,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人民,怎能没有你!

革命,怎能没有你!

且忍住裂心的剧痛,

一任那泪眼迷离。

我要做一只小小的花圈,

献给敬爱的周总理。

(节选第一节上半部分内容)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瑛先生不久前因肺部感染入院,著名诗人李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