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同别人这么交谈了,便倒好两

  她和他刚认识五天,却像相识了千年。五天前,一撞到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就知道,她逃不掉了。
  来北海开会前她心静如水,静得没有一丝涟漪。现在她躺在宾馆里像个初恋的少女,一点点追忆着五天来她和他发生的一切。
  那天傍晚,树影婆娑。凉亭下,几个人围桌而坐,喝茶聊天,她就坐在他对面。
  她低头品茶,很少插话。她感到他在看她,忙望过去,他迅速逃离。月光下,一张极具男人魅力的脸,让她游离遐想。“这样一个男人,会……特别是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即使是在微笑也透着智慧和冷峻。”
  第二天早上,她散步时又和他相遇,他们像老朋友似的交谈,从专业谈到了文学,从曹雪芹谈到巴尔扎克。他们彼此发现,他们是那么相似。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同别人这么交谈了。在这个欲望横流的社会,他们找不到,也羞于和别人这么交谈。
  第三天,他的眼神变得兴奋而热烈,她躲避着他的眼神又情不自禁追逐他的声音和身影,她感觉他的每句话都像是对她说的。她不由得也没话找话地和旁人搭话,那声音甜美而生动。她感到无比的喜悦和快乐。
  第四天,他的眼里燃烧起火焰,那火焰让她躁动不安,让她害怕痛苦。她感到自己像只扑火的飞蛾渴望瞬间的烈焚!她……
  突然,手机响了,“去喝茶好吗?我在大堂等你!”
  “好!”她浑身颤栗,翻身起床,开始装扮……
  鬼使神差,他们没去喝茶。他们走进一个酒馆,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酒馆淡雅幽静,昏暗的灯光下,零散的坐着几个客人,默默地喝着酒。
  “我的家乡有很多这样的酒馆,简陋但安静。”她环顾四周,回想起那个烟雨朦胧的江南小城,还有美好的童年。那柔美的声音,那漆黑迷蒙的眼眸,让他感动。
  他慢慢地谈起了自己,“我的家乡在陕北,那是一个寒冷而贫困的山村。我上面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他们只有小学文化,全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从小我就努力学习,盼望有一天走出大山。我们村离县城很远,上学要爬过两座山,早上四点就要起床,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说罢,他盯着她,“你知道吗?我是我们县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一个考到北京的。”
  她的眼睛湿润了,眼里闪着泪花,看着他不住地点头,“知道,我知道!”
  他喝了口酒继续说:“在大学里,我拼命读书。大学毕业,我分到机关,娶了上司的女儿,买房、生子。我没谈过恋爱,生活单调而沉闷,闷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像个没了灵魂的躯壳,在人世间游荡。”说罢,他又看向她,那眼神痛苦而忧郁。
  泪水从她的眼中涌出,她没去擦拭,任由它流淌。她浑身抽紧,心在颤抖,一口喝光杯中的酒。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说:“最近我遇到了她,第一次见面,我就感觉她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吸引我慢慢地走进她。我越走进就越发地迷惑了。我弄不清哪个是真正的她,是那个文雅恬静的她?是那个淡定睿智的她?还是那个敏感尖刻的她?说着,他欠身握住她正要取杯的手,说:我想探求!我渴望了解,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她又有一个怎样的绚丽多彩的过去?”
  泪水在她脸上凝固,她的脸变得冰凉。
  他握紧她的手,眼里闪着光亮,急促地说:“允许我吧!付给我权利,去探求那颗高傲而孤寂的灵魂。让我们的灵魂相互碰撞,相互温暖!”
  “这些话你也对另一个女人说过?”她问。
  “什么?”他有些诧异。
  “我的闺蜜。原来你就是那位隐秘的情人。”她嘴角爬上一抹嘲笑,抽出自己的手说,“请你记住,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猎物被你套了!”说完,她转身向黑夜中走去。

男子眼神沉沉面露一丝疲惫喃喃道:“是啊,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留给她一个动人心魄的笑容。

他抬头看她,眼神温柔。

走了两三步,他回头满眼温柔看她:“青伊。”

他却笑出了声。

“公子呢?”她询问。

落日余晖将酒馆染成橘红融进昏黄里,挂着的青旗随风摆动,慰藉着风尘仆仆的路人。

她望着他的背影,她将他写着他名字的手握成拳贴于胸口,感受他的温度。

白衣男子执手笑着邀请,便倒好两盏酒。女子凝眸看他,俯身坐了下去。

她看着他稍皱的浓密的眉,她突然有种想替他抚平的冲动。

女子看向男子:“公子,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能否说与我听?”她询问着他。

人生就像手掌的纹路回路漫漫,愿来生青草依依与侬归。

图片 1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风云突变

“认识这么久,却一直忘记问姑娘芳名?”他不留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她脸上微红晕染,另一只手不自觉将垂在耳边的碎发挽置耳后,捏着耳坠。眼神闪躲不敢与他对视。

我想把你的名字贴在离我心最近的胸口,我想把你的温度永远握于手心,温暖我的温度。

那天,天气很闷。青伊早早的便出了酒馆去集市采购食材。

走到一半路听见前方有刀剑相撞的兵器相碰的声响。

青伊躲在一旁的草丛。

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五六人缠打在一处,黑色衣服将白衣男子包围。白衣男子剑气袭人,天地间充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白衣男子一个回旋,惊的青伊捂住了嘴。那人却是凕凉。

虽说那些人独攻凕凉一人却也不占上风,但倘若一直纠缠,凕凉肯定体力不支,并且这些人个个招式毒辣。

青伊一颗心死死的悬着。

突然一个黑衣人不知从剑柄处撒出一团白色气体,凕凉顿时头晕看不清实物。黑衣人一个飞剑直刺凕凉心口处,说时迟那时快,青伊实实挡在凕凉前面。

剑刺在青伊胸前。

“青伊”

凕凉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

凕凉此刻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两眼发红,顿时黑衣人全部 一剑封喉,倒立于地。 逼人的剑气,摧得枝头的红叶都飘飘落下。 这景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这景象凄绝!

最后的一点叶碎片已落下,林中又恢复了静寂。

一颗颗雨滴,滴落下来,雨水与血流淌在一起。

凕凉抱着青伊,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声音哽咽:“青伊。”

青伊缓缓伸手去抚摸凕凉的脸,笑着:“凕凉,我知道……你……不想过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因为……你老是皱着眉头……咳……我很想……帮你抚平你的眉”

“凕凉……凕凉……凕凉”一阵咳嗽。

她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可她不想却是最后一次叫他的名字。

凕凉手足无措的擦拭着青伊嘴角的血。

青伊握住凕凉的手,感受着他的温度:“凕凉,我好想……好想和你……过这世间……最平凡幸福的生活……我……好……想……咳”气息微弱。

凕凉失声哽咽:“好,我们去过这世间最平凡最幸福的生活……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不好?只是……我求你不要死,不要留我一个人……”

青伊往凕凉的怀里窝了窝,感受他独有的气息与温度笑着:“好……我们去过……幸……福……的生活……”手滑落。

天地一色,清洗着满地的尘埃。

当你说出你要与我过这世间最平凡的幸福生活,我的世界整个都亮了,一切都感觉那么美好与满足,安心享受着这世界。

在那条蜿蜒的黄尘路上不再飘有酒香。

有人说,那条路的路口有个酒馆,只是那个酒馆却不招客人。酒馆里有个年轻俊朗的男子在喝着酒。

也有人说,那条路的路口已经没有酒馆了,

早已荒废不堪。

图片 2

她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手很温暖。不得不说他长的很好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眼前的男子确实早已让她心动。

“客官您的酒。”

“青伊。”她笑了笑心里却难免有点失落。

记得他第一次来时全身满带倦容,衣物也是脏乱不堪。唯独那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瞬间将她吸噬。

图片 3

初见你的那时,我才明白我心中爱人的模样——便是你的模样

“凕凉。”他将她微凉的手掌握于他手心,在她手心一笔一划写下他的名字。

他转头如星辰般的眼眸定定的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看进眼里印在心里。

在那条蜿蜒看不到头的黄尘路上,没有一点景致,但却幽幽的飘着一缕酒香,因为路口处有一个酒馆。

这次你走了,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

“青伊……”他喃喃。

女子婉婉一笑:“能有何处不一样,都不过是一杯让人暂时忘却烦心事的水罢了。”

“一起吧。”

白衣男子执杯深沉看着她:“我一生喝过的酒,唯独你酿的酒最不一样,也最特别。”

一个眉清目秀,直长青丝用一根白色束绳简单的挽于身后,柔声说到。

“我该走了。”他握剑起身走了。

今天你走了,明天你还会来吗?

自那次她便明白何为一见倾心。何为遇见你我的世界便亮了。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同别人这么交谈了,便倒好两

相关阅读