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搅费劲,要通过慢搅让它醒过来

饭是吃搅团,妈在我碗里放了3个冒热气的蒸土豆就下地去了。土豆怎么变成搅团饭?让搅,我没搅成团,却搅成了一碗碴儿。吃了一碗碴饭,没吃上搅团,妈就教我做搅团。搅团的技巧是搅,把土豆不停地搅了几百圈就会出搅团。妈妈的搅团,没放一点水,没放一点油,却把干爽如沙的土豆,搅成了稀的软团,搅出了清香味。没有酱油醋,没有油泼辣子,我却吃了个满口香。那次我领会了做搅团的要法,就是不停地搅,成团的奇迹就在搅中才能出现。奇迹,就是把干爽如沙的土豆碴儿,搅出水分,搅出油了,搅出清香的味来,搅成一碗粥团般的饭。

香的搅团,让我吃而不厌,也让我从搅团里得到了“搅”的启发,感受到了“搅”的奇特作用,觉得“搅”会使所有的物质,成为人喜欢或不喜欢的样子。

要把3个干且似乎挤不出水分的熟土豆搅成一碗粥团,起初我压根儿也不相信。即使我搅酸了手腕,也只是把土豆搅碎和搅成了沙状而已,根本看不到团的样子。可接着搅下去,却出现了越搅越糊、越搅越稀、越搅越黏的奇迹。我悟到,水分和油质,也就是土豆的精魂,是藏匿它肉质深处的,搅不到一定力度,搅不到一定热度,搅不到它万不得已,是不会出来的。

饭是吃搅团,妈在我碗里放了3个冒热气的蒸土豆就下地去了。土豆怎么变成搅团饭?让搅,我没搅成团,却搅成了一碗碴儿。吃了一碗碴饭,没吃上搅团,妈就教我做搅团。搅团的技巧是搅,把土豆不停地搅了几百圈就会出搅团。妈妈的搅团,没放一点水,没放一点油,却把干爽如沙的土豆,搅成了稀的软团,搅出了清香味。没有酱油醋,没有油泼辣子,我却吃了个满口香。那次我领会了做搅团的要法,就是不停地搅,成团的奇迹就在搅中才能出现。奇迹,就是把干爽如沙的土豆碴儿,搅出水分,搅出油了,搅出清香的味来,搅成一碗粥团般的饭。

把干爽如沙的土豆搅出水分和油质,得搅多少圈,搅到什么程度,实在不知道。只有不停地搅下去,才有望接近结果。搅,可不是随便地胡乱搅,也不是不费力地搅,那是左搅右搅,快搅缓搅,重搅轻搅。光顺搅不行,还得逆搅。往往顺搅轻松,逆搅费劲,这样顺搅的速度和力度就快而重,逆搅就慢而轻,如果不均等,土豆的精髓就请不出来。而且光快搅也不行,也得缓慢地搅,以快为主、以慢为辅。快搅把藏匿在土豆沙中的精灵搅晕和搅醉,搅得它离开安乐窝,无处藏身。而被搅醉了的土豆精魂,要通过慢搅让它醒过来,醒过来才能动,能动才能离开它的藏匿之处。这时,干如沙土的土豆就会越来越稀,再由越来越稀变得越来越黏稠,进而越来越筋道,土豆泥团就会散发出土豆精魂的味道———浓郁的清香。

要把3个干且似乎挤不出水分的熟土豆搅成一碗粥团,起初我压根儿也不相信。即使我搅酸了手腕,也只是把土豆搅碎和搅成了沙状而已,根本看不到团的样子。可接着搅下去,却出现了越搅越糊、越搅越稀、越搅越黏的奇迹。我悟到,水分和油质,也就是土豆的精魂,是藏匿它肉质深处的,搅不到一定力度,搅不到一定热度,搅不到它万不得已,是不会出来的。

土豆成了搅团,便不再是土豆,涅槃成了土豆泥的精灵。土豆不是饭,搅团便成了饭,清纯的香溢出碗来,即使仅撒点咸盐,也会让人吃得解馋又解饿。如若浇上油泼辣子和酱油醋,那便是美食,百吃不厌。那时家里缺粮断顿,一碗土豆搅团是一顿饭,即使没有油泼辣子和酱油醋,“干”吃也诱人口舌。

把干爽如沙的土豆搅出水分和油质,得搅多少圈,搅到什么程度,实在不知道。只有不停地搅下去,才有望接近结果。搅,可不是随便地胡乱搅,也不是不费力地搅,那是左搅右搅,快搅缓搅,重搅轻搅。光顺搅不行,还得逆搅。往往顺搅轻松,逆搅费劲,这样顺搅的速度和力度就快而重,逆搅就慢而轻,如果不均等,土豆的精髓就请不出来。而且光快搅也不行,也得缓慢地搅,以快为主、以慢为辅。快搅把藏匿在土豆沙中的精灵搅晕和搅醉,搅得它离开安乐窝,无处藏身。而被搅醉了的土豆精魂,要通过慢搅让它醒过来,醒过来才能动,能动才能离开它的藏匿之处。这时,干如沙土的土豆就会越来越稀,再由越来越稀变得越来越黏稠,进而越来越筋道,土豆泥团就会散发出土豆精魂的味道———浓郁的清香。

没耐心与耐力,搅不成真正的搅团。而饿着肚子时难有耐心与耐力,为把土豆尽快搅成团,我在土豆碴里加水,土豆很快被搅稀;我专挑水大的菜土豆搅团,不费太多力就能搅稀。虽然不用费力,但不管用多少劲儿,却搅不成团了,也没有土豆特有的清纯味儿。也用过加上香油偷懒的办法,搅出的只是一碗香油味的稠粥。妈夸我“搅”得好,居然搅出了土豆油香,以后就这样“搅”。每次做搅团,我都很在意搅中的微妙变化,所有细微的变化,都让我感到搅的有趣和妙处。

土豆成了搅团,便不再是土豆,涅蓜成了土豆泥的精灵。土豆不是饭,搅团便成了饭,清纯的香溢出碗来,即使仅撒点咸盐,也会让人吃得解馋又解饿。如若浇上油泼辣子和酱油醋,那便是美食,百吃不厌。那时家里缺粮断顿,一碗土豆搅团是一顿饭,即使没有油泼辣子和酱油醋,“干”吃也诱人口舌。

搅让土豆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一碗没搅成团,一碗即将搅成团,一碗搅成精致团,倘若放干巴了是什么样子?似堆散漫的碴儿,似块粗陋的泥巴,似团坚硬的石块。没搅出土豆魂的团,是不会坚硬如石的。可见搅以极致时,土豆不再是土豆,就变成了土豆精。土豆精,让人好吃,让人胃肠舒服,让人耐饥解渴,让人回味无穷。

没耐心与耐力,搅不成真正的搅团。而饿着肚子时难有耐心与耐力,为把土豆尽快搅成团,我在土豆碴里加水,土豆很快被搅稀;我专挑水大的菜土豆搅团,不费太多力就能搅稀。虽然不用费力,但不管用多少劲儿,却搅不成团了,也没有土豆特有的清纯味儿。也用过加上香油偷懒的办法,搅出的只是一碗香油味的稠粥。妈夸我“搅”得好,居然搅出了土豆油香,以后就这样“搅”。每次做搅团,我都很在意搅中的微妙变化,所有细微的变化,都让我感到搅的有趣和妙处。

我从挨饿的那时起,就学会了如何搅碗香的土豆搅团。香的搅团,让我吃而不厌,也让我从搅团里得到了“搅”的启发,感受到了“搅”的奇特作用,觉得“搅”会使所有的物质,成为人喜欢或不喜欢的样子。

搅让土豆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一碗没搅成团,一碗即将搅成团,一碗搅成精致团,倘若放干巴了是什么样子?似堆散漫的碴儿,似块粗陋的泥巴,似团坚硬的石块。没搅出土豆魂的团,是不会坚硬如石的。可见搅以极致时,土豆不再是土豆,就变成了土豆精。土豆精,让人好吃,让人胃肠舒服,让人耐饥解渴,让人回味无穷。

我要吃凉皮子,得把面的筋与面分开,这得搅。在一盆稀面糊里柔和地搅,耐心地搅,到一定份上,就搅出了更稠的东西,那就是面筋。面筋是成了糊的团,能轻易地滤出来。滤出面筋的面糊就成了面汁,没了“骨头”,蒸出的凉皮子薄嫩柔滑,细腻爽口。而被蒸熟的筋,却是蜂孔的橡皮筋,吃起来又是另般味道。搅,让面与筋骨分离,成为凉皮,成了人见人爱的名吃,真不可思议。

我从挨饿的那时起,就学会了如何搅碗香的土豆搅团。香的搅团,让我吃而不厌,也让我从搅团里得到了“搅”的启发,感受到了“搅”的奇特作用,觉得“搅”会使所有的物质,成为人喜欢或不喜欢的样子。

一盆面搅成团的结果,是再也搅不动了,已是面与面难舍难分的团了。若此时切片下锅,摊平烙饼,滚圆笼蒸,会即刻成为香美的主食。“人生一碗面”,平常人几乎每天都会搅面,面不搅拌,形不成团,不成团就没有千变万化的面食。

我要吃凉皮子,得把面的筋与面分开,这得搅。在一盆稀面糊里柔和地搅,耐心地搅,到一定份上,就搅出了更稠的东西,那就是面筋。面筋是成了糊的团,能轻易地滤出来。滤出面筋的面糊就成了面汁,没了“骨头”,蒸出的凉皮子薄嫩柔滑,细腻爽口。而被蒸熟的筋,却是蜂孔的橡皮筋,吃起来又是另般味道。搅,让面与筋骨分离,成为凉皮,成了人见人爱的名吃,真不可思议。

一锅粥在火上,不搅米,沉底糊锅煮不出粥来。煮出好粥既要好的火候,又要搅到好处。其分寸就是时不时地搅到底,煮到稠稀合适的程度,就算搅到了家了,也煮到家了。天下最难煮的饭是粥,没有恰到好处的搅,煮不出绝好的粥。

一盆面搅成团的结果,是再也搅不动了,已是面与面难舍难分的团了。若此时切片下锅,摊平烙饼,滚圆笼蒸,会即刻成为香美的主食。“人生一碗面”,平常人几乎每天都会搅面,面不搅拌,形不成团,不成团就没有千变万化的面食。

一堆土浇上水搅,搅出一堆泥来。泥,是万能神物,用它可以盖茅屋,也可以建宫殿;可以造院墙,也可以建城堡。泥,无论是用在茅屋上,还是用在宫殿上、院墙上、城堡上;是把它粗糙地用,还是精细地用;是不求长久地用,还是要它经久耐用,同样的泥,关键在于搅。搅到了干稀的绝佳地步,搅出了泥的精魂,泥成土坯,泥成砖瓦,泥成墙,泥成屋,泥成人的任何需要,就有了不同的生命长度。

一锅粥在火上,不搅米,沉底糊锅煮不出粥来。煮出好粥既要好的火候,又要搅到好处。其分寸就是时不时地搅到底,煮到稠稀合适的程度,就算搅到了家了,也煮到家了。天下最难煮的饭是粥,没有恰到好处的搅,煮不出绝好的粥。

人的一日三餐,人的一辈子,是在搅拌米面、搅拌泥水中度过的。搅,让人获得美食和饱腹;搅,让人有了遮风挡雨的住所。

一堆土浇上水搅,搅出一堆泥来。泥,是万能神物,用它可以盖茅屋,也可以建宫殿;可以造院墙,也可以建城堡。泥,无论是用在茅屋上,还是用在宫殿上、院墙上、城堡上;是把它粗糙地用,还是精细地用;是不求长久地用,还是要它经久耐用,同样的泥,关键在于搅。搅到了干稀的绝佳地步,搅出了泥的精魂,泥成土坯,泥成砖瓦,泥成墙,泥成屋,泥成人的任何需要,就有了不同的生命长度。

搅是生活,搅是获得,搅是创造。人的生活是“搅”出来的,人的智慧是“搅”出来的,人的幸福是“搅”出来的,这个世界是“搅”出来的。

人的一日三餐,人的一辈子,是在搅拌米面、搅拌泥水中度过的。搅,让人获得美食和饱腹;搅,让人有了遮风挡雨的住所。

搅是生活,搅是获得,搅是创造。人的生活是“搅”出来的,人的智慧的“搅”出来的,人的幸福是“搅”出来的,这个世界是“搅”出来的。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逆搅费劲,要通过慢搅让它醒过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