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地爬上火车,原来我小的时候是差点被

周伦唱成这样让诸多将他内定为一等奖的评委颇感为难,唱走调什么的倒也算了,但是唱色情了就比较麻烦。最后这帮评委经过紧急磋商,决定颁给周伦一个最佳台风奖。给最佳台风奖的理由是,周伦在不小心唱出淫歌色曲之后,依然富有职业道德,没有中途退场,将淫歌进行到底,是很不容易的。周伦这个人物对我以后有着很大的影响,他第一次让我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权力高于你尽全力捍卫的权利。三年以后的夏天,我离开这所一塌糊涂的学校,进入外地一所师范大学,这就意味着,我进了一个更一塌糊涂的地方。81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远行,我怀着对美丽城市漂亮姑娘的向往,迷迷糊糊地爬上火车,去往一个叫野山的城市,当上海离我远去,我渐渐觉得茫然,并且陷入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伤中,不能自拔。82我买的是下铺的票,这事给我的教训是,以后不论怎样,都不要买下铺的票,因为我的中铺,脚奇臭,当我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感伤的时候,我的中铺风风火火地赶到,并且第一件事情就是脱鞋示脚,然后把他的东西放到床上去。本来这是无可非议的事情,但是,整个事情的转折点在于他在下来的时候一脚正中我的枕头。在我的枕头被践踏以后,我的上铺匆匆赶到,因为此人体态臃肿,所以爬上上铺有困难,所以就一直坐在我的床上,乐不思返,一直到黄昏时刻,我忍无可忍,想要叫此人挪位,不料发现,此人正熟睡在我的被窝里。于是我又只好爬上上铺。上铺空间狭小,加上这车没有空调,我在上面实在忍无可忍,便又爬了下来,坐在火车的走道里,看外边一片漆黑。83在半夜的时候,火车停靠沿途一个小站,时刻表上显示在这个站上停留的时间是三分钟,在火车停下来之前我还是在半睡半醒之间,一等到它停稳我便睡意全无,发疯一样地冲出火车,然后在站台上到处走动。停在我的对面的是一辆空调车,车窗大闭,突然也冲下来一个人,跑到角落里撒泡尿,然后精神抖擞地上车。我看见这车上面写着到上海,于是我有一种马上回去的冲动。一分钟以后,冲动变成行动,我跳上这列车,然后被售票员赶下来,售票员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热昏头了,想来吹空调啊。那年我对学校充满失望,但是却没有像大部分人一样假装思想尖锐,然后痛骂学校的种种不是。我坚信一个人对于一样东西完全失望的时候,他的意见只有四个字,无话可说。而那帮从醒来到睡去在不停地骂校长骂老师的人,如果学校给他们的高考加上十分,或者将校花赏赐予他,此人定会在周记上写道:感谢学校给我这样的机会。对于我现在混成这样,我也要说:感谢学校给我这样的机会。以上便是我在被售票员骂昏头以后的想法,我将此想法原封不动地带上火车。我的铺位上的那人已经不见,我估计此人正在上厕所,于是马上连鞋子都不脱睡了上去,并且装作睡死。火车开动三分钟以后那人驾到,我听出动静以后装作睡死得很厉害,估计那人疑惑了一段时间,然后拍拍我的大腿说,兄弟,你怎么睡我的铺啊?84这辆无比慢的车开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停靠到一个大站,我对照地图发现原来这个晚上我们挪动的距离是五个厘米。倘若换成世界地图,这还是值得欣慰的,不幸的是,这是××省旅游图。然后我发现一个事实,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几十个厘米。因为无所事事,我开始坐到窗前整理一下我是怎么会到今天这样的,在思考的过程中我废寝忘食,等到回过神来已经下午,才发现连中饭都没有吃。于是我不禁感叹,这就是人们说的思想的动力。可惜的是,它似乎不及火车的动力那么实用,尽管如果火车有这样的动力的话我可能早到那个几十厘米开外的地方了。途中我有一种很强烈的要给人写信的冲动。我的上铺却已经泡到一个风尘女子,两人性格甚是相近,一直在我床铺上新闻联播,到了第二天黄昏的时候又插进来一个,成为锵锵三人行。此时我的信件完成两封,分别是给我两个好朋友,信的内容基本是这样的:

  比如向往成为江洋大盗的,平均一周三次去附近小学实践;要让亚洲陷入金融危机的,首先学会了偷班级里人的钱包,先造成本班金融危机;立志和深田恭子上床的,常常在其他女孩身上苦练技巧。

  ××,你好

  第一个上去的是一个女生,她在上面用粤语唱《容易受伤的女人》,因为过度紧张,所以不幸忘词。不幸中的大幸是唱的粤语歌,反正鸟语似的在座的没人能听明白,她就一个人在那里瞎唱,下台的时候因为语言问题致使大家以为她是加拿大人,都献给了她热烈掌声。

  六点半开始比赛,先是学校领导上来赋予这次比赛以神圣的意义,搞得气氛很是紧张,然后场下那帮磨枪的就抓紧时间,呜哩嘛哩得更欢了。

  其实当时的情况是,为了还打牌输掉的钱,老夏扩写了一个七十年代杂志上的一个中篇,然后发表在一个九十年代的杂志上面,后来有一个年轻的电影导演看中这个东西,叫他扩写成一个长篇,于是此人又找来一堆七十年代的书籍,经过一段时间的剪切拼接,终于造就了他的获奖文学作品,他除了拿到一万块钱的奖金以外还一跃成为中国有名的青年作家,经常在各种笔会上发言说:我认为在现在的中国文学圈子里,缺乏我这样独立创作的精神……

  以上便是我在被售票员骂昏头以后的想法,我将此想法原封不动地带上火车。我的铺位上的那人已经不见,我估计此人正在上厕所,于是马上连鞋子都不脱睡了上去,并且装做睡死。火车开动三分钟以后那人驾到,我听出动静以后装作睡死得很厉害,估计那人疑惑了一段时间,然后拍拍我的大腿说,兄弟,你怎么睡我的铺啊?

  因为没空所以一直没回信。

  然后,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拿起话筒,高歌道——穿过你的那个的我的手……

  这年夏天即将转冷的时候我们来到野山。我对掌握知识保家卫国这样的事情丝毫没有兴趣,我的兴趣在于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意味着,我在一个熟悉的地方碌碌无为了很多年后,将到一个新的地方继续碌碌无为。我的目的明确——遇见一个漂亮的姑娘。

  80

  接着台下一片死寂,都在琢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若干秒钟后,坐在角落里以平时看黄书多而闻名的我们的体育委员终于没有辜负自己平时钻研的那么多课外知识,带头哈哈大笑,然后整个局面多了十多分钟才控制下来。周伦在上面颇为尴尬,因为平时那个版本唱多了,所以一开口成千古恨,只好硬着头皮唱完。

  在第一个学年的冬天,学校组织了一个歌唱比赛,并且发给每个班级一张单子,单子上面是这样写的:

  六点左右我听到那些孩子叫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就知道要开始唱了,台下那些要唱歌的人一副艺术激情要爆发的样子,还有些估计是给硬逼上去的正临阵磨枪塞着耳机在呜哩嘛哩的,场面十分好笑。

  在我离开这所大学整理东西的时候我发现了这封信,于是马上思绪万千,立即动笔回信,并且对他的研究成果做出了很大的肯定。回信内容是:

  周伦这段时间里操练的歌曲是罗大佑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因为唱多了嫌单调,所以常常进行改编,后来索性达到了改编的很高的意境,就是留给听的人一个可以自由想象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还十分的大,因为周伦是这么唱的——穿过你的那个的我的手……

  收到我的信你一定感到很意外,主要是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写信,但是这次是在火车上闷得慌,我的上铺又烦得不行,所以没有事情干。你现在应该在××市了吧,妈的以后一定得坐有空调的车。不说了,主要是问候一下,你有空的话就回个信。

  写完以后我就发现这信很愚蠢,但我还是在下车以后把信寄了出去。开始的一个礼拜我静盼回音,结果回音在两年半以后才刚刚到,对我这封信的回复是:

  83

  那年我对学校充满失望,但是却没有像大部分人一样假装思想尖锐,然后痛骂学校的种种不是。我坚信一个人对于一样东西完全失望的时候,他的意见只有四个字,无话可说。而那帮从醒来到睡去在不停地骂校长骂老师的人们,如果学校给他们的高考加上十分,或者将校花赏赐于他,此人定会在周记上写到,感谢学校给我这样的机会。对于我现在混成这样,我也要说,感谢学校给我这样的机会。

  第二个上去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一看相貌就知道在音乐上是没有前途了,但是因为有赵传在先,所以这男生显得特别有信心。他唱的是张信哲的歌,叫《不要对他说》,第一句话是“选在清晨时分走出你家”的什么来着,这男生为了显示自己的噪音和张信哲的相似,所以故意拔得很高,当他唱出“选在”两字的时候我们都特别兴奋,许多女生都已经做好姿势准备鼓掌,不料此人唱到“清晨时分”四个字就高不上去了,然后掩住脸从容退场,整个献演过程不到五秒钟,可谓来去匆匆。这首歌那男生虽然只唱了两个字,但是却让我非常怀念。以后每当在KTV中听见各种奇异声音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每个人都像他那么有自知之明就好了。

  这个单子使我们学校一时间成为怪兽出没的地方,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叫声从各个角落飘出。如果经过别人教室听到有人吼叫还算好,因为敢在教室里吼叫的人肯定属于吼叫得比较动听的兽类,最为恐怖的莫过于你在厕所里刚要一泻千里的时候,只听在一个阴暗角落便池附近突然飞出一句:碰上便秘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84

  因为无所事事,我开始坐到窗前整理一下我是怎么会到今天这样的,在思考的过程中我废寝忘食,等到回过神来已经下午,才发现连中饭都没有吃。于是我不禁感叹,这就是人们说的思想的动力。可惜的是,它似乎不及火车的动力那么实用,尽管如果火车有这样的动力的话我可能早到那个几十厘米开外的地方了。

  从此,我对文学敬而远之。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远行,我怀着对美丽城市漂亮姑娘的向往,迷迷糊糊地爬上火车,去往一个叫野山的城市,当上海离我远去,我渐渐觉得茫然,并且陷入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伤中,不能自拔。

  周伦这个人物对我以后有着很大的影响,他第一次让我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权力高于你尽全力捍卫的权利。

  85

  六点五十分是学校合唱队的演唱,冗长乏味毫无激情,假如换成磨枪队的合唱显然会更有韵味。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以后,学校里自以为有唱歌天赋的人都把要唱的东西背得滚瓜烂熟,在当天晚上五点左右,听说有领导要来视察这次意义重大的活动,还特地把对面小学腰鼓队搬来了,场面十分宏伟,于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观看。到了校门口,只看见一群穿戴整齐的小学生,准备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原来我小的时候是差点被利用了的——曾经有一次我报名参加腰鼓队,结果因为报名的人太多被刷了下来。很多小孩子报名参加腰鼓队是因为这个比较容易混及格,据说那还是掌握了一种乐器——去他妈的,就这个也叫乐器?你见过有人没事别个腰鼓敲的?况且所有的腰鼓队也就练一两首曲子,都是为欢迎领导用,原来是我们把小孩子的时间剥夺过来为了取悦一些来视察的人,苦心练习三年只为了做欢迎狗的狗,想到这里我就为我们小学时候飞扬跋扈的腰鼓队感到难过。

  路上又遇见一部车瞎超车别了我们一下,他对着前面车的司机说,牛,真他妈牛。然后最为奇特的是我们果真在路边遇见一头牛,老夏说,牛,真他妈牛!然后发现不对,想了半天想起,不应该说牛,真他妈牛,应该是牛,他妈真牛。就是这个城市里长大,连牛都没见过的人,在五年以后,以一部乡土文学作品,获得一项全国性的文学奖,并且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作家,一代老作家对他的评价是,一个文学青年,能够耐下寂寞,参与乡土文学的创作,不随大流,不刻意前卫,不标新立异,不局限于都市,不颓废,很积极,很难得。

  途中我有一种很强烈的要写信给人的冲动。我的上铺却已经泡到一个风尘女子,两人性格甚是相近,一直在我床铺上新闻联播,到了第二天黄昏的时候又插进来一个,成为锵锵三人行。此时我的信件完成两封,分别是给我两个好朋友,信的内容基本是这样的:

  81

  在半夜的时候,火车停靠沿途一个小站,时刻表上显示在这个站上停留的时间是3分钟,在火车停下来之前我还是在半睡半醒之间,一等到它停稳我便睡意全无,发疯一样地冲出火车,然后在站台上到处走动。停在我的对面的是一辆空调车,车窗大闭,突然也冲下来一个人,跑到角落里撒泡尿,然后精神抖擞地上车。我看见这车上面写着到上海,于是我有一种马上回去的冲动。一分钟以后,冲动变成行动,我跳上这列车,然后被售票员赶下来,售票员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热昏头了,想来吹空调啊。

  ××,你好

  火车在奔波了很多个小时以后终于到达野山,我在下车的时候认识一个人,是从半路上上来的,叫老夏。这人在去野城之前去过一次北京,自学成材一点东西,加上开始新生活,所以兴奋得不得了,一路上看见什么东西都要用北京话去赞叹。我们出火车站的时候,老夏看着火车夸奖道:牛,真他妈牛。

  三年以后的夏天,我离开这所一塌糊涂的学校,进入外地一所师范大学,这就意味着,我进了一个更一塌糊涂的地方。

  我买的是下铺的票,这事给我的教训是,以后不论怎样,都不要买下铺的票,因为我的中铺,脚奇臭,当我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感伤的时候,我的中铺风风火火地赶到,并且第一件事情就是脱鞋示脚,然后把他的东西放到床上去。本来这是无可非议的事情,但是,整个事情的转折点在于他在下来的时候一脚正中我的枕头。在我的枕头被践踏以后,我的上铺匆匆赶到,因为此人体态臃肿,所以爬上上铺有困难,所以就一直坐在我的床上,乐不思返,一直到黄昏时刻,我忍无可忍,想要叫此人挪位,不料发现,此人正熟睡在我的被窝里。于是我又只好爬上上铺。上铺空间狭小,加上这车没有空调,我在上面又忍无可忍,便爬了下来,坐在火车的走道里,看外边一片漆黑。

  我也觉得妈的以后要坐有空调的车。

  86

  要开始的时候周伦还是不将话筒挪离屁股,仿佛在昭告世人,他拿那个地方唱都能夺冠。

  为了丰富学生的课余生活,本校决定组织一次歌咏比赛,凡是对唱歌有兴趣的同学都可以参加,歌曲要求健康向上活泼,比赛将由我校资深音乐教师担任评委,希望大家在课余积极操练。

  周伦唱成这样让诸多将他内定为一等奖的评委颇感为难,唱走调什么的倒也算了,但是唱色情了就比较麻烦,最后这帮评委经过紧急磋商,决定颁给周伦一个最佳台风奖,给最佳台风奖的理由是,周伦在不小心唱出淫歌色曲之后,依然富有职业道德,没有中途退场,将淫歌进行到底,是很不容易的。

  这辆无比慢的车开了整整一个晚上,终于停靠到一个大站,我对照地图发现原来这个晚上我们挪动的距离是五个厘米。倘若换成世界地图,这还是值得欣慰的,不幸的是,这是××省旅游图。 然后我发现一个事实,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几十个厘米。

  第三个上去唱的人就是周伦,他上场的时候台下都窃窃私语。从他在上面摆的姿势来看是胜券在握的,他始终很深沉地将话筒放在身后靠近屁股处,下面很多人肯定在许愿,他在此关键时刻能情不自禁地放屁一个。

  终于开始个人演唱,我之所以坐在台下参加这么无聊的活动是因为我们寝室的一个笨蛋要上去献丑,而且这家伙手气奇差,抽到最后第二个献丑,注定了我和几个兄弟要把一个晚上耗在这样的活动上。

  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很卑鄙的想法,后来发现原来在我的同学中,这是个很崇高的理想。在我这一届的哥们中,有向往成为江洋大盗的;有向往让亚洲陷入金融危机的;有立志要和深田恭子上床的等等等等,和这些人在一起,除了赞叹他们的理想比较远大之外,还可以看到他们为理想付出的不懈努力。

  信的内容是这些,对于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回信,我一度不将此归类于人情冷暖世事多变这样的悲观结论里,乐观的想法是,这家伙明白坐车要坐空调的这个道理花了两年半时间。

  82

  有道理。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迷迷糊糊地爬上火车,原来我小的时候是差点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