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封里也没有钱,周局长又一次给宗贵许下了承

  端午节前,宗贵按着在报社上班的小舅子奎子给他出的主意,给局长周成送了一盒没有粽子的粽子。端午节后,宗贵竟真的如奎子所言,被提拔成了科级干部。宗贵是一个只知道埋头干活的老实人,怎么想都弄不明白其中的原委,最后只好打电话找奎子问个清楚。
  “告诉你吧姐夫,其实盒子里一个粽子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信封,信封里也没有钱,没有卡,只有你们周局长很久以前在夜总会里的搂着小姐跳舞的几张照片!”伴着几声阴笑,奎子给了宗贵一个标准答案。
  四十多岁的宗贵终于当上了科长,本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家人的笑脸相迎,同事们在各种场合的祝贺道喜,一时让老实人宗贵显得无所适从。更有一件事,宗贵总觉得这个科长的名分来的不太地道,所以每次见了周局长都显得极不自在,能躲则躲,实在迎头相遇,也是打一下招呼便匆匆走远,不敢多言。
  话说这一天,坐在科长位子上的宗贵上班后刚刚打开电脑,准备把昨天下班前没写完的一篇材料完成,中午前就得上报。顺便提一句,科长宗贵和没被提拔以前的科员宗贵干的是一样的工作,依然是局里的笔杆子,每天依然有写不完的材料,干不完的活。
  “宗,总科长,局长有请。”通讯员小侯的声音打断了思路,宗贵科长略一迟钝,站起身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老宗啊,不对,是宗科长,工作还适应吧?按你的工作能力,早该提拔重用了。不过现在总算媳妇熬成婆了,组织会考虑的,我也不会不为你考虑,今后啊,你更应该努力工作,争取有更大的进步。”周局长一边亲自给宗贵沏茶一边说。
  “会的,会的,请领导放心,一定加倍地努力工作,报答组织和领导的关爱。”宗贵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今天叫你过来是要安排你一件新的工作,原来在长沟县崖底摊蹲点扶贫的高科长突然因病住院了,组织上考虑只有你接替高科长最为合适。响应国家号召,这是一件光荣而又艰巨的工作,相信你一定会做好,一定会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成绩。老同志了,也不用过多交代,下午把手头工作交接一下,明天就去吧。”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周局长仰着头给宗贵安排工作。
  “这……”宗贵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乡下的老父亲瘫痪卧床后,一直就住在自己家里,这要真下了乡去扶贫,家里怎么办?
  没等宗贵开口,周成局长接了一个电话,自顾自出去了。
  “都是这个科长惹的祸,唉……”站在局长办公室的宗贵一个人叹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班的时候,宗贵看见高科长开着车出了大门,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病人。

  科员宗贵四十出头,在局里上班十大年了,都说是能文能武的全才,无论什么工作,只要交到宗贵手里,总能办得妥妥帖帖,万无一失。
  单说去年腊月二十五这一天,又恰逢是周末,宗贵陪着妻子女儿置办年货,忽然接到局长周成的电话,说是市里紧急通知,必须马上把一份汇报材料报上去,材料的字数不少于五千字,要求内容要具体,数据要真实,限时不报,将追究一把手的责任。
   “老宗啊,这件事非你莫能啊,辛苦点,今晚加个班。至于你的问题吗,组织会考虑,我也会考虑的,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了得了。”交代完工作,周局长又一次给宗贵许下了承诺。
  宗贵清楚周成的话里在说什么,眼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十八般武艺使足,不管是凭着溜须拍马,请客送礼,还是靠拉关系找门道,都早已被提拔成科长副科长了,唯独自己止步不前,十几年过去了还是科员一个。局长周成人前人后多次提醒过宗贵,宗贵好像也知道该去做点什么,可是几年了总也没有行动。
  宗贵的妻子秀儿一有话头就在他的耳边唠叨:“你就不能开开窍,学学别人也送个礼,请个客,不为别的,有个科长副科长的名分,我也能在姐妹们面前抬抬头。”
  每当这时,宗贵就变得一言不发,什么时候妻子秀儿说的口干舌燥了,自然也就没有了下文。
  宗贵的公文写作很见功底,所以局里的大部分重要材料都出自他的手里。接到周成的交给的任务,也听明白了周局长的又一次承诺,宗贵觉得起码副科长这个位子离自己不远了吧。
  “好好工作,总会有回报的。”加了一夜班,宗贵的眼角都是红的。
   “你就相信他们的鬼话吧,不来的实的,不动点真的,馅饼不会从天上点下来!”睡眼朦胧的妻子一句话说出来,宗贵又一次无言了。
   春节过后,宗贵的工作变得更紧张了,别人谈天说地,迟来早走,只有科员宗贵每天都有干部不完的活,做不完的事。
  周成局长行色匆匆,再也没有提起过提拔宗贵的事。
  “姐夫,端午节就要到了,你也该给局领导表示一下了吧。你看,这是一盒粽子,东西不多,礼轻仁义重啊。只要把这一盒粽子送出去,你的事,这次一定成!”说话的是在报社上班的小舅子奎子。
  奎子边说话边和姐姐秀儿互相使着眼色。
  “实在不想到局长家里,你瞅着机会把粽子放他办公室也行。”看着姐夫一脸为难的样子,奎儿为姐夫找了一个台阶。
  宗贵看准了机会,乘着周成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把一盒粽子递在了局长手里,还没等周成反应过来,局长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宗贵的影子。
  粽子送出去没几天,局里便发文任命了宗贵。
   “奎子,你究竟使了什么魔法,让我从科员办成了科长?”红头文件拿在手里,宗贵怎么也想不明白,只好给小舅子打电话。
  “告诉你吧姐夫,其实盒子里一个粽子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信封,信封里也没有钱,没有卡,只有你们周局长很久以前在夜总会里的搂着小姐跳舞的几张照片,哈哈哈哈!”电话里传来的是小舅子奎子的一阵阴笑。
  “这……”电话掉在了地上,科长宗贵像以前一样,又变得无言无语了。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信封里也没有钱,周局长又一次给宗贵许下了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