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传来了校长的叫嚣声,  看着那远去的身

看着王炳章的身影消逝在校园外,老师们记住了他的形象:面貌俊朗,面色青涩,略带几分俊朗。一身蓝青衬裤,脚蹬一双泛白的黑色皮鞋。
  这形象,从此贮藏在了老师们的脑中。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汪老师长叹一声,缓缓地转过身去,迈着坚毅的步伐,去了办公室。心中只在念叨:“人各有志!”
  
  多年后,汪老师也因家庭原因,脱离了民师这个队伍。回家开了间小卖部,赚几个小钱,聊度日月。
  
  一日,汪老师骑上自行车,去街上采购货物。
  途经中学时,听到那清脆的铃声,汪老师陡地停下车子,站在一旁,驻足聆听,久久,久久。眼前,又闪现出昔日那一幕幕来。
  长叹一声,汪老师飞身上车,快速地逃走了。可那脑袋,还不时回头,眺望那紧闭的校园。
  可由于路面凹凸,精力又没集中,汪老师只觉车轮一弹,感觉不好,慌忙转头,却见车轮正撞在一人的身上,汪老师赶紧下车,口中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当抬头看那人时,汪老师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开了,心中只道:“不好!”却还是赔着笑脸,眼神飘忽地看着那人。
  那人皮肤黝黑,长发,浓浓的八字胡,花衬衫,紫色裤子,火箭头皮鞋。胸腹以下,清晰地印着一道车轮印。那人瞪大双眼,一脸凶恶。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看着,呼吸声粗重如打雷。
  正当二人处于胶着状态时,不远处走来一个年青妇人,左右手上各牵一个小孩。妇人不知原委,笑着喊道:“炳章,走吧,伢们屙完尿了。”
  汪老师一听,也不由念叨一句:“炳章?”
  那人一愣,又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确定地问道:“你是?汪,汪,汪老师?”
  汪老师即刻惊喜道:“对!对!”说完,离开车子,双手在身上擦了擦,作势要去拍打身上的灰尘。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那人一闪,一个扫堂腿,扑,汪老师猝不及防,趴在了地上。跟着,又传来一声冷哼:“哼,不看你是同事,废了你!”紧跟着,又听到一声:“走!”
  听着那远去的脚步声,汪老师这才爬起,望着那远去的身影,久久都未缓过神来。
  脑中再与昔日的形象重叠,竟成两人!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1
  汪老师推上自行车,又抹了把脸,拿在眼前看了看,笑了笑,又在身后擦了擦,踏上脚板,刚想上去,身后传来了校长的叫喊声:“汪老师!”
  此时,已放夜学,晚风正在校园内肆虐。
  汪老师停下动作,转过身子,笑着看着走过来的校长,问道:“有事?”面上已有了不悦。
  校长走到近前,瞟了眼,摆着手,道:“八小时以外,八小时以外。”
  汪老师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些。
  校长想了想,笑着说道:“顺道去问一下肖老师。”
  汪老师“哦”了一声,又看了校长一眼,见校长已再没得话说,这才骑上车子,驶出了校园。
  来到保丰,车子往左一拐,望着前面的个茅草棚子,笑了笑,脚上又加了点劲,驶了上去。
  来到棚子前,下了车子,瞟了眼棚内,汪老师边停车子,边叫喊道:“肖师傅,肖师傅。”
  没过一会儿,棚内传来回应:“哎,哎!”跟着,一颗花白的脑袋伸出了门来,脸上满是笑容。看清来人,又道,“汪老师,来剃头?”
  汪老师摸着头发,边走边笑道:“还早,还早。”
  肖师傅疑惑地看着汪老师,迟疑地问道:“那你?”说着,让开了身子。
  汪老师走进棚子,笑了笑,答道:“问一下,肖老师在家做什么呀?都几天没去学校了?”
  肖师傅一听,脱口惊呼:“啊?”
  汪老师诧异地问道:“您,不知道?”
  肖师傅不好意思地笑笑,一指旁边:“晚上,就住这里。”
  汪老师侧眼一看,见角落放着一张折叠好的单人钢丝床。
  倒来一杯水,递给汪老师,肖师傅焦急地道:“回去看看,回去看看。”边说,边麻利地收拾着工具,手都在不住地颤抖。
  汪老师诧异地问道:“肖师傅,您这是?”
  肖师傅转头瞅了眼汪老师,叹息一声,坐了下来,一口的惋惜:“我这个儿子啊,都被他堂客给拖累了。”说着,将手中的工具放进了盒子里。
  汪老师本来还想问几句,一想是别人的家事,也不便深问,道了声别,转身走出棚子。
  肖师傅取下钥匙,跟在了身后。
  汪老师推上车子,转头看了眼锁门的肖师傅,笑道:“叫肖老师安心在家做事,课有老师们顶着。”
  肖师傅连忙答道:“叫老师们吃亏了。”说完,装上钥匙,冲着汪老师笑笑,急匆匆地走了。
  脚步都有点凌乱了。
  望着远去的肖师傅,汪老师摇一摇头,苦笑一笑,骑上车子,叮叮当当地驶走了。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身后传来了校长的叫嚣声,  看着那远去的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