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兰猜到她想说怎么,洛兰洲大学大方方地说

清晨。洛兰在屋子外等待安达安排的飞车来接她。辰砂出门时,他的飞车恰好停在洛兰面前。“早上好。”洛兰立即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路,还狗腿地送上微笑。辰砂听而不闻,一言不发地上了飞车,疾驰离去。洛兰安慰自己,对这种简称“高冷”,全称“语言交流高度障碍症、面部肌肉冷滞症”的患者,咱不和他一般见识!半个小时后,洛兰到了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封林竟然已经等在门外。洛兰受宠若惊,“你怎么等在外面?不是说好了,我到了会给你发讯息吗?”封林直爽地说:“怕你会临时反悔,静不下心工作,索性出来透透气。”如果是真的洛兰公主,即使同意做试验体,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要推三阻四,但她是假的,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实在矫情不起来。洛兰笑叹:“你想多了。应该紧张的人是我吧!”封林挽住洛兰的胳膊,边走边说:“别紧张!今天只是做基本的身体检查,就像你去医院做的检查一样。如果你觉得状态良好,我们还可以做一下/体能测试。”洛兰想了想,“我觉得状态挺好,可以做体能测试。”说老实话,她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正想好好了解一下。封林带着洛兰到了一个大房间。她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换好衣服,开始做检查。先检查视力、听力,然后抽取了1毫升血。封林动手前,特意说明:“除了各项体检,化验师还会用这些血液做一个基础的基因分析。”洛兰大大方方地说:“没有问题。”抽完血,洛兰平躺到一个仪器里,扫描检测全身。“好了!”工作人员打开仪器,让洛兰出来。洛兰诧异地问:“全检查完了?”看上去要检查的项目很多,但比她想象的快很多。“全检查完了。”封林笑着说:“早说了不用紧张的。”十来分钟后,各项检查的结果就汇总过来,智脑对洛兰说:“恭喜!您的身体非常健康,请继续保持!”封林陪洛兰离开检查室,“休息一下,如果确定状态很好,下午做体能测试。”洛兰有自己的小打算,对封林说:“你去工作吧,不用陪着我,我自己逛一逛,待会儿一起吃中饭。”“你确定?”“确定!以后我会经常来,难道你每时每刻都陪着我吗?”封林想了想,“我让安娜给你开通员工身份,你暂时就算是我们研究院的员工,楼里的娱乐室、健身室都可以使用,只要权限允许的地方,你可以随意出入。”洛兰愣了一愣,指着自己,半开玩笑地说:“你相信我?别忘记,我可是阿尔帝国的公主,小心我把你们的研究机密透露给阿尔帝国。”封林不屑地翻了个白眼,“你做梦吧!我们奥丁联邦的机密哪有这么容易就被透漏出去?”“好吧!是我想多了!”洛兰笑吐吐舌头。作为传说中要被切片研究的对象,能遇见封林这么聪明和善的科学怪人,是她的幸运。封林指指洛兰的个人终端,“研究院的智脑会自动识别你的权限,如果门打开,你就能进去,如果门关闭,你就不能进去。”这样倒是简单,洛兰不用担心自己误闯科研禁地了。————·————·————和封林告别后,洛兰去娱乐室玩了一会儿虚拟现实的游戏。看时间和昨天差不多时,她装作四处溜达,去了三楼。清冷的走廊上,一个穿着蓝色病人服的男子和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迎面走来。洛兰立即让到一边,琢磨着万一他们质问的话,该怎么回答。结果,他们似乎没有丝毫疑问,朝洛兰礼貌地点点头,擦肩而过。洛兰松了口气,看来这片区域有人探访很正常,以后她可以大大方方地过来了,被人撞见也不怕。走到昨天见到千旭的房间前,发现房门紧闭,也不知道千旭是否还在。洛兰十分紧张,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紧张什么。刚要按门铃,她又急忙用个人终端查看自己的仪容,理了理头发、拽了拽裙子,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后,她深吸了口气,才按门铃。“请进。”随着说话声,门打开了。千旭坐在桌前,正在工作,看到她进来,说了声“暂停”,关闭了虚拟工作台。洛兰不安地问:“突然拜访,打扰到你了吗?”“没有,只是在看一些工作方面的资料。”他穿着浅蓝色的病人服,面色依旧苍白,但精神明显比昨天好多了。洛兰背着手,咬了咬嘴唇,“还记得我吗?”“骆寻。”洛兰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对千旭而言也许只是一声平常的称呼,可对她而言是来自世界的第一声呼唤!她笑靥如花,伸出大拇指,“正确!”“你的名字很好记。”千旭微微而笑,眉梢眼角都是沉静宁和,令人如沐春风。洛兰抬起手腕,指指自己的个人终端,紧张地问:“能加通讯好友吗?”为了这事,她昨天特意确认了只加通讯好友不会暴露身份,晚上辗转反侧,唯恐他会拒绝。千旭愣了一愣,“可以。”他说了一串通讯号。洛兰心花怒放,立即发出邀请,他确认后,洛兰的个人通讯录上多了一个通讯号。洛兰输入他的名字,喜气洋洋地说:“我最近帮一个朋友做事,会常常来研究院,你要有空,随时给我消息。”千旭好笑地问:“你每天都这么开心吗?”洛兰故意瞪大眼睛,“啊?你以为我是机器人吗?怎么可能只有一种状态?”她依次伸出三根指头,“我有三种状态,开心、很开心、非常开心,经常变的。”千旭轻轻咳嗽一声,唇角的笑意加深。洛兰迟疑了一下,问:“你是住在这里吗?”“不是,我在基地的星际战舰战术研究室工作,只有配合治疗时,才会来生命研究院。”这样看来千旭的病并不影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而且他就在基地工作,以后见面很方便,洛兰松了口气,“你平时工作忙吗?”“还好。”洛兰腆着脸问:“还好是怎么个好法?有时间在个人终端上聊天说废话的那种好,还是只能说正事的那种好?”千旭想了想,“取决于是谁。如果是你,可以聊废话。”洛兰禁不住满心的欢喜,“这么英明的选择,你不会后悔的!”两人又聊了几句,洛兰告辞:“我要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再见。”千旭微笑着道别。————·————·————洛兰回到娱乐室,打开通讯录看到千旭的名字,忍不住抿着嘴角笑。也许因为都是试验体的身份,她对千旭同病相怜;也许因为千旭是个平常人,对她又很友善,洛兰在他面前很放松,不会有面对辰砂、紫宴他们的警惕和紧张。她是骆寻,她有了第一个朋友!洛兰觉得一切美妙得不像是真的。她忍不住给千旭发了一条文字信息:“你好!”千旭立即就回复了:“你好,怎么了?”洛兰不好意思地回复:“没事,就是看看你能不能收到我发的信息。”“收到了。”千旭没有嫌弃她神经病,反而加送了一个摸头安慰的图片。

安娜陪洛兰参观完研究院后,封林才回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她看看时间,“我带你去吃中饭。”不过一个多小时没见,她却面色疲惫,眼神晦暗,洛兰问:“工作不顺利?”封林苦涩地说:“试验失败了。”洛兰不知道她究竟在做什么试验,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泛泛地说:“成功是由无数次失败累积出来的。”封林打起精神,“嗯,一定会成功!”————·————·————封林带洛兰去员工餐厅。她介绍说:“基地里有很多餐厅,大家可以就近用餐,只要是基地人员,营养餐免费,但饮料要付钱。”她点开选择饮料的屏幕,让洛兰挑。洛兰看到紫宴骗她喝的蓝绿色饮料,心有余悸地问:“那是什么饮料?昨天晚上我只喝了一口,就晕倒了。”“叫幽蓝幽绿,里面含有阴性精神镇定剂,在体能B级以上的士兵里很流行,紧张疲惫的时候喝一杯,可以放松精神、帮助睡眠。”封林十分诧异,“难道你不知道最好不要喝高于自己体能级别的饮料吗?”“因为是紫宴的推荐,就没有多想。”洛兰干笑,她能说自己记忆不全,有的事一看就知道,有的事却一片空白吗?封林嘟囔:“紫宴也是胡来,这种饮料怎么能给普通人喝呢?”洛兰心里咯噔一下,奥丁联邦的间谍头子真的那么无聊,只是捉弄她?嘴巴会说谎,身体却不会,万一真的洛兰公主体能是B级,她可一口饮料就露馅了!念头急转间,背脊上冒了薄薄一层冷汗。冷静、冷静……洛兰心里细细过了一遍,确定穆医生从没有提过公主的体能。以他的行事,不可能是疏忽。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公主从没有测试过自己的体能;要么就是测试过,结果却绝对没有外泄。洛兰缓缓吐出口气,放心了几分,紫宴应该只是想试探出公主的体能。封林看她一直盯着屏幕上的饮料发呆,安慰她说:“别担心了,偶尔喝一两口没什么,对身体没有害,只是会出丑。”洛兰笑了笑,在普通人喝的饮料里随便选了一种,“以前从没有想过会离开家,也就从没有测试过体能,回头有机会,我要去测试一下/体能。”封林若有所思,刚想说什么,餐厅的自动门打开,一队人走进来。四周骤然安静,气氛变得肃然。洛兰扭头看去,发现为首的是辰砂、紫宴和楚墨,三个人都穿着笔挺的军服,身姿挺拔、气势不凡。随在他们身后的士兵却很狼狈,鼻青眼肿,走路都摇摇晃晃,但餐厅里的士兵全目光灼灼、羡慕嫉妒地盯着他们,似乎恨不得大叫“为什么不是我”。洛兰好奇地问:“那些士兵是被人暴打了吗?”封林笑着说:“他们几个啊,向来这样!美其名曰训练士兵,其实完全是虐打,不过,想被虐打都必须是精英。”这样啊!难怪被打得鼻青脸肿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封林眨眨眼睛,促狭地问:“要不要去给辰砂打个招呼?”“不要!大庭广众之下,我会害羞的。”洛兰端起餐盘,立即撤退。封林跟着她,边走边说:“辰砂武力值高、不滥交,好好□□一番,肯定能成为好丈夫。”洛兰腹诽:姐姐,你以为每个姑娘都是你啊?就我这小身板,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吧!洛兰看靠窗口的地方景致不错,空座位也很多,问封林:“那边可以吗?”“我随便,选你喜欢的座位。”洛兰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结果,没过多久,辰砂、紫宴、楚墨也过来了,坐在靠外面的位置上,距离她们还有一段距离。洛兰正庆幸他们没看到她,紫宴就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饮料,对她做了个干杯的姿势,是幽蓝幽绿。洛兰心里暗骂**,表面却敢怒不敢言,低下头装没看见。封林笑着说:“餐厅虽然没有特意划分区域,但约定俗成会把景色最好的区域留下,算是一种对强者的敬意吧!”洛兰尝了口营养餐,“沾你的光,我也做了回强者。”封林问:“你对基地的印象如何?”“很好。”如果营养餐能可口点,就更好了。封林啜着饮料,满腹心事地看着洛兰,欲言又止。洛兰猜到她想说什么。在奥丁联邦,封林是对她最友善的人,虽然怀有目的,但成年人的世界,本就不可能单纯,能被人有所图不是坏事。洛兰主动开口:“在阿尔帝国,有一株苹果树,是古地球时代的珍贵基因。研究它的学者给它提供阳光、空气、水、土壤,精心照顾它,偶尔摘下几片树叶、切下几截树枝去做研究,但一切都控制在不伤害苹果树的范围内。毕竟,研究可以慢慢做,但苹果树要是没有照顾好,就会死掉!”洛兰循循善诱地讲完故事,小心地问:“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很对!”封林的语气没有丝毫犹豫。洛兰暗暗松了口气,提出自己的条件,“只要你不伤害我的身体,我愿意配合做你的试验体。”封林的手一抖,竟然把整杯饮料弄翻了,她顾不上擦拭,只是震惊地瞪着洛兰。洛兰被她吓住了,想了想,尴尬地问:“是不是我猜错了?你其实不是想说这个?”“我只是想问,可不可以给你测试一下/体能。”啊?要不要这么丢脸啊?洛兰郁闷地用手遮住脸,小声地说:“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吗?咱们继续用餐。”“我的体能是A级,听力非常好,什么都听见了。”封林毫不客气地否定了洛兰的提议。洛兰无限懊恼,好吧!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体能级别,但能肯定白痴级别是3A!“洛兰,我爱你!”封林激动地抓住洛兰的手。呃……洛兰还没反应过来,封林身手利落地跳过来,一把抱起她,一边兴奋地打转,一边开心地笑。洛兰彻底懵了!穆医生给她的资料里,封林的介绍是:学识渊博,科研能力卓绝,以优雅知性闻名奥丁,是无数高智商科技男的女神。可是,她现在的画风完全不对吧?不但洛兰,整个餐厅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她放下洛兰时,洛兰已经被转得晕头转向,只会惊叹地想:姐姐,你确定你没有熊的基因吗?封林双手抓住洛兰的肩膀,热切地问:“你真的愿意吗?我保证不会伤害到你!”洛兰晕乎乎地点头,总觉得画风很诡异,似乎朝着某条歧路直奔而去。封林激动地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一下,揽住她的肩膀,手臂豪迈地一挥,对着全餐厅大声说:“所有饮料放开喝,今天我请客!”霎时间,鼓掌声、喝彩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洛兰捂着自己脸颊,欲哭无泪地看着封林:姐姐,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你还是继续走优雅知性的路线吧!有个军官笑嘻嘻地问:“是请我们喝喜酒吗?”大家哄堂大笑。洛兰的脸立即绿了,封林的脸也一下绿了,面面相觑,却不知从何解释。大家的哄笑声更大。一声冷斥传来:“全体都有!”整个餐厅的官兵齐刷刷全站起来,整齐划一的声音:“是!”辰砂下令:“用餐时间,两分钟。”“是!”所有人狼吞虎咽,连封林都迅疾归位,把桌上的营养餐简单粗暴地直接灌进嘴里,很是训练有素的样子。两分钟后,整个餐厅空了。洛兰看傻了。辰砂站起,紫宴和楚墨跟在他身后,三个人一起向着外面走去。等他们都离开后,洛兰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封林在洛兰眼前挥手:“喂!别看了,人已经走了!是不是突然多巴胺分泌增多,对辰砂心动了?”(多巴胺:人在爱情的愉悦中分泌的激素)洛兰把手放在心脏部位,认真地感受了一下,遗憾地说:“是肾上腺素突然分泌增多。”(肾上腺素:人在恐惧惊吓中分泌的激素)封林大笑:“公主,你这么有趣,我真的会爱上你。”洛兰忧郁地问:“辰砂不会回去后找我麻烦吧?”她和封林举止疯疯癫癫,虽然她是被动承受者,可远近有别,辰砂肯定只会迁怒她。封林满面诧异:“你不知道辰砂刚才是在帮我们?”帮我们?洛兰满脸的问号。封林恍然大悟,解释说:“辰砂的体能是3A级,能听到我们的对话。”什么?!洛兰看看自己的位置,再看看辰砂他们的位置,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阿尔帝国的人谈“异种基因携带者”就色变了。“放心吧!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肯定理解我为什么激动到失态。”封林看着洛兰,真诚地说:“我完全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慷慨,谢谢你!”洛兰被封林感激涕零的样子弄得不好意思起来,果断转移话题,“为什么刚才你也要听辰砂的命令?你们不都是公爵吗?”“我还有个身份是联邦军人。辰砂是联邦军队的指挥官,他既然说了‘全体都有’,我就必须听命。”封林耸耸肩,“没办法,军令如山!不过,他要是进了我的地盘,就要任凭我收拾。”洛兰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阿尔帝国的战斗力不如奥丁联邦了,不是他们一再说的什么异种基因,至少不仅仅是。————·————·————晚上,洛兰在个人终端上查阅资料。她本来以为自己知道“苹果”和“塔罗牌”,也许和古代史有什么牵扯,可看了很多类似的研究资料,却没有想起任何事。以前的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阿尔帝国的科研禁地?……洛兰怔怔发呆,不知不觉在屏幕上写下两个字:骆寻。其实,寻找过去的线索不在奥丁联邦,而在阿尔帝国。寻找过去和寻找未来并不是一条路。但阿尔帝国已经判了她死刑,截断了回去查找的路,她只能往前走。洛兰轻叹口气,只能希望自己可以想起来过去的记忆吧!“公主,你同意配合封林公爵做研究?”清越没有敲门就冲进来。“是啊!”洛兰慢条斯理地把个人终端关了。清越暴走了,咆哮着说:“公主,你疯了吗?你究竟知道不知道……”在她滔滔不绝的冒犯言辞中,洛兰渐渐明白:原来她答应的事情是非常了不得的一件事,难怪封林激动得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每个人的基因都是与生俱来、最珍贵的财产,具有唯一性、无价性。在人类深受基因之利,又深受基因之苦后,整个星际的人类联盟曾签署过公约——尊重、保护个人的基因权,任何情况下,没有经过本人允许,不可以提取、破解他人的基因。各个星国的政府只能提取最初级的基因信息,用作识别身份和基础医疗。所有信息必须贮存在保密级别最高的智脑里,没有特殊授权,不能随意使用。洛兰回忆了一下,好像的确是,就算被抓进了监狱,法官想提取她的基因查找身份时,也先要她授权。清越痛心疾首地说:“公主难道不知道后果多严重?他们随时可以克/隆一个你……”估计清越也是个科技小白,竟然拿老掉牙的梗来吓唬她。洛兰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玩过虚拟现实的游戏,克/隆人和自然人有很多差别。如果克/隆人能代替自然人,人类早就不用担心繁衍问题了。”清越悻悻地说:“公主应该强硬点,不能这么软弱地任人摆布!”洛兰沉默地微笑。应该强硬的不是她,而是阿尔帝国。他们放弃了洛兰公主,当公主被送上飞船时,最后的结果已经注定。所谓的星际人类公约,约束力能有多少?她才不相信,星际间每一次的基因提取都符合星际人类公约。洛兰公主是奥丁联邦用一颗能源星换来的,哦,还牺牲了他们指挥官辰砂公爵的婚姻。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不管她配合不配合,最终的结果都不会变。整个奥丁联邦有太多人的利益在这桩交易里,即使封林不忍采取非常手段,也肯定有其他人,何必要逼着他们图穷匕现呢?基因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洛兰猜到她想说怎么,洛兰洲大学大方方地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