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能够领会马纳汉太太的关联方式,于是俄罗

那天之后,御手洗好像接到了来自国外的委托,整天都躲在房间里面对着电脑。大约过了两天以后,有天碰巧御手洗外出时,电话打来了。“石冈先生!”我一接起就听见这凄厉的喊声。是玲王奈的声音。“玲王奈小姐?”我惊讶地说。“对,是我。”她回答道。“我发现很惊人的事实了。”“惊人的事实?关于那位马纳汉太太吗?”“对,就是她,她果然不是个普通人,说她疯狂,还疯得真彻底。她以前曾经把全世界的大众媒体都玩弄在手掌心,还在德国打了三十年的官司呢。”“三十年?她被告了什么呢?”“不是的,她是原告。”“啊,真的吗?”“就是啊,你知道她打什么官司吗?”“这……这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苦笑了一声。“她打的官司,是希望被承认她是俄罗斯的阿纳斯塔西娅公主。”“啊,俄罗斯公主?”“对,俄罗斯最后的皇帝尼古拉二世,他四个公主中最小的一个。我们通常称呼她安娜塔西亚啊。”“哦,原来是安娜塔西亚啊,这……”这个名字我就有印象了。“皇帝尼古拉二世和亚历山德拉皇后之间所生的孩子,总共有五个人,其中最小的孩子,是个叫作阿列克谢的男孩,他上面的姐姐,就是安娜塔西亚。”“我记得俄罗斯以前发生过革命吧。”我问了一个相当基本的问题。仔细想想,我对世界史并不太清楚,高中选修的是日本史,但是这一点基础知识还是有的。“没错,所以皇帝一家人应该全都被布尔什维克党处刑了。”“也包括那个安娜塔西亚公主吗?”“当然啊!皇帝夫妇还有五个孩子全部都死了,还有随侍的女性、主治医生等等全都死了,所以不可能只有安娜塔西亚一个人活着。”“这是真实的历史吗?”“没错,之后就成立了列宁的革命政府,继续由斯大林、赫鲁晓夫执政。帝政时期的俄罗斯皇帝当时可相当不得了,被称为是欧洲最富有的皇室。因为罗曼诺夫王朝的领土可是占了全世界的六分之一呢。从欧洲到太平洋岸的日本旁边,领土非常广大。那时候的罗曼诺夫王朝,就治理着这么一大片土地哦。皇后亚历山德拉(注:原名为德语ViktoriaAlixHeleneLuiseBeatricePrinzessinvonHessenundbeiRhein,嫁入俄国皇室后改为俄语名字。)这个人是从德国皇室嫁到俄罗斯皇室来的,亚历山德拉的母亲则是从英国皇室嫁进德国皇室,所以安娜塔西亚和伊莉莎白女王是有亲戚关系的。这可是相当了不起的血统呢,她一个人身上继承着英国、德国,还有俄罗斯皇室的血统,简直是贵族中的贵族。这么显赫的人,再也找不到了。”“皇帝一家是什么时候被处刑的呢?”我问道。“一九一八年,也就是安娜塔西亚十七岁的时候。”“换算成日本的年号,是几年呢?是明治时期(注:日本年号,指公元一八六八~一九一二年间。)吗?”问话的我像是个日本老头子。“应该是大正七年吧。”“大正七年,那么,跟那位马纳汉太太说的时间是吻合的吗?”“时间上是吻合,但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了吻合而编造的,因为长相完全不一样嘛。安娜塔西亚长得很漂亮,当时可是个大明星,以前欧洲有许多皇室姐妹的图卡,作为纪念品贩卖,就像现在外面卖的明星照片一样。但是马纳汉太太长得完全不一样,她也拿出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大约二十几岁的时候,长得跟安娜塔西亚完全不一样。马纳汉太太的脸有棱有角、非常尖锐;但是安娜塔西亚的脸却很柔和、很可爱。马纳汉太太年轻时候虽然没有晚年那么难看,但是身材很瘦、两颊凹陷,而且眼睛又大又锐利;而安娜塔西亚的脸型却比较圆润、柔软,视线相当的温和。反正根本是两张不一样的脸,一看就知道完全不一样,就连我也看得出来。”玲王奈一个人说个不停,就好像在生气一样。“嗯。”“而且她又是个游民,经常在动物园长凳上过夜,频繁进出精神疗养院。当时与皇室人员有亲戚关系的人,比方说公主她母亲的姐姐,或者是当时逃离俄罗斯依靠娘家丹麦皇室的皇太后,也就是安娜塔西亚的奶奶,这些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都陆陆续续跟她见面想验明正身。但是大家都一口咬定,她绝对不是安娜塔西亚。”“哦,是这样吗?”“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完全不会说俄文啊。”“啊?那这就……”“你也觉得不可能吧。既然是俄罗斯帝国的公主,俄文当然是她的母语。可是她只会说英文和几句口音很重的德文。在出庭的时候,法官请了好几位俄文专家跟安娜-安德森女士说俄文,但她终究没有说出一句俄文。她好像听得懂俄文,但是始终都用英文或德文回答。最后才知道,她是以前失踪的波兰女工,法兰西丝卡-夏兹科斯卡。”“哦,所以她……”“没错,她完全就是个冒牌货。法兰西丝卡的哥哥证明,这就是自己的妹妹。”“所以她只是美国夏洛茨维尔的马纳汉太太啰。”“没有错,而且她还是个大骗子。她告诉新闻记者说,自己的父亲尼古拉其实还没有退位。因为处刑而被带到叶卡捷琳堡(Ekaterinburg)的其实是他们家族的替身,遇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们总是会找来替身,这些话根本都是弥天大谎。”“这是真的吗?”“当时可是有好多人都亲眼看到真正的皇帝一家被带走,而且尼古拉二世在当时俄罗斯持续战败、国内政情不安定的时候,听从叔父尼古拉大公的建议,把皇位让给弟弟、自己退位,这已经是历史上的事实。而且从叶卡捷琳堡郊外的废矿山中挖出了一批疑似皇帝一家的遗骨,经过DNA鉴定之后,证实了这的确是皇帝一家的尸体。”“嗯。”我也点点头。“还有,安娜她很讨厌上美容院,自从和马纳汉先生一起生活以后,总是由马纳汉先生帮她剪发、染发。”“哦。”这又很像我自己的状况了,我也曾经替御手洗剪过好几次头发。“所以这两个人死后,有安娜的遗发。因为这些头发上没有毛囊,所以一开始判断不能进行DNA鉴定,但是后来发明了用线粒体鉴定的方法,就拿这些头发去试了试。而用这个方法鉴定的结果,也确定她和伊莉莎白女王并非相同血统的人。”“嗯。”“而且,沙皇一家全都被枪杀,为什么只有安娜塔西亚一个独活呢?最重要的这些部分,她并没有办法说明。她只说,自己丧失了意识、记不清楚了,说法相当暧昧。”“哦。”“再说,她要怎么从叶卡捷琳堡逃到德国呢?叶卡捷琳堡可是远在西伯利亚啊!”“她,我是说安娜太太,是在德国被发现的吗?”我问道。“对。她是在柏林的运河被发现的,从那之后的行踪就很清楚了。一九八四年在夏洛茨维尔,以马纳汉夫人的身份去世。在德国之后,她就已经是安娜-安德森了。后来和马纳汉先生结婚,成为安娜-安德森-马纳汉太太。总之,从叶卡捷琳堡到德国这段路,只能走西伯利亚铁路,但是当时红军,也就是革命军已经控制了包括铁路等等的重要地方。安娜塔西亚在当时那么有名,所有国民都认识她的长相。这样的人想要不被革命军发现进入德国,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如果往东逃那还可以理解,怎么会往西逃呢?西边可是革命军的老巢啊,去了等于是送死嘛。那时候大家觉得皇室是人民公敌,人人得而诛之,是相当危险的状况。她的说法从头到尾都牛头不对马嘴。”“嗯……原来如此。”我总算理解了。既然是这样,安娜-安德森主张自己是安娜塔西亚,就没什么道理了。“但是,这么容易被识破的大谎,她还真能扯呢。这么做,到底对她有什么好处呢?”我问。“那是因为在英国银行里,有一笔所有权属于罗曼诺夫家的巨额存款。如果安娜就是安娜塔西亚,这笔钱的第一所有权就是她的,因为其他兄弟姐妹都已经死了。”“哦。”“所以听说当时在欧洲有很多女性都自称是安娜塔西亚,她应该也是这些脑筋有问题的女人之一吧。如果她真的是安娜塔西亚,一定会成为当时大众媒体的宠儿。实际上有一段时期她也经常被大众媒体追着跑,几乎成为名人,不过结果还是失败了。”“这样吗……可是,玲王奈小姐,您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我打了电话给理查-范诺威,才知道他在拍‘花魁’的时候,曾经想拍一部‘真假安娜塔西亚’的电影,以安娜-安德森为蓝本,描写本世纪妄想女性的生涯。结果虽然不了了之,但是他已经搜集了不少相关资料。”“啊,原来是这个!”听到这里,我终于听懂这些话的意思了。原来是这样啊。“没错。那位仓持先生,可能从哪里听说了我即将要演的电影导演,同时也打算拍‘真假安娜塔西亚’吧,所以他才会要孙女跟我联络。如果我去问理查,一定可以知道马纳汉太太的联络方法。其实,理查好像希望我来演这个安娜塔西亚的角色,如果真是这样,那说不定,为了塑造角色,我自己也会见到安娜……这样一来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替他传话了。”“原来是这样,的确有道理。”“不过如果告诉她是为了要拍“真假安娜塔西亚”,我想安娜也不会愿意见面吧。”“就是啊。”“御手洗先生呢?”“出门了。”“又出去了?”“不,这次是真的出去了。我想应该快回来了吧。”“那、我马上把从理查那里拿到的资料传真过去。不过全是德文,他看得懂德文吗?”“应该懂吧。”“晚一点我再寄国际快递过去。记得告诉御手洗先生,如果知道什么,或者是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了。”“那,记得帮我问候他。”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说到安娜塔西亚公主这个人,她到底有什么样的经历?罗曼诺夫一家人,是经过什么样的过程,才被送到叶卡捷琳堡处刑的呢?”不擅长世界史的我询问御手洗。“嗯,我就简单地说明一下吧。罗曼诺夫王朝是一个持续了大约三百年、绝对君主制的王朝。他们的祖先以高压强迫人民劳动,在波罗的海沿岸的沼地创立了首都彼得堡,当时还有彼得大帝这号传奇人物。不过君主专制的王朝,通常都是这样开始的。”“但是传到了安娜塔西亚的父亲尼古拉二世,他就不是这种强势的男人了。他很内向个性算是比较软弱,为人虽然城市,但是有点恋母情结。他的梦想并不是当当皇帝,而是在位于克里米亚岛的里瓦几亚宫(LivadiaPalace)里莳花弄草。像这样的男人在年仅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因为父亲过世不得不继承皇帝位。这份责任对像这种人来说,是相当沉重的负荷。”“再加上他遇到了相当不利的时代潮流。封建制度的弊病在当时逐渐显露出来,革命运动的火苗开始到处在欧洲萌发,似乎快要可以听见世界大战的脚步声,就在这种最艰难的处境中,由一个最不适合当国王的人,坐上了当时最大帝国的皇位。”“罗曼诺夫王朝的终结,是起因于许多负面条件的重叠。其中之一是个常见的老问题——女人。尼古拉还是皇太子的时代,在叔叔的结婚典礼上认识了以为名叫阿历克丝的女性,对她一见钟情。年轻时的尼古拉长得相当英俊潇洒,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尼古拉想和阿历克丝公主结婚,而阿历克丝的母亲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女儿、嫁到德国皇室的爱丽丝公主,血缘上没有任何问题,她的个性也很好,外界给她“阳光公主”的昵称,是位相当开朗的女性。但是这场婚姻里隐藏着一个令人不安的因子:维多利亚女王有血友病的遗传体质,这就是其中的一个负面条件了。但是尼古拉一点也不在意,他们两人终于如愿以偿地结了婚。阿历克丝改信俄罗斯东正教,认真地上俄文课程,名字也改为了俄罗斯读法的亚历山德拉。他们两人在尼古拉二世的继位大典后举办了自己的结婚典礼,沉浸在幸福当中。”“然而,尼古拉的母亲,也就是婆婆玛丽亚皇太后并不喜欢亚历山德拉。皇太后心知儿子尼古拉二世非常依赖自己,她知道不管做什么儿子都不会违抗自己,所以她打破皇家的传统,将应该交接给皇后的政务,多半都握在自己的手中不交给皇后;应该让渡给媳妇的宝石、贵金属、衣服也没有交出去。所以亚历山德拉在罗曼诺夫宫殿里,只是单纯的皇室成员之一,这让亚历山德拉相当紧张。为了能掌握实权,她绝对不容许有一丁点的失败,这就是第二个负面条件。说到这里还听得懂吗?”“嗯。”我回答。“接着就很老套地发生了皇位继承的问题。根据当时的俄罗斯法律,皇位必须由王子,也就是男孩子来继承。这可以说是战乱时代的传统吧。”“嗯。”“不过亚历山德拉没有生男孩子。她连续生了四个孩子,奥丽嘉、塔季扬娜、玛丽亚,还有安娜塔西亚,但糟糕的是四个都是女孩,女孩子没有皇位继承权,所以她们的母亲无法取得政治实权,永远都只是装饰用的皇后。亚历山德拉陷入相当窘迫的困境,要是没有生男孩,那跟没有皇后资格没有什么两样,再加上玛丽亚皇太后在一旁虎视眈眈。这样你了解吗?”“嗯,大概了解。”“于是亚历山德拉开始迷上各种祈祷师和占卜术,她拼命地继续生孩子。有一种说法是安娜塔西亚之后,她又生了一个女孩,但是这件事如果被国民知道,民众很可能爆发不满,所以皇室隐瞒了这个孩子的出生,把她送给别人养了。”“啊?”“皇室其实就跟演艺圈一样,每天在皇帝公主面前施展演技,皇室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有许多内幕的。而这第五个孩子——如果传说是真的,那应该是第六个孩子——终于是个男孩子了,这就是阿列克谢王子,皇室终于有继承人。亚历山德拉和丈夫尼古拉都松了一口气,而亚历山德拉也终于能从皇太后手里夺回政治实权。可是,这个孩子却患有严重的疾病。”“啊,什么病?”“血友病。”“血友病?”“没错,果然还是有血友病的遗传。当时并没有治疗办法,是被诅咒的病。”“血友病是什么样的病呢?”“是一种血液很难凝固的疾病,所以病人绝对不能受伤。而且,阿列克谢的症状特别严重。打从婴儿时期就出现了病症,明明还没有受伤,肚脐就突然出血,一直停不下来。所以到王子少年时代,大家就非常地担心,这是第三个负面条件。不过,这些都算是同一类的问题。”“嗯……”“除此之外,还有更糟的,那就是战争。首先是日俄战争,之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些都是发生在尼古拉二世时的战争,而他的军队是一直吃败仗。你应该知道吧,日俄战争出乎大家的预料,由日本获胜。而这个时候人民的贫困,引发了后来的“血腥星期日事件””。“那是什么样的事件?”“那原本是一场诉求生活困苦的和平呩威,但是皇帝的军队却开火射杀民众,再加上当时屡屡吃败仗,于是便成为废除君王专制制度,转为君主立宪制的导火线。民众的愤怒慢慢无法压制,尼古拉不得已,只好答应成立国民议会。尼古拉的个性并不适合战争,于是他渐渐失去了国民的信任。”“更糟糕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敌国,就是亚历山德拉的母国——德国。这么一来国民就彻底地讨厌皇后,还有公开说她是德国派来的间谍。在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自古以来的对立当中,俄罗斯支持同为斯拉夫民族的塞尔维亚,与德国对立。于是将彼得大帝创设的首都彼得堡的德国发音改掉,改为俄罗斯发音的彼得格勒。”“那圣彼得堡呢?”“那是英文念法,革命后成为列宁格勒。尼古拉出门征战时,国内的政治由亚历山德拉代理,但是儿子阿列克谢的血友病占据了她所有的心思。实际上阿列克谢因为流出大量鼻血,曾经昏倒过好几次,这时候,就出现拉斯普丁这号人物了,又有人成为拉斯普廷。妖僧拉斯普丁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过吧?”“哦,对,我听过。”“他是一个借用神力的起到治疗师,俄罗斯从以前开始就有起到治疗的传统。据说每当阿列克谢出现大量出血昏倒的时候,拉斯普丁一开始祈祷,血就会马上停止。”“真的吗?”“谁知道呢?但是听说他真的有超能力和灵感,具有预言师的能力,我想他应该是具备一定程度的才能活着人格魅力。这个人呢,就是第四个负面条件。”“我听说他和皇后又不可告人的关系。”“有些野史是这么说的。当时也盛传着他性能力很强的谣言,但是我并不相信,他不是笨蛋,是个相当有手腕的政治家,只要皇帝还健在,他不可能做出这么危险愚蠢的事。”“而且,皇后相当信赖他这件事的确不假。阿列克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昏倒,甚至可能丧命,而阿列克谢就是亚历山德拉皇后权势的来源。在这个皇太后势力很强大的皇室里,如果阿列克谢一死,皇太后一定会让皇后再次掉回原来的花瓶地址,当然,这是指如果皇后没有再生男孩子的话。所以皇后时时刻刻都离不开拉斯普丁,阿里克谢都是多亏了他才能活下来,至少在皇后的眼里看来是如此的。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势,她无论如何都需要拉斯普丁的力量。”“皇帝远赴和德国争斗的战场,所以政治是有亚历山德拉来掌理。可是她相当依赖拉斯普丁没这么依赖,政治上的判断当然也会受到拉斯普丁的影响。于是,慢慢地,外界开始产生不好的评价,认为是拉斯普丁在暗地里操纵着俄罗斯的政治。”“议会开始压力地弹劾拉斯普丁,认为他就是俄罗斯政治腐败和国力低迷的元凶。这一切都是由阿里克谢的血友病和皇太后对亚历山德拉皇后的丑视所衍生的,如果没有这些原因,拉斯普丁就无从介入皇宫内的权力斗争了吧。”“嗯,原来如此。”“从前有一位议会选出的斯托雷平首相,他慢慢将反对皇帝的人处死,后来他又被反对派暗杀,而后又出现了暗杀拉斯普丁的计划,在一九一六年十二月实行。这件事也牵涉到皇室成员,甚至可以说,这次暗杀行动就是革命的导火线。”“尼古拉二世逐渐失去了国民的信任,他身边的近臣纷纷建议他把皇位让给自己儿子,来改变国民的看法。但是尼古拉表示阿里克谢有病,不能继位,所以把皇位让给了自己的弟弟米哈伊尔,自己退位。但没想到米哈伊尔拒绝继承帝位,于是俄罗斯便陷入没有皇帝的状态。”“没有皇帝的彼得格勒皇宫,暂时由同情皇室的和平革命家亚历山大?克伦斯基管理。这时候,被驱出国境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也就是列宁,在德国政府的有条件援助下回到了俄罗斯,以他和布尔什维克分子为中心结成革命军,夺取了皇宫,这就是共产革命。时间是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哦,这就是俄罗斯革命。”“对,尼古拉二世一家在这之前的八月离开了皇宫,逃亡到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尼古拉虽想要到他种花的里瓦几亚宫,可是克伦斯基建议他到托博尔斯克去,在托博尔斯克有一个称为自由之家的前市长宫邸,他认为这是皇帝一家最适合藏身的地方。要是住在王宫,反而会刺激民众,更加危险。”“可是布尔什维克分子的魔爪,终究还是抓到了躲在托博尔斯克的尼古拉二世一家,将他们一家软禁起来。在隔年一九一八年,狂热的布尔什维克分子尤罗夫斯基出现在托博尔斯克,为了俄罗斯人民的未来,列宁决定应该处决皇帝一家,尤罗夫斯基前来实行这项决策。皇帝一家从托博尔斯克被逮到叶卡捷琳堡,所有人都在这里的一栋宅邸的半地下房间被枪杀。时间是一九一八年七月十七日,凌晨一点半。”“嗯。”“尤罗夫斯基在处刑之前,事先买来了许多硫酸和汽油。把包含主治医生和侍女在内的大量死者用卡车运到叶卡捷琳堡郊外的废矿坑,将尸体切成碎块再浇上硫酸,最后点火浇上汽油焚烧。销毁皇室的痕迹后,把尸体弃置在废矿坑中,最后以手流彈瀑破将整个废矿坑埋起来。”“哦。”“但是这件事后来被发现了,布尔什维克分子又挖出骨骸,埋到其他地方去。”“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想刺激到英国和德国的皇室,所以表面上他们对外宣布,皇帝一家都平安无事地活着。”“是这样啊!”“就这样,他们一家的骨骸消失、下落不明。时光流逝,俄罗斯在共产主义这种政治实验下很快地度过了半世纪光阴,倒了一九七五年五月清晨,阿乌栋宁这位地质学者,在进行叶卡捷琳堡郊外的森林的地址调查时,意外地发现大批人骨埋在极浅的地方,他怀疑者可能是罗曼诺夫皇帝一家的遗骨。可是在当时的体制下发表此事是相当危险的,所以他把骨头重新埋回去,隐藏自己发现人骨的秘密。”“再过了十年左右,苏联终于也进入了情报公开和泯主化时代。这些人骨的发现被公开,西方国家也派了调查团前来研究,利用DNA鉴定等最尖端的科学技术来进行鉴定。当时是一九九一年的七月。”“老实说,这件事是秘密,其实我也参加了这次调查。因为西方研究人员和苏联学者之间,相当处不来,就连决定吃晚饭的餐厅意见都不曾一致,所以需要有一个中间人帮忙,我想这种状况暂时还会持续吧。在这项鉴定之中,和亚历山德拉有血缘关系的英国皇室菲利浦殿下也提供了自己的DNA。鉴定的结果……”“怎么样,结果呢?”我探出了身子问。“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是尼古拉二世一家的遗骨。”“哦!所以安娜塔西亚果然是假的啰……”我性急地追问。“关于尼古拉二世的遗骨,还留有若干疑问,但是其他人大概上没有问题。没错,当时全世界都很期待这项鉴定结果。研究室每天都会接到一大堆来自德国和美国媒体的电话。可是,遗骨中并没有发现阿列克谢和安娜塔西亚的骨头。”“什么?!那……”我整个人亢奋起来,身体更往前探。“对,在战前战后德国喧腾一时的安娜塔西亚骚动,关于安娜?安德森到底是不是安娜塔西亚的论争,这时还没有办法做出结论。叶卡捷琳堡的森林里并没有发现足以断定安娜?安德森是假公主的证据。一九九一年,安娜本人已经在夏洛茨维尔过世了,而她的主张和名誉,或许就留存在这里。”“啊!”“日本也在同一年,出现了说不定安娜塔西亚公主是唯一幸存者的传说,可是在欧洲和美国,这其实是延续很久的问题了。”“嗯。”我倚在靠背上,但是感觉到自己心里某处,有种放松的安心感。这样一来,就可以守住这个谜了。“可是,对任何事物都喜欢做出区别的日本人来说,后来还流传着一种说法,发现的遗骨中其实的确有安娜塔西亚的遗骨。但是我自己是当事者,所以我可以很有把握地断定。不管是根据我自己的判断,或者是俄罗斯研究人员朋友的看法,我们都认为完全不可能有那种事,全都是无稽之谈。”御手洗说道。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然能够领会马纳汉太太的关联方式,于是俄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