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一提化肥袋子,划过村民

图片 1 算盘噼啪响,账本哗啦翻。店主牛老憨,忙得团团转。
   结账、买东西的村民等得心躁乱。搞腾个锤子,李算盘!汪老汉的粗口,一石激起千层浪。
  等到起!李会计凌厉的目光像一把刀,划过村民,惊走了檐下的鸽子。
  借过,取货。华夏绕开龙摆尾的人群,旋进了店。
  糖果,66元;赊账,33元,应付99元。且说且喘,牛老憨已排好食品袋。
  你赚钱,我收点子费,那是当然。华夏拎起袋子,就要闪。
  经营宝典?李算盘摇头晃脑,拨着算盘。
  你,你们……牛老憨打了个寒颤,老眼迷蒙一片。
  演双簧啊!照本结账,谅谁张狂?汗涔涔的寡妇响嘴,风一样卷进了店。
  没人注意,牛老憨高瘦的身子已矮出了村民的视线。
  响嘴翻着账本,念出了一串账单。
  250,李会计;99,华老师;88,汪老汉——
  你,也欠了账?再瞄一眼日期,响嘴一拍脑袋。欠账的源头在这儿。儿童节那天,得亏碰到你,又帮忙又垫钱,我家孙女垚儿吊了水,才及时止住了流感。我,你,牛老憨,我直接转给他,账就扯平了。汪老汉,谢谢。
  带给你的孙子,小文翰。响嘴顺手抓起一把大白兔,复又冲着藤椅说,瞧瞧,汪老汉赶个场,绕山冤路,也要来杂货店买东西。他图了个啥?
  图个放心呗。汪老汉搔一搔头。谢谢,那俺走了。
  慢走,你腿脚不灵便。牛老憨瓮声瓮气地叮嘱了一番。
  晚会万事俱备,只欠糖果……我也来搬。
  一声脆甜的童音,一袭红裙从开合的人缝间挤进了店。
  涌在门口的人,一阵轻喧。娃娃班会,让个先。
  春芽,看一看。响嘴的手伸进板柜,变戏法掏出一个秤砣,锈迹斑斑。
  爷爷,老师?不是说转送给博物馆作纪念?春芽望一眼李会计,翻一眼华老师,嘟了嘟嘴,一层水汽漫上了眸眼。
  柳奶奶,这个秤砣使不得。妈妈说旧秤不准,店里换了电子秤盘。
  骗子。笼中的鹦鹉发出一声叫唤。
  李会计平扶眼镜,华老师斜挑眉梢,村民心照不宣。响嘴向牛老憨促狭地眨眼。
  一手秤绳,一手秤砣,秤杆高扬……
  秤准,汪实,样儿全!村民交口赞。
  一秤杆,一秤砣,称量的不单是生意人的底线。
  村民鸟兽散,牛老憨有惊无险。
  响嘴从手袋里掏出一物,郑重地放在长条柜上。
  牛老憨从上锁的柜里捧出一包,郑重地放在长条柜上。
  一层,一层,再一层,又一个秤砣!
  他们眼帘一闪,抖索着双手指向对方……
  几个秤砣,孰真,孰假,真真假假,一目了然。
  那一日,截获诈术的响嘴,偷换他的秤砣,还给他一张活名片。
  熄灭贪念的牛老憨,偷购了新的秤砣,守住了他的诚信和客源。
  没有响嘴的打理,没有汪老汉的照顾,杂货店就撑不到今天。她儿柳县长放了话,秋后就将他俩婚事办。
  牛老憨磕了磕烟斗,熄灯安眠。

老汉磕去烟袋锅儿里的烟灰,又对着烟袋嘴儿吹了一口,开始挑选西瓜。

“隔皮挑瓜,谁也保不齐里面怎么样!”老汉挑挑拣拣,拍拍这个,掂掂那个,“这个瓜歪,虽说是歪瓜裂枣好,可事实真不是那么回事儿!还是周正的好!”

这老汉貌似很懂行,从一堆西瓜里挑出来两个上等西瓜,每个西瓜目测都超十斤。

“给我称称!”老汉把俩西瓜装进化肥袋子,递给我说。

我拿起杆子秤,把秤钩挂住化肥袋子,右手攥紧提绳,左手往秤杆儿尾部推秤砣,猛地一提化肥袋子,三十斤量程的秤杆子竟然高高翘起,我赶紧抓住秤杆儿尾部秤砣,“二十八斤半高高的,您看看。”我把称递给老汉看。

老汉眯缝着双眼,一声冷笑:“卖瓜的,哪个庄的?小小年纪就会使这把戏,玩儿秤杆子你可骗不了我!三千年的老狐狸了,你还跟我念《聊斋》!”

我吃惊不小,怎么了?我哪儿错了吗?反思了一会儿觉得没错啊。

“你再给我称一遍!”老汉命令道。

我又按照刚才的流程称了一遍,可到秤杆子翘起来以后,老汉喝道:“停住!”由于我当时身形瘦弱,胳膊上的力气有限,勉强哆哩哆嗦提着提绳坚持了几秒钟,就见那翘起来的秤杆子又耷拉下去了,秤砣“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没了秤砣的秤杆子“啪”的一声直直地挺立着。

我忙放下提绳,把化肥袋子里的西瓜搁稳当,不明所以,挠挠脑袋张口结舌。

这时农药铺里的姑姑听见外面的动静,连忙从里面出来,“这不是老李吗?这是我娘家的侄子,小孩子家哪儿会捣鬼儿啊,可能是秤坏了吧。”说着就搬出来自己的台秤,一个西瓜一个西瓜地称,两个西瓜一共二十四斤沉。老汉这才满意,从车后的花筐里拿出一根草绳,把化肥袋子扎了口,交完钱走了。

“这个人是马颊河南边张蝎子家的,从年轻就在公社当会计,听说会打一手好算盘。经常来买农药,精明着呢。你这个秤是不是苶啊?”姑姑在老汉走了以后问我。

"我也不知道啊,卖苹果也用这个秤,没问题啊。"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其中的道理。

后面几天卖瓜,都是用的姑姑的台秤。

上了高中,物理课上学习了牛顿三大定律,才恍然大悟,我猛地提起提绳,使西瓜加速向上,就在西瓜的重力之外产生了另外的附加力F=ma,加速越快,力越大,而停止加速,则向上提的力才与西瓜的重力相同。

我相信,老汉是不懂这个物理学定律的,但是劳动人民多年的生活经验教会了他很多实用的物理知识。要么说“姜是老的辣,醋是陈的酸”,俗语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卖农药的姑姑也不可能懂得牛顿第二定律,或许她连牛顿是干啥的也不知道,她只相信自己的秤,因为那是她多年来卖农药用的。

孔子说:知者不惑。对于杆子秤在称西瓜的时候失灵的情况,我一直心存疑惑,直到学习了高中物理中的力学知识,才消除了疑惑,不是秤不好,不是姑姑说的秤“苶”,是我使用的方法不对。

有了这次经历,更加坚定了我继续读书的决心,生活中时时处处都有学问,惑与不惑,就在于不知与知,知则不惑,不知则惑。九十年代末期,初中阶段辍学率十分严重,初一六个班,一个班四十多人,能坚持到初三的,只剩下三个班,一个班二十几人。其余的都外出打工或随父母做生意。人们都觉得读书无用,挣钱是硬道理,然而,人生中比挣钱更重要的事情多之又多,求知,就是其中一个。

3 卖茄子

每到暑假,正是地里蔬菜大量成熟的时候,九十年代末,粮食价格低,为了增加点收入,父母改种了蔬菜,种菜是个辛苦活儿,比种玉米小麦活儿多,不管天多热,都要在地里除草、施肥、打心,成熟以后还要人工一个一个摘下来往外扛。这一年我家种了一地茄子,喜获丰收,却没增加多少收入。

该去上班了,下回详细写写卖茄子的辛酸经历和趣闻轶事~~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注,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猛地一提化肥袋子,划过村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