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了一所力量雄厚的学校,发现原来我们

我和老夏为这个四十五元应该是谁付争执了很久,因为我们彼此认识刚刚成为朋友。这个时候人总会变得特别热情,结果是,他出车费而我请晚饭。88我们于当天搞清楚了很多事情,甚至连为什么这个城市叫野山也研究得略有心得。清楚无疑的事情是,我们被欺骗了。当时在报纸上看到这个学校的介绍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所力量雄厚的学校,然后下面的照片又让我们春心荡漾很久,因为从照片上看,这的确是个很美丽的学校,非常适合发展男女关系。而且那上面还写道,我校长期与北京大学保持合作关系。事实证明,这所破学校果然和北京大学合作紧密,连登的照片都是北大的。而野山这个名字也给我带来了诸多不便,比如写信给人或者打电话给同学报上地址的时候,总有思路不清者会连声感叹说:呀!你小子混得不错啊,什么时候去日本了?至于野山为什么叫野山,根据我的观察是,学校后面有一排山脉,估计此地属于什么大山脉的臀部,而这个城市也被大大小小的山脉所包围,而许多山脉很荒野。我知道这个解释很废话。可有些废话是非说不可的。比如此后一些时间,我和一帮人在学校里看电视,里面正在直播足球比赛,中国队一脚射门,当然是歪掉,而此时中国队正输对手一球,那解说员爱国心切,说出了一句让我们全部昏过去的话:哎呀,太可惜了,如果这个球不打偏的话就进了!当时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我们见过的最傻×的解说。并且纯真地觉得,说废话是可耻的。当我离开学校若干年后才知道,原来这个社会,这些秩序,这些规矩,这些道理,这些名著,这些讨论,都和上面那句解说词实质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上面的话可让我每次回想的时候都不禁大笑,而后面的很多东西,却让我每次想起都想大哭。89其实那是一句少见的纯真的话。可惜的是,当初我们没人想到。90那天下午我和老夏报到完毕,发现原来我们一样属于那种进学校只为吃喝玩乐的人,没有远大的抱负,只有很大的包袱。十个当中其实只有一个色狼,主要的是还有八个伪色狼,和人家碰一下手都心跳不止,却要每天装作一副昨夜纵欲无数今天肾亏过度的样子,而且无法自理,不能独立,成天滥醉。再是思想幼稚,自以为是。因为我和老夏见面的时候,彼此颇为惊讶,互相感叹道:啊,原来你也是中文系的。

  87

  去报到的那天,恰好北方秋天。我看到野山这个城镇的真实面貌,此城市三面环山,街道破旧,人群肮脏。满街跑的出租车是小夏利,怀疑是南方废车拼装市场的作品。一次我坐在车上看见有部的士正好左转弯,突然此车的右轮胎直线飞出,然后只看见司机在里面手指自己的轮胎哈哈大笑。我正在纳闷怎么开车掉了个轮子是这么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事情,我的司机说:那傻×,还以为别人的轮子掉了呢。

  那小车居然还有音响设备,里面常放《真心英雄》,里面唱到但愿人人处处都有爱的影踪。而那年我的确比较悲观,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确都是爱的影踪,爱骗人,爱吹牛,爱贪便宜,等等。

  我是和老夏结伴而行去往学校报名的,此间我们仔细观察了这个城市,觉得有必要将美丽城市漂亮姑娘这个梦想中的一个去掉。我们从火车站叫车到学校花了45元钱,之后的一天我们知道是开出租车的那家伙欺骗我们。因为在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要绕这个城市一周,于是我爬上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给我绕城一周,而我下车的时候,计价表上显示,32元。

  我和老夏为这个45元应该是谁付争执了很久。因为我们彼此认为刚刚成为朋友。这个时候人总会变得特别热情,结果是,他出车费而我请晚饭。

  88

  我们于当天搞清楚了很多事情,甚至连为什么这个城市叫野山也研究得略有心得。清楚无疑的事情是,我们被欺骗了。当时在报纸上看到这个学校的介绍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所力量雄厚的学校,然后下面的照片又让我们春心荡漾很久,因为从照片上看,这的确是个很美丽的学校,非常适合发展男女关系。而且那上面还写道,我校长期与北京大学保持合作关系。事实证明,这所破学校果然和北京大学合作紧密,连登的照片都是北大的。

  而野山这个名字也给我带来了诸多不便,比如写信给人或者打电话给同学报上地址的时候,总有思路不清者会连声感叹说:呀!你小子混得不错啊,什么时候去日本了?

  至于野山为什么叫野山,根据我的观察是,学校后面有一排山脉,估计此地属于什么大山脉的臀部,而这个城市也被大大小小的山脉所包围,而许多山脉很荒野。

  我知道这个解释很废话。可有些废话是非说不可的。

  比如此后一些时间,我和一帮人在学校里看电视,里面正在直播足球比赛,中国队一脚射门,当然是歪掉,而此时中国队正输敌人一球,那解说员爱国心切,说出了一句让我们全部昏过去的话:

  哎呀,太可惜了,如果这个球不打偏的话就进了!

  当时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我们见过的最傻×的解说。并且纯真地觉得,说废话是可耻的。

  当我离开学校若干年后才知道,原来这个社会,这些秩序,这些规矩,这些道理,这些名著,这些讨论,都和上面那句解说词实质一样。惟一的区别是,上面的话可让我每次回想的时候都不禁大笑,而后面的很多东西,却让我每次想起都想大哭。

  89

  其实那是一句少见的纯真的话。

  可惜的是,当初我们没人想到。

  90

  那天下午我和老夏报到完毕,发现原来我们一样属于那种进学校只为吃喝玩乐的人,没有远大的抱负,只有很大的包袱,十个当中其实只有一个色狼,主要的是还有八个伪色狼,和人家碰一下手都心跳不止,却要每天装做一副昨夜纵欲无数今天肾亏过度的样子,而且无法自理,不能独立,成天滥醉,再是思想幼稚,自以为是。

  因为我和老夏见面的时候,彼此颇为惊讶,互相感叹道:啊,原来你也是中文系的。

  91

  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坐在教室里等待中文系主任的教诲。在此之前,我积极地搜索班级中的同学,不幸发现,原来我们班级的女生基本上个个都长得很鬼斧神工。还有男生基本上都属于流氓改造过来的类型,于是我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帮人将成为辛勤的园丁。

  师范算是怎么样一种地方啊,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的看见男的都表现出一副性饥渴的样子,而男的看见长成那样的女的都表现出一副性无能的样子,操场长期空无一人,树林里倒是常常可以踩到几人,女生基本上常在讨论一些×××比×××帅的问题,这倒不是可笑的,可笑的是,当若干年以后,这些女生摇身一变成为阳光下面最光辉的职业者的时候,听见下面自己的学生在讨论×××比×××帅的时候,居然会脱口而出:你们成天在想什么东西。

  至于男同志就更加厉害了,有上了三年课还不知道寝室在什么地方的;有一年之内当了三次爹的;有成天叼一支烟在学校里观察各色美女的;有上中文系两年还没弄明白莎士比亚和伊丽莎白原来是两个人的,等等等等。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些人能够在毕业以后衣冠禽兽地出现在各种场合,教书育人。

  教书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如果碰上适合的女学生,育人这个目标还是可以实现的。

  92

  和我在一个寝室的有老夏,还有一个山东人,叫小强。小强这个人属于山东人中比较奇异的一个变种,个子比较低矮,但是我们一致认为此人很深刻,原因是,一次他在图书馆中翻看各国建筑,借以研究林徽因为什么会跟梁思成跑了的。结果此人第一次知道山东的简称是鲁,十分激动,然后指着书上照片中的几座山东人设计的房子激动地当堂叫道:大家快来看鲁房。

  小强的理想是当个老师,因为他从小受到老师的压迫,所以觉得老师这个职业比较强悍。可惜山东人显然普遍抱有此想法,所以不幸落榜,便混到了此地。

  93

  我们一进学校第一件事情就是在附近找便宜的酒馆,结果在后门那里找到一个,走进去发现都是师范里跑出来的。这里大概有一个教室那么大小,然而从我进野山师范的第一天起,我从没见过一个教室里坐过那么多人。

  94(上)

  此后我发现原来每个学校都有醉鬼无数。这类家伙在高中的时候已经初露端倪,时常怀揣一瓶啤酒,别看这帮家伙好像平时很用功的样子,书包鼓鼓囊囊的,其实可能里面有无数名酒。然后经常把自己搞得一副李白的样子,趁酒醉的时候去揩女生的油,不幸让人大骂色狼的时候,他们就把责任全部推到诸如青岛啤酒厂之类的地方。尽管这帮家伙可能非常的清醒。

  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叫陆佳,此人平时行动迟缓,踢球的时候总是慢人一步,然而此人一喝酒以后顿时健步如飞,等飞到教室以后咣当一声倒地不起。

  其实这人的饮酒爱好是我培养的,主要是当时我天真地觉得一个人去喝酒有颇多不便,而且比较矫情,所以每次要去喝酒的时候总是呼朋唤友,当然不能呼唤得过多,否则酒钱便是个问题。

  而当时的陆佳是属于有呼必应的类型,主要是这人那段时间可能正情场失意,于是便在酒场得意。其他的一两个人基本属于勉强过来吃菜的类型。其中一人甚是搞笑。想那人在喝酒之前豪言壮语自己曾经和人拼掉一箱的啤酒,然后竟然魂斗罗可以三条命冲到第六关。我在请此人之前一度长时间考虑经济上是否能够承担,后来终于觉得是朋友钱不是问题,当然在事先我无数次叮咛此人要适可而止,务必将酒量控制在五瓶以内,否则我下半个月的伙食将没有着落,此人一拍我的肩膀,一副饶过我的样子,说:行,那我尽量控制。

  而那天我们并没有尽兴,原因是,那个家伙喝了一瓶啤酒以后当场倒地,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不醒于人事。我们不得不中断喝酒,将此人抬出酒馆,扔到寝室的床上。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这人依然酒醉不醒。于是我们开始讨论是否有将此人送进医院的必要。等到第二天这人终于起床,见我们第一句话就是,昨天我喝了几瓶?

  陆佳伸出一只手指在他面前晃悠了几下。此人顿时大惊失色,然后愤怒地拍床而起,叫道:我被人暗算了,那他妈是假酒。

  此后我开始无比讨厌这个家伙,而那人也很识相,不再提自己的英雄往事。我们喝酒也再没叫过他,主要是怕这人再遭“暗算”。

  而陆佳的壮烈之举在于,虽然还是个初学者,但是进步神速,可以一下给灌五瓶啤酒,而这人很少发酒疯,一般在不行的时候会迅速窜入教室,此时在教室里的同学看见陆佳满脸通红地跑进来,以为是刚找到什么美女表白过,不料此人瞅准一块空地就倒下,然后呼呼大睡。

  我喝得比较夸张的一次是在一个星期五,当时正搞什么活动,而我已经喝掉一瓶葡萄酒,席间陆佳两度与我抢酒,结果未遂。然后我们以爱护身体光喝酒不吃菜不好的原由,约了两个女生一起去那酒馆里消遣。

  其中的一个女生是我当时所喜欢的,这事说起来很让人痛心,因为纵使此人在我怀中的时候,我仍然无法确定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我壮志凌云地叫了八瓶啤酒,陆佳帮我解决掉其中一半,我又要了一小瓶白酒,喝得很惨无人道。在迷迷糊糊里,我似乎看见那女孩起身离开,并且和我们道别,可能此人害怕再这样喝下去我和陆佳两人会将她轮奸。所以一溜烟不见踪影。当时我还追出去说了几句话,不幸的是,我已经不记得那时我说过什么。现在想来,我希望我说的是诸如“回家小心,骑车不要太快,迷路了找民警叔叔”之类的废话。

  然后我又进去喝了几口,陆佳估计又要去躺倒在教室了。然后我突然想起一事,飞快地结掉酒账,飞快地打到一辆出租车,那出租车飞快地带我去那女生楼下,然后我又飞快地结掉车钱,飞快地飞奔上楼,躲在第三层的转角等待她的来临。

  三分钟以后她如期而至,看见我以后愣了一下,估计是在考虑我是以何种方式赶在她之前到达。然后我抱紧此人,作了一些诸如真情告白之类的蠢事。倒不是这样的蠢事以前没有做过,是因为我那天已经喝得爹妈放在眼前都不认识,所以我坚信,那天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话。

  当此人缓缓上楼的时候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吻这个女孩,然后我和陆佳一样,倒地不起,沉沉睡去。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可能已经是深夜,而温度越来越低,想到陆佳此时可能正睡在春暖花开的床上,不由心生向往,叫了一辆出租车,奔赴学校,等车停稳以后我发现身上只有三块钱。出租车司机看我醉成这样,怕我一时兴起,将他的爱车拆掉,所以居然没跟我计较什么。

  然后我做了一件比较愚昧的事情,就是叫门卫老头开门。主要是我将这种人的职责就想象成开门关门那么简单,没有想到原来这类人还具有向校长打小报告的功能。

  其实当时我的正确行为应当是爬过学校门,爬过宿舍楼门,爬过寝室门,总之简洁的形容就是爬过三重门。

  而看门老头正在做一场春梦,不幸被我叫醒,自然心怀怨恨。

  对于那个女生,我至今所后悔的是表白得太多。因为后来证明,无论我说什么,那些话的命运也就和“如果那球不打偏就进了”一样了,只是留作日后的笑柄。

  94(中)

  那次是我喝酒的最后一次,当天晚上我觉得无比寒冷,好在有陆佳,此时他在我的眼里是一只硕大的恒温热水袋。我钻进陆佳的被窝,颤抖不止。

  至于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觉得依然只有这句可以形容:

  当天晚上我觉得无比寒冷。

  第二天起床阳光明媚,我突然想起原来我还有一个比赛,就是要在区里跑一个八千米。而我早上还不住地恶心,欲吐不能。然后就是我发现没有跑步可以用的鞋子,我便到处去借鞋子,可惜大众普遍觉得鞋子是一件很私人的东西,不能随便外借。

  于是我便做好了穿拖鞋上阵的准备。

  一个上午我四处游荡,身无分文。后来从我抽屉的角落翻出了十块钱。这十块钱让我无比感动,庆幸自己有乱放东西这样的好习惯。

  我用一块钱买了一个苹果,想借其醒酒。啃到后来直怀疑这棵苹果树是不是浇酒精长大的。

  然后我去吃了一顿中饭,发现丝毫没有胃口。回头找陆佳的时候发现此人早已衣锦还乡了。顿时我无处可去,就一个人去操场傻跑几圈,发现一动腿就有一股不是很浓烈但很不好受的酒的味道直冲上来。我想完蛋了,这下要边跑边吐了。一想到自己要吐个八千米,马上失去所有信心。

  我早早来到区体育场,打算找个老师商讨退出事宜。不料发现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已经赶到,看我是怎么边吐边跑的。这让我万分感动。然后她居然给了我一块巧克力一瓶牛奶,于是我豪情万丈,将牛奶一饮而尽,决心纵然吐奶也要跑。

  下午两点比赛正式开始,我一开始便奋勇直前,一路领跑。以前在学校里长跑我和一个叫陈松荣的家伙争夺第一第二,不幸的是通常是他第一我第二,原因是此人的强项是八百米和一千五百米,而我的强项是更长的。但学校为了避免出现跑死人的尴尬场面,最长也就是一千五百米。

  这次八千米的比赛陈松荣据说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参加,所以我信心十足,遗憾的是有一个家伙常常跟在后面,我心里不禁暗想:操你妈×,老子要让你吃屁。这个想法可能不太文雅,但是却是我的真实想法。

  正当我让他吃屁的想法慢慢实现的时候,突然陈松荣开着一部小轻骑车出现在我前面,一本正经地给我加油。当时的情景就是,后面那家伙吃我的屁,我吃轻骑的屁。

  而且让人悲愤的是那部轻骑明显保养不好,一路烧机油现象严重,白烟滚滚不断,而这些白烟基本被我吸收。

  这还不是最让人悲愤的,最让人悲愤的是陈松荣这家伙,他妈好歹也要装出个开得很累的样子让我心里平衡一下吧,此人却一副和轻骑一起闲庭信步的样子,让我无比羡慕。

  当时他叫道:调整呼吸,加快步伐!不要急,和后面的拉开距离!跑起来了!

  而我当时已经累得无力反驳,对他本人也没什么大的意见了,反而倒是对他的轻骑充满向往。

  正当我忙于幻想的时候,我后面那家伙一鼓作气,居然跑到了我的前面。陈松荣一看大势不妙——或者说是大势很妙,就一拧油门,消失不见。

  此后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追上此人,并且在跑进体育场以后大发神威,将此人甩下半圈有余。其实主要是我在路上还留有余力,要等到进了体育场有观众的时候发挥。

  那次我终于忍住恶心夺得第一,然后一直在幻想是什么奖品。我希望是给我点车钱让我可以打车回去,结果只给了我一个保温杯子。这让我郁闷不已。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看到了一所力量雄厚的学校,发现原来我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